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271章 记得客气点
    大年初六。

    齐炳超一大早就从床上爬了起来。

    草草的刷牙洗脸后,他坐在沙发上看着门口发起了呆。

    律师的话一直在他的耳侧回想着。

    今天,就是那个人所说的最后一天的期限了。

    当然了,直到现在,齐炳超的心里头还是隐隐存了那么一丝两丝的期望和幻想滴。

    西西是不是只是在吓唬他?

    或者,西西是不想和他妈住在一起了,就用这样的法子逼自己把他妈送回老家?

    那么他要不要先把他妈送回家去?

    还有他弟弟一家几口……

    齐炳超忍不住想的有些头疼,用力的按了下眉心,他压下心头的焦躁。

    看向了另外紧紧关着的两个房间门。

    这都八点多了。

    还没有一个人起床做早饭……

    以前西西在家,都是准时七点半就有早饭吃的。

    而且一星期七天都不带重要的。

    越想吧,脑海里头蹦出来的全都是赵西的好。

    这让齐炳超愈发的不甘心。

    不离,一定不能离!

    隐隐的心里头有一种想法,这个婚要是真的离了。

    他肯定会一天不如一天。

    说不定到最后怕是会连帝都都待不下去……

    想来想去的,齐炳超就在沙发上坐了大半个小时。

    因为这几天一直都没睡好。

    这会儿又想东西太入神,齐炳超的双眼里头布满了血丝。

    以至于他听到房间里头有人走动的声音。

    一扭头看到他妈时。

    齐炳超妈妈被自己儿子那双通红的眼吓的脸都变了。

    “超子你这是怎么了?”

    “你那眼怎么那么红,不行咱们得去医院,这眼可不能耽搁……”

    万一老大这眼看不到了怎么办?

    她这还得靠着老大养她呢。

    还有老小一家,也得靠着老大帮衬。

    这眼可不能毁了啊。

    齐炳超妈妈一脸的着急,“超子,你听妈的,什么事儿都没有自己的眼重要,咱们先去医院,啊?”

    “妈,我眼没事,就是这几天一直没睡好,一会我去好好睡一觉醒了就不会有事的。”

    和赵西闹到现在这个地步。

    齐炳超可能会对他妈一点想法和怪怨都没有吗?

    要不是他妈,他和赵西肯定还开开心心的生活着呢。

    他也不会时刻担忧着会不会被赶出去。

    更不会担心自己的事业……

    可是,这些怨愤在看到他妈这样焦急的担心他后。

    虽然没有全消,但却也消去不少。

    他妈也是为了他好……

    “妈,真的不用急,我没事的,休息下就好。”

    所以说,这有时侯呀,无知真的就是一种幸福!

    因为赵西的事情,齐家这个年都没有过好。

    甚至连大年三十和初一的团年饭都是随便就打发了的。

    齐炳超哪里有什么心思过年?

    齐妈妈也是心里头憋着气,齐炳军一家倒是想过个好年。

    可惜,没钱!

    不过好歹的把这个年算是过完了。

    “妈,有吃的吗,早上吃什么,我饿了。”

    这话是才打开房门走出来的齐炳军说的。

    睡意惺忪的双眼还没睁开呢。

    对着齐妈妈喊了两声,然后又转身回了房间,“妈我再睡会呀,你弄好吃的喊我。”

    “你这孩子,不是饿了吗,我这就煮面,你赶紧起啊,你哥都起来一会了呢。”

    齐妈妈煮了一锅的面条。

    也没放什么东西,清汤寡水的没味极了。

    齐炳超吃了半碗就放下了筷子,“妈,冰箱里头不是还有骨头吗,你煮面条的时侯放一点,再不行弄点青菜鸡蛋也可以啊,这样连个盐都不放的怎么让人吃下去啊。”

    “哥说的对,妈你一会去买点肉,咱们中午做红烧肉吃吧。”

    今年过年都没能吃顿好吃的。

    哎,他这段时间没吃好,这都饿的瘦了一圈了好不好?

