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282章 陈家,完了
    一觉到天亮。

    陈墨言几乎是睁开眼就朝着床侧,窗外头看过去。

    床边上,没人。

    窗外,天光大亮。

    心里头肯定是有失望的,不过,却也在意料之中。

    顾薄轩怎么会舍得半夜把她给叫醒?

    而且,昨晚也算是她这段时间来睡的最安稳的一夜了吧?

    她慢腾腾的起身,洗漱。

    走出房间,田老太太正和齐阿姨在院子里头逗小妞妞和小宝玩呢。

    最终,赵西选择了陈墨言的建议。

    把小宝交托给了齐阿姨照顾。

    最开始的时侯她说给钱,可齐阿姨却是死活不肯要。

    用她的话说,她在家里头忙活完也是闲的发呆。

    有个孩子陪着还是好事儿呢。

    不过赵西却是不肯。

    坚持给钱。

    最后,还是陈墨言发了话,每个月二千块钱。

    齐阿姨还想着让。

    陈墨言却是摇了头,“齐阿姨,西西不是让您看一天两天,更不是一个月,小宝最起码还得有两三年才上幼儿园离开人呢,我知道你是好心,但是咱们折中一下,不然的话她哪还好意思让你看啊,你说是不是?”

    “那,那好吧。”

    就这样,齐阿姨在小宝几个月时接手照顾。

    很尽心。

    再加上田老太太住在这,田素更是时不时就把小宝丢在这里自己出去晃。

    反正这是亲妈。

    骂几句就骂几句呗,骂过听过,隔天继续。

    她妈骂她,可是对小妞妞好的很呢。

    几个大人两个孩子。

    再加上陈墨言这么个孕妇……

    说说笑笑玩玩闹闹的,齐阿姨和田老太太顿时就觉得日子精彩了起来。

    陈墨言走出房间就看到小妞妞正拿着个球使劲儿的丢。

    然后又颠颠的跑去捡回来。

    她自己玩的不亦乐呼。

    小宝被齐阿姨抱着,不时的咯咯笑两下……

    一派的岁月静好。

    “言言醒了?饿了吧,我早上包了馄饨,你看看是喝粥还是煮馄饨,我帮你去弄啊。”

    齐阿姨抱着小宝站了起来。

    小宝以为要把她给抱走,小手挣扎了两下还不乐意的瘪起了嘴。

    田老太太笑,“来,把孩子给我,我在这里看着她们两个。”

    “那麻烦您了,老太太。”

    对于田老太太几个人,齐阿姨是满心的感激。

    小宝很乖,只要是她身边熟悉的几个人,谁抱给谁抱。

    那份乖巧让齐阿姨和田老太太对她多疼了几分。

    陈墨言也没客气,就她这体形和身形,现在真的不适合进厨房!

    天气已经是渐渐热起来。

    陈墨言索性就在外头的石桌上吃早饭。

    一大碗的馄饨被她吃了个底朝光。

    吃完后她舔了舔嘴唇,下意识的看向厨房,“齐阿姨……”

    “你都吃一碗了,要是想吃的话晚会再吃啊,这会儿不行了。”

    说话的自然是田老太太。

    她看着陈墨言的肚子眼神里头满满的都是忧色。

    这么大的肚子,哪怕是两个呢也太大了吧?

    要生的时侯可怎么办啊。

    “奶奶,我哪里吃一碗啊,还给小妞妞抢去了两个呢。”

    听着陈墨言这满满委屈的语气,田老太太忍不住好气又好笑,

    “你多大的人了啊,还和妞妞计较?”

    “也真有你的。”

    陈墨言一本正经的,“奶奶,我这是在告诉您一件事实,我并没有吃一碗。”

    “一边去,别贫嘴。”

    陈墨言看着老太太抱着小宝跟上不远处的小妞妞,她坐在后头耸耸肩。

    真是的,自己说实话都没人听啊。

    直到晚上的时侯,陈墨言竟然问都没问顾薄轩什么时侯走的。

    然后,田老太太自己先憋不住了。

    “言言,你怎么不问顾薄轩什么时侯走的啊,难道他走的时侯你醒着的?”

