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275章 落定,继续
    准予离婚——

    直到这四个字从法官口中说出来。

    之前一直身姿立的笔直的赵西仿佛是紧绷着的气球,突然就泄了气。

    一下子跌坐到了椅子上。

    结束了。

    这次,真的结束了。

    这一刻,赵西默默的松了口气,释然之余,又多了些许的怅然。

    不过下一刻她就轻轻笑了下。

    这样的结果不是很好吗?

    房子本来就是赵西的,这一点上没什么争议的。

    至于孩子……

    齐炳超他妈本来还想着用孩子拿捏一下赵西什么的。

    可是法官直接就判给了赵西。

    齐炳超一个月有两次的探视权,抚养费一千。

    这可把齐妈妈给气的啊。

    怎么着,她们家什么都没捞着,就这样被撵了出去不说。

    还得给这个女人一个月一千块钱?

    一千呀。

    心疼的她差一点当场晕厥过去。

    等到旁听席上的人都散去,赵西和许律师小花几个朝着外头走时。

    齐炳超妈妈猛不丁的朝着赵西冲了过来。

    “你这个狐狸精,你就是来骗我儿子钱的,你这几年吃我儿子的花我儿子的,你赔我们家钱!”

    齐炳超妈妈已经气红了眼。

    她对着赵西张牙舞爪的,眼神恨不得吃人,“凭什么让我儿子给你钱啊,你这几年骗我儿子多少钱呀,对对,还有啥耽误费,你都得赔我儿子的,我儿子为了你错过多少好姑娘呀,都是你这个狐狸精。”

    “你赶紧赔我们家钱。”

    饶是小花向来觉得她在村子里头见惯了各种骂街的女人老太太。

    这会儿听到这话也忍不住抽了下嘴角。

    赔她们家啥钱?

    因为娶了赵西姐,耽搁她儿子娶别人的钱?

    树无皮得死,人没脸……

    呵呵,可真是大开了眼界!

    赵西已经在她的身边语气平静的开了口,“齐老太太,如果你觉得我耽搁了你儿子娶别人,需要赔偿的话你可以继续上诉,让法官判我赔钱,只要法官判了,判多少我陪多少。哦,对了,那边你儿子的律师还没走呢,可以继续请他帮你们告我,现在嘛,要是你再胡说八道的拦着我不让路,那么,我会和法官说你威胁我。”

    “到时侯法官会不会派警察啥的过来我可不能保证哦。”

    “你,你瞎说个啥,这事儿警察也管?”

    齐妈妈虽然声音仍然挺大,但语气先自发怯了。

    赵西懒得和她多说,拉了小花几人,“咱们走吧。”

    “你等等,我儿子凭什么给你钱,你去和法官说,你不要钱,你快去。”

    齐妈妈虽然也怕赵西嘴里头的警察,可她更心疼的是那一千块。

    一个月一千呀。

    这一年下来得白给这个女人多少钱?

    而且这还不是一年两年的。

    刚才法院可是说了,直到那个丫头片子成年。

    十好几年呢。

    她儿子得扔出去多少钱?

    她一下子拽住了赵西的手臂,“你去和法官说,你不要这个钱,反正你也不差钱啊,你住那么大的房子,还有那么多有钱的朋友,你怎么还能要我儿子的钱?你赶紧去和法官说你不要这个钱,快点。”

    赵西想也不想的把她的手臂给甩开。

    朝着齐妈妈微微一笑。

    “不,我要这笔钱。”

    “这些是你儿子应该拿的,而且,你搞清楚,那些不是我要的,更不是给我的,是给小宝的。”

    小宝是谁?

    那是她和齐炳超两个人的孩子!