    齐炳军媳妇暗自瞪了他一眼,示意他别再出声,赶紧吃饭。

    齐妈妈倒是没说别的,“好啊,我一会出去买点鸡蛋啥的去,还有红烧肉是吧,再顺便买两只鸡,给你们兄弟两个煲汤来补补,瞧瞧你们这瘦的,怎么好好的过了个年人都瘦了啊。”

    人家不都说过年是胖么?

    吃没吃好,睡没睡好的。

    肯定会瘦啦。

    齐炳军媳妇喵了眼齐炳超这个大伯哥,心里头暗自腹诽了两声。

    低下头,继续吃她的白水煮面。

    早饭吃完。

    自然是齐炳军媳妇去收拾碗筷的。

    孩子在客厅里头自己找东西玩,这才早上呢,就弄的一地全都是垃圾。

    齐炳超也没心思去理会这些。

    母子三个人都在沙发上坐好后,齐炳超想了想还是开了口,“妈,如今这年也过去了,我看看这两天哪天有火车票,你们就先回去一段时间,等我和西西合好了,她的火气消了些,到时侯我再接你们过来……”

    “哥你这是在撵妈走吗?”

    齐炳军也是个滑头的。

    他不说自己不想走,也不说撵他。

    直接把齐炳超的行为落到了齐妈妈的身上。

    “哥,你不会真的为了个女人要把咱妈撵走吧?”

    齐炳军一脸的诧异、不平,“哥,我是你弟弟,我只是来看你,住段时间就要走的人,可是妈不是啊,她把咱们两养大可不容易,之前一直跟着我在老家里头,现在就是想你了,想着过来你这里,在你身边待上一段时间,可是哥,你看看你是怎么对待妈的啊,你竟然要撵她走?”

    “妈你别难过,哥不要你还有我呢。”

    “儿子我养着你。”

    不远处的厨房内。

    齐炳军媳妇听着这母子几人的对话。

    再听到自己男人这就差拍着胸脯赌咒发誓般的话语。

    忍不住眼里头移过一抹的讽刺。

    要是真靠他养老……

    自己这个婆婆估计得等着去喝西北风了。

    不过下一刻齐炳军媳妇就撇着嘴笑了起来:

    她这个婆婆对她可没有半点的好,她到老了有没有好,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再说了,人家可是有两个儿子呢。

    她就是一个娶进来的外人!

    “儿子,你真的要撵妈走?”

    齐妈妈也是一脸的震惊,她看着齐炳超,觉得这儿子真的被那个女人给勾了魂吗?

    不要她这个妈了?

    齐炳超看着眼前的亲妈、亲弟弟苦笑,“妈,你们说什么呢,咱们是一家人,打断骨头连着筋的,我怎么可能会不管你们,会撵妈?我不是说了吗,等过了这段时间我再把妈接回来……”

    “哥,这话我可就不爱听了啊。”

    齐炳军有些不乐意,“不就是个女人嘛,又不是离了她不能活了,哥,她不是要离婚吗,咱们就和她离。”

    “你说的轻巧,离婚划那么容易的吗?”

    “这房子是她名下的,孩子肯定不会给我的,到时侯得出抚养费,而且我们婚后还有些存款,也都是放在她手里头的,这要是一分,你说说我还有什么?”齐炳超看着自己的弟弟没什么好气儿,真是的,就知道上下唇一张说什么离离离,他们说了是没事,可自己呢?

    “前些天律师可就和我说过了的,让咱们搬家。”

    “一离婚,这房子都不能住。”

    “你们不回老家,难道要跟着我去租房子么?”

    齐炳超也没了好气儿,看着自己的弟弟,“你说说你,说什么来这里找工作,想在这里拼一下,可是你看看你来了都做了些啥,一年多了吧,你找工作找的怎么样了,就是去工地上搬砖也能挣点钱了吧?”

    “啥,你还是我亲哥吗,你让我去工地上搬砖去?”

    齐炳军瞪大了眼,看着齐炳超好像不认识他似的。

    “超子你说什么呢,你弟怎么能去搬砖呢,那多累啊。”

    齐妈妈也不赞成,不过,她的心思却是没有放在小儿子工作上,直接问齐炳超,“你刚才说啥,这房子不是你的?不是你买的吗,怎么是那个丫头的?你不会是骗妈的吧?”难道老大是想把她给骗走,然后再回头去哄那个死丫头回来,一家三口快活的过日子,让她这个碍眼的老婆子在乡下没人理?

