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对于赵西有这么个决定。

    陈墨言并没有什么奇怪的,赵西骨子里头,并不是个能忍的。

    或者她可以一时的退让。

    但是,她却绝对不会一味的傻呼呼的一退再退。

    让人逼的没有半点活路。

    如果赵西当真是那样傻的话,这几年也不会跟在她身边做出一番成就来了。

    此刻,看着赵西,陈墨言只是有些疑惑,

    “你婆婆或者是齐炳超又做了啥,让你大冷天的抱着孩子出来,气成这样?”

    陈墨言没问还好。

    这一问,赵西心头的怒气又噌噌的窜了起来。

    “你知道齐炳超弟弟一家也在这边吧,我婆婆偏心着这一家子也就罢了,我屋子里头有什么东西,老太太只管着往小儿子一家几口那边捞,说什么反正我现在也不能吃,别放坏了什么的,我就想着吧,那边有孩子呢,这些东西吃就吃了,可是没想到我婆婆到最后直接把我给小宝买的奶粉什么的都拿了过去……”

    “我和齐炳超说,他却说让我忍忍,说什么一家人,甚至还说他再去买。”

    “言言你不知道我当时看到他这个态度心有多凉。”

    陈墨言有些心疼的拍拍她的肩,以示安慰。

    “言言你知道吗,这些我都没在意的,那些东西再多一倍,我也买的起。”

    “可是让我寒心的是我婆婆对待我女儿的态度……”

    陈墨言挑了下眉,“她做了什么?”

    “是昨天的事儿……”

    昨天。

    齐炳超一大早就说要去出差,早上六点就出了门儿。

    赵西对于这事儿是习以为常的。

    根本就没往心里头去。

    早上八点半。

    她趁着小妞妞还没有醒,吃过早饭,洗好衣服又拖了下地。

    凉衣服呢。

    小妞妞醒了,嗷嗷的哭。

    陈墨言把她给抱起来,轻轻的哄好,又给她喂了回奶。

    一上午的时间就在陪孩子做家务中渡过。

    中午饭。

    赵西的弟妹煮到一半,没煤气了。

    她不知道怎么弄呀。

    赵西只好把孩子给婆婆看着,她自己出去附近的店里头叫了罐煤气。

    等到人家再送到楼上来。

    已经是二十几分钟。

    赵西的弟妹一脸的不好意思,“嫂子啊,多亏了有你,不然我这饭都做不好呢。”

    对于这个弟妹,赵西没什么好印象。

    当然,有她婆婆和齐炳超兄弟两人在,赵西也不至于把火发到妯娌身上。

    更何况眼前这个弟妹还真的没在她面前说过或是做过啥不好的事。

    说话都是很客气的。

    不过真正的脾气怎么样,赵西也不想去了解。

    她朝着对方点了点头,转身就去婆婆房间里头看孩子。

    然后这一看,赵西立马就瞪大了双眼。

    “妈,你在做什么?”

    赵西婆婆被赵西有些尖锐的嗓音吓了一跳,手里头端着的碗差点摔出去。

    她抬头瞪了眼赵西,“那么大声音做啥子啊,惊到孩子了。”

    看着自家婆婆手里头的东西。

    赵西看着自家婆婆碗里头黑糊糊的东西,再看看自家女儿嘴角还带着的黑色汁渍。

    她差点要气疯了。

    “妈,这是什么,你刚才给小宝喝的什么?”

    那里头黑糊糊的啊。

    这是什么东西?

    而且刚才她进来的时侯,好像看到自家婆婆还拿手指头在碗里搅了好几下?

    “你那是什么眼神啊,这是啥,我还能害自家孙女么?”

    赵西婆婆翻了个白眼冷哼了两声,“这是我给小宝求的平安辟邪符呀,她刚才一直哭一直哭,我哄都哄不过来,小脸憋的通红,我就想着是不是撞到啥了,你看我这才给她喝了几口就不哭了吧,这符可是花了好几十块列呢,那个大师可是说了,可管用了的……”

    “你看现在,小宝不哭了吧?”

