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诺大的一个陈家,虽然不是说没就没了。

    但是,却是以着大楼倾塌的方式快速的一败涂地。

    就是连陈墨言听朱兰和刘素两个人说了这些事后都觉得奇怪的很。

    怎么可能会这样?

    “言言,你说会不会是陈家得罪了什么大人物啊?”

    刘素想了想,有些迟疑的看向了陈墨言。

    之所以说是有些迟疑,其实刘素和朱兰两人心里头都隐隐有一个人选。

    可是,真的是顾薄轩吗?

    他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能力?

    两个人都有点不相信。

    最后就变成了将信将疑的。

    陈墨言看了眼两个人,笑了笑,“管他是怎么回事儿呢,反正事情解决了就行吧。”

    刚好省了她的心思。

    “这下好了,我马上就没什么精力管外头的事情,余下来的几个月啊,你们可是真的要自食其力喽。”

    陈墨言对着两女眉眼弯弯的笑,“我看好你们两个哦。”

    刘素和朱兰两人齐齐翻了个白眼。

    等到走出四合院。

    刘素忍不住看了眼朱兰,“朱兰姐,你说,陈家那事儿真的是顾……是他吗?”

    对于顾薄轩,刘素可以说是陈墨言身边这些人最早认识的。

    在她的眼里头,是,顾薄轩的确是对言言很好。

    可是,顾薄轩他就是一个军人。

    别的没什么吧?

    这里是哪里啊,这可是帝都。

    现在的刘素不是几年前单纯无知的学生,更不是初涉社会的毕业生。

    她跟着陈墨言摸爬滚打的。

    什么事情什么场合没见过?

    国外不止转了几回的。

    这也让她愈发对这个社会看的真切起来。

    顾薄轩怎么可能在帝都这个地方掀起那么大的能量来?

    刘素撇了她一眼,扬扬眉,“你忘了一句话,所有的不可能都有可能的存在?”

    “再说了,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

    刘素是坐着朱兰的车子过来的。

    听到她这么说,坐在副驾上的朱兰一边给自己系上安全带,一边扬扬眉,“这么说来,朱兰姐你觉得是他干的?”

    “我就是觉得吧,哪怕他不是直接出手,肯定也和他有关的。”

    一边开车一边瞅了眼刘素,朱兰想了下才轻声开口道,“这事儿,肯定和他有关的。”

    刘素扬眉笑了笑,“如果是真的就好了。”

    姐妹两人互看了一眼,都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车子拐弯,刘素眼角余光看到街头一角的一道身影有些熟悉,她咦了一声,

    “那个人好眼熟啊……”

    朱兰刚好瞅了眼后视镜。

    听到刘素的话眼神一瞟,她就笑了,“可不是熟悉么,你还不知道打过多少回交道呢。”

    “啊,有吗?”

    她刚才就看着觉得眼熟,没想起是谁来。

    “齐炳超,你难道不是打过好几回交道吗?”

    朱兰这么一说,刘素忍不住小嘴都微微张了起来,“不会吧?刚才那个人是齐炳超?”

    齐炳超好歹的也是一家公司的高层好不。

    怎么可能沦落到在街头发广告的地步?

    “朱兰姐,你不会是看错了吧?”

    “不可能的,要不,咱们把车子倒回去看看?”

    “好啊,去看看。”

    对于齐炳超,刘素是真的没有一点的好印象。

    一个男人一心想着吃软饭,靠女人。

    是,你想着往上爬没错。

    你想靠着赵西也没错。

    可是,你心里头能不能尊重点你的金主,对你看上的,必须依靠她才能往上爬一爬的女人好一点?

    真是不知道他那脑子怎么想的!

