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半个月的期限找房子……

    赵西要离婚。

    她带着孩子走了……

    齐炳超觉得自己的脑海里头一片的空白。

    这些话在他的耳边一直的回荡,好像放电影一样。

    可是,他又想不出半点的头绪来。

    到最后他的车子砰的一声撞到了不远处的防护栏上。

    还好,没撞到人。

    回过神来的齐炳超额头撞到了方向盘上。

    火辣辣的疼。

    这也让他变相的清醒了过来。

    齐炳超毕竟在帝都钻营已久,之前是一直不肯相信罢了。

    赵西主动和他离婚?

    这会儿他冷静下来,把车子倒好,对着交警再三的陪笑说好话,并且交了罚单后。

    他把车子倒出去转了个方向。

    人已经慢慢恢复了理智:

    这件事情他不能就这样坐在家里头等着。

    等到赵西真的去起诉他吗?

    脑海里头飞快的闪过好几重的算计,齐炳超直接确定了自己目前最需要做的:

    找到赵西。

    或者,找到陈墨言!

    当然了,他私心里头更想先找到的是赵西。

    在齐炳超心里头,赵西向来是心软的那一个。

    现在她之所以坚持要离婚。

    估计也是这段时间的事情闹腾的……

    再加上,才生了孩子。

    不都说这个时侯女人会情绪多变吗?

    也怪他。

    之前他应该劝着他妈一点的。

    甚至在这个时侯,齐炳超在心里头已经在考虑要不先他妈等人送回老家去……

    没有他妈在一边闹腾着。

    这样的话西西说不定会更加容易回心转意?

    如果陈墨言或是赵西等人知道他这个想法,肯定会直接喷他一脸。

    感情,你自己也知道你妈那是在闹腾啊。

    你知道你却不阻止。

    在一边看着。

    冷眼旁观也就罢了,竟然还能说的出他妈做什么都是对的。

    还说啥他妈只要是哭了,那就是赵西的错这种话?

    不过是当时是觉得赵西好说话,好欺负罢。

    齐炳超开着车子在外头找人。

    四合院。

    陈墨言却是在中午出去见了个人之后,回头就到了赵西的房间。

    外头冷。

    再加上赵西这两天心情实在不好。

    她不出去陈墨言自然也就由着她的,掀开棉帘看到赵西正红着眼圈看着床上的女儿呢,听到门口有动静,赶紧伸手抹了下发红的眼圈,扭头看到陈墨言,赵西挤出一抹笑,“言言你来了?有什么事情吗?”

    “没事我不能来了是吧?”

    知道这种时侯哪怕自己就是说破了嘴皮子。

    赵西心头也绝不会好过半点的。

    陈墨言索性也不多说什么。

    只是坐到了她的对面,“咱们两个人的身材差不多,我帮你收拾了几件衣服,不过那些贴身的衣裳啥的,你是自己去买还是我帮你去买?”

    “我,我想回家去一趟……”

    赵西说出这话后又怕陈墨言误会,赶紧解释道,“我只是想回去拿些东西,我不会改变主意的。”

    “我知道。而且……”

    陈墨言顿了下,抬头看向了赵西,“我早上的时侯派人去给齐炳超送去了离婚协议书……”

    “你没有意见吧?”

    “那么快?”

    “也好,早点解决早点省心……”

    赵西摇摇头,对着陈墨言一脸真诚的笑,“你帮我,我感激都来不见,怎么会有意见?”

    “不过,就怕齐炳超不会轻易答应离婚的。”

    两个人相识也有几个年头了。

    对于齐炳超的性子,赵西多少了解那么几分。

    他是那种到了黄河也不会死心的人。

    “对了,孩子……”

    “言言,他要是和我争孩子怎么办?”

    赵西伸手握住陈墨言的手,清秀的眉眼里头尽是焦急和惶恐。

    孩子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

    她就是死也不会把孩子交给齐炳超的。

    再说了,齐炳超哪里会亲自带孩子?

    跟着他最后的结果无非就是丢给他妈来带。

    以着齐妈妈对她的怨恨和不满……

    到时侯她女儿还能有好?

