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277章 以为你荣
    齐炳军媳妇看着肚子大的如同七八个月般的陈墨言,自己先惊了一下。

    “陈,陈小姐……”

    陈墨言和赵西去过几回齐家。

    对于赵西这个前妯娌,她也就有那么一丁半点的印象。

    这会儿要不是她先开口,那一副紧张和拘谨的样子让陈墨言想起了那会在齐家见到她时的情景。

    陈墨言还真的认不出眼前这个人来。

    “你是找赵西吗,她出去了,估计得明天回来……”

    “明天来呀,我,我其实也没啥事,就是,就是想看看她,我我们就要回老家了。”

    似是生怕陈墨言会多想,她赶紧解释道,“我就是来谢谢她,真的。”

    本来陈墨言是不想接她话的。

    可是却被齐炳军媳妇这句回老家的话给勾起了兴趣。

    她有些吃力的坐到一侧的高椅子上,回头看着站在不远处没好意思挪动脚的齐炳军媳妇笑了笑,

    “站在那里做什么,过来这里坐,说说你们什么时侯走啊。”

    陈墨言觉得自己肯定是闲的太无聊了。

    不然的话,怎么逮到个人就能八卦起来?

    转而,她又觉得这不应该是自己的错。

    都是家里头这些人把她盯的太紧,连个路都不让多走。

    更别说出门了。

    这样的日子要是真的一直持续到生产……

    陈墨言觉得自己会疯掉啊。

    所以,她得自己找乐子呀。

    心里头叹了口气,准备好听八卦的陈墨言甚至给齐炳军媳妇倒了杯白开水,

    “你别急,喝口水再慢慢说。”

    “谢谢您,陈小姐。”顿了下,她加上一句,“您真是好人。”

    她才不是好人呢。

    她就是想听下八卦,谁让现在家里头这些人都限制她出门了?

    然后,在陈墨言期待的眼神中。

    齐炳军媳妇说了齐家那几个人的现状——

    赵西的离婚判决下来,齐炳超可是没有占到半点的便宜。

    还要一个月给孩子拿一千块钱。

    以着齐炳超等人的性子,自然是不服的。

    可是不服又怎么样?

    齐妈妈直接出主意,“咱就是不拿,没钱。”到时侯那小狐狸精又能怎么样?

    难道还能真的跑来找她儿子要钱?

    要也没有。

    有也不给!

    对于齐妈妈这话,齐炳超虽然没吭声。

    但无疑心里头却是附和的。

    而且,他也是觉得憋气的很呢。

    倒是齐妈妈,忍不住有些埋怨齐炳超,“你说说你,你自己在外头怎么就那么不小心?竟然还被人家给发现还偷拍……”虽然说着埋怨自家儿子的话,但齐妈妈心里头更多的却是在恼恨赵西:

    男人嘛,在外头玩玩也没啥。

    她儿子在外头那么辛苦,赚钱又是养家又是啥的。

    和个女人走的近又怎么了啊。

    知道回家就好了嘛。

    可是那个丫头竟然一声不吭的偷拍了照片当证据。

    真是太可恶了。

    太贼了!

    “妈,你别提这事儿好不好?”

    齐炳超也有些恼,自己这事儿做的可小心了,连他妈都没说过!

    赵西从哪知道的?

    想来想去,他还是不得而知……

    难道是凌曼那边泄露的消息?

    到最后,他只能是这样想,心里头有些生气:

    自己之前再三的交待她,让她小心着点,别露出什么马脚。

    这个女人竟然没听……

    是在变相的逼自己离婚,娶她?

    齐炳超冷笑了两声,直接在心里头把对方送到了冷宫。

    事情过去了。

    再不乐意,日子得继续过吧?

    可过日子得花钱呀。

    这一牵扯到钱的事情上,得,你看那个闹腾呀。

    租房,吃饭水电花用各种的开销。

    养着自己老娘没办法。

    可是养着弟弟一家?

    再加上齐炳超最近工作上的事情是一落千丈。

    矛盾自然而然的出现呀。

    到最后,齐炳超兄弟两人大吵了起来。

    甚至还动了手。

    闹腾到最后没办法,齐妈妈只能决定带着小儿子回老家。

    不然,难道她真的看着大儿子和小儿子反目成仇?