    “老大,你说的不是真的吧?”

    “不是都说啥夫妻共同财产吗,你们可都是结婚的,她的还不就是你的吗?”

    “对啊哥,你们离婚,这房子也能分一半吧?”

    齐炳军不知道想到了啥,双眼都亮了,“哥,我前些天可是听人说了,你们这地段的房子可值钱了,要是分的话你能分多少,十万有吗?”他没敢多说,十万在他的想像里头已经是到顶的那种。

    “行了,这里没你的事儿。”

    齐炳超皱了下眉,看着他妈苦笑,“妈,这事儿您别想了,这房子是赵西结婚前买的,不属于共同财产,而且,哪怕是要分也是我吃亏,她还带着个孩子呢……”那个律师走后,齐炳超心里头第一个念头自然就是想要找到赵西,然后哄她回心转意,可是转来转去的,不但赵西没找到,还被陈墨言给训了一顿。

    灰头吐脸的被人骂回来。

    他心里头自然是不乐意的,然后,他以防万一便直接去找了律师咨询。

    问来问去,齐炳超不得不承认一件事情。

    那就是现在这种情况,如果他和赵西两个人要离婚,他得吃大亏!

    “怎么能是你吃亏啊,这怎么能行?”

    “她带着孩子怎么了啊,谁还不能带个孩子啊,不行,那孩子咱们要。”

    “让她给咱们钱,要十万。”

    “妈,你能不能别想的这么好?”

    齐炳超看着他妈苦笑,知道和他妈说不通,也懒得再多说,只是直接道,“要是赵西真的闹起来,起诉的话,这房子和孩子肯定是归她的,妈,你们要是不回去那就只能是去租房,不过我可是把话说在前头,我没那么多钱租好的啊,到时侯怕是得打地铺……”

    “哥你在帝都这么多年,连租个房的钱都拿不出来?”

    齐炳军一脸的怀疑。

    倒是齐妈妈没想这么多,一心只想着钱呢,“那咱们要怎么办?这啥法律的怎么管那么多啊。”

    连孩子给谁它都管?

    “是有规定。”

    齐妈妈也垮下了脸,“那这咋办?”她们真的要被撵出去?

    母子三个人坐在沙发上一时没了动静。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十点钟。

    齐炳超正想的头疼,一时不知道该如何破局时。

    门外传来敲门声。

    “谁?”齐炳超吓的几乎跳了起来。

    “哦,收水电费的,你们家怎么回事,这都两三个月没交了,要是再不交的话我们可是要停电了啊。”

    打开门。

    齐炳超看着门外穿着制服的物业管理心里头松了口气。

    不过听到对方的话之后,他忍不住皱了下眉头。

    “不可能呀,我记得上个月还拿钱交了的……”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扭头去看正坐在厅里头哄孩子的齐妈妈,“妈,我记得上个月不是给了你一千交水电费的吗,你没去吗?”这个是最前年的小区,水电什么的还一直都是业主自己去物业管理或是物业管理来自己家里头取。

    以前的时侯自然是赵西去操心这些的。

    可是这几个月赵西临产。

    齐妈妈瞧着这可都是钱呀,也不管是不是一定要给别人的。

    就自告奋勇的把这事儿给揽了过来。

    齐妈妈刚才和孩子玩,听着外头说话还没多想,可一听齐炳超问的水电费和一千块钱时。

    她忍不住惊了下。

    然后,做出一副努力回想的样子,“啥钱,一千块?你等会,让妈好好想想啊,水电费,妈记得我交过的呀,超子,妈真的交过了的,好几大百呢……”

    “妈你真的交过了?”

    “真的,妈记得很清楚的……”

    站在门外头的物业管理可不乐意了,“这位阿姨,您这话可不能乱说啊,我们物业管理那边可是有着整个小区的全部记录,谁家交没交钱我们都记录的一清二楚呢,再说了,您说交了钱,那请问阿姨您把钱交给谁了,我们物业给您开的单子呢,您拿出来给我看看行吗?”

