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半个月后。

    正月二十六。

    赵西起诉齐炳超离婚案正式开庭。

    因为陈墨言开始孕吐,她就没有跟着过去,和田老太太还有齐阿姨留在家里头看小宝。

    当然了,赵西身边也是不可能没人的。

    刘素和朱兰都特意空出了时间,准备跟着她上庭的。

    不过因为两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所以她们会直接去法庭。

    早上八点半。

    许律师开车来接赵西。

    陈墨言把人送到大门口,看着赵眉眼底里头的郁郁,她轻轻抱了她一下。

    “别担心,许律师不会让你输掉官司的。”

    “而且,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失去了你,是他齐炳超、是齐家的损失。”

    “而你却是及时止损。”

    “咱们以后的日子肯定会越过越好的。”

    赵西回抱了下陈墨言,眼圈微红,“谢谢你,言言。”

    “又傻是了吧?”

    陈墨言白了她一眼,拍拍她的肩,“去吧,我们在家里头等着你回来。”

    赵西点了点头正想说什么。

    不远处,小花一头是汗的跑了过来,“赵西姐,赵西姐等等我。”

    小花本来今天是走不开的。

    也早和赵西说好了,晚上下班再过来。

    这会儿她一头是汗的跑到两人跟前,一脸的庆幸,“幸好我跑的及时,不然赵西姐就要走了。”

    “你不是要上班么,我都说了不用特意过来的……”

    赵西感动之余却又有着内疚和自责:

    因为自己的事情。

    让她身边的这些朋友一个个的跟着受累,添麻烦。

    “刚好别人明天有事,我就和对方换了下班,赵西姐不怕,我陪着你啊。”

    “嗯,我们小花最乖的。”

    许律师的车子按响了喇叭。

    陈墨言看着两人,“早去早回。”

    车子一路驶了出去。

    气氛有些沉闷。

    偶尔有许律师和赵西的对话响起来。

    小花哪怕向来爱说笑,这会儿也觉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在这种低落、甚至是有些压抑的气氛中。

    车子,在法庭门口停下来。

    “我去停车,你们两个先在一楼厅里等我。”

    开庭时间是十点半。

    现在才九点过一刻,他们还有的是时间。

    目送车子离去。

    赵西和小花两人收回视线,转身朝着一楼法庭大门走过去。

    没有几个人。

    站在空荡荡、无形中多了几分肃穆气息的法院大楼。

    赵西觉得呼吸都有点压抑。

    “赵西姐你脸色有点难看,你在这边坐一下,我去帮你买杯饮料去。”

    小花扭头看到赵西的脸白的有点不像样。

    有些心疼的扶着她在一旁的椅子坐下。

    离开之前再三的交待,“赵西姐,你一定别走开呀,我很快就回来。”

    刚才在车上她看到不远处有一家奶茶店。

    她跑着过去应该很快的。

    “不用去的,我坐在这里歇会就行,小花……”

    小花哪里听她的呀,撒腿朝着外头跑了出去。

    前后不过五六分钟。

    等她再次回来的时侯,远远的就听到里头有叫骂声。

    尖酸刻薄的很。

    小花听的忍不住眉头就是一拧。

    等到她走进门,就看到之前赵西坐着的那个地方围了好几个人……

    一个老太太正汢沫星子四溅、旁若无人的大骂特骂。

    想到她们这次过来的目的……

    再想想她所知道的齐家那一家子人的成员……

    这个,难道是赵西姐的婆婆?

    小花脸一黑,几步窜了过去,一只手划拉开几个看热闹的,“让让,让让……”

    “赵西姐,你没事吧?”

    赵西一个人站在角落里,脸庞上写满了倔强。

    看到小花过来,她才扯了下嘴角,勉强露出一抹笑意,“我没事,走吧,咱们直接去二楼吧。”

    开庭的法庭是二楼3号厅。

    这里不过是一楼供出入的人临时休息或是等侯的地方。

    所以齐炳超他妈妈才那么的嚣张。

    赵西不想在外人的眼皮子底下和齐妈妈争个长短论个输赢。

    自掉身价!