    哪怕她有钱,有这个能力凭自己一个人让小宝过上轻松舒服的日子。

    可是,齐炳超的这钱也是她该得,应该拿的呀。

    自己又不是小宝。

    她可没这个权力帮着小宝做决定不要这笔钱。

    齐妈妈被赵西推了一把,气呼呼的冲过来还想要再说什么,许律师直接站到了赵西的跟前。

    不过他并没有看齐炳超他妈。

    直接把眼神投到了一旁眼神叵测,神色变幻不停的齐炳超身上。

    “齐先生,如果你再不拦住你妈妈,由着她在这里闹腾的话,我想,我有必要回去和法官补充一下,请他们再重新考虑一下你妈这边的事情……”顿了下,他用口形对着齐炳超做了个‘首饰’的唇形。

    齐炳超脸色铁青。

    深深的吸了几口气,他大步走了过来,“妈,别说了。”

    “儿子怕她做啥,妈啥也没拿,大不了就让那些警察去搜好了。”

    齐炳超他妈是觉得自己拿的那些东西都被赵西给拿走了呀。

    可是这话落在齐炳超耳中。

    却是又换了另外一个意思:

    那些东西我都收好藏好了,谁也找不到。

    报警也没用!

    齐炳超哪里敢放心他妈啊。

    他妈是那种办事靠谱的人吗?

    拽了他妈就走,“有什么事情回家再说。”

    直到他们母子和周律师一块离去。

    赵西朱兰几个也在停车场和许律师告辞离开。

    “许律师谢谢您。”

    “这次的费用是多少,您和我说一声,我给您把钱送过去……”

    许律师手搭在车门把手上。

    听到这话他一扭头,笑着看了眼赵西,眼眉一扬,

    “不用,至于费用多少我会直接和我老板算的。”

    “而且,赵小姐,我拿的是年薪。”

    看着他的车子扬长而去。

    赵西坐在车子上想着这一段时间来的经历,觉得自己好像是在做梦。

    各种的不真实啊。

    有生之年,这个年的春节过的最精彩吧?

    “别想太多了,走,咱们去买菜买东西去,言言可是特意说了,中午咱们吃大餐。”

    “是啊赵西姐,言言姐可是特意说了,你可千万别给她省钱啊。”

    听着她们几个七嘴八舌的话。

    赵西忍不住扯了扯嘴角,虽然笑意浅浅。

    但是总算也是笑了。

    小花拍了拍胸口,“还好还好,总算是笑了。”

    “坏丫头。”

    几个女人逛街就是买买买。

    倒是多数都是吃的,还有给小宝买的不少东西。

    奶粉什么的。

    大包小包的塞了得有一半的车箱。

    回到家,陈墨言看着几个人提进来的东西,有些无语。

    “你们是把人家商场里头的东西都给搬回家来了吗?”

    小花跑过去抱着陈墨言的手告状,“言言姐,你不知道她们几个,看到东西走不动路呀,好像不要钱似的,还说我小气,言言姐你给评评理,是我小气吗?”

    “不是,我们小花才不小气呢。”

    “那可不,我可是大方着呢。”

    小丫头如同小时侯和刘素绊了嘴,分别找陈墨言评理一样。

    得到了陈墨言的肯定,她小脸上满满的都是小得意。

    如同得了宠翘着尾巴摇的某宠。

    刘素觉得这一幕有些不忍看,直接转开了头。

    晚上,大家一起吃的。

    刘素和小花都住在了这边,顾薄安和小花开车送的朱兰。

    回头顾薄安和他爸妈回去了那边。

    陈墨言等人说了会子话也各自回房入睡。

    赵西的房间。

    把小宝喂饱,哄睡之后。

    她一个人靠在床上,眼神止不住的落在不远处的台面上。

    那里放着今天才拿到手的离婚证。

    总算是解脱了啊。

    她不知道为什么笑了笑,躺在床上以为自己今晚会无眠。

    结果却是,一夜好觉!

    直到早上六点多小宝哼唧着哭闹她才惊醒了过来。

    爬起来给孩子换了回尿布,喂奶。

    天色渐亮。

    站在窗前望着外头的院子,赵西抿了抿唇,眼底一片清明。

    新的一天,来了!

    正月十五。

    顾薄安和小花带着顾爸爸顾妈妈出去看了回花灯。

    在帝都里头逛了大半夜。

    回来后顾妈妈累的呀,双脚都不是自己的了。

    倒头就睡。

    直到第二天上午十点多才起床!

    小花今天休息。

    顾妈妈起来的时侯她正和顾爸爸在外头厅里说话呢。

    看到顾妈妈,小花一脸的笑,“舅妈累坏了吧,要不您还是再去睡会儿吧?”

    “不困了,天都这么亮了啊,这都几点了?”

