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284章 疼,很疼
    她怎么来了?

    不过,瞧着那一脸气呼呼的样子。

    应该是去那个地方了吧?

    陈墨言心里头呵呵笑了两声,却是抱着肚子往后退了两步:

    她现在可是国家稀有保护动物,得防着那些粗鲁人!

    君子动口。

    嗯,她得尽量做君子啊。

    不远处,田宝珍一脸的怒气,正站在院子里头想找人呢。

    扭头就看到陈墨言。

    双眼一亮,她噌的两步窜过来,“陈墨言,我问你,你是怎么知道洛,知道那件事情的?”

    “啥事儿?”

    陈墨言直接装傻充楞,对着田宝珍满脸警惕的又退两步,

    “我可告诉你呀,这里可是我家,还有,我现在可是孕妇,你要是伤到了我就是犯法啊。”

    “你……我懒得理你,还有,别和我装胡涂啊,说,洛辰的事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最开头的时侯田宝珍还一脸的怒气。

    可说到最后的那句,特别是提到洛辰这两个字的时侯。

    丹凤眼里头闪过一抹的恨意。

    当然了,陈墨言不知道她是恨自己还是恨洛辰……

    或者,两者都有吧?

    她笑了笑,看到身后不远处有把椅子,索性托着肚子走过去坐下。

    田宝珍还以为她要进屋呢。

    抬脚追过去,“陈墨言你别走,你给我说清楚,你是怎么知道的,还是说,你时刻派人盯着我,更或者,你盯着的是我们整个二房?好啊,陈墨言你好有手段啊,你想做什么,是想了解我们二房的情况,然后必要的时侯把我们一网打尽吗,我就没见过你这样狠心恶毒的人。”

    陈墨言翻个白眼,“亲,迫害症是种病,得治。”

    “少胡说八道,你赶紧说,你是不是派人在盯着我们二房了?”

    一想到自己的事情都被眼前这个女人看了去。

    了若知掌。

    田宝珍就忍不住一阵阵的羞恼。

    她看着陈墨言,气呼呼的,“我倒是要去问问大伯大伯母,还有三堂哥,问问他们是怎么教女儿的,你……”

    “我女儿如何还轮不到你管。”

    出声的是从院子外头走进来的田子航。

    他身后还跟着周冬扬。

    看到陈墨言,视线落在她的小腹处,周冬扬忍不住有些的心塞。

    小师妹怎么就有孩子了呢。

    他还想着挖墙角呢啊。

    这怎么就有娃了?

    周冬扬觉得吧,他就不信有挖不到的墙角啊。

    全靠锄头深不深!

    可是此刻,很明显的,他觉得自己这把锄头再深,好像,也挖不到了?

    哎,难道他要眼睁睁看着小师妹归了别人吗?

    如果对面陈墨言晓得他此刻的心思,肯定会毫不客气的补上一句:

    她早就是别人的人了!

    这一辈子呀,就和你没关系了,别想喽。

    “小师妹,你怎么被人欺负到自己家里头来了啊,真笨。”

    陈墨言对着他翻个白眼,“你精明你来啊。”就知道挖苦她,就这毒舌样儿,还想着翘她墙角?

    还是哪边凉快去哪边玩去吧。

    “田宝珍,你主动跑到我家里头来就是对着我女儿指手划脚,破口大骂的吗?”

    对于自家女儿和勉强算是徒弟的周冬扬之间的机锋,田子航向来是不理会的。

    此刻他的脸沉如水。

    出口的声音漠然到了极点,“我刚才好像听到你要问我什么是吧,问什么来的我没听清,不如你再说一遍?”

    “老师,这丫头问你怎么教女儿的,换句话说,她在骂言言没家教,骂你不会教女儿,没教养。”

    周冬扬站在一旁是嫌火不够大。

    一听田子航的话,慢悠悠的开了口,添点火,加点油。

    看的陈墨言忍不住翻个白眼。

    这人!

    “你胡说,我我才没这样说呢,三哥,三哥你怎么能听一个外人的?”

    虽然如今大房和二房的真正关系近乎于冰冻。

    可是,只有有田老爷子和田健这几个兄弟在,田老爷子就永远都是田家这一辈的老大。

    这是没有人敢置疑的。

    而且,官场上的人嘛,可都是讲究脸面的。

    虽然内里的关系各自看不顺眼,水火不相容的。

    但表面上,在田健的要求下,二房这些人还是不敢对大房这几个人太出格的。

    要知道田家大房虽然没几个人,可就是这几个人,没一个好相与的啊。

    田老太太田老爷子是长辈,又上了年纪。

    别说田宝珍这些小的,就是田健在外头都得给个两三分的情面。

    哪怕,再不情愿。

    更何况是田宝珍这些小的?