    还有就是,她更怕的是大儿子耐心用尽,把她们这些人给丢在这里不管!

    四五个人没人工作赚钱。

    大儿子不管的话,她们吃啥,喝西北风呀?

    好在,齐炳超也是对自家弟弟和妈没了什么耐心,一听到齐妈妈肯回家,二话不说又拿了几千块钱给他们。

    至于更多的,他没有。

    就这样,齐家人买的是明天的票……

    陈墨言听完齐炳军媳妇的这些话,忍不住看了眼她,“赵西和我说,她能这么快的离婚还有你不少的功劳,我其实挺好奇你那消息是怎么得来的?”如果她没猜错的话,齐炳超在外头有女人这事儿应该是谁也没说的呀。

    就齐炳超他妈那性子。

    要是知道有这事儿的话,早就跳出来对着赵西打脸,炫耀了。

    估计齐炳超也就是知道他妈这性子。

    所以才死瞒到底的。

    只是没想到,却栽在了他向来没正眼瞧过的弟媳妇身上……

    齐炳军媳妇听到这话略一迟疑,才小声道,“我是不小心听到他打电话,还送东西什么的,他连着买了不少东西往那边送,我就有些好奇……”其实,当时她是以为齐炳超想在外头另外住,她怕齐炳超直接出去不管她们这些人,自家男人不争气,这里又是人生地不熟的,大伯哥甩手不管。

    她们这一家子可怎么活?

    留了个心眼的她就想办法去了这个地址一趟。

    结果她看到了啥?

    齐炳超和一个女人手牵着手,有说有笑的提着东西往楼里头走……

    思来想去的,齐炳军媳妇眼看着赵西和齐炳超再没有了任何的可能,出于自己的私心。

    她直接找上了赵西……

    陈墨言默了下,看着齐炳军媳妇真心的夸了一句,“你挺聪明,也挺大胆的。”

    “我,我也是为了两个孩子……”

    齐炳军媳妇低下了头:

    她知道陈墨言这些人瞧不起她这样的做法。

    可是自家男人不争气。

    她又没有挣钱的法子,她不这样事事算着能怎么办?

    “行了,我也没有怪你,好了,你的来意我会和赵西说的,你也不用不安,你和赵西那是平等交易,你告诉她的消息有用,她给你钱,很公平的……”

    人不为已天诛地灭。

    这个世上谁又没有私心,谁又不是自私的呢?

    陈墨言笑了笑,抬头看着齐炳军媳妇,“明天就走吧,祝你们一路平安。”

    “谢谢您。”

    “谢谢您。”

    “您和赵小姐都是好人,好人一定会平安的。”

    齐炳军媳妇站起身子对着陈墨言鞠了一躬,然后转身离去。

    身后,陈墨言看着她的背影笑了笑。

    这事儿总算是过去了!

    不过,还有一个齐炳超……

    赵西回来的时侯已经是第二天中午。

    陈墨言看到她怀里抱着的小宝脸色红润,正纂着小拳头往嘴里头送。

    她也跟着放了心,“怎么样,老人家没事吧?”

    “没什么,就是跌了一跤,不过我瞧着精神头还好。”

    赵西是去了帝都不远处的津市。

    有个姨婆在那里。

    以前对她还挺好的,前段时间老人家摔了一跤……

    之前她只顾着和齐炳超扯皮。

    事情一了,赵西得知这事儿之后便带着女儿过去看了眼老人家。

    用她的话就是,上了年纪的人,能多看一眼是一眼吧。

    对此,陈墨言倒是挺赞成的。

    把昨天和齐炳军媳妇说的话对着赵西说了一遍,最后,她看着赵西笑道,“没想到你这个前弟媳妇瞧着怯蠕胆小的样子,没想到竟然是个心里头有主意的,而且该出手的时侯就出手,这胆子可不小啊。”

    “嗯,我也没想到她竟然会把这个消息告诉我。”

    不然的话,她和齐炳超的离婚肯定没那么顺利的。

    “我听她说,你多给了她两千块钱?”