    听着她家婆婆的话,赵西气的眼泪都掉了下来。

    她伸手抱着自家女儿转身走了出去。

    身后,赵西婆婆忍不住的嘟囔,“哎,我说你这是什么意思呀,我给你看孩子你还给我脸色看?我是你婆婆好不好,好啊,你个当儿媳妇的还给我脸色看,有本事以后你别来求我啊。”

    赵西都懒得理她!

    坐在自己的房间,赵西是越想越气。

    怀里头,小丫头也不知道是睡的不舒服还是怎么的,一直哼唧个不停。

    赵西想想刚才的事情是胆颤心惊。

    最终坐不住,抱着孩子去了趟医院,检查了一番才稍稍松了口气。

    回到家,她气的连晚饭都没吃。

    赵西就想着等第二天齐炳超回来一定得好好和他说说这事儿。

    不然的话,他妈要是往后动不动就给女儿喂什么乱七八遭的东西可怎么办?

    就在她这样气的睡不着,胡思乱想的时侯。

    十点左右。

    房门被人给敲响。

    “大嫂,是我,你睡了吗……”

    赵西想了想,起身打开了门,“你有什么事情吗?”

    “那啥,我,我就是来和嫂子说一声,妈刚才在房间一直哭,而且,好像我还听着她给大哥打电话……”

    赵西的弟妹声音压的很低,“嫂子,你也别生气了,妈她也是为小宝好……”

    “明天你好好的和妈说说,这事儿不会有什么的。”

    “还有,嫂子,你不知道大哥可听咱妈的话了。”

    她看着赵西拧成十字的眉头,张了张嘴还想再说什么,可是不远处齐炳超妈妈房间里头传来的动静让她吓了一跳,看也不看赵西的,她转身朝着自己房间小跑了回去,“嫂子你别多想了,好好休息啊。”

    看着她走远的身影,赵西咪了下眼。

    她可不觉得这个女人是好心提醒自己!

    不过,齐炳超真的给他妈打了电话?

    或者说,她婆婆竟然为了这事儿打电话给齐炳超了?

    恶人先告状?

    直到再次重新躺到床上,赵西还是翻来复去的睡不着。

    第二天早上。

    她顶着个黑眼圈起床,走到楼下去吃早饭呢。

    然后,锅里头什么都没有!

    以前都是齐炳超的弟妹煮一锅小米粥或是白粥蒸几个馒头啥的。

    难道今天没做吗?

    不过赵西也没多想,只是提了热水跑到了自己的房间。

    冲了碗豆奶粉喝。

    等到小宝醒了,给她喂了奶,赵西给小娃穿好衣服,抱着她在家里头转。

    还好房间里头有暖气。

    不然的话她都不敢把孩子抱起来。

    想到这里,她是再次的庆幸自己当初买房子时听了陈墨言的话。

    选了个有暖气的房子。

    不然的话,光孩子就难过这个冬天啊。

    小丫头拉了,赵西给她收拾好,抱着小丫头到了厅里,“妈,你帮我看一下,我……”

    “我可不看啊,我给人看孩子还被人给埋怨,你们以后自己看呗。”

    不等赵西的话说完呢。

    她婆婆直接就拉下了个脸子,呵呵两声冷笑。

    语气也极是阴阳怪气的,“我现在可是做婆婆的,这孩子呢是你们自己的,你们自己看的来就看看不来就不看吧,我这婆婆可不是来给你们看孩子的。”

    赵西听到这里想骂人。

    是,你不是来看孩子的,我也没想着让你看孩子啊。

    可是帮着抱那么一会儿不行吗?

    别说你是亲奶奶。

    就是街坊邻居的,有事也都会帮着抱一下吧?