    也幸好赵西果断的离了婚……

    朱兰也是存了想看齐炳超笑话的心思,车子在前一个红灯处转了个弯。

    掉头开了回去。

    刘素瞪大了眼去瞧着外头,生怕错过了什么似的。

    那表情看的朱兰忍不住有些好笑,“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找自己的男人呢。”

    “哦,我在找负心人。看看他得到报应没有。”

    外头。

    街心。

    齐炳超头上全是汗,一脸的焦躁却又不得不强行挤出一抹笑。

    看着来往的行人,以及车量。

    他恨不得把手里头这些广告用力的摔出去。

    或者,拿回去砸在某几个人的脸上、头上。

    手有些机械的往前递着广告纸,他眼皮不抬一下。

    都麻木了。

    哪怕身边有车子停下来,他也不过是把广告纸递了过去……

    他以为会再次被人给避开。

    谁知道一侧停下的车窗打开,伸出一只手,接了过去。

    齐炳超微怔,然后,他就看到对方朝着他扬扬眉,一脸璀璨笑意的刘素。

    脸色蓦的一变。

    齐炳超转身就想走人,谁知道身后刘素呵呵一笑,

    “原来是齐经理呀,怎么着,好好的办公室不坐,跑到这街上来发广告。”

    “这是在体验人生吗?”

    “哎,看来我以后也得和齐经理多学学啊。”

    齐炳超的脚步猛的停下来。

    双眼透着阴霾,“你们要怎么样,看我的笑话吗,现在我这样你们满意了是吧?”

    他几乎是用的怒吼。

    咬牙切齿的样子让他整个人瞧着恐怖又扭曲。

    整个人尽显狰狞。

    或者是因为眼前的刘素是和赵西一起的,还是很好的朋友。

    或者,齐炳超是真的想要发泄什么。

    他对着刘素恶狠狠的怒斥,“你们就是看不得别人好,变态,我本来有个好好的家的,我和西西的家是被你们给拆散的,现在她还不让我看孩子,那也是我的女儿,不过我知道,肯定是你们几个人在她耳边怂恿的。”

    “西西看不出你们的真面目,你们却骗不了我。”

    “我知道你们的心思,你们就是看不得我和西西好嘛。”

    “你们就是一群心里变态,瞧不得别人好的女人!”

    “最可恶了,拆散别人的家,你们会有报应的。”

    “都是你们,害得我没了家没了工作,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听着这一番理直气壮的话。

    里头充满了恶毒,报怨以及恨意。

    刘素啧啧两声,笑嫣如花的看着双眼气的通红的齐炳超,“齐经理这话说的好吓人哦,我们好怕。”下一刻,刘素唰的一下直接翻了脸,冷笑两声,“你也好意思说和我们西西感情好,你当初看上了她什么你自己心里头没数吗,不要脸的男人果然是连心思都那样的不要脸!”

    “还有你工作上的事情,明明是你自己出了差子吧,你们老板没把你给开了就挺好的了,你说说你,怎么还一肚子的怨气呢,真不知道你们老板还给你这次机会作什么。”

    “哦,对了,齐经理,你妈呢,你弟弟弟媳妇侄子侄女的那一大家子呢。”

    “都走了吗?哎哟,你这一天在街上撒广告,够养活这么一大家子人吗?”

    “齐经理,人生苦短,日子却还是长着的,咱们得好生保重身体啊。”

    “赵西你给我滚。”

    齐炳超被赵西这一番话气的啊,嘴唇都哆嗦了起来。

    看着那架式,要不是这是在大街上。

    估计他都要上前动手打人了。

    驾驶位上的朱兰冷笑了两声,突然一踩油门。

    车子冲着齐炳超猛的冲了过去。

    把他给吓的啊,嗷老一声,撒腿转身朝着一侧的街心跑……

    身后,朱兰一个大力把方向盘转了个方向。

    车子擦着齐炳超的身子驶过去。

    看着那扬长而去的车子,齐炳超眼里头的恶毒足足凝成了实质。

    都怪这几个女人!

    他这是把陈墨言都给在心里头暗恨了起来呢。

    不过,陈墨言也不在意就是。

    ……

    赵西这几天忙的脚不沾地。

    天天都是早出晚归的。

    小宝早上还没醒呢她就走了,等到小宝晚上睡着了,她才回来。

    齐阿姨瞧的那个心疼,对小宝更加的上心。

    这天下午好不容易提前回到家,也已经是晚上八点半。

    小宝才洗了澡,正在爬行垫上爬着玩呢。

    流了一嘴的口水。

    她的对面是小妞妞,一大一小两个娃在大眼瞪小眼。

    听到院子里头的脚步声,小妞妞还把小脑袋翘到门口看了两眼。

    发现不是自己想要找的人,她立马嘟了下小嘴,缩回了身子。

    赵西眼尖,看到小妞妞在这,脚步一转方向也走了过来。

    小妞妞在,自家女儿肯定也会在呀。

    “西西回来了?热吧,快去洗下手,那边有冰镇的西瓜吃。”

    齐阿姨正坐在一侧缝东西,边看着两个小的。

    抬头看到赵西,一脸温柔的笑。

    这笑容让赵西心头顿时就一酸,有一种早逝的外婆在等着她回家的感觉!

