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266章 脸皮真厚
    虽然齐炳超有些不赞成他妈的话。

    但是赵西一声不吭带着孩子离家出走的行为却让他不喜极了:

    有什么事情你说一声啊。

    是,他们是绊了嘴。

    可是两口子怎么可能没有吵架的时侯?

    这就是她抱着孩子离开的原因?

    所以,他也就没有反驳他妈的话,只是点了下头,“弟妹,我和妈都有点饿了,麻烦你出去帮我们买点吃的吧。”说着话齐炳超递过去了二十块钱,齐炳超弟妹嘴里头说着什么我有钱我有钱,但那手伸的啊。

    比谁都快。

    把钱紧紧的纂在手里头。

    生怕别人和她抢似的。

    齐炳超也没心思去理这些,只是扭头看了眼坐在沙发上的齐妈妈,“妈,我还有点事,你有什么不舒服的就和我说,千万别忍着,啊?”虽然医生说没什么事情,但这来回两路上赵西婆婆可是一直哼唧个不停。

    这里疼那里疼的。

    齐炳超自然是有些不放心的。

    赵西婆婆眼看着家里头没有了赵西,她自然也懒得再装什么。

    对着齐炳超摆摆手,“行了,你去忙你的,妈这里自己能行的。”

    真是的,那个女人想拿离家出走来要挟自己儿子?

    只要有她在这个家里头。

    她不绝不可能让这样的事儿发生!

    有本事走就有本事别回来!

    赵西和齐炳超两个人居住的房间。

    一进房间,齐炳超忍不住就皱了下眉头,这是什么味儿?

    他两步走过去打开了窗子通风。

    回头一个转身,头差点撞到角落的衣柜上。

    往后一退脚。

    齐炳超一个趔趄又一屁股坐到了床上。

    还好坐到了床上,不然肯定得摔了。

    刚好这个时侯又有电话响起来,他接起来听了没两句脸就黑了起来。

    只是电话对面的人都没让他多说几句就直接挂了。

    听着电话里头的忙音,齐炳超气的想摔电话。

    诸事不顺!

    起身想着朝外头走,他看到了地下带着屎尿的尿布。

    齐炳超的脸一下子更黑了。

    和锅底有的一比。

    赵西竟然都不收拾就走了!

    再看看这屋子乱的,整个房间好像连个人都装不下似的……

    他用力的闭了下眼才压下自己心头的怒火。

    齐炳超这会儿只是一味的生气。

    他却是完全忘了一件事儿:

    这个房间本来不是主卧,是赵西打算用来放东西的杂物房。

    可是齐炳超妈妈带着小儿子一家几口过来。

    齐炳超妈妈直接就占据了最大的主卧!

    然后,老太太还以着自家小儿子家有孩子,人多为由,让齐炳超让出了次卧!

    这房间可不就小了吧?

    为了这事儿赵西也和齐炳超发过脾气。

    可是齐炳超劝呀。

    又说什么他妈他弟弟顶多就是住上一段时间,让赵西看在他的面子上忍忍啥的。

    没想到赵西这一忍,直到现在……

    拿两根手指拎起丢在地下的尿布,齐炳超直接丢进了洗手间,

    “妈,你一会洗洗尿布啊,小宝拉了的。”

    “作孽哦,我这个当婆婆的伺侯了老的伺侯你们,照顾完儿媳妇吧,这还得给你们小的洗尿布……”

    “上辈子我就是欠了你们的。”

    赵西婆婆坐在那里没动,气呼呼的念叨着。

    房门被人打开。

    齐炳超弟媳妇提着一袋的馒头走了进来,“大哥,妈我走了好久才买过来的,这会儿都过了饭点了,没别的吃的呢,包子都没有啊。”齐炳超弟媳妇把没什么热乎气儿的馒头放到桌子上,一脸的殷勤,“妈,大哥,厨房里头还有点青菜和白面,要不我打个疙瘩汤,把这馍热一下吧?”

    “那你还不赶紧的去?”

    真是的,不点不动,木头一样!

