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路上,刘素那是一个提心吊胆。

    她开着车子,不时的瞅两眼陈墨言,眼里头的担忧看的陈墨言好笑极了。

    到最后,她不得不提醒她,“你专心开你的车子,我们娘三的小命可都在你手上呢。”

    “嗯嗯,你真的没事吧?”

    “没事没事,我都和你说了一百遍了。”

    陈墨言摆摆手,一脸的无所谓,“倒是你,能不能把空调开的再大一点啊,怎么那么热?”

    “不可以。”

    刘素直接拒绝,不过却是体贴的把她那边的车窗往下降了点。

    “这样就有风了,你现在能吹空调吗?”

    陈墨言,“……”就知道一个个的都看她不顺眼,不想让她舒服!

    车子在街心大道穿来转去的。

    最终,停在一家写字楼前。

    刘素看着陈墨言满言的担忧,“你这是要找谁,我帮你去找人好了。”

    这也就是家里头没人。

    不然估计连她都得挨白眼呐。

    人是她带出来的,她就得完好的送回家呀。

    不然哪还有脸去见田叔他们?

    陈墨言看着她叹了口气,“这个人你还真的叫不出来,得我亲自去。”

    刘素抿了抿唇,没再说什么,伸手扶住了陈墨言。

    从八楼电梯里头走出来。

    刘素恍然,她们来的竟然是一家私人会所?

    前台咨询员本来一脸的笑,可在看到陈墨言的肚子时,微微错扼了下。

    不过还是很好的掩饰了过去。

    脸上展开标准的笑容,“两位小姐您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吗?”

    刘素瞟了眼对方,眸光微转看向了陈墨言。

    她也不知道言言来这里做什么。

    陈墨言却是笑着开了口,“我找田宝珍,别和我说她没在这里,你和她说,陈墨言找她。”

    漂亮的咨询小姐微顿,神色略带狐疑的看了眼陈墨言。

    然后,她有些迟疑的拿起了手里头的电话……

    “田小姐,对,外面有位陈小姐找您,她说她叫陈墨言……”

    对面,田宝珍有些无聊的撇了下嘴,“她说找我你就通报啊,她说见我我就得见她啊,告诉她,让她打哪来的赶紧回哪去,本姑娘没空。”啪,她直接把电话给摔了出去,听着那边吱的一声响,再看眼前咨询小姐漂亮的脸上表情都有些破裂,陈墨言摇摇头,这性子,怎么几年了就不知道改改?

    “这位小姐,您看……很抱歉,我们田小姐她没空……”

    还没等她说完呢,陈墨言直接抬脚朝着里头走廊走了过去。

    “哎,哎这位小姐您不能进啊。”

    “陈小姐您怎么能这样?”

    咨询小姐紧追着陈墨言不放,可看着她的肚子,还有那走路的吃力劲儿。

    她明明伸手就能够的到陈墨言。

    甚至把她给拽住的。

    可是,她不敢啊。

    这可是孕妇,孕妇啊,瞧着这肚子,怕是马上就要生产了吧?

    要是因为自己一个不小心动了胎气啥的。

    她得吃不了兜着走。

    可是,可是让她再往前走,被田小姐看到自己也讨不了好啊。

    谁知道下一刻陈墨言直接扯了嗓子喊起来,“田宝珍,田宝珍你出不出来,不出来的话我可是要报警了啊,我就说你欧打孕妇,你要是不在意名声,不怕影响你们那一家子人的名声你就给我继续躲着别出来。”

    “田宝珍,我……”

    “烦不烦啊你,喊什么喊,我什么时侯殴打孕妇了,谁是孕……”

    田宝珍打开房门,气呼呼的瞪着陈墨言。

    然后,最后一个字儿就那么自然而然的卡在喉咙里头。

    好半响,她抬手指着陈墨言,“你毛病吧你,这么大肚子你不在家里头你来我这做什么,赶紧走走走。”

    想碰瓷她啊?

