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住手?

    那是不可能的。

    许律师来之前可是直接问过陈墨言的底线。

    没上楼前他也是交待过几个人的,别伤到人,别碰到老人孩子。

    嗯,其他的?

    随意!

    至于一脸铁青再次冲到自己跟前的齐炳超……

    许律师根本就没放在眼里头。

    他摸了摸鼻梁上的眼镜框,对着在他面前黑着脸大叫要报警的齐炳超很是客气的笑了笑,然后,他唇角掀起来,优雅自如的开口道,“需要我告诉齐先生你最近警局的电话号码吗,还是说,你是直接打110?”

    “你……你给我等着。”

    齐炳超是真的被许律师给气到了。

    五指都哆嗦了起来。

    眼看着最后一个按键下去就要接通,许律师慢悠悠的开了口,“那啥,我的当事人呢之前和我说了一件事儿,她说她之前在这里住的时侯房间里放了不少贵重的东西,都锁在柜子里的,钥匙呢,只有她和齐先生您两个人有,可是,前些天她回来拿东西,不少的贵重东西却是不冀而飞。”

    “齐先生,你说说,这屋子里头是招了贼呢,还是,你把东西给转移了?”

    “赵女士让我问问齐先生,要是实在找不到就报警……”

    许律师看着齐炳超一脸的狐疑和雾水,笑笑,“您即然报了警正好,倒是给我省点电话费了,到时侯两件案子一块,让警察顺便查个清楚,也把赵女士的东西给找回来。据她说,丢失的东西价值好几万呢。”

    “这可是属于贵重物品……”

    “要是查出来谁拿的,怕是要被起诉盗窃罪,最低得坐个十年牢吧?”

    对于这件事情。

    赵西那天气的直接就走了,见都没见齐炳超。

    自然也就没和他说。

    而齐妈妈呢,她是心虚呀。

    那些东西可都是她瞧着眼热,然后一点点的想法子拿过来的。

    想据为已有。

    她想的好,赵西反正性子软嘛,哪怕是被她发现了又能怎么样?

    自己可是她婆婆。

    她这个当婆婆的拿儿媳妇点东西怎么了。

    拿不得吗?

    再说了,实在不行她就说是自己帮着她保管的!

    所以,赵西婆婆对于她自己的行为那是真的一点心虚都没有。

    理直气壮!

    直到,那天被赵西把东西抢走……

    她到现在想想都气,都觉得肉疼呢。

    那些东西可值不少钱呢。

    要是她早早拿出去卖掉……

    想来想去的,齐妈妈自然也没把这事儿和齐炳超这个儿子说。

    或者,她虽然觉得自己是没啥错的。

    可是潜意识里头,还是不想让齐炳超这个当儿子的知道吧?

    这会儿她正和两个人拉扯东西呢。

    也没听到外头两个人的对话。

    直到齐炳超加大了声音,再次问,“妈,你是不是从我房间柜子里头拿东西了?”

    “啥柜子,妈哪里知道你说的是哪个啊。”

    “带锁的那一个。”

    “妈,那里头可都是西西最在意的东西,你要是真的拿了就赶紧还给她。”

    不到最后一刻,齐炳超觉得自己不想放弃希望。

    直到这会儿他还想着和赵西复合,想着让自家亲妈把东西利落的拿出来。

    “拿啥拿,我什么时侯拿她东西了?”

    “就是拿了也都让那死丫头给抢回去了啊,你妈那天差点没被她死气好不好?”

    赵西婆婆想到那么多东西竟然被赵西给再次拿走。

    这等于是都进了她的嘴。

    被人硬从嘴里头抠出来啊。

    心疼的她。

    “妈,你到底拿了什么东西,你要是不拿出来,一会西西报警我可没办法。”

    “啥,她还报警?”

