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听到电话内容,陈墨言几乎被吓掉了半条命。

    撒腿朝着外头跑。

    还是在另一个屋子里头等着她的小花瞧着不对,拎了件衣服就跑了出来,

    “言言姐,言言姐你要去哪?”

    “去医院。”

    陈墨言头也不回的喊。

    她也不管这一句话给院子里头的其他几个人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自顾的朝着外头跑。

    小花紧着几步追过去,“言言姐,衣服,穿上衣服……”

    等到她们两个都跑的没影了。

    听到这个动静的田老太太几个人都跑了出来。

    看着没有人的院子门口,最后田子航脸色一沉,抬脚跟了上去。

    “老头子你在家里头看小妞妞啊,我得过去看看去。”

    田老太太丢下这么一句话人就直接走了。

    把个田老爷子丢在地下气的啊。

    他也很想跟过去看看好不好?

    那可是他的重孙女啊。

    这老太婆!

    车上,陈墨言脸色肃然,一个劲儿的催着出租车司机。

    刚才她们都没来得及开车……

    “言言姐你别着急,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小花差一点就没赶上这个出租车。

    她把衣服披在陈墨言身上,握着她的手安慰着她。

    心里头却也是焦急的很。

    直打鼓。

    难道,真的是孩子出问题了吗?

    陈墨言看了她一眼,好像又没看她,语气焦急万分,“是老小,老小情况很不好……”

    她用的很不好这个词儿已经算是委婉的。

    刚才护士在电话时头已经直接告诉她,请她做好心理准备!

    小花一听这话也忍不住跟着揪起了一颗心。

    然后,接下来一路不用陈墨言再开口催促司机。

    她自己就一迭声的催着司机赶紧开,快点开。

    医院里头。

    几个医生直叹气。

    你看我我看你的,彼此的眼里都是无可奈何和没办法。

    最后,一个略有些年轻点的医生不忍心,“就这样放弃了吗?”

    “那你说怎么办?”

    “是啊,现在这不是没办法吗,没有人想这样的……”

    想当初四个孩子在她们的医院出生。

    可是多么大的喜事儿?

    只是孩子出生是一道坎,接下来能不能平安,也很重要啊。

    四个孩子虽然都是早产。

    可身体却还是有好有坏,但是最差的却是老小。

    也是四胞胎中唯一的女孩子。

    或者是因为是老小,又是个女孩子,争不过三个哥哥?

    小女娃的身体份量最轻,最差。

    甚至,刚刚初生下来的时侯那都是没有呼吸的。

    脸色憋的紫青在……

    这也是被医生给几次没听到胎心的原因之一。

    太弱了。

    可以说,这四个孩子都能活到七个多月,到剖腹产出来。

    真的真的很不容易!

    如果说是哪个孩子让医生们觉得头疼,提心吊胆的话。

    那也只能是这个小丫头。

    另外的三个孩子虽然情况不算好。

    但好歹的,却是没有生命危险的呀。

    之前这些话医生并没有和陈墨言说,可是就在之前的半个小时前。

    四胞胎里头的老小,也就是小女娃突然开始呛奶。

    继尔就是呼吸都跟着困难起来。

    小脸紫青,手脚抽搐。

    眼都空了起来……

    这样的情况下医生可不能擅自作主。

    陈墨言听了不急才怪。

    半个小时的车程在陈墨言和小花两个人的连声催促下,直接被司机硬生生缩短了三分之一。

    下了车,陈墨言打开车门就往里头跑。

    还是小花随手丢了一张五十的给司机当车费,丢下一句‘不用找’也跟着跑了进去。

    她们两个赶到急救室。

    几个医生都在。

    看到陈墨言进来,几个孩子的主治医生看着她叹了口气,“顾太太,我们已经尽力了……”

    陈墨言还没站稳呢就听到这么一句话。

    身子一晃差点就摔倒地下去。

    还好身后小花及时伸手扶住了她,“言言姐你别慌,咱们先了解情况……”说着话小花又狠狠的瞪了眼那个开口的医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好好的孩子交到你们手里,之前可是你们再三和我们说,孩子肯定不会有问题的,我们这才没转院更没把孩子带回家,现在孩子怎么样了,你们要是不能主事不会说话就赶紧找个懂情况的过来,我们可不听什么尽不尽力的话。”

    “小花。”

    清醒过来的陈墨言对着小花摇摇头,“别这样,我相信医生也不想的。”

    “对对,顾太太,最小的那个孩子如今已经是不能自主呼吸,最严重的是,她身上的迸发症太多……”

    “我们实在是无能无力了……”

    其中一名医生有些同情的看着陈墨言,“孩子现在也不过是撑着一口气,但那不过就是早晚的事儿……”

    “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

    “是啊,咱们国家这么大,难道没有一个儿科医生吗?”

    小花看着那个医生也是止不住的惶恐,“国外呢,我们能去国外吗?”

    “她太小了,且不说她的时间能不能撑的到,就是她现在的身体也是不容许这样长时间跋涉的。”

    陈墨言一下子跌坐到了椅子上。

    双目失神,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吗?

