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269章 死要钱,不离
    齐炳超妈妈晕了过去。

    至于真晕还是假晕……

    陈墨言也懒得去想,直接看向还站在那里的赵西,“还怔着作什么,去拿你的东西啊。”

    真是的,她人都晕了,还等她醒啊?

    “啊啊,好,我这就去拿……”赵西也清楚陈墨言这个拿自然是指的让她去找!

    如果只件衣服或是吃食。

    没有就没有了。

    那些东西一来对她不同,二来,价值真的不菲。

    怎么可能会让这些人得了去?

    赵西扭头直奔齐炳超妈妈居住的主卧室。

    一推门,她呵呵了两声,竟然是锁着的……

    这可是她的家。

    哪怕齐炳超妈妈把门锁了,难道她就进不去了吗?

    转身拿了备用的钥匙,赵西进去直奔她之前梳妆台的柜子。

    那么贵重的东西,齐妈妈肯定会锁了再锁的吧?

    仍是用备用钥匙打开柜子。

    看着里头五花十色、琳琅满目的东西。

    赵西气的冷笑了起来:

    难怪她这几个月老是丢东西,不是只耳环就是个耳钉,小到口红都能在这里头找到!

    而且,还塞了好几件丝布……

    要不是齐炳超妈妈是个上了年纪的,又毕竟是她前婆婆。

    赵西真心觉得,一巴掌抽死这老东西!

    “怎么了,没找到东西吗?”

    “不是,找到了,就是找到的太多了,我以为丢了的东西,都找到了呢。”

    陈墨言听着这话默了一下。

    不过东西拿到就好。

    她笑了笑,看了眼躺在地下一动不动的齐炳超妈妈,看向赵西,

    “走吧?”

    “嗯,回去吧,不知道小宝哭闹了没有。”

    以前还没什么感觉。

    女儿出生以后,看着那个小小的娇娇软软的小人儿。

    赵西觉得自己好像一刻看不到都觉得心焦,心慌。

    “你不准走,那都是我的东西,有人抢东西啦,老二家的,你是个死人啊,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回头让老二和你离婚……”齐炳超妈妈咕噜从地下坐起来,不过她看着站在陈墨言跟前的顾薄轩那高大的身材,一身冰冷的气息,硬是没敢动,她害怕了,却是扭头朝着屋子里头喊起了小儿媳妇来帮忙。

    陈墨言看着赵西婆婆忍不住摇了摇头。

    这老太太对儿媳妇可是没有半点的真心啊。

    头发丝儿那么大的都没有。

    估计在她的眼里头,儿媳妇娶进门,就是让她日子更加好过的吧?

    她有些好奇的看了眼不远处紧闭着的房间。

    那里,是齐炳超弟弟弟媳居住的地方?

    不知道这个小儿媳妇会不会听她婆婆的话,出来帮忙?

    陈墨言很快就笑了起来。

    因为房间里头没动静。

    “好了,走了……”

    顾薄轩有些好笑,这丫头,好奇别人八卦么?

    陈墨言转身,就看到坐在她身边不远处的赵西婆婆骂骂咧咧的。

    即骂赵西,也骂齐炳超他那个弟媳妇。

    陈墨言的眼神转了下,“好啊,走了。”她拽着顾薄轩,然后,一个转身。

    脚对着齐炳超妈妈的一只手就用力的碾了下去。

    疼的老太太啊。

    嗷嗷的叫唤。

    陈墨言几个才不理她呢,扬长而去。

    “妈,妈你怎么了,没事吧?”

    “妈我刚才睡着了没听到,这家里头是出什么事情了吗?”

    看着自己一脸无辜的小儿媳妇。

    齐炳超妈妈是真的气的晕了过去……

    齐炳超是在陈墨言等人离去后的十几分钟回的家。

    他在外头开着车子转了半天。

    自然是找不到赵西的。

    至于陈墨言的住处……

    他倒是找到了朱兰几个人,可是事先知道这件事情的朱兰谁会告诉他?