    等到齐炳超弟媳把两碗汤端出来,赵西婆婆指了指洗手间,“去把那里头的尿布洗了,记得拿出去晾啊,臭死了。”她一边说一边又喊齐炳超,“超子,赶紧出来吃饭了,你在磨蹭什么呢,再饿坏了肚子。”

    “妈,我吃了饭去找找赵西。”

    顿了下,齐炳超看着他妈开口道,“小宝毕竟是我的女儿。还有,赵西和陈小姐关系不错……”

    “难道还离了她不能过吗?”

    赵西婆婆哼哼了两声,不过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只是撇了撇嘴,“你就惯着她吧,早晚会骑到你头上去拉屎。”

    “西西不是那样的人。”

    对于这一点,齐炳超还是有点信心的。

    如果赵西真是那种嚣张霸道的人,当初他肯定不会娶她的。

    “行了行了,你们这一个个的都是娶了媳妇忘了娘,赶紧去找你媳妇去吧。”

    “你妈我死了也不用你们管。”

    赵西婆婆黑着脸把最后一口白馍咽下去,喝了口汤把碗一推,“老二家的,洗碗去。”

    “哦,妈等着,这就来。”

    眼看着这都要五点多了。

    冬天黑的晚。

    齐炳超的车子开出去,然后他才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儿:

    他不知道去哪找赵西啊。

    赵西上班的地方他倒是知道,可是赵西在休假啊。

    还带着个孩子。

    她怎么可能会去那里?

    最后,他开着车子去了朱兰和小蔡等几个人经常待的店面铺子。

    可惜一个人都没找到。

    当然,朱兰还没有回去,可是朱兰一听说是他,想也不想的就让人给回了。

    见啥见啊。

    多看那男人一眼她会气的晚上睡不着觉。

    齐炳超最后没辄,只能开着车子在马路上随意的转着。

    明知道不可能找到人。

    还在心里头存着万分之一的希望:

    万一能在街边什么的看到人呢?

    到最后,没找到人的齐炳超还闯了两个红灯,被交警追上当场开了罚单。

    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

    赵西婆婆并没有睡,看到门口有动静,她从沙发上一下子坐了起来。

    眼神在齐炳超身后没看到人后。

    她的眉头紧皱起来,“人呢,难道是不肯回来吗,不肯回来就不回来,儿子妈可告诉你,她这是在拿乔呢,一个女人带着个孩子她能去哪啊,你就放心吧,她在外头熬不了两天的,到时侯一定会乖乖回来的。”

    等那死丫头再次回来。

    她倒是要看看她还有没有脸在自己跟前扯高气昂的。

    齐炳超眉头皱了两下,“妈,没找到她……”

    “啥,没找到?”

    “你不知道她去哪了吗,一个女人家家的,这么黑的天在外头做啥子?”

    “还带着咱们家的孩子呢,这要是孩子有点什么事儿,看我怎么和她算账。”

    赵西婆婆噌的一下站了起来。

    在厅里头转了两圈,突然她似是想起了什么,脸色猛不丁的一变,“儿子,你说她是去哪了?会不会是去找别的男人了啊?”

    “妈你说到哪去了,西西不会这样做的。”

    真是的。

    哪里有自家亲妈给自己儿子戴绿帽子的?

    齐炳超脸色发黑,有点不满他妈说出来的话。

    “妈这不也就随口想想嘛,你之前不是说她在这里没有什么亲人了嘛,你说她抱着个孩子大晚上的不回家能去哪啊,这眼看着就过年了,谁会收留她?妈猜着呀,说不定她有什么猫腻呢。”

    不然的话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回家的啊。

    “妈你够了啊,别再说了,西西应该是去了陈小姐家的。”

    可惜他不知道陈墨言的住处。

    不然就去找找了。

    齐炳超懒得和他妈多说,回到屋子本来想睡觉的。

    可是看着一屋子的乱,不知道为什么以往没什么感觉的小屋子这会儿他是越看越不顺眼。

    越瞧越觉得心乱。

    烦死了。

    最后,他穿上厚外套拿了车钥匙开门走了出去。

    “儿子,儿子你要去哪?”

    齐妈妈心里头有些恼,这个逆子,是被那个女人给勾了魂是吧?

