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265章 不能惯着
    离婚并不可怕。

    陈墨言担心的是赵西。

    如果她自己挺不过这个坎儿的话……

    别人顶多只能帮她一时,绝不可能帮得了一世、一辈子的。

    更何况,她还有一个孩子?

    陈墨言看着她,“如果你想好了,这事儿我找人帮你办……”她顿了下,语气略轻,“若是你心里头还存着向分的迟疑,或者是想着为孩子好之类的犹豫,这事儿也可以再缓缓,反正这就马上是过年,你可以好好想想……”

    离婚说大不大,但说小?

    这事儿它还真的小不了。

    特别是女人。

    虽然不少人嘴里喊着什么男女平等,男女都一样。

    但是,一个男人离了婚,只要他有钱或是长的好,如果再加上有点势。

    那么你看吧,女孩子一抓一大把的往他身边凑。

    可换成一个女人呢?

    哪怕是她再有钱,也会被人在背后里头议论嘀咕。

    这也是陈墨言不想帮赵西拿主意的原因。

    她只能劝,能帮的就帮。

    但是这种事关一辈子的主意……

    绝对得她自己想!

    “想好了,不用再等了,这马上就是过年,言言你说能不能赶在年前把这手续办了?”

    随后赵西自己就摇起了头,“算了,不用那么赶,正月十五前吧。”她看着陈墨言勉强一笑,“不都是说十五过了才算是年过完,才是新的一年正式开始吗,十五前办完,明年就是新的一年。”

    这话陈墨言同意。

    她起身,拍了拍赵西的肩,“别想太多,你现在就是照顾好自己和孩子……至于齐炳超,”陈墨言顿了下,眉眼弯弯的笑了起来,“人这一辈子呀,谁还没遇到过几个不靠谱的?再说了,咱们现在还年轻,有工作有孩子,手里头有钱有房子,男人这东西,想想也没那么重要吧?”

    赵西倒是被陈墨言这一番话给逗乐。

    满是阴霾的心情消散了些。

    她对着陈墨言翻个白眼,“你就不怕这话被顾先生听到……”

    “她又不在,怕啥。”

    门外头,把这两句对话听个正着的顾薄轩嘴角忍不住直抽抽。

    他家小丫头,竟然是这么想的吗?

    还好,自己从来都是老老实实,一心只向着她这颗太阳。

    不然的话,估计这丫头早早也是一脚把自己给当成了不靠谱的,甩开了吧?

    想起了之前一路猛缠的吴良鑫,还有崔明等人。

    在这一刻,他是真的庆幸自己比他们早出生了那么几年。

    又早早就入了部队。

    他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知道他的目的地在哪。

    所以,一路丝毫不停。

    所有阻止他前进的,妨碍他走到言言身边的。

    那都是障碍物!

    对于障碍物,顾薄轩在部队里头上的头一节课那就是丝毫不用留情的除掉。

    除掉除掉再除掉。

    手法还要快狠准……

    所以,现在的他站到了言言的身边。

    至于那几个男人……

    顾薄轩不想炫耀,这可是他放在心尖尖儿上的小丫头。

    怎么能是他炫耀的呢?

    可是,他还是忍不住的得意呀。

    那几个人,嗯,最好这一辈子都别出现在言言的面前!

    听着里头两个人的对话恢复成了闲话家常,顾薄轩这才敲门走了进来,

    “你看看这个行吗?店员说玻璃的好……”

    “都可以的,我去洗一下,谢谢顾先生啊。”

    对于顾薄轩吧,不管是赵西还是刘素几个,哪怕顾薄轩对着她们都是和颜悦色。

    向来是温和客气有礼。

    可是,她们几个却都是个个都打心里头有些发悚。

    用方小满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的话来说那就是,这男人天生气势太强。

    压人!

    这会儿赵西一脸感激的道了谢,去清洗奶瓶。

    本来想去洗的顾薄轩便坐到了陈墨言的身侧,看了眼床上睡着的小娃。

    就那么一眼他就移开了眼。

    这孩子怎么那么丑?

    还没小妞妞好看呢。

    还有,他和言言的孩子不会也这么丑吧?