    田子航这个堂哥则是打小不甩他们,我懒得理你们!

    无视到了极点。

    这让田宝珍等人面对着田子航很是有一种无力感。

    打小到现在。

    习惯到了他们也都自动忽略田子航,不想看到他!

    本来习惯了大房没人的田家众人,这一下子冒出了个陈墨言?

    除了身世,呃,人家现在也是田家的人。

    所以,身世和她们相等,学历,比她他们高,能力,比她他们厉害。

    事业,更是凭一已之力创下了全国的知名品牌。

    这事儿,别说二房,整个田家的下一代别说没几个,简直就是没一个能做的到!

    怎么可能不让他们嫉妒眼红?

    可一来,田健慎重交待,不得针对陈墨言,二来,陈墨言可不是那种被人打了左脸笑嘻嘻把右脸送过去的人。

    你打我左脸?

    那我肯定是要打回来的,并且还要打的让你疼,让你痛才行!

    这样的大房,田家的其他人也是挺无力的。

    别看之前田宝珍气势汹汹的冲过来。

    冲动好不好?

    此刻看到田子航黑沉着个脸出现。

    再看到坐在一侧笑盈盈的陈墨言,她的心自己就先乱了,慌了起来。

    “三,三哥,我真的没有,我,我是被她给气到了,所以才跑过来的……”一阵的慌乱过后,田宝珍一跺脚,抬手指着陈墨言恨声道,“你也先别骂我,你还是自己问问你女儿都做了些什么吧,她派人调查我们二房,还把我们的行踪掌握的了若知掌,三哥,这事儿我一定要和我爸说,这事儿不可能就这样算了的。”

    自家人知自家事。

    她自己就在外头做了不少的荒唐事儿。

    要是陈墨言真的派人都盯着她们二房的另外几个……

    那她都知道了些什么?

    这才是田宝珍心里头发毛,甚至暗自惶恐忐忑的原因。

    万一陈墨言把这些事情捅到她爸跟前去?

    万一,陈墨言把这些东西拿给她爸的政敌?

    万一陈墨言拿这些东西向要挟她一样要挟二房的人,让她们做不能不想做的事情?

    ……

    不过是一瞬间,她在脑海里头便转了好多个念头。

    一个个的都是陈墨言对她不利对她们二房不利的事情。

    这也就是陈墨言听不到她的心声。

    不然肯定会嗤笑一声,再告诉她一句,脑补也是病,得治!

    “言言,怎么回事儿?”

    田子航自然不会听信田宝珍的话,不过,这话听的他直皱眉。

    怎么好好的在家安胎。

    这丫头也能惹事儿?

    陈墨言看着她爸一脸无奈的样子,忍不住有些好笑的摊了下手,“爸,你也知道我之前一直在外头,有时侯会接触那些小明星什么的嘛,咱们这位田大小姐呢,偏又喜欢和那些人往一块凑,所以,我就知道了一些事情喽,我好心派人告诉她,让她悠着点,别给咱们田家祖宗丢脸啊,没想到这位大小姐知道了,以为我是找人调查跟踪她,盯着他们二房……”

    “接来下的,就是您看到的这样兴师问罪喽。”

    陈墨言这样轻描淡写,云淡风轻般的话听的田宝珍直喘粗气。

    “你胡说,三哥,她根本就不是派人告诉我,她,她是要挟我。”

    “要挟你?我要挟你什么了,我又用的什么事情要挟你?”

    陈墨言才不在意田宝珍气成什么样儿呢。

    她越生气,她就越高兴!

    嗯,这高兴和快乐呀,果然是要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陈墨言心里头腹诽了两句,歪着头看向田宝珍,“反正你就是要找我麻烦的,这会儿刚好我爸也在,不如你把我拿什么事情要挟你,为了什么要挟你和我爸说个清楚,道个明白?”

    “要真是我的错,我给你赔礼道歉,好不好?”

    “你,你是故意的吧?”

    她要是敢让人知道,她会隐瞒这么久,会让洛辰在这上面钻了空子吗?

