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267章 野男人,狐狸精
    真是的,打他脸?

    还把他眼镜给打坏了啊。

    真以为他是好欺负,好脾气的啊。

    中年男人对着被他这一下打懵的齐炳超甩了两下手,“脸皮真厚,打的我这手都疼了,不行不行,下次可不能这样打人了,手疼。”一边念叨一边转身,看也不看身后暴跳如雷的齐炳超,扬长而去。

    后头。

    齐炳超疼的直咧嘴。

    伸手抹了下嘴角,手上全是血……

    又气又怒。

    而且,这个样子也去不成公司了啊。

    就是他这个时侯赶过去也是迟到。

    再加上……

    他看着被他两脚踩在地下的那两页离婚协议书,火气噌噌的往上窜。

    捡起来噌噌两下给撕了。

    想要离婚?

    带着他的孩子去和别的男人卿卿我我,亲热?

    让他的孩子去喊别的男人爸爸?

    她做梦!

    一脸是血的齐炳超回到自己家,把个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支使的小儿媳妇团团乱的齐妈妈吓了一跳。

    老脸都白了。

    “超子你这是怎么了,哎哟,这脸上怎么全都是血?”

    “全子全子快出来,你哥被人打了。”

    赵西婆婆看着齐炳超这个样子,心疼的啊。

    一迭声的扯着嗓子叫。

    把还在睡梦中的齐炳全从床上叫了起来。

    披着个大棉袄就跑了出来,“妈,妈怎么了,啊,哥你这是怎么了,谁打你了?”

    “哥你和我说,弟弟给你出气去。”

    “敢打我哥,不想活了啊。”

    齐炳全一脸的戾气。

    “行了,你吼什么吼,妈你能不能让让,我先去洗一洗?”

    以往的时侯没觉得。

    这会儿齐炳超本来就是一身的狼狈,心里头又存着事儿。

    被他妈这么围在身边一个劲儿的念叨。

    火气噌噌的往上窜。

    对着他妈也没有了啥好脸色,吼了两句,他直接冲进了洗手间。

    听着哗啦啦的水声。

    齐炳全和他媳妇,还有齐妈妈头碰头的凑到了一起。

    “全子,你说你哥这是被谁打的?”

    “不知道啊,哥也没说啥啊。”

    齐炳全挠挠头,打了个呵欠,“妈,哥要是有啥事你再叫我,我还得再去睡会儿啊。”

    昨晚玩牌玩到半夜。

    这会儿困死他了。

    “睡睡睡,你就知道睡,怎么不睡死你?”

    赵西婆婆把手指戳到自家小儿子额头上,一脸的恨其不争,“你说说你,怎么就不知道出去找份活干,天天这样算怎么回事儿?难道你还指望着你哥养你一家一辈子啊。”最后这话赵西婆婆把声音压的很低,生怕齐炳超听到点什么,再直接翻脸把小儿子一家赶出去啥的?

    “妈你说啥呢,我这不是没找到合适的嘛。”

    “我前几天才和人说了份工,过两天去面试,应该还可以,这次肯定能行的。”

    “你最好没骗我。”

    赵西婆婆哪里不知道自家小儿子的德性啊。

    不过这会儿她心心念念的掂记着一脸是血的齐炳超,也懒得再和齐炳军多说啥。

    直接对着他摆摆手,“赶紧去睡你的,看着就烦。”

    “超儿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等到齐炳超黑着脸走出来,赵西婆婆这会儿也不敢多嘴了,倒了杯白开水给齐炳超递过去,“和妈说说,是不是遇到劫道的了啊,你没丢钱吧,丢了多少,有没有报警?”

    “妈,不是打劫的。”

    “啊,不是打劫的,那是啥?”

    “人家好好的怎么打你啊,不是,超子你去哪,超子你给我说清楚啊。”

    齐炳超却是回房间换了身衣服,抬脚走出了家门。

    随着砰的一声关门。

    赵西婆婆被齐炳超的行为气的呀,直捂着胸口喊疼。

    倒是不远处的齐炳全媳妇赶紧走了过来。

    “妈你怎么了,是不是心口疼呀,我帮妈你揉揉……”

    “嗯,对,就是那里,再用点力,哎哟你想按死我啊,轻着点……”

    赵西婆婆对于使唤儿媳妇那是向来没有半点顾忌的。

    在她的心里头,她辛辛苦苦的把儿子拉扯大。

    如今给儿子娶了媳妇了。

    她这个当婆婆的就是来享受的呀。

    儿媳妇就是要照顾她!

    “妈,你也别气大哥了,我瞧着大哥那样儿呀,可不像是寻常的人劫道呢。”

    “废话,你大哥刚才都说了不是劫道的了,我还用再听你说啊。”

    被自家婆婆噎的喘不过气来的齐炳全媳妇只是垂了下嘴角。

    根本没在意。

    语气仍然很轻,“妈,我只是觉得有些奇怪,不过这话也不知道对不对,也不敢随意说……”

    “想说就说,我又没堵着你嘴。”

    “真是的,一个个的都不让我省心。”

    齐炳全媳妇眼底闪过一抹怒意,不过那怒意来的快去的更快。

    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的齐妈妈自然是半点不知。

    “妈,我就是觉得昨晚大嫂不在家,这一夜没回事,早上大哥就挨了这么重的打……”

    “还有啊,妈你想想,如果是大哥不认识或是不知道的人打他,大哥怎么可能那么平静的什么都不说啊,这会儿大哥更是急匆匆的离去,妈,你说大哥刚才那事儿会不会和大嫂有关啊?”

    “你指的是……”

    “难道,是那个女人在外头的野男人打的你大哥?”

    赵西婆婆霍的一下坐起了身子。

    眼神里头充满了凌厉,愤怒。

    她一巴掌拍到了沙发扶手上,“好啊,我就知道这个死丫头不是个安份过日子的,你瞧瞧她整天那身的打扮,衣裳也穿的不伦不类的,当初你大哥要娶她时我就不同意,可是你大哥被那个女人给迷了眼,非娶她不行。”

    “我的儿呀,你说说你,千挑万选的怎么就弄了这么个女人进来?”

    她就说怎么昨晚一夜不归呢。

    感情是真的出去找野男人了啊,这还不算,一大早的让人来打她儿子?

    不要脸,狐狸精!

    赵西婆婆是越想越气啊。

    噌的站了起来,差点把齐炳全媳妇给推倒在地下,

    “不行,我得去找你大哥去。”

    儿子肯定是找那个死丫头去了。

    自家儿子心里头只有那个狐狸精,肯定会把那个女人再带回来的。

    可是,有她在。

    这个狐狸精别想再进她们齐家的门儿!

    ------题外话------

    有留言没,有收藏没,有订阅没,都有的话明天一万五保底更。不然,哼哼。我滚鸟。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