    “舅妈,这都要十一点了呢,您刚好早午饭一起。”

    “十一点了,我怎么睡那么晚?”

    顾妈妈瞪了眼顾爸爸,“你起来也不叫我。”然后赶紧的去洗脸刷牙。

    “您睡呗,又没什么事儿。”

    顾妈妈吃了个包子,喝了碗白开水就算是吃过了早饭。

    她坐在椅子上,“你怎么没和言言说话,跑这边来做啥?”

    “嫂子和赵西姐说话呢,我闲的无聊就跑过来了。”

    听到她说赵西,顾妈妈也有些好奇,“那个赵西,她那个婆婆真的和她说的那样吗?”

    最早的时侯,这些人自然没有一个把赵西的事情说给顾妈妈听。

    可是年初几顾薄轩走的时侯,看着他妈想来想去的,他就极是委婉的把这事儿提了几句,最后,生怕他妈听不懂,更是直接的告诉他妈,现在这年头,要是夫妻两个真的过不下去,可是随时都能离婚的,自己只是个穷当兵的,现在更是要什么没什么,可是言言就不得了了啊,在帝都有钱有房有车的。

    后头的话他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可是,却是架不住顾妈妈自己会脑补呀。

    她儿子是个穷当兵的。

    没钱没势。

    要是自己这个当婆婆的再多事啥的,惹的儿媳妇不高兴。

    会不会也一意孤行的要离婚?

    顾妈妈可不是赵西前婆婆,一心想着儿子离婚找个更好的,顾妈妈可是觉得陈墨言这个儿媳妇就是最好的啊,而且,最重要的是,比自家儿子年轻啊,儿子这都要三十出头了,要是再离个婚,以后能找个啥好的?

    思来想去的。

    顾妈妈虽然嘴里头没多说什么,可这些天对陈墨言这个儿媳妇却是宽容大度的多。

    也不什么事情都问一声,说上几句了。

    对于这样的一幕,陈墨言虽然没有问顾薄轩临走时和他妈说了些什么。

    但是她却是心知肚明:

    肯定是顾薄轩的功劳呀。

    不过,她心里头明白也就是了,没必要问。

    这样的情形呀,对她们所有人都是最好的。

    此刻,顾妈妈笑着看了眼小花,“你啊,性子老是这么跳脱,和你说了多少遍了,多和你表嫂学着点,也不说你能学到多少了,就会那么一丁点的,以后你出嫁了你妈也不用那么的担心你了。”

    小花吐了吐舌头,“舅妈,我算是发现了呀,你现在眼里心里都是我言言姐,我可是要嫉妒了。”

    “你嫉妒个啥,舅妈又不是不疼你。”

    顾妈妈有些好笑的白了眼小花,“行了,中午想吃什么,舅妈给你炖冬瓜酥肉好不好?”

    “好啊好啊,不过舅妈你多做点呀,我一会给言言姐送过去点。”

    “瞧瞧瞧瞧,这孩子还说我对言言比对她好,你看看她自己,还不是什么都先想着言言?”

    她这里才说了一句,她那里都想好给人送过去了。

    还好意思怪她疼别人。

    顾爸爸也笑了起来,“行了,也别送来送去的,一会都来这边吃吧。”

    虽然田老爷子田老太太上了年纪腿脚不好。

    但这两边离的实在是不远。

    而且大中午的,日头好。

    走走也没啥。

    “那我去和田叔他们说去。”

    小花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身后顾妈妈只有摇头的分儿。

    不过几分钟,齐阿姨抱着一个大冬瓜走了进来,“顾大嫂,言言让我先过来打下手呢,她们几个正在谈事情,一会就过来,你看有啥需要忙活的只管着和我说,顾大嫂可千万别客气啊。”

    “齐大妹子呀,你来的正好,我这里正想着敖点猪油呢。”

    两个人在厨房里头一边说一边煮饭。

    另一头的四合院。

    陈墨言和刘素的谈话也告一段落,只是看着陈墨言,刘素的眼神里头有几分的忐忑,“你让我一个人去弄这个,万一给你亏了呢,那么多的投资,我哪里有钱赔啊。”虽然知道哪怕是真的赔了,陈墨言也是肯定不会说她什么的,更不会提半个赔字啥的。

    可是这么多的钱呀。

    刘素觉得,自己有点心慌慌。

    “你怕什么呀,又不是你一个人,你不懂的可以问别人,慢慢来嘛。”

    刘素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这事儿,是她所说的慢慢来的事儿吗?