    转而顾薄轩又觉得不可能。

    他和言言的孩子啊,怎么可能和姓齐的这个男人的孩子这般的丑?

    嗯,顾薄轩直接的把这孩子不好看归到了齐炳超身上。

    都是他这个当爸的不靠谱!

    “怎么说的,她想好了吗?”

    来的路上陈墨言就和顾薄轩说了,有可能会离……

    顾薄轩这会儿看了眼在洗手间的赵西,想想孩子这么小就没了爸爸。

    心头有些不忍。

    或者,是因为他自己马上就要当爸了吧?

    顾薄轩觉得他自己最近的心态有点过份的,软啊。

    还好不是任务中。

    不然……

    他摇摇头,不让自己继续想下去,扭头把陈墨言手里头捧着的水杯给换成热的,又理了理衣领才重新坐了回去,“不管是离还是怎么样的,这马上就要过年,肯定什么都不能做的,要把她接回家里去吗?”

    “嗯,我一会和她商量下。”

    其实,陈墨言心里头还有另外的一个主意。

    不过看着床上的小娃,她抿了抿唇有点犹豫要不要和赵西说……

    赵西洗好奶瓶,又和宾馆的人要了壶热水。

    冲了大半瓶的奶粉,就那么趁着小娃睡着让她咕噜噜的喝了下去。

    顾薄轩觉得这个场景自己一个大男人有点尴尬。

    便借故寻了个理由走出了房间。

    实际上却是直接去了宾馆一旁停着的车子上侯着。

    房间里头。

    陈墨言看着赵西把奶瓶洗好,看了她一眼,“东西不多吧,你要不要收拾下,小宝醒了咱们就先回家?”

    “好,我也没什么东西,就都在那呢。”

    她随手一指放在一角的一个包。

    里头多是小宝的东西。

    至于她自己的,估计也就身上这么一身衣服了。

    她在心里头叹了口气,“行,缺什么东西回头咱们先买着。”

    两个人又说了十几分钟的话。

    床上的小宝睁开了眼。

    也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大眼咕噜噜的转着。

    好像在看人又好像没在看。

    赵西把人给抱起来,陈墨言提起她放在一旁的包,“走吧。”

    “言言你把东西给我提。”

    “这东西又不重,你们别那么一个比一个的紧张,行了赶紧走啊,车子就在外头呢。”

    陈墨言白了眼赵西,“快点走,外头冷,别冻到了孩子。”

    还没等两个人走出宾馆大门。

    顾薄轩已经推开厚重的棉帘走进来,伸手接过了陈墨言手里头的东西。

    然后也没说什么,默默的转身走了出去。

    陈墨言在后头抿唇笑了笑,“走吧,车子就在门口呢。”

    “嗯。”

    看着走在自己前头的两个人甚至都没说一句话。

    可是两人眉眼里头的那股子暖意和温情,还有他们之间缓缓流淌的默契。

    赵西无端端的想哭。

    三大一小再次回到家已经是下午两点半了。

    田子航不在家。

    说是被周冬扬给拽出去做什么事情了,田素和小妞妞在。

    因为马上就要过节。

    田老爷子的身体也不太好。

    所以,田老太太直接自己作主,这个年,她们老两口就住在这了。

    刚开始的时侯田老爷子还有些坚持着不肯。

    只是他怎么可能拗的过田老太太?

    ——你回可以啊,自己回去。

    反正她是不回那个没有儿子女儿,没什么人气的院子!

    田老爷子没办法,只能留下来。

    他总不能一个人回去吧?

    更何况,私心里头田老爷子也不见得就是真不想待在这边滴。

    过年人多。

    齐阿姨一个人忙不过来。

    田老太太直接把老宅那边的几个不回家的人都叫过来帮忙做事。

    人多热闹,说说笑笑的做起事情来也有心情。

    就是连齐阿姨都比以往笑意深了几分。

    陈墨言几个人回来的时侯,齐阿姨正在杀鸡呢,井边台上一地的鸡毛。

    差点还有一只鸡飞到陈墨言怀里头去。

    幸好顾薄轩眼疾手快。

    伸手把那只鸡的脖子给掐住,眼也不眨的就给掐断了鸡脖子。

    看的在场的齐阿姨等人都被吓了一跳。

    还是陈墨言,白了他一眼,“瞎显摆什么啊,赶紧的去后头看看吧。”

    顾薄轩虽然什么都没说。

    陈墨言心里头能不知道他是因为自己才撑着没过去吗?