    有客气的只说不知道。

    朱兰这小爆脾气,在听到他说不见到朱兰不离开之后。

    直接出去对着齐炳超一顿的臭骂。

    然后,让保安把人给撵了出去。

    徒劳无功的齐炳超回到家,刚好看到自家弟媳妇在给他妈揉胸口。

    他妈就躺在沙发那里直哼唧。

    地下则不是一般的乱……

    以前,西西在家的时侯从没有这样乱七八遭过的。

    这么一个念头冒出来。

    齐炳超脑海里头浮起来的是更多的赵西的好。

    也是好笑,之前赵西在的时侯,齐炳超眼里心里全都是他妈怎么怎么的辛苦,不容易。

    好像赵西就是含在蜜罐里头长大的。

    又好像赵西嫁给他之后就是纯粹享福,过好日子的。

    所以,赵西因为跟着他才过上好日子,就得对他妈事事忍让……

    可是现在,赵西不和他过了,要离婚。

    看着家里头乱的下不了脚的地板。

    齐炳超脑海里头浮起的竟然全都是赵西的好:

    她对这个家所作的一切。

    她为了他,所做的一切。

    ……

    “大哥你可回来了……”

    齐炳超弟媳妇眼角微垂,尽量让自己显的小心冀冀的,“妈刚才有点不舒服,一直说心口疼……”她一眼看到齐炳超皱着眉头打了眼地面,齐炳超弟媳妇赶紧提高了些许声音开口道,“屋子乱了点吧,大哥你放心,我这就收拾了,刚才孩子一直哭闹来的……”

    “孩子都是这样的。”

    “不过你有空的时侯还是收拾下。”

    “毕竟这是自己的家……”

    齐炳超说这话的时侯猛不丁的浮起早上那个律师和他说的话。

    然后他就忍不住一阵的发呆。

    西西真的这么狠心,要和他离婚,要把他们一家撵出去?

    “你胡说八道什么啊,别什么事情都怪我孙子啊,还有,我哪里是不舒服,明明就是被你那个好媳妇给气的。”齐炳超妈妈霍的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心口也不疼了,腰也好了,一脸气愤的把自己的手拿给齐炳超看,“你自己看看,这就是你那个好媳妇踩的,她啊,是看着我不死,想让我早点死了顺她的心呢。”

    “妈,你说什么,西西回来了?”

    “她人呢,她在哪?”

    齐炳超一边说一边朝着他和赵西之前居住的房间冲了过去。

    里头自然是没人的。

    只是,他也一眼发现了其中的不对劲儿:

    赵西一些喜欢的衣服不见了!

    还有她的行李箱。

    心头一紧,齐炳超风一般的冲到了自家亲妈面前,“妈,西西回来了你怎么不留下她,她人呢,她走了多久了?不行,我得去追她……”齐炳超也不理会后头自家亲妈的嗷嗷叫唤,抬脚冲出了家门。

    一路跑到楼下。

    看着空荡荡的小区,前后几个门。

    哪里有赵西的半点身影?

    不甘心的齐炳超把几个门都跑了个遍,最后,站在地下吹了半响的北风。

    带着一身寒气回家。

    他打开门,他妈冷笑了两声,“哟,这是谁回来了啊,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

    “妈,你明知道我一直在找西西,她都回来了,你怎么不把西西留下来?”

    “我干嘛把她留下来?”

    齐炳超妈妈气的想把眼前这个儿子塞回肚子里头重造。

    她怎么生了这么个没良心的儿子?

    娶了媳妇忘了娘!

    “你知道你媳妇回来做什么的吗,她抢了我不少的东西就跑了啊。”

    齐炳超妈妈坐在沙发上用力的拍了下桌子,一脸的肉疼,“那是我这大辈子的积蓄啊,还有你看看你妈我的手,这都是你那个好媳妇干的好事儿!她是想把我的手给踩断啊,多恶毒的女人?”

    “这样的女人你还留她做什么?”

    “我可告诉你啊超子,你不能为了个女人把你妈给气死啊。”

    “她走了更好,回头你就和她离婚。”

    “这样的女人太恶毒了,不离不行!”

    齐炳超妈妈是真的讨厌赵西。

    连把陈墨言干的事儿都直接推到了赵西身上。

    一门心思的想着儿子和赵西分开,到时侯她再给儿子娶个好的!