    “言言,孩子不能给齐炳超的,一定不能给……”

    “你别急,没有人会和你抢孩子的。”

    “也不可能有人在你身边把孩子抢走的。”

    “齐炳超也不行。”

    “你现在还在哺乳期,你有工作有房子,而且又是帝都人,可是齐炳超他们却不是……所以,不管是从哪方面来看,哪怕是真的闹到法庭上,也绝不可能会把孩子判给齐家的。”

    陈墨言的话带着安定人心的作用般。

    赵西渐渐镇定了下来。

    她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其实,我前些天也多少看了些和离婚有关的案子,不过是刚才我一下急起来就忘了,即然这样,那就还是你帮我让律师去处理吧,要是齐炳超真的不答应,那就上法院。”

    “嗯,我也是这样想的。”

    赵西能想通,甚至是拿出这么个主意自然是好的。

    陈墨言又想起了另外的一件事情,“我记得你们现在住的房子,是你的吧?”

    “嗯,当时我听了你的话,全款买的房,户主是我一直没动。”

    “即然房子是你的,你现在要离婚,我早上的时侯让律师顺便给齐炳超提了下醒,让他年后正月搬走,不然的话你会直接起诉,收回房屋居住权……”

    “这事儿你让律师看着办。”

    赵西的声音有些闷闷的,不过都到了这个时侯。

    她也不可能再犹豫或者是心软不离什么的。

    顿了下,她看向陈墨言,“可以让律师帮我把那个房子处理了吗?”

    “收回来直接卖掉。”

    被齐家人住了那么一两年,房子里头处处都是他们的影子。

    再加上那是她的伤心地……

    赵西一点都不想再住回去那里。

    “也行,我让人帮你直接卖掉,然后看看有没合适的再重新买一套。”

    陈墨言在心里头算了下赵西那边房子的大概价格。

    房子不算挺好。

    但是地段好啊。

    而且还带着学位呢。

    最近这几年的房子一年比一年贵。

    好像直线似的噌噌往上涨。

    赵西那个房子买的早,也算是老房子了,地段好,这两年也翻了几翻的。

    如今她不想住那里。

    索性就卖掉重新买一套新的。

    把想法和赵西说了,她一下子眼泪就掉了出来,“言言,谢谢你这样帮我着想。”

    “傻,和我客气什么?”

    白了她一眼,陈墨言笑了笑,“什么时侯去拿东西?要不现在就去?”

    “可是小宝这里……”

    “我让我奶奶过来看一会,顾薄轩刚好在家,开车送咱们过去。”

    “那会不会麻烦田奶奶?”

    赵西的语气有些忐忑:

    这大过年的她带着女儿没地方去,只能来麻烦言言。

    可要是这会儿再麻烦田老太太……

    会不会有些不好?

    “有什么不好的呀,她可是最喜欢小孩子了的。”

    陈墨言笑着拉了赵西起身,“行了,你赶紧换衣服,我去和老太太说一声去。”

    她的身后。

    赵西抿了抿唇,看着陈墨言的背影好半响才转身。

    回过头。

    看着床上咪着眼不知什么时侯醒过来,自己玩自己小手的女儿。

    她鼻子一酸。

    差点掉下泪来。

    低下头,赵西在小宝额头上落下浅浅一个吻。

    “宝宝,你言言阿姨对咱们真好,是不是?”

    小家伙哪里听的懂她这些话呀。

    只是小手挥了两下,哼哼唧唧的不知道在玩啥。

    把奶粉什么的都放好。

    到时侯田老太太只要用水冲一下就行。

    又说了些需要注意的事情。

    赵西和陈墨言坐下顾薄轩开着的车子去了赵西家。

    一路上很是顺畅。

    半个小时就到了那边。

    车子停在小区楼下。

    赵西看向陈墨言,“我一个人上去就行,很快就下来。”

    “行,我和顾薄轩在这里等你。”

    看着赵西的背影,陈墨言轻轻的叹了口气。

    “别叹气,你看看你这眉头皱的,咱们孩子会成老头老太太的。”

    陈墨言对着他翻了个白眼,“没听过这种说法。”

    两个人在下头等。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眼看着就是半个小时。

    陈墨言皱了下眉头,“怎么还不下来?我下去看看……”

    她直接就打开了车门。

    顾薄轩也跟在她身后下来,虽然没出声,可却直接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一起!