    那毕竟是他亲爸妈。

    再说,顾爸爸待她还算不错……

    “我和西西说会话,你看看爸妈他们回来没有,要是回来的话晚上一起来吃饭?”

    “行,我过去看看。”

    顾薄轩点了点头,看着陈墨言还是有些不放心,“你有什么事情让阿姨她们做,别自己动手啊。”

    “顾先生放心,我会照顾好陈小姐的。”

    齐阿姨一脸的笑容,对于能这样疼爱陈墨言的顾薄轩,她还是很喜欢的。

    等到顾薄轩走后。

    陈墨言带着赵西直接去了她旁边不远处的客房。

    这是专门留出来给方小满她们几女住的。

    房间挺大。

    “这里头也有地暖,你和孩子先住在这,有什么需要千万别客气。”

    陈墨言轻轻的抱了下赵西,帮着她把眼圈含着的泪花给擦掉。

    “这人啊,不会一辈子都走霉运的。”

    “没听说过否极泰来吗?”

    “只要你有心,日子总会好起来的。”

    前世,她在最初创业的开头几年,最困难的那个时侯,可不就是用着这样的念头撑了过来?

    那会儿她想的是过日子嘛,什么苦啊坎的。

    咬咬牙就撑过去了啊。

    然后,她没想到自己是撑了过去,可最后却栽在了陈敏身上……

    笑着摇摇头,把那些想法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那些是前世陈墨言的事儿。

    而她,只活在现在。

    安顿好了赵西,陈墨言知道她这会儿需要静,便让齐阿姨给她煮了碗鸡汤面端过去,她自己则也跟着吃了些,只是这一吃吧,一碗面条下肚,竟然还不饱?陈墨言忍了又忍的,最后又跑到厨房自己装了一碗。

    两碗面条配着一些小菜吃下去。

    陈墨言觉得自己的肚子都要成圆滚滚的了。

    摸着自己的小腹,她面上有些愁容,这孩子难道是个吃货不成?

    最近自己这胃口可是越来越大了。

    平常她吃两顿的饭菜。

    到了现在,这会儿她一顿吃下来还觉得不饱!

    就如同这会儿吧。

    她都吃了两碗面条了啊,可就这么把碗放下,走了几步路的工夫。

    竟然觉得肚子又饿了?

    又饿了饿了饿了饿了……

    坐在椅子上,陈墨言觉得自己想哭。

    这样子的情形坚持八九十个月。

    她得长成啥样儿?

    圆滚滚的球啊。

    手拖着腮,她对着窗子忍不住的长嘘短叹。

    这样下去可如何是好?

    门口走进来的顾薄轩脸被风吹的有点红。

    随着他的走进来,带起一股子的冷风。

    冷气嗖的钻进屋子里头来。

    顾薄轩赶紧把棉帘子放下来,然后又暖了半天才坐到了陈墨言的跟前,“怎么了,我刚才瞧着你在这里不高兴,愁眉苦脸的,是为了赵西的事儿?你也别想了,她这不是都想好了要离么,离了以后再慢慢帮她,日子总是会越过越好的。”

    对于顾薄轩来说,管她什么赵西赵东的。

    他在意的只有眼前这个小丫头!

    当然,如今又多了一个小的。

    眼神在陈墨言微微有些凹起的小腹处滑过。

    他的眼底闪过一抹欣喜:这里,是他和言言的孩子!

    “不是赵西的事儿。”

    不是赵西的事儿?

    顾薄轩心头微跳,难道是为了自己的爸妈?

    他抿了下唇,声音有点紧张,“那是为了什么?不管什么事你和我说说,我帮你出主意。”

    “你能出个啥主意啊,你能让我不要时时觉得饿,让我少吃一点吗?”

    “或者你能让我天天顿顿这样吃不长肉?”

    陈墨言瞪他一眼,有些忍不住的想发飙,“你看看我,再这样吃下去,估计真的得长成猪了。”

    “原来你刚才就是想这个?”