    这都要睡觉了。

    竟然还三更半夜的出去找人。

    “你明天不是说还要出差吗,儿子……”

    “妈,我有事出去一下,急事,你早点睡吧。”

    齐炳超的语气有几分的不耐烦,头也没回的扬长而去。

    身后,赵西婆婆气的直跺脚。

    这个死小子!

    “妈你干什么呢,吼啥啊,还让不让人睡了?”

    真是的,三更半夜的吼啥啊。

    “回去睡你的去,又没喊你。”

    把小儿子骂回房间,赵西婆婆坐在沙发上发了会呆。

    随即她就一下子站了起来。

    儿子是她的!

    那丫头想和她抢儿子?

    这事儿她绝不会容忍的。

    儿子,只能是她的!

    齐炳超开着车子在街上逛了大半夜,直到凌晨三四点才回到家。

    也没回屋,直接躺到了沙发上合衣睡了过去。

    还好家里头是有暖气。

    不然的话以着帝都这段时间的寒冷,得把他给冻僵!

    一大清早。

    齐炳超是被外头的敲门声给吵醒的。

    头疼欲裂。

    他坐在沙发上,用力的按了两下眉心。

    慢半拍反应过来的齐炳超才反应到门外真的有人在敲门。

    难道是西西?

    他双眼一亮,想也不想的就走过去开门,“西西你去哪了,我找你找了一晚上,小宝呢,她……嗯,你是谁?”齐炳超的话没说完,打开门看到站在自己面前西装革履,一脸标准客气的温和浅笑的中年男子,再到眼神落在对面中年男人手中提着的黑色公文包上面。

    不知道为什么。

    齐炳超的心头猛的狂跳了好几下。

    一股强烈的不安感在他的心底涌起来。

    看着对方,他的眼神充满了警惕,“你是谁,一大早的过来敲什么门,不知道扰民吗?”

    “请问,您是齐炳超齐先生吧?”

    “嗯,我是,你是……”

    对方也没回齐炳超的话,只是一脸客气笑容的点点头,语气极是公式化的开了口,“齐先生您好,第一,我刚才只是正常的敲门,这是很寻常的礼仪,我敲门的声音并不大,所以不存在什么扰民,第二,这会儿已经是上午十点,所以,也不存在什么一大早之说……”

    “什么,你是说十点了?”

    “惨了,我还有一个会……”

    齐炳超想也不想的转身朝着里屋跑了进去。

    叮叮当当的一阵响。

    他拎了件外套打开门朝着外头脚步匆忙的走去。

    身后,中年男子不紧不慢的跟在他身后。

    直到车子旁。

    齐炳超扭头看到对方,心里头的怪异感更强了。

    他深吸了口气,站住脚步,“你是谁,找我做什么,如果是公事的话麻烦你去我办公室预约。”

    “您说错了,我找您,是私事。”

    中年男子微微一笑,也不看齐炳超紧皱的眉头,他低头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件文件。

    薄薄的两页纸。

    “齐先生,这是您太太赵西女士让我转交给您的。”

    齐炳超本来不想理人的。

    他现在就想着赶紧跑到公司去,可是一听对方口里头的赵西。

    忍不住的咪了下眼。

    莫名的,他脑海里头想起了昨晚他妈在他耳侧念叨的那些话:

    你说一个女人要是外头真没什么鬼的话。

    她三更半夜的怎么可能不回家?

    这话昨晚齐炳超是反驳了的。

    还和他妈急了眼。

    可是不知道寂为什么,这会儿看着眼前这个男人。

    他脑海里头率先浮出来的就是这句话!

    难道,赵西昨晚真的和这个男人在一起?

    所以,他这一大早的上门和自己耀武扬威,上门示威?

    砰。

    齐炳超一拳朝着对方打了过去。

    “你把西西藏到哪去了,你要是不把人交出来,我TMD的今天和你没完。”

    对方根本没想到齐炳超会来这么一下子啊。

    拳头直接打到了脸上。

    架在鼻梁上的金边眼镜都被打断,摔落在地下。

    眼看着齐炳超的第二拳再次的挥了过来。

    中年男人脸色微变,后退好几步才避开,“齐先生,你这是犯法的,欧打律师,对律师行暴力,你这是严重违法,罪上加罪……”

    “你说什么,你是律师?”

