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场虚惊。

    除了把家里头的这几个人给吓了个魂飞魄散外。

    还让陈墨言再次认知到了自己在她爸,田老太太老两口心里头的重要性。

    看着站在那里半响,嘴唇直哆嗦的田子航。

    顾薄轩的脸上充满了歉意,“爸,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您打我骂我好了……”

    “奶奶,是我太心急了,都是我的错。”

    站在黑着脸的田子航和田老太太跟前。

    顾薄轩要多老实有多老实。

    低着个头,足足有一米八多的个子站在一米七五的田子航和一米六出头的田老太太跟前是显的那么的突兀,高大,可他脸上却是可怜兮兮、小心冀冀的样子,那模样看的田老太太好气又好笑,本来是想骂他几句来的吧,想起早上自己打开门看到他站在那里朝着自己咧嘴傻笑的样子……

    再有就是想到了他说的晚上就得回去的事情。

    孩子也是不容易……

    她叹了口气,对着顾薄轩摆摆手,“行了行了,赶紧的去歇着,毛毛躁躁的。”

    “谢谢奶奶。”

    “爸,我扶您回屋去?”

    顾薄轩眼尖,哪里会没发现自家岳父直到这会儿还没从惊吓中回神呢。

    估计让他自己走,脚一抬怕是就要摔到那了。

    田子航抬眼,狠瞪了他一下。

    顾薄轩赶紧上前去扶。

    ——要是让自家岳父在他眼皮子底下摔一下。

    回头他家小媳妇估计得爆走了。

    “出去出去,回来,给我泡杯茶来。”

    坐在椅子上的田子航先是摆手赶人,不过等到顾薄轩走到门口又把人叫了回来。

    被吩咐去泡茶的顾薄轩心里头觉得自家岳父是恼羞成怒。

    所以故意使唤他呢。

    茶泡好,双手恭敬的端过来,“爸,您要的茶……”

    “行了行了,赶紧出去。”

    被打发出来的顾薄轩站在书房门口抹了下额头上的汗。

    还好还好,逃过一劫啊。

    天知道他有多担心自家这个岳父一言不合让他拿棋盘……

    回到房间。

    陈墨言正眸底带笑的站在门口看着他呢。

    看到他走回来。

    陈墨言眼底全是戏谑的笑,“怎么那么快回来了,我还以为我爸会拉着你陪他呢。”

    至于陪他做什么。

    嗯,两口子两人心里头都有数儿:

    下棋。

    陪着陈墨言吃过早饭,顾薄轩手脚利落的收拾好,眼看着时间就到了十一点。

    齐阿姨和田老太太出去买菜。

    陈墨言和顾薄轩则被再次赶回了自己的房间。

    坐在椅子上,陈墨言一脸的委屈,“看到没,我现在多可怜啊,天天就吃了睡睡了吃,我听个电话我奶奶和齐阿姨都得盯着……”说到这里陈墨言也是真的想哭啊,就为了肚子里头的这两个,她容易吗她?然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突然看向顾薄轩,“把你手伸过来。”

    “怎么了?”

    虽然有满腔的疑惑,但顾薄轩却还是想也不想的把手伸了过去。

    然后,陈墨言张嘴咬到了他的手臂上。

    牙还暗暗的磨了两下。

    倒不是很疼。

    顾薄轩只是有些奇怪,这丫头,又想什么呢?

    然后他就看到陈墨言把他的手臂丢开,咂了两下嘴,小脸垮下来。

    “你这手臂怎么也那么硬呀,咯的我牙疼。”

    “谁让你就那么咬的?”

    白了她一眼,顾薄轩看了眼自己手臂上的一排牙印儿。

    满是好奇,“做什么咬我?”

    “就是想了呗,怎么着,不行啊?”

    陈墨言瞪圆了双眼,腮帮子都鼓了起来。

    乌黑的眼咕噜噜的转着。

    看的顾薄轩心里头痒痒的,可是,他还得忍着……

    好半响,陈墨言有些丧气,“本来想着让你也疼一下的,结果你手臂那么硬,身上也是,难道你是铁打的啊。”真是的,挨打的不疼反倒每次都是她这个打人的疼,也是醉了的。

    “我是不是铁打的,你不是最清楚吗?”

