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288章 为了孩子
    出租车在某处小院停下。

    看着陈墨言两女,出租车的眼神带着丝丝的好奇,“你们两个来这里是找亲戚吗?”

    这地方住着的人不一定富。

    但却都绝对是极其的贵!

    贵到什么地方呢。

    前国家的一些重要头脑退下来都住在这处!

    而且,还有帝都内的不少部级人物,可都是以能住在这里为荣的。

    司机看着陈墨言两个人,明显把她们当成了这里的亲戚啥的。

    想到自己竟然拉了某位大领导人物的亲戚。

    司机就忍不住的兴奋,“那啥,这车费我不要了,能不能请你们……”

    他话还没说完呢,小花直接塞了张一百的到他手心。

    同时,两个人扭头朝着不远处的门岗走过去。

    小花看着前头三步一岗,五步一枪的警戒哨。

    一个个浓眉大眼,全身肃杀气息。

    远远的就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她有些小心的拽了下陈墨言的衣角,压低了声音,“言言姐,你来这里做什么?”

    这里住着什么人物,已经在帝都待了不短时间的小花自然知晓。

    可是正因为知晓她才觉得陈墨言这行为不妥当啊。

    这地方是什么人啊。

    可都是国家曾经的那些元老,头脑人物!

    她姐姐来这里,是想求这些人帮忙吗?

    怎么可能呢。

    陈墨言朝着她咧嘴笑了笑,声音沙哑,“有个人欠了你表哥的人情,我打算去讨回来。”

    虽然陈墨言知道自己这样子的做法很是欠考虑。

    而且,那人情是顾薄轩的。

    只要放在这里,只要这位老人家还好好的活在世上。

    对顾薄轩来言那就是一层保护伞。

    要是现在,她已经顾不得别的了。

    在自己男人根本就不知道有没有的前程或者是风险面前。

    她绝对会眼也不眨的选择给孩子这一分的求生希望。

    甚至,她都在想,如果顾薄轩也在。

    他的想法肯定也会和她一样的吧?

    “言言姐,你想好了没,真的要进去这里吗?”

    “要不咱们还是再想想别的办法吧?”

    小花倒不是觉得把自家表哥这份人情就了就有多可惜啥的。

    以她这小脑袋瓜还想不到那么远。

    什么可惜惋惜啥的。

    那都不是不存在的。

    她就是觉得这种地方呀,这些人可都是她只有在电视收音机里头听到看到的呀。

    如今言言姐就这样跑过来找人家。

    肯定会被赶出去的呀。

    到时侯言言姐会很难过失望伤心的。

    她不想这样。

    陈墨言朝着她笑了笑,“没事,咱们总是要试试的。”

    “咱们走吧。”

    她深吸了口气,朝着不远处的第一道岗哨走了过去。

    其实,小花所说的别的办法她也不是没想过。

    以着她现在的财产。

    她可以去租一架直升机什么的。

    可是,时间呢?

    几个孩子不给她这个时间啊。

    她能想到的,最快的让直升机出发启程的。

    也只有这位老人!

    一层层的通报往上传。

    最终,在把消息递到尚老跟前时,他正在和警卫下五子棋玩儿。

    听到说是一位叫陈墨言的人说是有要事求见时。

    尚老觉得这个名字有点熟悉。

    可又是实在想不起来。

    忍不住扭头看向身旁的警卫员,“去问问是什么事情,为什么会找到我这来。”

    公事什么的,他现在基本就是属于不管事状态了呀。

    要是私事……

    他摇摇头,自己可不认识这么一位女士!

    还好,警卫是一直跟着他的。

    而且尚老大多的事情都是他亲手办的。

    一听陈墨言,他也觉得耳熟,不过皱眉略一想。

    他便瞬间想起了这个人是谁。

    略一迟疑,他还是凑到了尚老的耳边,“老首长,是顾薄轩的妻子,就是上次救下三公子和您一命的顾薄轩……他的妻子就叫陈墨言。”

    “是吗?”尚老指尖捏了颗棋子来回的把玩着,足足过了三分钟,他突然笑了下,“那就让她进来吧。”

    这可是他和自家那个三小子的救命恩人的媳妇。

    要是自己连门都不让人进……

    岂不是不好?

    再说了,他可是一直派人盯着顾薄轩还有陈墨言夫妻两人的。

    虽然说不是事事都知情。

    但对于陈墨言和顾薄轩两人的情况这位尚老也是有所了解。

    知道两口子都不是那种浮躁浮夸的人。

    这会儿要见他。

    估计是真的有什么大事吧?

    尚老以为陈墨言嘴里头的大事会是和顾薄轩有关。

    说不定顾薄轩在部队里头闯了什么祸事啥的,让她急的来找自己去说情?

    可饶是他想来想去的,却也没想到陈墨言开口就和他要直升机。

    不对,是让他派一架直升机。

    这事儿虽然看着是大,但对于尚老来言,他还真的能做到。

    可是,他看着陈墨言笑了笑。

    就那么静静坐在那,身上自有一股子高位者的威严。

    不怒自威。

    他看着陈墨言半响,直接淡淡开口道,“你以为直升机是什么,自行车吗?”