    她压着火,“妈,你这话说的,你可是她的亲奶奶,你……”

    “哟,你还知道我是她亲奶奶呀,昨天那脸子给我拉的,我还以为自己是这丫头的仇人,在害她呢。”

    赵西婆婆坐在椅子上没动一下。

    只是翻了两下眼皮,“你不是觉得我会害这丫头吗,行啊,以后你自己带。”

    “我可不敢沾手。”

    “免得被人埋怨被人骂啊。”

    赵西,“……”

    她是硬忍着泪抱着孩子再次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看着地下小宝沾着屎尿的衣服,尿布,她心里头憋着一团火。

    可是没地方出。

    一心想着等小宝睡着再收拾吧。

    可偏偏小宝一会闹腾一会哭的,就是不睡。

    就这样直接就到了九点多,快十点。

    齐炳超回来了。

    也不知道他在厅里待了多久,和他妈说了些什么。

    回到房间的齐炳超脸色有些不好看。

    他看着坐在椅子上哄孩子的赵西,皱了下眉头,“你和我妈吵架了啊?”

    “你回来了?”

    赵西看了他一眼,“你先去洗个手,帮我抱一下孩子,她总是不睡。”

    齐炳超倒是没拒绝。

    去外头洗了手,又在暖气上暖了会,这才把小宝抱了过来。

    “我妈刚才和我念叨,那个哭啊,你说你,咱们是晚辈,她都那么大一把年纪了,有什么事情你就不能让让吗,我和你说过多少回了,我妈不管说什么你先应着,回头你和我说,我会和我妈说的,你怎么就是不听?”

    抱着女儿站在那里,齐炳超对着赵西指责个不停。

    赵西只是看了他一眼,突然开口道,“你昨晚和你妈打电话了?”

    “啊,是啊,我往家里头打了个电话,本来想找你的,可是我妈接了,一直哭……”

    齐炳超看着赵西叹了口气,“西西,我知道你现在觉得我妈有点烦人,不合你的意,可是西西,她是老人,咱能不能忍忍,她都一把年纪了,能活个几年啊?”

    “照你这么说,你妈哪怕是说错了,我也得让着,忍着?”

    “西西你这是什么语气?”

    齐炳超皱了下眉头,看着赵西的语气有些凝重,“你可是儿媳妇,对婆婆得尊敬不是?”

    “尊敬那也得看看她值不值!”

    赵西的话听的齐炳超脸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妈她做什么了啊,我妈可是说了,她帮着你看孩子,是你嫌弃她不会看,所以她才不敢看,生怕被你埋怨的,你现在这是什么语气?”

    “你张口你妈闭口你妈,齐炳超,你妈在你眼里是不是做什么都是对的?”

    “那是自然。”

    齐炳超想也不想的点头,“我妈不管做什么都是为了咱们好,她是长辈,你就应该多听听的。而且,不是常说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嘛,咱们还年轻,多听听老人的自然是没错的。”

    “那么说,你妈做的错的,那也是对的?”

    “在你眼里头,什么都是我的错?”

    这次齐炳超略顿了下才点头,“西西,我妈不管做什么,出发点都是好的,咱们做为晚辈,你让她哭了自然不是你的错……西西你不知道,刚才在外头看着我妈在我面前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我那个心酸……”

    “我妈把我拉扯大不容易……”

    “西西,你回头给我妈去道个歉,我和妈说了,这事儿就过去了。”

    “妈说了,她是长辈,不会真和咱们计较的。”

    齐炳超这些话气的赵西脸都黑了。

    不过越是这样,她反倒是镇定了下来。

    对着齐炳超,她深吸了两口气,“齐炳超,你知道你妈为什么哭吗,你知道昨天她做了什么吗,我不过就是离开十几分钟去叫了个煤气,让她帮着看了会小宝,回头你妈给小宝喂了什么,符水啊。”

    “黑糊糊的那么一烧,连着灰烬都灌到了小宝肚子里头。”

    “要不是我亲眼看到这些,我都不敢相信!”

    “齐炳超,你妈这样做也是对的?”

    赵西指着齐炳超怀里头睡着的小宝,眼里充满愤怒,“你看看她,她才多大,她是你的女儿啊,亲女儿,奶粉都得小心冀冀的喂,你妈怎么就想的出来?还辟邪,真愧她想的出来!”