    “那个小狐狸精,她人在哪,你让她给我出来……”

    “哎哟你们两个做什么,别碰我,那是我的东西,你们放手。”

    赵西婆婆不时的尖叫两声,护着这个护着那个的。

    不得不说,在自己利益和东西面前,赵西婆婆连她平日里最疼的小孙子都给抛到了脑后。

    只顾盯着那几个人手里头的东西。

    都没用十分钟。

    齐炳超一家子连人带东西都被赶了出来。

    一大堆的东西堆到了楼梯一角。

    自然是有邻居时不时翘个头出来看的。

    都是一脸的好奇。

    暴怒之中的齐妈妈黑着个脸瞪回去,“看啥看,没见过搬家的啊,滚。”

    砰。

    两户邻居都把门直接给关了起来。

    本来还想看看要不要帮忙啥的。

    毕竟这架式,瞧着好像和电视上演的黑道强行逼人搬家似的。

    可是一瞧赵西婆婆这架式……

    两侧邻居家的人都直接懒得再理她们:

    落到这个地步呀。

    活该!

    许律师看也不看齐炳超等人,直接叮嘱其中一个男人,“看看里头还有没有什么东西,可别脏了赵女士的眼,然后,马上把锁换掉。”

    “好的,二十分钟就好。”

    “你们要做什么,那是我们的家,那是我们的屋子,你们要遭天打雷劈哦。”

    赵西婆婆不敢凑过来,只能站在离着许律师远远的地方骂人。

    许律师自然不会和这样的人一般计较。

    跌身份好不?

    他只是温和带笑的看着齐炳超,“齐先生,还需要报警吗?要是您还想报警的话我就再等等,一事不劳二主嘛,让警察顺便也帮赵女士查一查,哦,对了,怕是你还不知道那些东西的价值吧,听说有一套什么祖母绿的首饰,最低也得值个好几万的,而且那东西对于赵女士的意义想来您也知道的。”

    “齐先生,还报警吗?”

    齐先生,还报警吗……

    齐先生,还报警吗……

    耳侧一声声的回荡着许律师温和带笑、客气有礼的问询声。

    只是这声音却是让齐炳超听的几欲吐血。

    报警?

    他还怎么报警?

    赵西的性子虽然他有很多瞧不上的。

    可她却有一样,很认真。

    而且也从不屑在什么事情上说假话来哄他什么的。

    从来没有过。

    所以,这个人嘴里头说的话,应该是真的吧?

    再加上齐炳超心里头对自己妈什么脾气真就一点数没有吗?

    想到自己报警,这个律师真的当着他的面儿说出他家里头的这些丑事儿。

    查到自己亲妈身上?

    齐炳超用力的闭了下眼,他的眼眸里全是怒意,

    “赵西呢,即然都要离婚了,她总得出来露个面吧,东西她能随便处理了,她说什么就是什么,那孩子呢,孩子她总不能一个人说了算吧?那也是我的女儿。”

    “还是说,她心虚了,不敢见我,不敢出现在我的面前?”

    “许律师,你也是个男人,还请你帮我想想,如果你媳妇和你吵了一架回头就找人要和你离婚,到现在面都不和你见,你肯定也很生气的对不对?许律师,之前的事情都是我太生气,一时冲动没考虑周全下做出来的。”

    “还请许律师您多多见谅。”

    “好说,齐先生这样说,是想着签字离婚了?”

    “只要能让我见到西西,我们什么都好说的。”

    齐炳超尽量让自己脸上的表情显的真诚些。

    再真诚些。

    试图从许律师这里打开缺口,找到赵西。

    可惜,他却是明显低估了许律师的职业操守。

    别说有陈墨言在他后头盯着呢。

    就是没有陈墨言,他当事人明确说了不想见这个男人。

    自己就不可能和他说当事人的下落。

    “抱歉,我当事人的下落我不可能告诉你,不过,我可以试着和你转告下,如果我当事人想要见你,我会再和齐先生联系的。”许律师看到那边几个人已经把锁换好,便准备走人,“齐先生如果没有别的事情,那咱们下次法庭见?”

    “你什么意思?”

    法庭见?

    为什么法庭见?