    她才没那么傻呢。

    陈墨言看着她站在那里一脸嫌弃的盯着自己的肚子。

    呵笑了两声,“怎么着,这就是你当长辈的样子么,姑姑……”

    最后两个字儿可把田宝珍给气的。

    “你给我闭嘴,再喊一声我让人把你丢出去!”

    这个女人。

    她是故意来气自己的吧?

    “你来做什么,人也见到了,有话赶紧说,不然就滚。”

    她这态度看的旁边的那个咨询小姐直咂舌。

    原来,自家老板真的认识这两个女的?

    等,等等。

    刚才这个大肚子的喊她们家老板啥?

    姑姑?

    以着咨询小姐对自家老板的了解,除非刚才这人说的是真的……

    不然以着她那脾气,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忍了?

    姑姑……侄女……

    她家老板竟然有这么大的侄女!

    不管咨询小姐在那里想什么,陈墨言直接朝着田宝珍身后的办公室走了进去。

    “哎哎,姓陈的,陈墨言你要做什么?”

    “那是我的办公室。”

    “你这人,不知道礼貌吗。”

    她还没说让她进去呢好不好?

    陈墨言已经随手拉了把椅子坐下来,还特别寻了个比较舒服的位子。

    抬头看着站在门口脸色不善的田宝珍。

    她摇摇头,“我都看到你了,我又是来找你的,你不让我进来说话才是没礼貌吧?姑姑。”

    最后姑姑两个字儿田宝珍给气的。

    她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压下心头的怒意,走回自己的办公椅坐好。

    “说吧,你找我到到底要做什么,赶紧说,说完赶紧滚。”

    看到这个女人就烦!

    老天爷估计故意来让这丫头气和恶心自己的吧?

    陈墨言看了她一眼,直接开口道,“我想知道那几个明星后头谁在罩着她们。”

    她这话一开口。

    坐在对面的田宝珍忍不住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

    “直接撞到我办公室里头来,我还以为你是想着兴师问罪呢,原来是有求而来?”

    田宝珍这会儿可是得意了啊。

    看着陈墨言,满脸的笑,“怎么着,撑不住了,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了?这会儿想起我来了啊,呵呵,我还就不告诉你。”田宝珍扬扬头,一脸的傲娇和故意,“要是没有别的事情,你慢走不送啊。”

    “不如,咱们交换消息如何?”

    “交换消息?”

    田宝珍一脸的狐疑,“你不会是故意拿什么随便的事情哄我的吧?”

    她有什么事情不知道,还得需要陈墨言告诉她的?

    “关于洛辰的,你要听吗?”

    洛辰?

    田宝珍面色微微一变,“你要对他做什么?”

    果然是关心则乱啊。

    陈墨言啧啧两声,“我以为外头那些传言是假的,不过现在看来,果然是无风不起浪啊,原来,你竟然真的很在意这个洛辰。”

    “你……那又如何,我就是喜欢他,想要嫁给他,你管的着吗你。”

    “我是管不着啊,不过,你说别的人呢,你们二房其他的人,也管不着吗?”

    “你想去和我爸他们告状?”

    “就因为我不帮你?”

    田宝珍的眼底全都是怒意,“陈墨言,你果然很讨厌,很可恶。”

    “过奖。”

    陈墨言眉眼带笑,不过下一刻她就挑了下眉,神色认真了起来,“如果你知道点什么,不妨咱们交换下消息,我的意思是说,我除了会帮你在田家那边保密,还会附送给你一个绝对真实,并且你一定不知道的消息。”

    “比珍珠还真的那种。”

    “你说的是真的?”

    陈墨言看着她歪头笑了笑,“你觉得我挺着这么大个肚子来你这里开玩笑?”

    “……好,我是知道点什么,不过,我要是告诉你了,你刚才的话是假的怎么办?”

    陈墨言看着她在心里头叹了口气:

    不管再骄纵刁蛮或是嚣张霸道的女人,遇到了喜欢的人。

    这脑子都会情不自禁的当机吗?

    她摇摇头,轻轻的说出了一个地址,看着田宝珍满脸的狐疑,她并没有多说,只是建议她抽空了,最好自己过去看看,自己两个字儿她咬的有点重,希望田宝珍能听的懂她的意思,至于田家二房那边,陈墨言避还来不及呢。

    怎么可能会跑过去告状?