    “你就为了这个啊,西西你真是误会我妈了。”

    齐炳超听了赵西的话摇摇头,“我和我弟小时侯都喝过这些的啊,我妈要是说了,有一回我发烧的厉害,怎么治都不好,还是我妈去求了一张什么纸才好的,西西,我妈真的是为了小宝好……”

    “你爱喝你们自己去喝。”

    “我女儿是绝对不会喝这些的。”

    赵西看着齐炳超脸色漠然,“我昨天就是怕你妈生气,所以我当时什么话都没说,抱着小宝就上来了,可是你妈是怎么做的,昨晚是她给你主动打电话的吧,告我状了吧?刚才又拉着你在下头说我什么?”

    “西西你这是什么语气,她是我妈……”

    “是啊,她是你妈,可她不是我妈!”

    赵西的话听的齐炳超脸色也沉了下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你从来没把我家里人当成你自己的家人?西西,你现在是嫁给了我,是我们齐家的儿媳妇。”

    对于齐炳超这话,赵西听的有些好笑。

    这会儿想起自己是这个家的一员,是齐家的儿媳妇了吗?

    之前呢。

    她看着齐炳超呵呵两声笑,“我刚才抱着小宝,让你妈看个十分钟都不肯,说什么自己的孩子自己带,齐炳超,你说,要真是我妈,她会这样说吗?要真是我妈,她会让我才出月子就又是煮饭又是洗衣服拖地吗?”

    “如果真是我妈,她会翘着二郎腿看我这个才出月子的人提水拖地洗碗。”

    “她自己在一边看电视喝茶,还一边说什么娶媳妇做什么呀,就是要她这个当婆婆的享受的风凉话吗?”

    “齐炳超,你说,我敢有这样的妈吗?”

    齐炳超的脸色难看,“那你想要怎么样?她是你婆婆,婆婆自然也是妈的。”

    “是啊,她是我婆婆,可如果她不是我婆婆了呢?”

    赵西看着齐炳超,语气渐渐漠然起来。

    不得不说,月子里头刘素和朱兰等人在她耳边的话还是多少起了些作用的。

    虽然之前赵西没有直接说什么离婚之类的话。

    可是,朱兰等人的劝说还是在她心里头生了点根,留了些影响的。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要和我离婚?”

    齐炳超看着赵西,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西西,你就为了这些小事儿要离婚?”

    回过头。

    他一指床上睡着的小娃,眼神里头充满了不可置信,

    “你要让咱们的女儿才出生就没有爸爸,就没有一个健全的家?”

    “西西,你怎么能这样狠心?”

    对面,赵西被他这话气的乐了起来。

    “不是我想要让她没爸爸,我是觉得,如果在这样过下去,我会崩溃的。”

    “到时侯她没了妈妈,有你这么一个爸,有这么一家子人,我女儿会更可怜的。”

    “你……”

    齐炳超被赵西的话气的额头上的青筋都跳了起来。

    他在地下走了两步。

    脚下一滑。

    不知道踩到了什么,差点让他摔倒。

    扶住一边的桌子,低头一看,齐炳超的脸都黑了,“赵西你怎么能这么懒啊,这是尿布吧,你都不去洗?”

    还让他踩了一脚屎!

    “你妈不给看孩子啊,我得抱女儿,怎么洗?”

    “你别什么都怪到我妈头上,我就没见过你这样懒的女人!”

    屋子外头,赵西婆婆的声音传进来,“超子呀,你别和西西闹,她才生了娃呢,都是妈不好,是妈的错。”

    然后,就是赵西婆婆的哭音飘进来。

    赵西婆婆好像弯腰要去捡地下的尿布,赵西翻个白眼,“装什么好心……”

    就这么一句话,齐炳超眼里头闪过一抹凶光,抬手推了下赵西。

    然后,混乱中,赵西妈妈不知道怎么就摔到了地下。

    齐炳超抱着他妈直接去了医院。

    留在地下的赵西看着一地的混乱,索然无味……

    足足听了半个小时。

    陈墨言看着双眼红肿的赵西叹了口气,“想好了,真离?”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