    赵西点了点头,“我只是觉得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孩子……”以前虽然瞧着她们母子可怜,但她却并没有太多的感触,可是如今她自己也做了妈妈,看着孩子自然又是另一番的感慨,“我不是心软什么的,就是觉得她哪怕是有私心,可她对孩子却是真的在意……”

    而且她这个前弟媳妇平时在家里头的存在感极差。

    和她自然没什么争执啥的。

    况且,两人能接触的怕也只有这么一回了吧?

    以后天南地北的。

    谁认识谁呀。

    “行了,你自己心软还总是找借口……”陈墨言白了她一眼,看了眼小宝,想到了前段时间她一直在脑海里头盘算的一件事儿,“对了,小宝这里你打算怎么办,是自己带到幼儿园还是怎么着的?”

    “我暂时还没想好。”

    对于自己的女儿,赵西自然是想一心陪着她长大。

    不错过孩子任何的一个成长时刻。

    可是,她现在的条件不容许。

    手里头是有点钱……

    可是花销也相对的大啊。

    随着孩子的生长,用钱的地方多着呢。

    坐吃山空可不行啊。

    “虽然主意是你自己拿,但是我不建议你自己看……”

    请个人的工资肯定和赵西上班的工资不成正比的。

    少的多好不?

    最主要的是,如果赵西在家里头一待二三年。

    以后她就是想再上手也难。

    “可是我担心请的人不靠谱……”

    半夜睡不着,赵西何尝没有想过这些事情?

    可是外头那些请来的人,哪里能放心啊。

    要知道小妞妞被田素抱着还差一点的被人抢走呢。

    请来的保姆要是不上心……

    顿了下,陈墨言还是对着赵西说出了自己的主意,“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和齐阿姨商量一下。”

    “可是齐阿姨不是要煮饭做事吗?”

    “她忙的过来?”

    赵西自然是信任齐阿姨的。

    当然,与其说信任齐阿姨,倒不是她是无条件且盲目的相信请齐阿姨来有里头做事的陈墨言。

    “没事,家里头的事情你也看到了,除了煮饭买买菜,别的也没什么事情。”

    当初她请齐阿姨过来就是觉得齐阿姨照顾她师傅好几年。

    到最后老爷子走了。

    齐阿姨一大把年纪了还得重新去找事儿做。

    又没个家人什么的。

    再说,齐阿姨是照顾过冯老教授的人。

    这让陈墨言从心里头有几分的不舍。

    如果齐阿姨乐意,看一下小宝,家里头的这些事情也并不是非得她一个人做。

    “言言你让我好好想想。”

    陈墨言点点头,自然是由着她自己拿主意的。

    这事儿就算是过去了。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

    陈墨言挺着个越来越大的肚子,除了吃喝睡,就是看顾薄轩的信。

    或者,和他通电话。

    当然了,多数都是顾薄轩在部队的时侯打过来。

    自打知道是两个孩子,顾薄轩就觉得自己身上那是压力山大啊。

    当然,这是甜蜜的负担。

    就是部队里头的人都知道了他这事儿,一个个的对着他恭喜羡慕眼红啊。

    瞧瞧人家,这娶个帝都的小媳妇。

    虽然孩子来的晚吧。

    可是人家一下子来两个!

    因为顾忌顾薄轩和陈墨言两口子的感情,这段时间连部队上都暂时性的终止了顾薄轩外出远地的任务。

    多数都是在附近的地盘转转。

    不然就是在军区里头打下手,训新兵……

    就这样两口子的感情在电话中极速升温。

    转眼又是月余。

    陈墨言的肚子瞧着竟是比正常人八九个月的肚子还要大!

    走路都累!

    很多时侯都是走两步,腰就累的直不起来了。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陈墨言想哭。

    脸上全是浮肿。

    肚子大大,整个身子圆鼓鼓的球一样。

    这真的是她吗是吗是吗?

    她怀疑啊。

    心里头又有些庆幸,幸好顾薄轩不在家!

    要是他看到自己这副丑样子,不知道会不会嫌弃?

    不过,随即她就哼哼了起来:

    要是敢嫌弃她,她就不和他过了,带着孩子自己过!