    几个医生看着陈墨言的情况满脸的同情,可是她们真的是无能无力。

    如果可以,她们也不想有这样的结果!

    就在这气氛一片低迷。

    小花眼圈的泪花随着大家半响没出声,啪嗒一声落地。

    这轻微的声音打破这静寂的时侯。

    不远处,有护士的惊呼声响起来,“不好了,徐医生马医生钱医生快来,另外的几个孩子心跳不对……”

    陈墨言最先还没反应过来。

    等看到几个医生脸色一变朝着不远处的监护病房跑过去时。

    她几乎是怔了下才慢半拍的反应过来。

    那个护士说的是自己的孩子!

    她另外的三个孩子!

    顾不得再想别的,陈墨言一咬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跌跌撞撞的朝着那几个医生的方向跑过去。

    小花扶着陈墨言,“言言姐你放心吧,肯定不会有事的。”

    “你和我大轩哥都是好人,一定会好人有好报的。”

    她是劝人来的。

    可她自己却是不知道,她的声音都是抖的。

    抖的上下牙都在一直的打颤!

    陈墨言这个时侯肯定是发现不了这些的。

    她甚至都没什么心思去听小花的话。

    周围一切都被她给屏蔽。

    陈墨言双眼死死的盯着里头的几个保温箱。

    从外头可以看那上面吊着好些的输液管。

    有粗有细。

    那些,都是打进她孩子体内的。

    以供维持几个孩子体内器官的生产和身体本能的正常营养。

    她的眼神落在最小的老四身上。

    是这个小丫头要撑不住了吗?

    你连妈妈一天都没见过呀。

    妈妈还没有抱过你一回。

    你怎么可以就这样抛弃了妈妈,不要妈妈?

    还有另外的三只……

    是不是他她们四胞胎心连着心。

    如今似是觉得小妹妹好像快要撑不下去,几个哥哥一块抗议。

    伤心难过了?

    她在外头身子站的笔直,双手紧紧的纂成拳。

    双眼死死的盯着房间内的情景不放。

    至于脑子,全都是那些乱七八遭的画面。

    可是忽而的,好像又是整个人放空,什么都想不到的那种。

    随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陈墨言害怕的全身发抖,唇都颤的不成形。

    “言言姐不怕,一定会没事的。”

    小花心里头急的不得了,可她却又不得不出声安慰着陈墨言。

    别说是陈墨言这个当亲妈的。

    就是自己,听到这样的消息也是觉得全身发软,发懵的。

    更何况是陈墨言?

    “这是怎么回事儿,好好的孩子怎么进了急救室?”

    出声的是田老太太。

    她和田子航两个人是开车过来的,路上又等了几个红灯。

    等赶紧到医院的时侯已经是三个孩子出事。

    田老太太毕竟是上了岁数。

    一听这事儿两眼一黑,直接就晕了过去。

    还好是身旁的一个小护士眼疾手快的,伸手把人给抱住。

    “老太太,老太太您没事吧?”

    “妈……”

    一番的急救,田老太太悠悠醒了过来。

    她看着自己身上的输液管,眉头一蹙,“给我打这些作什么,拔了拔了。”

    “奶奶您现在不能拔,要不您看,这一瓶马上就好了,咱们就打完这一瓶好不好?”

    小花刚才也是一直待在这边的。

    医生也说田老太太身体没什么大事儿,刚才不过是太着急。

    气血上涌所致的晕厥。

    这会儿看田老太太坚持,知道她也是担心几个孩子。

    小花最后只能妥协了一步。

    田老太太是压着性子把一小瓶的葡萄糖打完。

    其间她是再三的催促小花过去那边看情况。

    就这样来来回回的跑了得有五六回。

    几乎是针一拔。

    田老太太就抬脚站到了地下,脚步生风的朝着病房外头走。

    “奶奶,奶奶您走慢点……”

    小花在后头紧赶着追过去。

    另一侧。

    几个孩子暂时脱离了危险。

    可是医生也说了,只是暂时性的。

    特别是老小……

    “奶奶,你怎么过来了,快坐到这边来。”

    田老太太瞪了眼陈墨言,伸手把她也给拽到自己身边坐下来,“你这才多长时间,往外头跑也就罢了,怎么就不知道穿多点,还站在那里,赶紧过来给我坐下。”她抬头看到不远处失魂落魄的儿子,忍不住黑了下脸,“田子航,你还杵在那里做什么,当路灯呀,还不赶紧出去给言言买些吃的来?”

    “啊,好好,我这就去。”

    “你等下,不用买别的,就买鸡丝粥,还有肉包子什么的,记得不能买韭菜的啊。”

    她这个儿子生活上根本可以说是一窍不通。

    这会儿自己要是不说明白,不知道一会他会拎回来一堆什么吃的。

    大鱼大肉啥的绝对是跑不了啊。

    “好,我这就去买。”

    田子航转身走了出去,陈墨言和田老太太跟着几个主治医生去了办公室。

    看着几个医生,陈墨言忍不住红了眼圈,

    “难道,就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

    “顾太太,我们真的很抱歉……”

    “医生,我求求你们了,你们救救那几个孩子吧,她们还小啊……”

    田老太太最终没忍住,当场就哭出了声。

    那是她家孙女的心头肉啊。

    命根子!