    齐炳超的拳头在半空停了下,收回来,他双眼不慎的盯着对方,

    “你是做什么来的?”

    “我太太昨晚是不是和你在一起?”

    对方拿起地下摔断腿的眼镜,有些惋惜的擦了两下,然后收在了口袋里。

    抬头看着齐炳超,对方的脸上虽然还有些青紫的伤痕。

    可却不妨碍他周身上下那份正气感。

    “齐先生,您太太昨晚和谁在一起我不知道,反正是没和我在一起。还有,麻烦你把地下那份文件看清楚再和我说话,当然,如果你没有异议的话就签个字,我也好回去和赵女士交差。”

    “什么东西?”

    齐炳超有些狐疑的看了眼中年男人,弯腰捡起地下的纸。

    就那么扫了一眼,他一下子就叫了起来。

    “不可能,这绝不是真的。”

    离婚协议书。

    西西怎么可能会和他离婚?

    他们的感情挺好啊,偶尔有点绊嘴什么的那是正常的。

    两口子过日子怎么可能会没有吵嘴?

    可是现在,西西竟然要和他离婚?

    “她在哪,是不是有人鼓动她和我离婚的?是不是你?你勾引我媳妇,我和你没完。”

    这次齐炳超的拳头可就没那么容易再打到人了。

    对方很是轻松的避过去。

    弹了下衣摆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对方摇摇头,“齐先生,恕我直言,就你这性子呀,哪个女人都得和你离婚的,赵女士和我说了,她不会再见你的,离婚协议书你最好痛快的签了,不然的话她会去法院直接起诉。”

    “你说什么,赵西要去告我?”

    齐炳超这次是觉得不可置信了起来。

    他站在地下,一脸的懵,最后他一下子跳了起来,“是你们,一定是你们鼓动的她,肯定是这样的,赵西在哪,赵西在哪你告诉我,我要亲自问问她,她怎么就那么的狠心,我到底哪点对不起她啊,让她抱着我的女儿一声不吭的走人,到现在还要离婚?”

    “是你们教她的吧,对不对?”

    “西西肯定不会这样对我的。”

    中年男人看着齐炳超忍不住摇头再摇头,“齐先生你想多了,我是亲自接到的赵西女士的委托,她亲口和我说,不会再和您过下去,如果您想好聚好散就请把这字给签了,当然,您要是不签我的当事人也不会就这样罢休的,她会直接起诉……”

    “不会的,西西肯定不会这样对我的。”

    中年男人扫了眼站在那里明显被赵西这个决定给炸的没反应过来的齐炳超。

    有些同情他的摇了下头。

    然后,他习惯性的伸手去扶眼镜框。

    手摸了个空。

    他才反应过来,眼镜被刚才这个人给打断了。

    有些不满的咪了下眼,他突然不紧不慢的开了口,“齐先生,赵西女士还请我转告你一件事情……”

    “啊,西西还说了什么,你说……”

    “就是关于你们现在住的那个房子,当时本来就是赵西女士自己在婚前买的,房主也是她的,所以,你们一家现在是等于住的赵西女士的房子,碍于我当事人现在要和你离婚,所以,属于我当事人的房子,你们这一家人再继续住着怕是有些不合适……”

    “她想要做什么?”齐炳超的手紧紧的纂成了拳头,赵西真的这样无情吗?

    摸了下鼻子,中年男人语气平静,“哦,我当事人向来是心善,所以,她给了你们半个月找房子搬家的期限,也就是大年初五之前,请你们齐家人搬出去,我当事人不想看到自己的房子里头住着一些不相甘的外人!”

    外人!

    他是外人,他妈是外人吗?

    齐炳超气的啊,额头上的青筋都跳了起来。

    他磨着牙,“这字我是绝不会签的。”想离婚?他绝不!

    “那您就等着我当事人的起诉吧。”

    中年男人根本就没在意齐炳超的意见。

    点点头转身就要走人。

    走了两步,他又退了回来,凑到齐炳超跟前。

    掂了下自己的手。

    砰,他一拳砸到了齐炳超的脸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