    顾薄轩的这话陈墨言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不过下一刻,她看到顾薄轩似笑非笑的眼神落在自己的肚子上。

    然后,她一下子恍然。

    脸红了一下,嗔他,“色狼。”

    顾薄轩帮陈墨言捏着小腿,小两口之间虽然没再说什么话,可却尽显温馨与亲呢。

    直到吃过午饭。

    没坐一会儿陈墨言就忍不住打起了瞌睡。

    她看着坐在自己身侧的顾薄轩有些撒娇,“你陪我睡会儿呗?”

    “好,我陪你。”

    本来,顾薄轩是想说自己半夜就得回的,可是,看着陈墨言眉眼里头的娇嗔。

    以及眼底因为自己的归来而流露出的浓浓欢喜。

    他张了张嘴,几次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陈墨言几乎是沾枕就睡。

    不同的是,这次她是枕着顾薄轩的手臂睡着的。

    哪怕是她沉沉的睡过去。

    顾薄轩也没舍得移开陈墨言,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她。

    看着她的睡颜。

    然后,另一只手轻轻的在她小腹处抚摸……

    这里是他和言言两人的孩子呢。

    可是,她他们出生,自己去不能及时赶回来,更不能在言言的身边!

    天知道听到首长说话的那一瞬,他几乎是用了全身的力气才压下自己想要抗命的那股子冲动。

    顾薄轩的头脑在这方面向来是很犀利。

    他在首长开口的那一瞬间便判断出了当下的情形:

    这事儿,他推不掉!

    可是面对着妻儿……

    顾薄轩忍不住的红了眼圈。

    忠义,不能两全!

    心里头的愧疚一波又一波的涌上来。

    潮水一样。

    可是,顾薄轩却清楚的知道,自己,没有退路!

    吃晚饭的时侯。

    田老太太把一堆的零食拿给顾薄轩,“你带着,路上吃……”多的话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两个孩子,两个都辛苦。

    可是人都是自私的呀。

    她是陈墨言的奶奶,所以,哪怕知道顾薄轩是真心对自己的孙女儿。

    她也知道这孩子是真的辛苦,是在用他所有的时间和心思来陪着言言,在意言言。

    可是,她心里头还是忍不住的会想,要是言言当初换个人嫁。

    会不会就不用过的这么难过和辛苦?

    “谢谢奶奶。”

    陈墨言正坐在一侧呢,听到这话扭头看了看田老太太,眼神落到顾薄轩身上。

    “明天就走,要这么急吗?”

    顾薄轩心里头叹了口气,却还是开了口,“不是明天,是今晚半夜的车票,部队只给了我三天假……”

    “是……”要出任务吗?

    陈墨言本能的觉得不对劲儿,不过话滚到了舌尖儿。

    又被她的谨慎给拦了回去。

    这里,不是问这些的时侯。

    晚饭过后。

    两个人回房间。

    顾薄轩看着一路没出声,回到房间坐在椅子上抿着个唇的陈墨言。

    心里头有些紧张,“那啥,言言,我不是故意不说的,我,我是怕你担心……”

    “行了,我知道,我没生气。”

    顾薄轩深呼了口气,想让自己尽量的镇定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自打有了这娃,她就觉得自己的情绪好像越来越焦躁。

    似乎朝着一点就着的那条路上越走越远?

    “你还说没生气,看看这眉头拧的,都可以夹死只蚊子了。”

    顾薄轩不说这话还好,这一说,得,立马点了火。

    陈墨言啪的拍了下他的手,“坐好了,别碰我啊,我问你,为什么一早不和我说,是不是等到你半夜走了我找不到人时再和我说,你走了,啊?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有什么事情不能正大光明的说吗,非得让人猜猜猜,你不烦我还累呢,麻烦你体谅下我现在的情况好不好?”

    “好好好,我体谅我体谅。”

    “都是我的错,是我的错,你骂我打我都行,保证骂不还口……”

    他走过去,轻轻的拥着陈墨言,一迭声的陪着小心。

    谁知陈墨言一扭头,冲着他哼哼两声,“骂不还口,打呢,难道你就敢还手,就要还手吗?”