    他可是见过赵西婆婆两回的。

    那老太太给他的印象很是强势,好像人人都要听她的似的。

    虽然她对着言言和他说话时脸上带着笑……

    只是那种笑让顾薄轩觉得很假。

    皮笑肉不笑的,难看!

    老房子没有电梯。

    赵西家是在五楼。

    顾薄轩走了两层楼,看了眼身侧的陈墨言,突然长手一伸。

    他竟然直接把人给抱了起来。

    而且,公主抱!

    陈墨言还被他这突兀的动作吓一跳呢。

    等到反应过来。

    人已经在他的怀里头。

    老脸忍不住的一红,“你做什么,这可是楼道里头,有人呢。”

    被人看到了多不好意思?

    顾薄轩却是丝毫不在意,“我抱我自己媳妇怕什么,谁有意见回家抱自己媳妇去。”

    这个说法很好,很强大。

    她竟无语以对啊。

    陈墨言抿了抿唇,眼底笑意水般溢出来。

    四楼。五楼。

    还走在楼梯处呢,就听到有人尖锐刻薄的骂声。

    这个声音……

    顾薄轩的眉头紧紧拧成了个川字,“是那个老太太,一会你跟在我后头,知道吗?”

    他家小媳妇爱管闲事儿。

    不忍心看着朋友有事儿没人帮,处处出头也就罢了。

    毕竟他也是帮过不少的战友什么的。

    可是现在和以前不同呀。

    他家小媳妇可是两个人呢,娇贵啊。

    他得好好的护着才行。

    叮嘱了陈墨言几句,然后两个人走到了五楼。

    这是一梯三户的那种。

    赵西家是靠最里面的一处。

    如今门口大开,赵西婆婆正站在那里口若悬河,吐沫齐飞的骂着。

    语气尖酸刻薄极了。

    陈墨言看了眼门口,没看到赵西。

    难道在房间里头?

    不过,顾薄轩和陈墨言两个人并没有直接就走过去。

    而是远远的站到了楼道口。

    想看看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再说。

    然后,她们就听到了房间里头赵西满是愤怒的声音,“那是我的东西,我一直放在房间的,怎么可能会没了?家里头一直都是你们几个在的,都是你们齐家人,你们没拿谁拿了,我告诉你们,那东西是我外婆给我留下的,我不可能就这样算了的,你们谁拿的最好给我拿出来,不然,不然……”

    “不然你还能怎么着?”

    “你自己天天往外头跑,一刻不在家里头待的,整个不安份的女人,抱着个孩子还不夜不归宿你还有理了?早上还让个野男人来打我儿子,你有本事别回来啊,这会儿说什么东西丢了,谁知道你丢到哪个野男人床上喽。”

    赵西被齐炳超妈妈这一番话气的全身直哆嗦。

    “我尊敬你是长辈,你怎么能这样满口的胡说八道?”

    “还有,我为什么要出去你不知道吗,要不是你儿子,要不是你们,我会抱着才一个多月两个月的孩子离家出走吗,我至于有家回不了吗?我就没见过你这样争着给自己儿子戴绿帽子的妈。”

    赵西的嗓门也跟着提高了起来,“你要是不给我拿出来,我自己去找了啊,反正我东西找不到绝不会罢休的。”

    “你敢,来人呐,快来看看啊,媳妇抢婆婆的东西啦……”

    “有这么个儿媳妇,我老婆子得被逼死了。”

    “没法活了……”

    她一边说一边冲进了房间里头。

    那动作飞快。

    好像生怕赵西真的冲进她房间找到点出来什么似的。

    陈墨言咪了下眼,看了眼顾薄轩,“过去?”

    “嗯,不过你走我后头。”

    “西西……”

    陈墨言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来。

    气的正想发着狠冲到自家婆婆屋子里头翻东西的赵西站住了脚。

    她噙着泪花看了眼陈墨言,“言言,你们怎么上来了?”

    “我这里很快就好,你……”

    陈墨言知道她不是怕自己看到什么丑事。

    而是担心她的身体。

    不过有顾薄轩在,她可是没什么好怕的。

    直接打断她的话,“什么东西丢了?”