    顾薄轩对着陈墨言扑吃一笑,“感情你在发愁这个啊,这有什么啊,你成啥样在我眼里都是最好看的。”

    “你说什么,你这话的意思是我真的胖了?”

    “顾薄轩,你在说我胖了,你嫌弃我是不是?”

    陈墨言这话听的顾薄轩有点懵。

    他什么时侯嫌弃她了?

    刚才自己说的可都是真话啊,在他的眼里头,只要是她,可不都是最好看的吗?

    分什么胖瘦呢。

    再说了,她现在真的没胖啊。

    当然,比起以前是稍稍圆润了那么一丁点点儿。

    可这不是因为有孩子的缘故么?

    张了张嘴,他把滚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媳妇,你真的一点都不胖,不信的话你站到镜子前看看,是不是和以前一样?”

    “真的没胖?”

    “没有。”顾薄轩想也不想的点头。

    陈墨言又问了几次,然后才心满意足的放过他。

    中午饱饱的睡了一觉。

    晚饭的时侯,顾爸爸和顾妈妈还有顾薄安和小花是在那边用的。

    陈墨言和顾薄轩也就没有过去。

    一大伙人在这边用过饭,赵西回房去照顾孩子。

    陈墨言两人回到房间说了会子话后就困的直打呵欠,到最后她对着顾薄轩摆手,“不行了,你要是想去那边看看就去吧,我得睡觉了。”她这会儿困的眼都睁不开,上下眼皮直打架。

    “嗯,我看着你睡下再过去。”

    中午过去顾爸爸顾妈妈在外头没回来。

    昨天顾爸爸和顾妈妈闹腾的那个样儿,身为儿子的顾薄轩怎么可能不担心?

    之所以没过去,就是想让顾妈妈知道自己的态度。

    如今媳妇这边哄好了。

    自然得再去看看爸妈那边的……

    眼看着陈墨言沾枕睡下。

    顾薄轩弯腰帮她掖了下被角,又把门窗都检查了一遍才放心的离去。

    而这个时侯,赵西家里头却是乱成了一锅粥。

    不为别的,赵西母女不在家!

    齐炳超带着他妈去了医院,赵西婆婆并没有查出来半点的不妥当。

    但是赵西婆婆哼哼唧唧的在医院里头拖了大半天。

    医生开了些营养的药,她才不情不愿的跟着齐炳超回家。

    心里头却是充满了遗憾:

    要是自己能住院多好?

    她就能说是那个死丫头把她给弄伤的……

    想到自己这样什么都没检查出来,赵西婆婆心里头有些不甘心。

    可是没办法,医生都不理她再三的使眼色啊。

    母子两个人回到家已经是四点多。

    齐炳超弟弟和弟妹一家都坐在厅里头看电视呢。

    看到他们母子两个回来,齐炳超弟弟一脸担忧的站了起来,“妈你可回来了,没事吧?大哥你说你也真是的,妈过去劝你们架,倒被你们给推伤了,你们两口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妈你有没有伤到哪?”

    “妈没事,你别说你哥。”

    “他也不想的。”

    赵西婆婆一脸的通情达理,为着自家儿子着想的样子让齐炳超心头微暖。

    “妈你没事就好,你在这里歇会,对了,锅里头有吃的吗?”

    “啊,大哥,那啥,没有馒头了我们也没找到能吃的,就在冰箱里头随便找东西对付了两口……”

    齐炳超的弟媳妇一脸的不好意思,“要不我现在给大哥和妈去买点吃的?”

    “西西呢?她不在家吗?”

    齐炳超并没有多想:

    带着个孩子呢,能去哪?

    齐炳超弟媳妇却是瞪大了眼,“嫂子在你们后头就抱着孩子出去了啊,大哥,嫂子没和你说吗?”

    “这女人怎么能这样,超子啊,不理她,让她自己走。”

    “超子妈可告诉你啊,你可不能去找她,她自己走几天肯定会回来的,反正这事儿呀,咱可不能惯着。”赵西婆婆一拍自己的大腿,眼里头全是兴奋:走了好啊,连个带把的都不会生的女人,还敢给她这个当婆婆的脸子看?

    有本事她敢走就别再回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