    “就是您所理解的那个意思。”

    许律师的脚步顿了下,语气温和有礼,“之前送给您的离婚协议书您不是给撕了吗,可见您是不会同意离婚的,即然是这样,那我当事人只好去法院直接起诉……”

    齐炳超的眼神里头闪过一抹怒意。

    手紧紧的纂起来。

    因为生气,他胸膛用力的喘了几口粗气。

    最后,他冷笑着哼了两声,“她竟然真的要去告我?我倒是要看看她有什么理由来告我!”

    “别以为你是律师才知道法,我也看过一些法律的。”

    齐炳超看着许律师,语气带着怒意,“我并没有什么过错方,她虽然正在哺乳期,可是也不可能说把我女儿带走就带走的。如果她在法院上只是针对我妈才要离婚的,那么首先她这个离婚的理由就站不住脚。”

    “还有,法院的人说不定会怀疑她的人品。”

    “到时侯这场官司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所以,许律师,还请你回去转告西西,让她好好想想,冷静的想想,哪怕是为孩子呢。”

    “毕竟对于孩子来说,有一个健全的家才是最好的。”

    “许律师你说是不是?”

    许律师看着齐炳超眼底隐隐的凌厉,语气平静,“我会把齐先生这话转达的。”

    眼看着许律师等人都走的没影了。

    齐妈妈这才一长松了口气。

    她先扑到了不远处的房门那里,用力的拍打了两下。

    然后又想起了什么,拿着自己的钥匙开了半天。

    自然是打不开的。

    到最后气的她抬脚踹了好几下的门。

    然后,她扭头气狠狠的道,“超子你也去找人去,把这锁打开咱们进去住。”

    “是啊哥,你也是这个家的主人啊,凭什么不让你进?”

    齐炳军媳妇虽然没说什么,可抱着孩子却是一脸的幽怨和委屈:

    早在之前过来的时侯她就说不想来。

    可是她婆婆执意要来。

    还一定要带着自己的男人……

    她不跟着来,难道要一个人在家守着两个孩子吗?

    吃什么,喝什么?

    齐炳军媳妇觉得自己可委屈可委屈的。

    可是面对着自己男人还有婆婆,她什么话都不敢说。

    甚至连自己的面部表情都不能表达出气愤或是别的太激烈的情绪。

    她正抱着睡着的儿子靠在窗口那里发呆。

    就听到自己男人的话。

    忍不住一惊,思绪回笼的她赶紧对着自己男人使了个眼色。

    “你做啥子呢,眼怎么了,抽筋了啊,一眨一眨的。”

    齐炳军媳妇,“……”

    懒得理这个蠢男人!

    齐炳超最后倒是听了他妈的话,想找人来撬锁。

    可惜,人倒是叫来了。

    但是进不了小区!

    人家物业那边直接说了,齐小姐才是户主,现在户主说了不让动,不让住人。

    他们自然得多盯着点……

    齐炳超,“……”TMD!

    最后,齐家人只能连拎带抱加背,一身狼狈的走出了小区。

    好在齐炳超身上还有些现金。

    在附近的小旅馆寻了两间房:

    齐炳军媳妇和齐妈妈婆媳,还有孩子一间,齐炳超兄弟两人一间。

    为了这事儿,不止是齐炳军抱怨。

    就是连齐妈妈都忍不住对着齐炳超抱怨,“就不能要三间房么?”

    让她和孩子住一块。

    可真是要她的老命啊。

    三间房多好啊,她一间,大儿子一间,小儿子一家一间……

    可惜这次齐炳超却是难得的对着自家亲妈强势了起来。

    “妈,现在这情形,钱得省着点花。”

    “或者妈你先拿点钱出来租几间房子住?”