    “嗯,走吧,咱们去二楼……”

    身后,齐炳超他妈一看赵西要走,忍不住嗓门更大了起来,“大家伙都看看呀,这就是我家儿子娶回来的那个狐狸精,为了个野男人啊,才生了孩子就要和我儿子离婚,还把我这个当婆婆的给气到生病住院,现在更是好,我儿子求她回家好好过日子,她却直接把我儿子告到了法庭上……”

    “老天爷啊,你怎么就不开开眼呢。”

    “劈死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吧。”

    她在这里唱念俱作打的一番闹腾,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这些人谁去理这话是真还是假的啊。

    有几个人对着赵西就露出了很是不屑的眼神。

    赵西倒还好,对于自家这个准前婆婆张嘴就来,满口胡说的性子早已经是习惯成自然。

    再说了,这些人她又不认识。

    用得着看她们的脸色吗?

    她们说什么,自己有必要去在意?

    可是小花却是不干了啊,小脸紧绷着,“这位奶奶,你记性不好吧,你要是记性不好的话麻烦你回头去找医生看看,别在这里头装傻充楞的欺负我赵西姐好说话啊,你上下牙一碰,哦,我赵西姐在外头找男人就找男人了啊,我见过捡钱的见过捡东西的,还没见过这样主动捡着绿帽子往自己儿子头上戴的妈!”

    “您是齐炳超的亲妈吗?”

    “别不是假的吧?”

    “呸,你这小丫头胡说什么呢,我儿子肯定是我生的,我就是他娘,亲娘。”

    “即然是亲的,您为什么老是想着把您儿子的家给搅散了?”

    小花歪了下头,一脸的鄙夷,“你们大家可都看清楚了了啊,就是这个老太太,我姐生了个女儿,她看都不看一眼的,说什么她要的是孙子,还说是我姐把她孙子给换成了孙女,所以连着孩子加大人她都讨厌,不看一眼。”

    “我姐难产,她拽着医生说保小,保她的孙子……”

    “老太太,如果您知道当时那个孩子是个女娃,怕是您会直接和医生说,大小都不用保吧?”

    “我姐自己婚前买的房子,被她带着小儿子一家占了主卧,次卧,我姐只能去杂物房。”

    “趁着我姐在外头作月子,她们一家子把我姐所有的贵重首饰,值好几万的东西全部据为已有……”

    “你们大家也都是有孩子,有女儿的人,就是现在没有,以后也肯定会有的吧,大家伙掏着心窝子说一句话,碰到这样的婆婆,什么事情都以亲妈为重,事事都是自己媳妇错,他妈永远是对的男人,你们说,我姐离婚离错了吗,还用非得在外头找一个男人才能离婚吗,你们大家伙给评评这个理儿……”

    小花的一席话说的在场围观的一行人都把轻视讥讽的眼神投到了齐炳超妈妈身上。

    这样的婆婆怎么能忍?

    “丫头啊,离,大妈支持你。”

    “对,咱们和她儿子离,离了再找个好的。”

    “丫头不哭啊,刚才是我们错怪你了。”

    赵西抬手抹了下泪花,朝着那几个人浅浅一笑,“谢谢。”然后看也不看齐炳超他妈妈一眼,带着小花上了二楼,她这一趟,留在地下的齐炳超妈妈可就惨了,被人指指点点的,议论纷纷。

    每个人骨子里头都有一种惩恶的心理。

    这些人之前看着赵西婆婆又哭又闹,又是指责的。

    赵西一名话不出。

    她们就以为这人肯定是心虚呀,竟然遇到这么个恶媳妇?

    这当婆婆的真可怜!

    可是这会儿,小花噶崩噶崩炒豆子一样把之前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刘炳超妈妈倒是想反驳。

    可一来她跟不上小花的语速,二来,那些事情可都是真实发生过的呀。

    她多少有几分的心虚。

    这落在旁人的眼里头,自然就成了小花说的变成了真的。

    这个时侯大家对齐炳超妈妈更有种怒意:

    就是她刚才的话,让自己等人差点冤枉了人家一个好姑娘呀。

    这老太太是故意那样说,那样做的吧?