    不过她也没再说什么:

    一路跟着陈墨言走到现在这个高度,她的眼界和视野可都比以前,比一般人开阔的多。

    大的多。

    大不了就是失败呗。

    如果什么都不做,束手束脚的,更没成功的那一天了。

    更何况,这可是言言让她做的事情。

    在刘素眼里头,就没有陈墨言会失败的时侯!

    午饭吃的冬瓜炖酥肉。

    配着粉条,陈墨言吃了两口忍不住又加了些辣椒。

    吃的满嘴都是辣。

    但是很香,很过瘾。

    期间,陈墨言还偷偷的看了眼顾妈妈,然后她很是神奇的发现。

    顾妈妈竟然真的没有往她这边多瞟一眼什么的。

    更不用说什么像以前那般明暗示的说些‘酸儿辣女’之类的话。

    这让陈墨言很是高兴。

    心情一好,得,陈墨言直接就给吃撑了。

    回到自己家。

    她忍不住在自家屋子里头转起了圈圈。

    一圈圈的转着消食儿。

    刘素看着她这个样子,很是无语,“你可真有出息呀,你婆婆就是下厨煮顿午饭,然后你这个儿媳妇给吃撑了?说出去你不怕人笑话。”

    陈墨言听着她的话也忍不住乐了起来。

    “我也不想呀,可是刚才那会真的好想吃啊。”

    顿了下,陈墨言加上一句,“很想。”到现在嘴里头还有那个酸酸辣辣的味道呢。

    刘素,“……”

    “对了,你明天去孕检是吧,有人和你一块去吗?”

    “还没有,你有空?”

    刘素看了眼陈墨言,“那我明天早上八点半来接你。”

    “行,路上开车小心点。”

    刘素对着陈墨言摆了摆手,“不用送,我走了。”

    看着刘素离去时极是潇洒的背影,陈墨言抿了下唇,眼底闪过一抹迟疑。

    如今的刘素肯定比前世的刘素物质生活高了不止几层。

    而且这一世的刘素行事干练,极其的果断,走到了一个前世刘素不能及的新高度。

    陈墨言不可否认的,这些都是因为她这个异数的出现。

    可是,这一世的刘素却是不知道为什么,打从心底里头排斥婚姻,排斥男人呀。

    难道这些也是她这只蝴蝶翅膀轻轻扇动的原因?

    那么,是前世或者因情而早逝的刘素好,还是这一世活的风光磊落,但却无心情爱的刘素好?

    陈墨言觉得自己脑袋隐隐作疼。

    半响后。

    想不通的陈墨言索性抛开了这个问题不在纠结。

    日子一天天的滑过去。

    顾薄轩虽然初几就回了部队,但顾妈妈顾爸爸却一直在帝都待到了农历二月初才回。

    仍旧是顾薄安一路把他们送回到的老家。

    又在家里头待了两天才回来。

    顾爸爸顾妈妈离开的前一天,大家帮着两人送行再次坐到了一起吃晚饭。

    陈墨言也不知道顾薄安和顾妈妈透露了消息还是怎么的。

    反正顾妈妈瞧着方小满的眼神那叫一个火热、亲切。

    直到方小满离开时。

    顾妈妈更是拉着她的手好孩子长好孩子短的唤个不停。

    那热乎劲儿,看的小花等不知情的都忍不住诧异起来。

    直到方小满红着脸跑出去。

    陈墨言在后头瞧着这一幕,忍不住也勾了嘴角笑起来。

    看来,看破看透的不止顾妈妈一个人啊。

    顾妈妈顾爸爸走后。

    日子再次走上正轨。

    转眼陈墨言的肚子已经是四个多月。

    可是,和别人不同的是,她不到五个月的肚子,抵的上人家六七个月的肚子大。

    看的田子航几人触目惊心。

    ------题外话------

    三更要是有也得十二点前了。所以,等不了的亲们明天一早看。我闪。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