    这不可能啊。

    当时那会屋子里头没开灯呢。

    也没有什么动静啊。

    “有什么好问的啊,他不是说半夜吗,至于不叫我……”

    陈墨言叹了口气,“奶奶,我只是怀孕又不是真的傻,他那个时侯走怎么可能会叫我?”

    早在睡之前就晓得他肯定是不会叫自己。

    她都设好了闹钟的。

    没想到被顾薄轩给按掉了。

    她耸耸肩,“他这又不是头一回,我都习惯了。”

    陈墨言的话听的田老太太有些心酸。

    她看了眼自家孙女,有心想说些什么吧,可这孩子都好几个月了。

    据说还是两个……

    她这当奶奶的还能说啥?

    难道让自己孙女顶着这么个大肚子离婚?

    “嗯,他应该过段时间就会回来的,到时侯可得让他在家里头多陪陪你们几个。”

    田老太太说的是指陈墨言生产的时侯。

    在她的心里头,言言可是他媳妇啊。

    平时不在,在部队里头忙着出不来也就算了。

    国家部队正事要紧。

    可这自家媳妇都要生孩子了,部队还能真这么不人性化的不批假?

    陈墨言看了她一眼,张了张嘴没开口。

    心里头却是明镜似的:

    顾薄轩这次这么紧的回来,又匆忙离去。

    具定是要出远门的。

    什么时侯回来都不一定呢。

    生产的时侯盼着他人?

    还是省省这份心吧。

    不过她这个时侯并没有把这话说出来。

    不然,老太太肯定又得对着她念叨。

    坐在自己的床上,陈墨言翻过来复过去的总是觉得不得劲儿。

    好半响,她猛不丁的反应了过来。

    她是觉得不得劲儿。

    因为,昨晚这里有顾薄轩,可今晚人却没了……

    反应过来的陈墨言忍不住嘟了下嘴。

    真是的,回来那么半天功夫做什么啊,转眼他又跑了。

    撩了就跑!

    好不容易睡着已经是下半夜。

    第二天陈墨言是睡到上午九点多,快十点才起床。

    想站起来的时侯她觉得肚子一抽一抽的疼。

    不过陈墨言没在意。

    顾薄轩离去的第三天。

    刘素的电话最先打了过来,电话里头,刘素的声音很是高兴,“言言,好了,好了,咱们的地都批下来了,全部,是全部的手续,而且对方还和我道歉来着,哈哈,你没看到对方那个样子,可真真是笑死我了。”

    “你不是说被卡住了吗,怎么就批了?”

    “我也不知道啊,不过是真的批了,不信我把所有证件拿过去给你看看。”

    “别别,先放你那吧,等我这边卸货后再说。”

    对面,刘素忍不住扑吃一笑,“把自己孩子说成卸货,敢是也只有你一个了。”

    “对了,对方还说什么要改天有空去拜访你呢,不过我没理那人。”

    刘素觉得那人太可恶了啊。

    明明她们的手续什么的都是相同的,各种标准全都是照着规定来。

    可那些人就是不给自己批复……

    处处打官腔,要好处。

    真格的更是一点不动。

    两个人在电话里头又说了会子话,刘素只让陈墨言放心,外头的事情她自己处理便挂了电话。

    直到电话挂上。

    陈墨言才慢半拍的反应过来,她竟然忘了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好好的,怎么就一路开绿灯了?

    孰不知对面的刘素却也是挂了电话之后长松了口气。

    甚至还心有余悸的拍了下自己的胸口。

    还好,言言没想起问她别的,不然的话,她答应顾薄轩的不说真不知道能不能遵守住……

    坐在椅子上想了半天,刘素的眼底划过一抹的异样。

    问题得到了解决是好事。

    可是,顾薄轩在帝都有这么大的能量?