    “儿子我和你说,前几天我认识一个李姨,她有个女儿今年才二十出头,长的可漂亮了,她……”

    “妈你够了,能不能别说了?”

    齐炳超的脸黑的,他看着他妈的眼神仿佛要吃人,“你是想着让我和赵西离婚,一心觉得西西不是你心里头的听话的儿媳妇,是这样吧?行,现在如你所愿,赵西她现在不肯和我过了,她要和你儿子我离婚!”

    “她不要你儿子我了。”

    “妈你现在高兴了吧,满意了吧?”

    “啥,你说啥,什么叫她不和你过了,那个女人竟然主动说和你离婚?”

    好像没听出齐炳超话里头的意思。

    齐炳超他妈沉浸在自己独特的思绪世界当中。

    她霍的一下跳了起来,“我就知道那个女人不是个好的,她凭啥瞧不起你?”

    “儿子啊,这事儿可不能由着她。”

    “咱们和她拖,拖也拖死她!”

    竟然瞧不上她的儿子?

    她一个女人还敢主动开口和她的儿子离婚?

    齐炳超妈妈一脸的愤怒。

    气的在地下团团转。

    “那个女人她不是在意那个小丫头片子吗,你就和她说,要是离婚也可以,把咱们齐家的人还给咱们,她还得给咱们家补偿费五万,不,十万,然后她一个人就可以直接滚蛋了。”

    齐炳超妈妈越说越觉得自己这个想法挺不错的:

    那个女人主动提出来离婚也挺好的啊。

    这样还省了她儿子的事儿了呢。

    坐在沙发上,齐炳超妈妈一脸的算计,“儿子啊,我可和你说,你这次千万不能心软了啊,你想啊,她都肯开口和你离婚了,肯定是外头有人了啊,为了那野男人连自己的孩子都不顾了,你说这样的女人还要她做什么?”

    “儿子啊,咱和她离!”

    “不过这离婚啊,可不能她说怎么离就怎么离,得咱们说了才算!”

    齐炳超就那么静静的站在那。

    他听着他妈那满是胸有成竹的话,全都是钱,全都是算计和利益。

    没有一句是为着他打算……

    深吸了口气,他突然开口道,“妈,要是真的她拿出这么多钱的话,那些钱归谁?”

    “归谁?自然是归我啦。”

    齐炳超妈妈话说的太顺,一抬头看到自家儿子定定望着她的眼神。

    不禁有几分的心虚。

    她张了张嘴,语气有些许的语无伦次,“你可别多想啊,妈,妈也是为着你攒着的,妈又不会乱花钱,等你回来用钱的时侯妈自然就给你拿出来了……”

    “妈,我以前也给了你不少的钱,你可是一直说帮我存起来的。”

    “这也有几年了,你帮我存了多少了?”

    齐炳超妈妈听着这话差点吓的跳起来。

    这个逆子。

    好好的怎么想起问这个来了?

    她有些心虚,“那啥,妈怎么知道,我又不天天去数一数,真是的,你问这个作啥子,我可是你亲妈,难道还能吞了你的钱不可?我说老大你那是什么眼神啊,怎么着,你怀疑你妈我花你的钱吗?”

    “我不过就是随口问问,妈你想多了。”

    齐炳超妈妈心头松了口气。

    但还是嘴上不饶人的对着齐炳超念叨了好一番。

    最后,她一脸的雀跃,“儿子,你这次可是一定要听妈的啊,那个女人即然提出离婚,她肯定是着急的,咱们就拖着她,不拿钱就不离,对了,还有那个丫头片子,她要是想要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十五万。”

    “十五万就把孩子给她。”

    齐炳超听的这些话不知道为什么心头愈发的不舒服。

    “妈,那是我的孩子,您能不能别这样把她当成货品?”