    “我可是巴不得你出丑,然后你们田家二房丢脸,你丢脸呢。”

    “你果然是让人讨厌。”

    陈墨言对着她翻个白眼,“好了,我该说的都说了,你可以把你知道的说出来了吧?”

    “我只是听说呀,最近陈家的二公子和其中一个女人走的比较近……”

    田宝珍看着陈墨言笑了笑,“如果你相信我的话,不妨从这里下手查一下哦。”

    当然,她要是不信也没什么的。

    至于查不出来?

    她就是说了句自己知道的消息。

    可没说有别的啊。

    陈墨言自然也知道她这份没说出来的心思,不禁有些好笑的摇摇头。

    看看,哪一个是真的简单的?

    这一个个的心眼可都多着呢。

    她有些困难的站起身子,另一侧刘素赶紧过来扶她,

    “言言小心点。”

    “没事,咱们走吧。”

    身后,田宝珍撇了下嘴,“那么大个肚子,没事儿别老是往外头跑呀,万一哪天真的要生了,你自己怎么着也就算了,是你自己作的,可孩子是无辜的,还有,给别人多添麻烦?”

    “是,姑姑,姑姑我走了啊。”

    陈墨言脆生生的笑,姑姑长姑姑短的,听的田宝珍脸唰的整个黑成了锅底。

    这女人!

    果然和那个田素一样,讨人厌!

    “行了,开车,咱们回去吧。”

    陈墨言坐在车子后头,身子慢慢躺了下去。

    前头开车的刘素有些担心,“你没事吧,要不要去下医院看看?”

    “没事,先回家。”

    陈墨言躺在那里,揉了揉眉心,“素素,刚才的话你也都听到了吧,回头让人查查这个陈家,还有这个陈二公子,把他的情况你先过一遍,再拿给我。”

    “行,我回去就让人去办。”

    “不过言言,你是怎么想到田宝珍的,还有,那个洛辰,你说的这个,不会是圈里的那一个吧?”

    “如果不是圈的那一个,你觉得田宝珍会因为害怕我和二房的人告状而给咱们提供线索吗?”

    陈墨言看了眼刘素,想了想解释道,“其实我也是前段时间无意间发生的这件事情,没想到今天竟然用上了,不过,你也别高兴的太早,说不定她这话就是那么随口一说,更或者她说的是真的,但是,陈二公子不过就是寻常的捧下小明星啥的,是咱们想多了……”

    “你就直说田宝珍这话有点不靠谱呗。”

    “对,你心里头知道就好。”

    “那你为什么还来找她?”

    “你们都查不出来的事儿啊,我想来想去的,圈里头能知道点什么的,田宝珍绝对算一个。”

    她相信刘素和朱兰等人的工作能力。

    即然她们的人也查不出什么,那她自然就想着找点别的。

    这不就出来了吗?

    齐素看了眼陈墨言,“你啊,也不怕田宝珍把你给赶出来。”

    “不会的,她很喜欢洛辰。”

    直到两个人下车。

    刘素扶着她下来,才没忍住又问了她一句,“我突然觉得,你给田宝珍的那个地址不是什么好地址吧?”

    “嗯,那里住着洛辰的女朋友。”

    刘素,“……”就知道她没好心,这是想着看田宝珍的笑话?

    田老太太正在院子里头朝着外头看呢。

    屋子里,田老爷子的声音传出来,“她又不是孩子,出去肯定是有事呗,你那么着急做什么?”

    “她肚子里头不是有孩子嘛,你说那丫头,身边也没跟着个人……”

    老太太的话在抬头看到陈墨言两女后噶然而止。

    她没什么好气的看了眼陈墨言,“你还知道回来啊,你……你是不是想吓死我?”本来还想多说几句的,可田老太太猛的觉得那些话不吉利,硬生生的咽了下去,然后看到陈墨言身旁一脸歉意的刘素,她心头松了口气,“素素啊,这丫头是不是又给你添麻烦了,还好你送她回来,这孩子就是不懂事儿。”

    “田奶奶,是我……”

    “奶奶,我饿了,有吃的吗?”