    想到那个洛辰竟然敢这样的欺骗她。

    想到她赶到那个地方看到的那刺眼的一幕……

    田宝珍心里头就有一股子的邪火噌噌的往上窜。

    可是,看到身侧脸色漠然的田子航,她深吸了口气,冷笑着看了眼陈墨言,“你很好,很有能耐,你给我等着。”她就不信这丫头永远都待在家里头不出来!今天的这份狼狈,还有在洛辰那里吃的憋气,田宝珍觉得都是陈墨言的错,都怪她,这份侮辱,她一定会讨回来的。

    早早晚晚!

    等她走后,一直站在房间门口的田老太太和躲在不远处看着的齐阿姨都走了过来。

    “言言,那疯丫头怎么过来了?还有她那话,难道她真的做了什么对你不好的事情?”

    田老太太向来就是个护短的人。

    最早的时侯没护住儿子,如今最后这么一个孙女儿,那可就是她的掌中宝!

    刚才要不是小妞妞突然跌了一跤摔到了额头。

    她早就出来了。

    等把小妞妞安置好,交给田老爷子照顾时田子航已经回家。

    田老太太自然不会再出来:

    不然说出去的还以为她们大房一家子欺负一个晚辈呢。

    陈墨言轻咳两声,“那啥,真的不怪我,是她自己做事没做好,不小心露了马脚……”

    “你啊,我们也不问你什么,自己在外头注意着点呀。”

    “咱们有什么事情的等一年后再说。”

    “到时侯你想做啥都行。”

    田老太太可是对自家孙女的能力百分百的自信。

    田家二房那些小的,有一个算一个,加加减减的都凑到一块都不如她这个孙女呀。

    她有啥子好担心好怕的?

    这么一想,田老太太语气顿时更平静了,“只是到时侯吃了亏可别哭着回家就行。”

    “奶奶您放心吧,绝不会给您和爷爷丢脸的。”

    田老太太翻个白眼,“我们的老脸值什么啊,倒是你,现在给我悠着点,知不知道?”

    “知道了知道了。”

    哄走了高高兴兴的田老太太,陈墨言扭头,对上田子航平静的眼神。

    她不禁有些心虚,“那啥,爸,我……”

    “我什么我,说,到底怎么回事儿,你好好的在家里头,怎么把她给招惹来了?”

    田子航看着陈墨言叹口气,“言言,你妈走的早,我是真的不知道怎么照顾你,我……”

    “停停,爸,我说我说……”

    陈墨言觉得她爸简直就是抓到了她的软肋!

    每次自己稍一抗拒什么,他那里二话不说就开始打苦情牌,亲情牌……

    把自己之前的事情短短几句话说了下,陈墨言再把自己从田宝珍嘴里头套出了点线索的事情说出来,最后她撇了下嘴,“爸你说说,那个女人是不是不知道好赖呀,我那明明是好心嘛,看着她被人这样耍着玩,想着让她自己去看清楚,没想到她回头就怪上了我。”

    “早知道的话我就不理她,让她继续成为别人眼里的笑料了。”

    “就这事啊,行了我知道了。”

    陈墨言看着为了逼她说出事实真相都把他妈从地下搬出来的田子航负着手,迈着方步慢悠悠的去了书房,她坐在原地忍不住眨了两下眼,又眨了两下,她爸,就这样走了走了走了?

    好吧,是真的走了。

    想起刚才田宝珍气势汹汹的样子,陈墨言忍不住就摇了摇头。

    不管是什么样的女孩子,落在感情里头,都是睁眼瞎。

    智商为零吧?

    就是不知道田宝珍这样回去之后是好好收拾一顿洛辰,打压他。

    让他永无翻身之处呢。

    还是,选择原谅他,继续和他卿卿我我恩恩爱爱,缠缠绵绵到天涯?

    陈墨言坐在椅子上笑了笑,身子往后靠了下,闭眼小憩。

    不再去想别人的事儿。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就是六月底。

    这天中午,陈墨言正坐在椅子上和小妞妞说话呢,就觉得小腹处猛的一疼。

    她忍不住哎呦一声。

    吓的不远处的田老太太一跳,转身朝这里急走,“怎么了怎么了……”

    “疼,奶奶,疼……”

    陈墨言说这话的时侯已经疼的脸都白了,喘不过气来。

    ------题外话------

    猜猜是几个宝?哈哈哈,我闪了……三点的火车,晚上的更新就没了,明天的更新,嗯,我明天下午四点到家,争取早点更新。闪喽。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