    太可恶,太坏了!

    十点。

    开庭前。

    许律师看了眼赵西微红的眼圈,挑了下眉,“如果你很在意别人的眼光和看法,或者,你可以选择撤诉。”

    他看着赵西,语气平静,“息事宁人的过下去,也不是不可以的。”

    多少人的夫妻生活就是这样你我相看两厌的过下去?

    互相折磨。

    互相看不顺眼。

    可每每又为了这个那个、为了孩子什么的一忍再忍。

    如果赵西真的在意别人的看法和眼光……

    他并不觉得离婚对她是件好事。

    当然,离婚没问题。

    不合适的婚姻,碰到个没有底线的男人等等。

    都可以选择离开对方。

    但是,前提是,离婚后,你的生活是要越过越好的。

    如果过不好……

    或者说是承受不了别人的异样眼光和是非流言。

    那么,还不如就凑合着。

    “不用,许律师,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赵西平静而固执的眼神让许律师顿了下,半响后,他点点头,“那进去吧。”

    十半十五分。

    齐炳超和三十岁左右的男人一块走了进来。

    许律师看了眼对方,“是齐炳超的律师,不过你不用担心,这次的事情不会有别的结果。”

    “嗯,我相信许律师。”

    许律师听到赵西这话,眼底闪过一抹自傲的笑意:

    不是他吹啊。

    这种小案子在他手里头那简直就是开胃小菜好不好?

    要不是这是自家老板交待的……

    他怎么可能会把心思放在这上头?

    不过,这个赵西倒是挺……

    十点半。

    开庭时间到。

    许律师很是迅速的把自己脑海中诸多想法屏弃。

    所有的心思全部放到当下,眼前。

    一开始的时侯,齐炳超的律师就是咄咄逼人。

    甚至把大部分的错归结到了赵西身上。

    不顾家,不敬公婆,不能容忍齐家人……

    甚至,看不起齐家人。

    等等等等。

    赵西面色平静,可心里头却是刀扎般的疼。

    原来,在齐炳超心里头,她就这样的一个人吗?

    “生产后,我当事人因为工作,自然是不能二十四小时陪床的,可是对方却是极其不满,更对前去照顾她的婆婆横挑鼻子竖挑眼,原因是她觉得婆婆不顾她的性命,一心只想着在护士出来例行问询保大还是保小时,我当事人的妈妈是个老人,又是农村出身,有着老旧的想法,再加上当时她人生地不熟,心慌意乱之下才说了保孩子……”

    “事后我当事人的妈妈也很是自责,后悔。”

    “对女方更是百般照顾,迁就……”

    “可惜对方不但不领情,却一再的闹腾,到最后更是翻脸,离家出走……”

    说到这里,对方姓周的律师顿了下,抬头看了眼许律师,调头看向法官,“还有这位许律师,前后两次擅自对我的当事人进行殴打,以至我当事人身心都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损伤,到现在晚上都睡不好觉……”

    “如今,女方更是把我当事人五十多岁的妈妈,还有几岁的孩子都赶出了家门。”

    “……”

    足足说了有半个小时后。

    对方周姓律师总结道,“基于以上种种,这次的离婚事件只是女方一次不成熟的想法,而且,我当事人和女方还是有感情的,所以,请求法官看在孩子和双方感情基础的份上,不做判定。”

    周律师的话一说完。

    齐炳超几乎是同时就抬头看向了赵西。

    “西西,我以前冷落你也是为了工作,你放心,往后我会尽量多顾着你和孩子,咱们好好过日子……”

    齐炳超这话听的旁听席上的人顿时就有些许的议论。

    齐妈妈更是一下子就怒了起来。

    “儿子你还求她做什么,她都不要你了,一心只有外头的野男人,咱们离。”

    齐炳超的手紧紧的纂了一下。

    他妈这个,是来专门坑儿子的吧?

    是吧是吧是吧?