    这天中午。

    陈墨言吃过早饭,趁着荫凉躺在院中的躺椅上闭着眼想事情。

    不远处,响起齐阿姨的声音,“朱小姐过来了?言言在那边坐着您,您过去坐,我给您倒茶去。”

    “齐阿姨不用忙活,我不渴的。”

    陈墨言听到声音也睁开了眼,“怎么这个时侯过来了?”

    “今天没什么大事儿,过来看看你。”

    赵西的眸光落在了陈墨言的肚子上,眉头微不可察的皱了一下,

    “怎么几天没见,这肚子又大了?”

    让她都觉得这里头不是两个娃,而是更多了。

    陈墨言有些无奈的笑,“你也是这样看的?这两个孩子好像是较着劲儿在长一样……”

    她能怎么办?

    “你也不能这样老是躺着不动呀,到时侯不好生……”

    不过赵西把话说到一半就停了下来。

    看着陈墨言挑了下眉,“剖腹产?”

    “估计八九不离十得剖了。”

    说起来陈墨言觉得也挺无奈的:

    她不想剖啊。

    一点都不想。

    想想在肚子上划那么一道……

    她就有点恶寒。

    可是这孩子一来就是两个,她真不敢肯定自己能不能顺的下来。

    而且前几天和医生也商量过这个问题。

    医生也是说,剖的可能性会大些。

    甚至,她都直接建议自己,剖!

    “那就剖吧。”

    朱兰看着陈墨言摇摇头,眼神在她带着几分无奈的脸上闪过去。

    不禁扑吃一笑。

    “你啊,打小和别人不一样,如今这生孩子也得来个例外……”

    “真心不知道老天爷怎么就那么的厚爱你。”

    “得了吧,这种厚爱要是你乐意,我送你。”

    “可别,我可承受不起。”

    朱兰想到之前听说的陈墨言小时侯的那些事情。

    她觉得,自己肯定没那么个本事走出来的。

    两个人说了会子话,朱兰从包里掏出一封信,“这是林同让我转交给你的,今天早上拿到的。”

    陈墨言接过来只看了一眼就放到了一边。

    “他还得半年才回来,怎么样,辛苦吧?”

    “是有些辛苦,不过,还撑的过来。”

    朱兰的笑容满是自信和笃定:

    累点怕什么。

    她现在的日子过的舒心、随意!

    如果让她重头再来。

    她想,她宁愿还是选择这种辛苦,而不是要那种为了钱日日算计,汲汲营营的小日子。

    看着她脸上的小骄傲,陈墨言默了下。

    她好像,把身边这几个女孩子都朝着女强人的路上带?

    也不知道林同几个会不会在心里头骂她?

    不过林同肯定不敢。

    要是让自己知道,哼,请他吃炒鱿鱼!

    几天后是田子航的四十八岁生日。

    顾着陈墨言,一伙人直接在家里头吃了个团圆饭,热闹了大半天。

    晚上,等到大家都散了。

    喝了点酒的田子航自己一个人坐到了书房里头对着贺子佳的画像默默流泪。

    陈墨言直到过去小半个小时才推开门走进去。

    “爸,我给你泡了杯茶,你醒下酒。”

    田子航扭头抹了下眼圈,回过头看着陈墨言的双眼还是红肿的。

    里头满了担忧,“你怎么过来了,不是和你说别管我,自己去睡吗?”

    “我睡不着,过来陪陪您。”

    陈墨言坐在一侧的高椅子上,看着田子航默默的把一杯浓茶饮尽,还没开口呢,田子航直接出声撵人,“行了,我喝了,你赶紧回房去睡觉,真是的,大晚上的乱跑什么,自己的身体不知道吗?”说到最后他索性起身,“爸送你回房。”

    陈墨言突然伸手,轻轻的抱住了他。

    “爸,其实,我和妈妈都以你为荣的。”

    身边是女儿,抬头是自己早逝的妻子,田子航忍了大半天的眼泪唰的掉下来。

    “爸也为你们骄傲。”

    ------题外话------

    还有一更…估计得晚点了…先哄女儿。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