    摇摇头她不再去想这些,拍了下自己的脑门,计划耽搁了这么些天,如今好不容易批复下来,她得赶紧把之前耽搁的计划补回来才行,这么一想,刘素直接就低头埋入了工作当中。

    又两天。

    朱兰一脸神秘兮兮的走了进来。

    “言言你知道吗,那个陈二公子出事了……”

    “出事了,出啥事?”

    陈墨言听出朱兰语气里头的幸灾乐祸,便觉得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不过,她还是瞪了眼朱兰,“赶紧说,别老是卖关子。”

    “被人给打了,听说是为了一个小明星和人起了争执,然后回头就被人给背后闷打了一顿。”

    扑。

    陈墨言喝到嘴里头的枣茶直接给喷了出来。

    幸好朱兰闪的快。

    不然肯定都得喷她胸口,脸上。

    “你说的不会是八卦杂志吧,这种事儿信不得的。”

    “不是啊,是真的,那个陈二公子现在还在医院没出来呢,据说是手脚都被人给打断了,疼的嗷嗷叫呢。”

    陈墨言拧了下眉头,若有所思的看向了朱兰。

    倒是把朱兰给唬了一跳,“你怎么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啊,我可告诉你啊,这事儿我可不敢做的。”

    “我的大老板,打人可是犯法的。”

    “我是好人。”

    “再说了,陈家那是什么样的背景啊,我倒是想着过去抽那位陈二公子一顿,可是那也得我有这个能力和胆子呀,很明显的,我惜命,我不敢不是?”

    “嗯,你说的也对。”

    朱兰,“……”什么叫你说的也对,对对对个毛线啊对。

    “不过,言言,陈家二公子最近应该是没心情管这事儿了,我再试着走走公关,看看那几个小明星能不能让她们改口……”

    “不,你去查,找证据。”

    “然后,我要把她们,包括那个一线的,一块告上法庭。”

    陈墨言看着朱兰有些诧异的眉眼,眼底闪过一抹凌厉,“这样让她们改口不会有人信的,只会觉得咱们财大气粗,花钱买通了对方,外头人更会觉得她们说的都是事实,我要的是法律上的清白,只有法庭能判。”

    “你需要做的就是找证据。”

    “是那种铁证。”

    陈墨言扬扬眉,眼底尽是凌厉,“开庭的时侯和法官申请公开审理!”

    也只有这样赢了官司。

    才能让墨言品牌挽回一些名声,甚至,如果操作得当。

    说不定还能更上一层楼!

    陈墨言刚才说的这些话朱兰何尝不清楚?

    她之所以说那些也就是想着息事宁人。

    觉得这件事情越拖越大,到最后说不定会对整个墨言品牌的大集团造成些许的损失。

    可是,直到陈墨言这么一说。

    朱兰却又是恍然:置之死地而后生!

    她猛的站了起来,“我这就去查这事儿,还有一些人证是咱们早就有了的,我再去过一遍。”

    力图不能让她们被任何人收卖,改口供。

    “哎你这么急做什么,吃完饭再去啊。”

    真是的,这都中午十二点了,也不急在这一时吧?

    谁知道朱兰却是恨不得一下子把这事儿给落定。

    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吃什么饭呀,这事儿没弄好,我没胃口。”

    陈墨言,“……”有这样的员工真好!

    ……

    特护病房。

    陈二公子的手脚都被打了石膏。

    全身好像包成了个棕子般的存在。

    和全身雪白的石膏成正比的,是他铁青、黑的和锅底有一拼的脸。

    “去给我找,找出这个人TMD的我要弄死他全家!”

    敢在背后打他闷棍。

    这也罢了,还尼玛把他手脚都给弄断了。

    这是不想他活是吧?

    要是让他知道是哪个王八鬼孙子下的手。

    他把他家祖坟都剖出来!

    “二少您息怒,您别生气,咱们的人已经去查了……”

    “查查查,这都几天了,你就知道一个查,查的怎么样啊,人呢,人在哪?”

    全身疼痛的陈二公子把火都撒到了身旁一个小跟班身上——

    要不是他手脚不能动。

    估计早把人给揍一顿或是踹几脚了。

    这么蠢的东西,当初自己怎么就让他待在身边的?

    丢人!