    “不敢不敢,打啊,不行的话我帮你打?”

    顾薄轩那是认定了一件事儿:

    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媳妇说的就是对的,做的更是对的。

    就没有他家媳妇错的时侯!

    “我皮糙肉厚,打我的话你肯定又手疼,要不我自己打,保准你说打哪就打哪,好不好?”

    陈墨言被他这一番话说的破啼为笑。

    大眼挑起来,睇他一眼,“一边去,我才懒得和你耍嘴皮子。”

    笑了就好!

    顾薄轩松了口气,半蹲下去给她捏着有些肿的小腿。

    眼里头全都是心疼。

    “你等我一下。”

    “嗯,你去哪?”

    顾薄轩却是已经大步走了出去,“等下。”

    陈墨言大眼扑闪着,看着房间门口。

    这人,这是要去作什么了?

    不过眨眼间,顾薄轩去而复返。

    他手里头端着一盆水。

    半挽了袖子,把水盆放在地下,半蹲着,伸手把陈墨言的脚放进了水盆里。

    “哎哎,不要,好痒,你要做什么?”

    “别动,我帮你泡泡脚。”

    “不用了,你快放开,我自己来,哎哎……”

    “别动,我帮你捏捏。”

    顾薄轩带着粗茧的指腹在陈墨言的小腿,脚踝等微肿处揉捏着。

    他的力道用的恰到好处。

    因为他的头低着,坐在高处的陈墨言只能看到他的发顶。

    “我刚才听奶奶说,你这段时间晚上老是睡不好,小腿肿,抽筋,言言,都是我不好,在你最需要的时侯我却不能陪在你身边,不能照顾你……”

    “你是应该生我气的。”

    他的声音低沉,带着浓浓的歉意和内疚。

    等了半响没等到头顶上的声音。

    顾薄轩心里头微跳,言言怎么不出声了?

    难道真的生气了?

    一抬头,不禁把他给吓了一跳,“哎哎,言言你怎么哭了啊,你别哭啊。”

    陈墨言一脸的泪。

    看着他默默的、无声的哭。

    把他给心疼的啊,“你别哭啊,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

    “你干嘛啊,还想着再把我爸和奶奶他们给吓一回啊?”

    陈墨言带着哭腔开了口,并且还狠剜了顾薄轩一眼。

    “我哪里都好,就是被你给气的。”

    “都是你,欺负我。”

    “不回来也就算了,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还气我,把我给惹哭……”

    “对对对,是我的错,是我不对,是我气你。”

    “全都是我的错。”

    顾薄轩也记得自己这半天功夫说了多少句自己错了。

    只是看到陈墨言那带着水光的双眸。

    下意识的认错就出了口。

    洗好脚,顾薄轩把水倒掉,洗干净水,回头扶着陈墨言坐在床上,

    “乖了,不哭啊,我肯定很快就会回来看你的。”

    他不说这话不好些。

    一说这话吧,陈墨言一下子想到了什么,脸色就变了下,

    “你是不是要出任务,是不是这两个月都不能回来?”

    “那你孩子出生时能赶的回来吗?”

    顾薄轩在心里头算了下时间,脸色有点不好看,“言言,我只能说,我尽量……”这都六个月初,要奔七个月了,医生几次都说这两个孩子肯定是要早出来的,按着首长之前所说的话,顾薄轩觉得自己孩子出生前赶回来的时间有些困难,不过,他轻轻的抱了下陈墨言,语气有些凝重,“言言,我尽量好不好?”

    “嗯,那你记得这话啊。”

    顿了下,陈墨言又加上一句,“还有,哪怕是不能及时赶回来呢,只要你能回来就好。”

    顾薄轩听到这话,扭头看了眼窗外。

    这一刻,他有些不敢看陈墨言的双眼!

    耳侧,陈墨言抬手扯了下他的耳朵,“我和你说话呢,我说的话听到了没有?”