    “有有有,煮好了呢,就等着你回来吃的。”

    她不过是出去买个菜的工夫,这丫头就偷偷跑了出去。

    真是,一会不盯着就不行!

    眼看着田老太太转身进了厨房,陈墨言扭头朝着刘素调皮的眨眨眼,

    “走吧,看看我奶奶煮了什么好东西吃。”

    刘素抿唇笑了笑,“好。”

    饭菜全都是清淡的口味。

    看着陈墨言吃了一碗,田老太太直接收走了她手里的碗筷。

    这让陈墨言想哭,“我还没吃饱呢。”

    “医生说了,你要少吃多餐,奶奶还给你煮着粥呢,一会咱们再喝,乖啊。”

    乖,乖个毛啊乖。

    连饭都不让吃饱……

    看着这满满一桌子的饭菜,陈墨言怒。

    掀桌!

    三天后。

    刘素和朱兰还有另外的几个人一块到了陈墨言的住处。

    看着她们直接和陈墨言面色凝重的嘀咕了起来,田老太太倒是想去拦着。

    这都什么时侯了啊。

    还说的什么工作?

    却被田老爷子给拦下,“行了,你也别去了,给言言去弄点吃的吧,估计是有什么麻烦了。”

    “啊,那言言不是又要费心思了?”

    “她现在这个情况怎么可以?”

    “不行,我得过去看看去。”

    看着她起身朝着不远处的几个人走过去。

    田老爷子只是掀了下眼皮没出声:

    反正,自家这老婆子也拦不住,不死心就让她去试试呗。

    “言言,我给你们洗了些水果,大家都吃点啊。”

    田老太太把一盘水果放到刘素几个人面前,却又单独给陈墨言放了些,“这些是你的,那些都是带寒气的你不能吃啊。”陈墨言才伸出去的手就那么在半空顿了下,一点点的,一点点的收回来。

    最后,不舍的看了眼对面盘子里头的西瓜啥的。

    觉得自己要流口水了。

    “奶奶,就吃一块,吃一块?”

    “不行,一口都不行。”

    陈墨言看着田老太太板起来的脸,垮下了脸,悻悻的拿起自己面前的水果吃起来。

    “你们在聊什么呢,言言你之前不是还说累了吗?”

    “哦,我刚好和她们说说话,医生不是说了么,不能睡太多的。”

    田老太太,“……”

    知道田老太太是担心自己,陈墨言有些好笑,“奶奶你别担心,我真的就是和她们说几句话,事情都是她们在做的,我可是老板,立志要当甩手掌柜的老板,怎么可能会那么傻累到我自己呢。”

    “行了,你就蒙我吧。”

    白了眼陈墨言,田老太太铩羽而归。

    “笑什么笑,再笑一会没你的饭吃。”

    田老太太瞪了眼田老爷子,气呼呼的进了房间。

    ——眼不见为净。

    外头,朱兰有些不好意思,“田奶奶是不是生气了,要不我们还是先走吧?”

    本来她们就不该这个时侯过来的。

    只是查出来的幕后之人背景不能瞒着陈墨言。

    几个人又猜来想去的找不到对方针对她们的目的。

    这才齐齐聚到了陈墨言这边。

    就是想听听她的意见来的。

    不过看着陈墨言的肚子,朱兰几人都有点内疚:

    她们不该拿这些事情来烦言言的。

    陈墨言有些好笑,“不用想那么多,这事儿不是你们能作主的。对了,你们说的这个陈家的二公子,之前真的没和咱们有半点的过节或是来往吗?”

    “没有。”

    几个人齐齐摇头,朱兰更是加上一句,“我看过他以前处过的几个对像,也有娱乐圈的,甚至还有两个是非颇多,可也从来不见他出头或是说点什么的,但是这次,我能肯定,那个小明星的背后绝对有他的影子。”

    陈家么?

    陈墨言皱了下眉头,眼底闪过了一抹凌厉。

    真以为,她是病猫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