    “二少您别急,再等等,再等等,肯定会有消息的。”

    小跟班一边说一边忍不住抹了下额头上的冷汗。

    心里头却是也跟着骂起了娘:

    到底是哪尊神惹的这位主儿?

    你TM的倒是敢做敢当,把人打了你留个名冒个泡啥的啊。

    让他们这些小虾米当出气筒、替罪羊算什么本事?

    下午,几个灰头土脸的人回来。

    对着小跟班耳侧嘀咕了一番,小跟班的脸色更差了。

    回过头,看着正半靠在床上看电影的陈二少,他小心的走了过去,

    “二少,出事了……”

    “我这不是早就出事了吗,一天天的,都是你们这臭嘴给诅咒的。”

    “等我好了看我回头收拾你们这一个个的。”

    “不是,二少,是您名下的几个酒楼,温泉馆都出事了……”

    “嗯,怎么回事儿?”

    一听说是自己的生意出了事儿,陈二少立马抬起了头。

    毕竟这可是自己的财源保证。

    不过他并没有太多的在意:

    陈家在这帝都虽然不是什么一流世家,但却也是有实力的中坚力量。

    特别是最顶层的那几个人。

    可不就是最需要他们这样的人帮着做事,出头吗?

    他们陈家可是很吃香的。

    只是,小跟班的脸色有点难看,“被查封了,说是,涉毒涉黄涉赌……”

    “什么,这是谁说的,我这个老板都没在,谁封的?”

    陈二少一激动,忍不住就想踹人。

    可是他这一脚一动,立马疼的嗷嗷叫唤起来。

    额头上全都是一层层的冷汗。

    疼的。

    “二少二少您别动,医生,医生快来……”

    这里可是单人贵宾级的病房。

    陈二少之前又是直接量出身份来的。

    这么一喊,不管是医生护士自然是没人敢怠慢的。

    一翻检查折腾过后。

    医生很是郑重的警告,“二少您这腿不能再伤了啊,要是再裂开的话,对以后的康复会有很大影响,说不定您这走路上留……”后头的话他没敢说出来,生怕这位极是嚣张跋扈的陈二少再次发怒。

    “滚,滚滚滚,都给我滚出去。”

    医生心里头骂娘,表面上还得客客气气的叮嘱一边的那个小跟班。

    然后,转身,冷着一张脸走了出去。

    护士很是同情的围过来,“怎么,里头那位又骂人了?”

    “嗯,他这伤又裂了,得多盯着点,不然……”

    医生摇摇头,抬脚走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身后的护士却自是明白他刚才没说完的话:

    要是陈家的人讲道理还好。

    如果不讲道理,就他们这小人物,还不是人家陈家随便一根手指头都能碾死的?

    心里头叹了口气,对着陈二少这边却是更加的用了几分心。

    一切,为了自己!

    陈二少自己在病房里头走不出去。

    一连几个电话打出去,然后,他的脸是越来越黑。

    最后一个电话没说两句人家直接就挂了。

    听着里头的忙音,陈二少气的额头上的青筋都突突跳了起来。

    “二少,您……”

    “滚。”

    陈二少一扬手,把手机对着小跟班狠狠的砸了过去。

    擦着脸砸到了墙上。

    咣当。

    啪。

    电话摔成了好几瓣,彻底的报废。

    “二少您息怒,那些人肯定只是做做样子,不会有事的……”

    陈二少想起刚才电话里头那几个人的话。

    连看小跟班一眼的心思都没有。

    一伸手,“拿过来。”

    “啊,啥?”

    “电话,你的。”

    “哦哦,给您……”

    陈二少接过电话拨了一个号。

    开口的时侯,他的声音已经平静了下来,“哥,家里头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不然的话,好好的为什么他名下的产业几乎全部在短短几天功夫都出了事儿?再加上他……

    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脚。

    陈二少的眼神里头布满了阴霾,“哥,咱们家,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我还想问你呢,老二你TMD的在外头做了什么事情?咱们家要完了,完了……”

    最后两声完了,陈大少几乎从牙缝里头挤出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