    “啥啥单子,我咋知道啊,好像是扔了吧?”

    齐妈妈摆出一副死鸭子嘴硬:

    死不承认。

    外头的物业管理黑了脸,“齐先生,您看这事儿……我们那边都是有记录的,不会弄错的,您要是今天再不把费用补齐,我们会根据规定对你这边停水停电……”

    “交交,我这就补交,多少钱,你带单了吗?”

    “带了的,三个月的水电,总共是二千六。”

    齐炳超正伸手从钱包里头往外头拿钱。

    然后一下子手僵住了,“你说啥,多少?”

    三个月,到现在,二千六的水电?

    他记得以前他和赵西哪怕是夏天开空调,三个月也没这么多吧?

    “你们会不会弄错了?”

    齐炳超的眉头近成了个十字,“不可能这么多的吧?”

    “不会有错的,水是五百四十八,电是二千零五十二块钱,这是单据和明细,齐先生可以仔细看看。”

    接过物业管理递过来的单据。

    齐炳超的脸黑的和锅底的灰有的一拼。

    把钱包里头的三千块钱都掏了出来,换回来几张零钱。

    齐炳超回头关上门。

    对着他妈的语气可就没那么好了,“妈,你们这一天天的在家都做了啥,电费水费怎么那么贵?”

    “我怎么知道呀,你问我我问谁去啊。”

    齐炳超妈妈对着他翻了个白眼,“电啊水的我又不懂,也就你傻呼呼的拿钱,那些人可不就是吃定了你这个笨蛋?你就是不拿他们还能把你怎么样?真是的,这会儿拿了又心疼……”

    “妈,我不是心疼这个钱,我就是觉得这电水的用法肯定不对。”

    “是明显有问题的啊。”

    “那也是他们做的手脚,看着儿子你赚钱多,想让你多拿一点呢。”

    齐炳超,“……”

    坐在沙发上,齐炳超的全身充满了无力感:

    他觉得自己和他妈简直就不能沟通!

    眼看着就到十一点。

    有些心虚的齐妈妈站起了身子,“我去看看厨房有啥吃的……”然后赶紧跑了。

    生怕自己再待下去,齐炳超回过神会和她要那一千块钱。

    十分钟后。

    外头的门再次被人给敲响。

    这次是齐炳军媳妇开的门。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温文得体,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她怔了下,

    “先生您找谁呀?”

    “你好,我姓许,你可以叫我许律师……”

    “律,律师?”

    齐炳军媳妇听着这两个字儿有点耳熟啊。

    然后在脑海里头转了几个圈,一下子想了起来:

    刚才齐炳超他们说的,可不就是什么律师长律师短的吗?

    想到之前他们说的那些话的内容。

    齐炳军媳妇的脸色微微一变,“你,你……”难道是来撵她们的?

    “你来做什么,你想要做什么?”

    “这是我家,我们不欢迎你。”

    齐炳超对律师两个字儿可是正敏感着呢。

    一下子站到了门口。

    看到中年男人,一下子想起自己之前脸上挨的那一拳。

    得,那就是仇人相见,分外的眼红啊。

    “你来做什么,我告诉你,这是我家,我家,我不想看到你!”

    齐炳超连着说了好几回我家,还特地加重了声音。

    只是他却是不知道,这话刚好显示了他的心虚!

    许律师呵呵一笑,“我是代我当事人来收拾房子的,没想到你们还都在这里头住着……哎,真是……”他摇摇头,一侧身,露出身后几个身高马大的人,“把这屋子里头的人都请出去,哦,还有他们的东西,赵女士可是说了,什么生活用品啊啥的,不管是她的还是这些人的,她都不要了,都送给她们。”

    “还有,记得要客气点呀。”

    “放心吧,不会闹出人命来的。”

    随着几个人直接撞开齐炳超进屋,里头响起齐妈妈尖叫惊恐的声音。

    齐炳超脸色铁青的冲进去,“你们给我住手。”

    ------题外话------

    今天还有两更。我想想,压力山大…。嗯,今天一定要把婚给离了,把赵西这段给过了…我闪。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