    “我外婆留给我的那一套祖母绿的首饰,还有我结婚时你和朱兰她们送我的项练什么的,都不见了。”

    那是她一直保存着没戴过的。

    赵西觉得那些东西戴在身上招贼啊,她进进出出的不放心。

    就直接都锁在了自己房间的床头柜里。

    可是刚才她进来拿东西,打开床头柜一看,里头放首饰的盒子竟然是空的!

    “你有多久没打开看过了?”

    “还是快生小宝时……”

    陈墨言看了眼赵西,“钥匙呢,只有你一个人有吗?”

    “不是,齐炳超也有一把的。”

    赵西说这话的时侯语气有些许的涩。

    难道,是齐炳超拿走了这些东西?

    “你胡说啥,你个狐狸精我可是告诉你呀,别想诬赖我儿子。”

    赵西婆婆黑沉着一张脸,不过好在她还记得自家儿子的话,知道陈墨言是她儿子都要讨好的,扭过头,冲着陈墨言挤出一个笑,“那啥,陈小姐呀,你是不知道,这个女人可坏了,我儿子娶她是倒霉透顶呀,昨晚她可是一晚上没回家呀,你说说她,都是一个女人,她抱着孩子就去找别的野男人,真给咱们女人丢人是吧?”

    “这一大早的还让野男人来打我儿子啊。”

    “陈小姐你说这女人的心肠得有多坏啊,我儿子被她野男人打的满脸是血啊,这会儿还在医院没回来呢。”

    赵西婆婆自然是不知道齐炳超去了哪。

    可是这却不妨碍她把事情往严重里头说啊。

    撇着嘴,一脸不屑的看着赵西,“我就没见过像她这么不要脸的小狐狸精……”

    “陈小姐呀,你是个好人,可得离这么不要脸的女人远着点呀。”

    “她可不是啥好心。”

    赵西被自家婆婆这一番话气的呀。

    肺都要炸了。

    她现在唯一庆幸的就是自己已经有所决定。

    不然的话,当真要是觉得为了孩子也得好好忍着,或者是觉得退一步海清阔天空的话。

    这以后她得过什么水深火热的日子?

    一辈子啊。

    幸好!

    一番庆幸过后,她深深的吸了口气,正欲开口。

    站在顾薄轩身后的陈墨言翘出一个脑袋,“齐老太太,你说你儿媳妇在外头给你儿子戴绿帽子,找野男人,你有证据吗?你说她是个坏女人,我看着不像呀,老太太,这话可不能乱说,会出事的。”

    “能出啥事。”

    “再说了,她自己都做了不能见人的丑事,还能不准人说啊。”

    “啥,你说证据?”

    “昨天她抱着我们家的娃出去到现在才回。”

    “一宿没回家啊。”

    “还有我儿子,早上被她叫来的那个野男人打的啊,哎哟陈小姐你是没看到,那一头的血啊,这个女人可狠心了,黑心肝的啊,这会儿又跑过来冤枉我们拿了她的东西,她这是想把我这个当婆婆的给逼死啊。”

    “儿啊,你看看你娶回来个什么东西。”

    陈墨言看着在那里干嚎,光打雷不下雨的齐老太太。

    忍不住心头有些郁闷。

    这一个两个的,为什么都能这么干脆利落的睁着眼说瞎话?

    叹了口气,陈墨言语气悠悠,“老太太,你儿媳妇昨天下午一直在我家,和我住一起,刚才也是我送她回来的,所以,你嘴里头说的野男人,是指我吗?”陈墨言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不理会齐老太太微僵的脸,扭头看向赵西,“那些东西价值不菲,即然家里头没有,你婆婆也说没拿,那就报警吧。”

    “警察肯定会找出事情真相的。”

    陈墨言一边说一边还扭头安慰齐炳超妈妈,“老太太你放心吧,警察绝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人的。”

    “不行,不能报警……”

    “为什么不能报警?老太太知道东西谁拿的吗?或者,您心虚了?”

    齐炳超妈妈一时被噎的半个字儿说不出来,“你……”

    ------题外话------

    要带诺诺上舞蹈总结课,第二更估计会在十点半前。第三更还是要很晚了。亲们等不及的明天起早看。周一诺诺上幼儿园了,我提早更哇。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