    他这话一出口,齐妈妈立马哑了声。

    头摇的拨浪鼓一样,“妈哪里有钱啊,行了行了,两间就两间,倒是你,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啊,难道真的就这样什么都听那个女人的?”离婚她是巴不得,自家儿子还找不到媳妇吗,可是齐妈妈却是绝对不能接受自家儿子被两手空空的撵出家门呀。

    好好的住的房子都被人给换了锁。

    她们更是被人给赶牲口一样的赶了出来……

    齐妈妈觉得这太便宜赵西啊。

    “妈这事儿你别管了,让我先静一静,好好想想。”

    “对对,你是得好好的想想,妈不吵你,妈不吵你啊。”

    小旅馆里头人多,吵闹的很。

    齐炳超和他妈说了一声,直接开着车子离开。

    他一走,齐炳军立马凑到了齐妈妈跟前,舔着一张脸笑,“妈,给点钱啊,我可是要饿死了,我要吃肉。”

    “吃吃吃,就知道吃。”

    齐妈妈虽然是这样说,但却还是直接塞给齐炳军三十块钱。

    还忍不住再三的叮嘱着,“现在可不是以前,你哥这正心烦着呢,你可把这钱省着点儿花啊。”

    “行了妈,你念叨的累不累啊,我知道省着点花,少花。”

    真是的。

    不就是三十块钱嘛,就差要把他祖宗给念叨活了!

    齐妈妈看着他匆忙离去的脚步。

    忍不住皱了下眉头,难道,真要带着小儿子再回老家去?

    ……

    四合院。

    许律师过来的时侯,陈墨言直接叫上了赵西一块见。

    知道赵西才是正主。

    许律师便直接对着她把事情简单说了一遍,之后他更是把齐炳超的话转述了一遍,“赵小姐,瞧着那一家子的人,我觉得如果你只是想要吓吓她们的话,你一定不能心软,得等着那老太太服软,并且真的害怕才行。”

    “不然的话,你以后在那个家的地位怕是更难堪……”

    许律师这话也算是掏心窝子的话了。

    当然,他看的是陈墨言的面子。

    赵西也清楚这一点,所以她只是笑了笑,语气平静的开了口,“许律师您想多了,除了离婚和收回房子,我并没有别的心思。还有,那房子现在能卖吗?如果能卖的话……”

    “我建议您那个房子先放着,暂时别挂出去。”

    “不然的话,如果真的闹上法院,法官会有怀疑您转移财产之嫌。”

    “行,我都听您的。”

    赵西点了点头,起身对着许律师鞠了一躬,“我什么都不懂,这件事情给您添麻烦了。”

    “赵小姐客气,您是陈小姐的朋友,陈小姐可是我的老板。”

    “我们老板发了话,我这个给人打工跑腿的,可是不敢不听啊。”

    “而且还得全力以赴。”

    “不然办杂了差事的话,以后老板还怎么信任我,怎么给我加薪升职啊。”

    “赵小姐你说是不是?”

    虽然明知道他这话夸张的水份很大。

    赵西还是忍不住扑吃一声笑了起来,“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我还是要谢谢您,许律师。”

    “好了,都是自己人,你们就别谢来谢去的客套了。”

    陈墨言在一侧看着有些无语,直接打断两人的对话,“西西,你把事情交给许律就放心吧,这不过就是个小案子,他出马肯定会让你满意的。倒是你,齐炳超那边,你要不要见?”

    “如果你不想要见的话,那就让许律和齐炳超说一声,顺便给他下个最后通碟。”

    陈墨言说的最后通碟是什么。

    在场的两个人都知道。

    无非就是他要是坚持不签字,那就直接法庭见。

    相信经过赶人风波。

    齐炳超不会再觉得赵西这话只是说说而已。

    “言言,我想见他一面。”

    赵西低头想了想,抬起头来时,她的双眸平静无波,“毕竟他是小宝的爸爸,如果可以,我不想和他闹到法庭上,那样等小宝长大,她应该会更难过吧?而且,”赵西的话在这里头顿了下,再开口时,语气有几分的落寞、怅然,“我也想听听他要见我,是想要做什么,或者,和我说些什么。”

    陈墨言顿了下,“行,那就让许律师跟你一块去吧。”

    “许律师,麻烦您。”

    “不客气不客气。”自家老板吩咐的差事呀,他可不敢托大!

    第二天下午。

    咖啡厅。

    赵西终于出现在了一身落魄,胡子担碴的齐炳超面前。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