    哪个当妈的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十月怀胎的孩子就这样没了?

    会疯掉的。

    同时,这一刻,田老太太又情不自禁的想起了过世的贺子佳。

    她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

    难说道,言言也要走她妈的老路?

    不不,她绝不会允许这样的。

    “医生,求求你们再想想办法,难道咱们国内真的没有医生能救这几个孩子吗?”

    其中一个五十多岁的女医生正想说什么,可是她猛不丁的想起前了一件事儿。

    “我想起来了,如果你们能在这一两天内找到一个人,并且请对方出手的话,说不定这几个孩子会有救……”

    “是谁?那个人是谁,对方在哪?”

    陈墨言双眼一亮,几乎朝着对方扑过去。

    她那火热的双眼看的那个医生也忍不住有些心虚,“其实我也不敢打保票对方能治,更不敢保证就一定能治好,而且人家出不出手都是个问题……”

    “你说吧,对方在哪?”不管对方是谁,只要有一线希望,她就绝不放弃!

    “姓孙,是咱们医科大退休的教授……”

    然后她说到这里忍不住脸色一变,“这下不好了,你们就是真的联系到了对方怕也来不急了的……”

    “她在哪,国外?”

    “不管是在哪个国家,我这就去找她。”

    “不是国外,是在国内,可是她一个月前去了极是偏远的地方,那边的小孩子生病,妇女生产条件极是简陋,她就组织了一支医疗队……”开口的医生姓钟,看着陈墨言有些不忍的道,“我很喜欢那个教授的几篇论文,还有她的那些案例,所以一直在留意着她的动向,她去的那个地方我也曾看过好几回,连火车都不通,要想过去的话得独自走上一两天的山路,如果逢到天气不好或者是风雪雨天,根本就是此路不通。”

    “几个孩子的情况等不了……”

    田老太太的脸一下子变的惨白,“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有,除非是派直升机过去。”

    钟医生想了想,还是开口道,“只是这直升机派过去也不好找定位啊,如果是天气好还好,更有那个地方的具体定位都不清楚,不然的话……”她摇摇头,再叹一口气,“这事儿,怕还是一盘死棋。”

    办公室内的气氛瞬间死寂下来。

    几个医生都有些不忍。

    可是,她们是医生,有些话不忍也得说。

    “顾太太,我觉得与其折腾那些有的没有的,没必要的,那个孩子她……”

    “我知道你们的意思,只是,那是我的孩子,我不可能放弃她的。”

    “绝不会放弃。”

    陈墨言站起了身子,她的脸庞上没有了悲伤。

    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的坚定、毅然。

    “钟医生,您能把那个大概的地点告诉我吗?”

    “就是这个地方。但是,”她摇摇头,看着陈墨言提醒点,“据我所知,这位教授过去的行程从来都不会拘泥于一地的,她都是会选择一条路线,就那么一路前行……”地方凶险,又没什么坐标,不通火车公交。

    要到这样的地方去找一个人。

    谈何容易?

    “我知道了,我谢谢您,这几天孩子就拜托给诸位了。”

    陈墨言深深的对着几个医生鞠了一躬。

    起身,她用手背擦去眼底的泪水,一咬牙,霍的转身走了出去。

    “言言姐,你现在要去找那个人吗?”

    “我和你一块去。”

    小花的话并没有得到陈墨言的回应。

    她有些好奇的侧头去看陈墨言,然后才发现,陈墨言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当中。

    “奶奶,言言姐她……”

    “让她自己好好想想吧,哎,真是可怜了这孩子。”

    小花想了想,突然叹了口气,“奶奶,你说要是有架直升机就好了,咱们就可以直接飞过去接人了啊。”

    “那玩意儿可都是国家的,谁能私人去买啊。”

    田老太太也跟着长长叹了口气,她扭过头正想问陈墨言是先回家还是在这里头守着。

    虽然说吧,几个孩子身体都不好陈墨言这个当妈的最揪心。

    在这里头守着也是应该的。

    可是田老太太却是觉得,就这样守在这里也不是个办法啊。

    难道孩子眼瞧着不好。

    还得把大人也拖累的全身都是病,伤心欲绝,要生要死吗?

    谁知道她这话甫一出口,就看到身边陈墨言猛的一拍手,“有了,奶奶,我有办法了。”她一边说一边跳,扭头看到小花,陈墨言也把她的手拽过来,叠罗汉一样的叠在一起,“奶奶,我有办法能弄到直升机。”

    “啊,你说啥子,谁有?”

    “先不告诉您啊,我这就出去一趟,小花你和我走。”

    “去吧去吧,好生看着她点啊。”

    这个时侯让陈墨言一个人在外头走动她可不放心。

    小花赶紧追了出去。

    这次仍然是打车。

    陈墨言觉得以自已现在的状态,开车什么的太危险。

    车上。

    小花一脸的担忧,“姐姐,你这是要去哪呀?”

    陈墨言看了她一眼,抿了下唇,“姐去要一架直升飞机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