    她鼻子微微抽了下,压下心头的涩然,朝着齐阿姨道了谢,转身去洗了把脸,再过来的时侯齐阿姨已经把西瓜端了过来,“快吃吧,老太太和老爷子不能吃,言言也不能吃,田先生只吃了一块就不吃了,也就你了,不然吃不完要放坏的。”

    “言言要是看到我吃,怕是要流口水喽。”

    齐阿姨笑了笑没说什么。

    不过,她是没说啥,身后陈墨言不乐意的声音响起来,“赵西你显摆是吧,你给我等着,等我过几个月的,看我不把零食都补回来,不就是西瓜吗,等到时侯我要吃一个丢一个,哼。”

    她这孩子气的话听的齐阿姨和赵西两人都忍不住扑吃一笑。

    小妞妞更是想也不想的朝着她跑过去。

    “姐姐……”

    被天天耳提面命的叮嘱着,小妞妞知道现在的陈墨言不可能抱她。

    虽然她不懂为什么。

    但是,却记住了大人们的一句话:

    姐姐肚子里头有宝宝,姐姐不能抱她,会累的。

    所以,小妞妞就每次都是抱陈墨言的腿,“姐姐,吃……”她拽了两下陈墨言的裤腿。

    陈墨言低头,就看到她小小手心里头摊着的一块糖。

    这把陈墨言给稀罕的。

    “还是我们妞妞好,这娃,没白疼啊。”

    陈墨言捏捏小妞妞的脸蛋,嗯,话说小娃儿的脸就是软,手感真的很好啊,心里头腹诽两句,她还不忘去忿两句赵西,“不像是某些人,没良心,背着我吃西瓜不说吧,竟然还在背后编排我。”

    “小宝啊,以后咱们可不能像你那个没良心的妈一样哦。”

    “伊呀……”

    好像是在附和陈墨言的话,小宝挥着小手,伊呀了两下。

    冲着陈墨言咯咯乐起来。

    午饭过后。

    陈墨言坐了一会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她现在真的不能在外头待久:

    心慌,气闷,而且累。

    整个人靠在床上,她轻轻抚摸着自己的小腹,心里头涌起一丝淡淡的忧心。

    这两个孩子好像是越来越大了。

    她现在的身体好像已经撑的极是困难。

    也不知道还能再撑多久……

    医生是说了肯定会早产,但是医生也说了,能多待一天就尽量的多待一天。

    毕竟,这晚一天出生和早一天的早产儿有着很大的区别。

    哪怕是早产儿和早产儿之间,能晚一天尽量晚一天。

    为了医生的话,陈墨言觉得自己简直也是拼了。

    这都七个月了吧?

    七个月出头了。

    陈墨言半靠在床上扳着手指头数日子。

    一天两天三天的,到最后,她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

    梦里。

    她正在生孩子。

    一开始是顺产,折腾了好几天几夜。

    最后疼的不行了。

    受不住。

    她几次要求剖腹产,可医生却是绝决不同意。

    陈墨言气的想开口骂人。

    不过她没有什么力气。

    疼,钻心的疼。

    不知道疼了多久,耳侧响起医生的话,

    “快点用力,用力,头出来了……”

    头出来了?

    陈墨言心头一激动,顾不得疼了,直接配合着医生的话用力。

    第一个孩子被人抱过去。

    第二个费了番力气折腾出来。

    就在陈墨言松了口气的同时,小腹一疼。

    她竟然听到医生在那里叫,天呐,还有一个孩子!

    把陈墨言给唬了一跳。

    她不是双胞胎,是三胞胎?