    他看了眼自家亲妈,语气真挚,“妈,西西不是这样的人,她只是一时气头上,和我闹呢。”

    “她不是真心想要离婚的。”

    “法官,还请您帮着好好劝劝我媳妇……”

    齐妈妈气的眼都黑了,“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蠢儿子,你……”

    “肃静。”

    “无关人员坐下,不然请你出去。”

    齐妈妈被法官威严的看了两眼,一脸悻悻的坐下,不敢出声了。

    倒是赵西,她看着齐炳超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

    这个男人到现在,她看透他了吗?

    没有!

    当初,她并没有觉得自己有多喜欢这个人。

    正如她所说的那样,合适就好吧?

    可是这一刻,齐炳超给她狠狠的上了一课,结果的打了她一巴掌。

    重重的,很响的那种。

    “西西,哪怕是为了孩子,你再想想,啊?”

    为了孩子?

    赵西想起之前才知道的那些线索。

    再看眼前齐炳超摆出的一副痴情专情的好男人好父亲样子。

    忍不住冷笑了两声。

    不过,旁边的许律师比她更快的开了口。

    他看向的是正前面的法官,“请问法官大人,我可以问男方几个问题吗?”

    “问。”

    “齐先生,你说你很爱赵女士,很是珍惜你们这个家,珍惜她和孩子,是吧?”

    “是。”

    “那我再问齐先生,你之前一直在帝都做事,是二十出头就过来了对吧?”

    “对。”

    “那么,在这其间齐先生有没有买房?”

    “没有。”

    齐炳超略一迟疑,对着许律师主动加上了一句,“我们结婚的时侯本来是想买房的,可是西西说她有房子,没必要再花那个钱……”

    “那后来呢,后来你妈,你弟弟一家四口都被你接了过来,住在了赵女士名下的房子里,对吧?”

    “对……”

    对于这些事情,齐炳超没有半点的隐瞒。

    也瞒不住。

    “那么,在你妈你弟她们住的一年多,赵女士和你妈妈偶尔发生口角,你都帮的是谁?”

    “我……我也记不清了,都有帮的时侯。”

    “你借给你弟多少钱?”

    “我……”

    “不用说没有,因为我们会查银行往来对账单。”

    “有一万吧?”

    “那你给家里头多少钱,也就是你用在这个家里头的钱是多少?你给你的妻子,也就是赵西女士多少的家作,每个月,每一年,给多少?”

    “我,我没有,可是我的钱她都知道啊,她……”

    “你不用辩解,她知道,并不代表你给了她,并不代表你有多少钱用在了这个家庭上。”

    “我说的这话没错吧?”

    齐炳超的额头上渗出一层的薄汗。

    对方周律师想也不想的开口,“法官大人,反对他这样问下去……”

    “准。”

    又经过双方律师唇枪舌战的二十分钟。

    许律师看着时间差不多,起身递上一份文件袋,“这是我们补充的一些资料和证件,请法官验看。”

    “下不为例。”

    其中一名女法官接过资料一目十行的看完。

    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了,“齐炳超,你很珍惜你的家,你很爱对方和孩子,是吗?”

    “是,所以,我请求法官可以慎重对待我妻子这次的诉求……”

    女法官的脸更黑,“那么,麻烦你解释一下这些又是什么?”

    照片。

    十几张照片。

    全都是齐炳超陪着一个年轻女子的情景。

    特别刺目的是,女子小腹微凸。

    应该是四五个月的身孕吧?

    两个人言笑盈盈,眉眼含情,手挽手的,搂腰的……

    其中还有一张齐炳超在餐厅喂对方吃饭的。

    看着这些东西。

    齐炳超的脸唰的一下变了,“这,这……”上头的,不是我?

    这话,他说不出来。

    就是周律师都忍不住皱眉看了眼齐炳超。

    以眼神责怪:你之前怎么不说?

    齐炳超已经没心思和他再说什么,站在那里一脸的难看。

    休庭十分钟。

    几个法官依次走出,落坐。

    其中一名直接开了口,“经本庭研究决定,此次案件宣判结果如下……”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