    “啥货品,不就是个丫头片子吗,早晚都是别家的人,给弄点钱回来自然是多弄点的。”

    齐炳超妈妈越说越高兴,“要是真的有这么二三十万块钱,你弟他们回去就能买栋房子,也不用一辈子都在土疙瘩里头找吃食了……不是,超子,你是当大哥的,你在这里有住的有好工作,你也心疼你弟吧,妈就是想着把这钱先借给你弟用用,咱不全借啊,就借一半,到时侯你弟有了钱肯定就会还你的。”

    “妈,你不用想了,一分钱都要回不来的。”

    “西西她不会给的。”

    是,赵西是心软,是性子有点怕麻烦。

    可是她身边的都是些什么人啊。

    陈墨言、朱兰、刘素那些。

    哪一个是好相与的?

    当初他为什么花那么大的心血,甚至不惜和他妈执意闹翻也要娶赵西?

    为的还不是她身后的人脉?

    没想到就在他的路眼看着就是一马平川时。

    这所有的一切,都毁在了他妈的手里头。

    这一刻,齐炳超觉得自己把他妈接过来是不是做错了?

    “你说啥,什么叫她不给?”

    齐炳超妈妈尖锐的嗓门响起来。

    她眼里头全是愤怒,“这可是她要离婚的,是她自己要走的,凭啥不给咱们钱?”

    “不行,她要是不给钱咱就不离婚。”

    “儿子啊你听妈的,她是女人,她肯定拖不起的……”

    一个女人。

    还是个带着孩子的女人。

    她能耗几年?

    自家儿子可是个男人,又有钱又能能力的。

    她要是放出话去找儿媳妇。

    肯定是一抓一大把啊。

    她就不信那个死女人真的能和她儿子一样耗的起!

    “妈,她不是拖不起,人家是根本不想拖,也不会再拖。”

    齐炳超看着他妈,突然就笑了起来,“还有,妈,你别以为你儿子现在了不起了,有房有车就是属于帝都人,就是在这里头占稳脚跟了吗?妈,我现在告诉你呀,只要西西真的和我离婚,你儿子我立马就得以前一样。”

    不,和赵西离婚后的他甚至连以前都不如!

    因为陈墨言几个人肯定不会放过他!

    “你这是啥话,是她自己要离婚的,是她不好好过日子,难道她还想报复你不成?”

    “是不是那个什么陈小姐?”

    提到陈墨言,齐炳超妈妈觉得自己的五指和心一块疼。

    她心里头涌起一股惧意。

    不过,她还是嘴硬的道,“儿子,这可是大城市,天子脚下呢,难道还真的没有王法了吗,她要是敢胡来的话你不用怕,妈帮你去告她,咱们去找政府做主去。”齐妈妈说的可是斩铁截铁的。

    现下不是都说什么人民当家作主吗。

    她儿子被人欺负了。

    她总能找的到讲理的地方吧?

    “妈,你不用去了。”

    “啥子话,难道那姓陈的还能手眼通天,她在这帝都就没人管她了吗?”

    齐炳超妈妈一脸的不愤,她还就不信这事儿。

    “不是她,是西西。”

    “她已经让人送来了离婚协议书,还让律师告诉我,如果我不签字,她就去法庭上告我。”

    “这个狐狸精!”

    在赵西婆婆心里头,赵西这么着急的离婚。

    肯定是外头有了野男人啊。

    不然她怎么能这么急着的离开她儿子?

    “还有这房子,妈,这房子不是我的,是西西的。”

    让好面子的齐炳超亲口和他妈承认这房子不是属于他的。

    让他在心里头嘴里承认他自己也是住的赵西的房子。

    他是满嘴的苦涩。

    可是眼看着事情越来越遭,他哪里还能瞒?

    再说了,赵西只给了他半个月不到的时间。

    年后,如果真的起诉上告。

    这事儿他想瞒也瞒不住。

    “你说啥,这房子不是你买的?”

    “是,这房子是赵西买的,是她的钱,写的她的名字。”

    即然开了口,齐炳超自然不会再隐瞒什么,最后,他无视他妈一脸的震惊,复杂脸色,呵呵两声笑,“您不是一心想着让我和她离吗?离了咱们就都得搬出去,这房子就得还给人家赵西,妈,现在,您还想着让我离吗?”

    离了婚,他还有什么?

    齐炳超思来想去,这婚,坚决不能离!

    ------题外话------

    三更还得晚…亲们等不及的明天起早看呀。周末带孩子。晚上又刚好是舞蹈课。抱歉啦。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