    “听到了听到了,媳妇别扯了啊,再扯耳朵要掉下来了。”

    顾薄轩有些夸张的讨饶。

    “哼,这次就放过你。”

    陈墨言放下手,顾薄轩略有些夸张的作了个道谢的动作,然后,轻轻的抱了她一下。

    “放心吧,只要想到你,还有孩子在家里头等着我,等我回来。”

    “我一定会活着回来的。”

    哪怕是爬呢,他也得回家!

    陈墨言看着他抿了下唇,点了点头没再多说什么。

    情绪稍稍一放松,她忍不住又打起了呵欠。

    “困了?睡吧,我在这里陪着你。”

    “嗯,那你走的时侯和我说,别急着摇头,我不送你,我就看着你走。”

    “好好,赶紧睡吧。”

    眼看着陈墨言的眼皮就要睁不开了,顾薄轩赶紧点头应下。

    直到她睡下。

    顾薄轩轻轻的帮她掖了下被角,在她额头落下一吻。

    然后才站起身,轻轻关上门走了出去。

    站在书房外,里头还有灯光呢。

    他想了想并没有直接进去,反倒是直接走到了田老太太几人的房间门口,

    “奶奶,您睡了吗,我想和您说几句话。”

    “没睡没睡,进来吗?”

    “好啊,谢谢奶奶,爷爷还没睡呢?”

    自家人知自家事儿。

    顾薄轩自己知道自己的情况,他这不能在言言身边照顾,言言不会说什么,但是田家人呢,瞧着言言这样,说不定心里头就会觉得自己不顺眼呀,这样自己的形象可就没那么好了,再不嘴甜点的话,他可真的没地位喽。

    再说了,伸手不打笑脸人嘛。

    “薄轩啊,言言睡了?”

    “睡了,刚睡着,奶奶你们还没睡啊。”

    田老爷子看着他哼了一下,扭开了头不想和他说话。

    倒是田老太太,白了他一眼,摇摇头看着顾薄轩笑,“你爷爷他刚和我逗嘴呢,心情不好,咱们不理他,你这孩子不多休息一会是有什么事情吗?咱们可都是一家人,千万别客气啊。”

    “奶奶您说到哪去了,您是长辈,是言言的奶奶就是我的奶奶。”

    “我和您绝不会客气的。”

    顾薄轩这话虽然说的有些不客气,但却让田老太太很高兴。

    她一连的点头,“对对,就是这样的。”

    田老爷子直接撇了下嘴,“油嘴滑舌。”

    顾薄轩直接当没听到。

    “奶奶,我就是想问问您,言言这段时间还好吗,没发生什么事情吧?”

    他看着田老太太有些诧异的眼神笑了笑,“言言她怕我担心,老是什么都不想和我说,可我却总是想着能帮她一点是一点,哪怕不能帮呢,最起码我知道她的情况,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情,心里头也安心点。”

    “哎哟,你这孩子,这话说到我心坎里头去了。”

    这话听到田老太太心里头可高兴了。

    关心自家孙女呀。

    她一脸的笑,“你放心吧,这丫头虽然性子倔了点,但是有我们这么多人呢,肯定能照顾好她的,你在部队里头也不容易,就好好的工作,家里头别担心,有我们呢。不过,最近朱兰她们几个来了几趟,好像滴咕着什么事情,不过你放心吧,我把那几个丫头给赶走了,都什么时侯了呀,工作可没那么重要。”

    田老太太的话听的顾薄轩眸光微凛。

    又说了几句话,确定了陈墨言身体真的没什么事情。

    顾薄轩就随意寻了个理由告辞。

    “爷爷奶奶你们早点睡,我先走了啊。”

    走到院子里头,顾薄轩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儿。

    最终,他还是走进了书房,“爸,我给朱兰和刘素打个电话啊,有点事问她们。”

    田子航看了他一眼,没出声,却也没走开。

    晚上九点半。

    朱兰才把自己儿子哄睡,才走进书房就接了顾薄轩的电话。

    “顾薄轩,怎么是你?”

    “朱小姐,我早上回的家,这会儿言言才睡,我凌晨三点半的火车,这会儿有件事情想问你……”

    顾薄轩直接把自己的行程都说出来。

    摆明时间紧促。

    对面,朱兰翻个白眼,“你想问什么,直接说,我能说的肯定说……”

    至于不能说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