    这可是她的孩子。

    她几乎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才把第三个孩子给生下来。

    还没等到孩子抱走呢,累到想晕死过去的陈墨言猛不丁的听到一声尖叫。

    天呐,还有一个,还有一个……

    四四四胎……

    什么四胎?

    难道除了她还有别的人在这里生孩子?

    等到反应到医生说的是自己,被吓了一跳的陈墨言一个激棱。

    整个人彻底的清醒了过来。

    慢半拍的反应过来,她在做梦!

    想到刚才梦里头的那个情景,陈墨言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忍不住有些发虚。

    这刚才梦里头的,不会是真的吧?

    一胎四个……

    她可不想被人当成是猪啊。

    不过陈墨言转眼就镇定了下来:

    梦都是反的啊。

    肯定不是的。

    外头的天还是黑的,估计也就是三四点,偶尔能听到外头的一两声车鸣。

    陈墨言小心冀冀的侧了个身,闭了会眼又睡了过去。

    六月初。

    天气已经渐渐热了起来。

    陈墨言几乎是汗如雨下。

    又不敢把空调开起来,只能拿了一把扇子呼啦啦的扇着。

    田老太太和齐阿姨一旦有空就给她扇风。

    饶是这样,她还是热的不行。

    偏偏就在这个时侯,陈墨言竟然开始吃不下东西来了。

    倒不是和田素前三个月吃什么吐什么那样一样。

    人家是吃什么吐什么吧。

    她是只要一闻到饭菜味就黑脸,想暴走。

    各种的折腾啊。

    看的田子航都没法子,直接跑到了医院去问医生怎么办。

    医生苦笑,“她现在就是心理压力,你们当家属的别给她太大的压力啊,还有,如果可以的话,让身边的人多陪陪她,开导劝解一下,应该会有些效果的。”

    “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暂时没有。像她这样的,太累,时间一长,肯定会心情焦躁的。”

    想想别的女人怀一个孩子到了后期还都上各种的不舒坦。

    累。

    这个陈墨言可是两个娃……

    要是不累的话她可就成超人了啊。

    “那她吃不下饭怎么办?这老是不吃饭也不行啊。”

    田子航是当爹的。

    别人疼自家孩子,他也疼他家闺女啊。

    眼瞧着陈墨言这不过几天功夫,好像人瘦了一圈似的。

    他怎么可能不担心?

    倒是医生看着他劝了起来,“田先生您别太急啊,我前段时间才给陈小姐检查过,都挺好的,不过吃饭这事儿上,要是实在吃不下的话就让她少吃多餐,尽量选些合她口味的。”

    “这孩子眼看着就七个半月了,正是需要营养的时侯。”

    “所以,如果实在不行,只能来医院打营养针……”

    田子航拧着个眉头没出声。

    回到家,看到一脸苦色的陈墨言,他有些心疼,“中午想吃什么,鱼要吃吗,爸给你买去?”

    “刚才齐阿姨去买了,我还让齐阿姨帮我买了好些水果呢。”

    陈墨言知道田子航担心自己。

    看到他回来,笑嘻嘻的抱住他的手臂,“爸你去哪了,我之前还以为你在书房呢。”

    “怎么了,找我啥事?”

    “哦,也没啥,就是孩子的名字,我和顾薄轩商量过了,都请您帮着取名。”

    这话田子航听的高兴啊。

    他给外孙取名字!

    嗯,这事儿他喜欢!

    他顿时就来了精神,拍拍陈墨言的肩膀,“你等着,我回头就给你找几个好名字,多几个备选,你和顾薄轩看看用哪一个。”虽然他是外公,顾薄轩也把取名的大权交拖给了他,可是,他却不能真的都大包大揽的啊。

    圈几个名字。

    让小两口两个去选就是。

    陈墨言笑笑点头,“好啊,我听爸的。”

    田子航来了兴致,转身去了书房查资料。

    外头院子里有脚步声响起来。

    陈墨言正想着齐阿姨怎么那么快回来,抬眼就看到院子里头来势汹汹,一脸怒意的田宝珍。

    ------题外话------

    人在火车上,第二更中午十二点没有的话就得晚上了。亲们记得看哦。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