    就是一般的军队都没有这种玩意儿。

    更别说是动用了。

    “我不管顾薄轩出了什么问题,他也的确是救过我,救过我家老三,可是陈墨言,你觉得这样就能让我答应你,答应你们的要求,去帮着他或是你们做什么事情吗?”

    他看着陈墨言惨白的脸,心头不禁有些不忍。

    估计是顾薄轩那小子出了什么事儿。

    让他媳妇慌到没办法了吧?

    这才想到自己身上?

    他语气微软,“陈墨言,我知道你担心顾薄轩,但是你得相信部队,不管是出了什么事情,他是部队的兵,咱们的部队是不会轻易放弃任何一个好同志的,他……”

    “尚老您误会了,我不是因为顾薄轩。”

    “他的人是部队的,所做的一切自然有部队来承担。我今天是为了我的几个孩子来求您的。”

    陈墨言深深的一鞠躬。

    再抬头,眼圈都红了起来,“我的几个孩子才出生还没满一个月,可是他们就被判了死刑,医生说有位教授出手有那么百分之几的希望,可是那位医生在偏僻的边区支援,非支升机不能达……”

    “而且当地的天气环境什么的都很差。”

    “一般的直升机手都进不去……”

    “尚老,我求求您,救救我的孩子们吧。”

    陈墨言说到这里再也忍不住,眼泪大颗大颗的滴落到地下。

    她想,她是应该跪下的吧?

    可是,体内仅存的那两分傲骨阻止着她的膝盖往下弯!

    “你的孩子……们,你生了几个?”

    “双胞胎吗?”

    “不是,我言言姐生了四个,现在是最小的那个病危,余下的那三个也跟着情况很不好……”

    小花吧啦吧啦的把情况几句话说完。

    最后,她实在忍不住开口道,“老先生,您真的能派直升机吗,您帮帮我言言姐,救救我侄子侄女吧?”

    “他们还是个孩子呢,才出生十几二十天……”

    “胡闹,才这么多天你就出来,怎么不好好养着?”

    尚老看着陈墨言红肿的眼圈,紧紧抿着的唇,忍不住有些怒意,可是再一想。

    她是孩子的妈。

    如今孩子出了这么大的事儿,肯定会心急的。

    想到这里,尚老也不再多说,直接扭头看向身侧的警卫,“这事儿你亲自去处理,马上就办。”

    “你这就去,立刻去。”

    尚老把其中一个警卫叫过来,“你送她回去,然后问清楚事情经过,地点,立刻出发。”

    陈墨言听着这一连串的话,忍不住有些不敢置信。

    “尚,尚老,您真的答应了?”

    “自然是答应了的,这可是孩子,是咱们祖国的未来,是我们军人的后代。”

    “我怎么可能会坐视不理?”

    尚老看着陈墨言,语气很是坚定,“不止是我,换成哪一个都绝不会坐视不理的。”

    孩子啊。

    这可是祖国的希望,是未来的花朵儿!

    “尚老,谢谢您,谢谢。”

    陈墨言再三的鞠躬,泪盈于眶。

    除了谢谢这两字。

    面对着这位老人,她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

    “行了,你赶紧回去歇着,把情况和他说清楚,他一定会完成任务的。”

    “谢谢您。”

    等到陈墨言再次回到病房。

    警卫已经得知了事情的经过,更是知道了陈墨言要去找的人。

    接到飞机出动的消息,他客气的和陈墨言告辞。

    看着他走出去。

    小花半信半疑,“言言姐,你说他们真的会帮咱们,能找到人吗?”

    在小花觉得,言言姐不能去,她也得跟着啊。

    这样万一那些人消极怠工什么的。

    她们也好知道啊。

    不然的话,对方如果根本没用心找地方,找人。

    回头去和他们说找不到怎么办?

    “小花,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而且,他们这些人不会这样的,所以,要么就是真的找不到地方,要么,他们一定会带人回来的。”

    小花点了点头没出声。

    倒是不远处的角落,一名身材魁梧高大的男子听到这话。

    向来肃杀的脸上闪过一抹笑意。

    虽说这笑意如同蜻蜓点水,一闪而过。

    但是,却是真真实实存在过。

    他又看了眼陈墨言,也不再去问什么,转身大步而去。

    直升机即将起程的最后一刻。

    尚彦高大的身躯出现在直升飞机的机舱内。

    他的出现让几名出任务的警卫员一怔,纷纷行礼,“尚团。”

    “谁是机师?”

    “尚团,是我……”

    尚彦看了开口的年轻警卫一眼,直接点了下头,“你让开,这次的任务我来带队。”

    “啊,可是尚团……”

    尚彦桃花眼就那么轻轻一挑,“服从命令。”

    “是,团长。”

    军人铁令,以服务上级为铁律。

    意见可以有。

    但是,得靠后……

    尚彦才不理他们几个人心里头怎么想,直接端坐在飞机驾驶位上。

    手法极是娴熟的操作起来。

    不过一分钟,直升机嗖的一下离开了地面。

    直线上升……出发……

    医院。

    顾薄安看着陈墨言父女几人,忍不住过去劝,“嫂子,田叔,奶奶,你们还是先回去吧,医生不是说了吗,暂时不会有危险的,你们一天都没吃什么了,回家去吃点东西,好好的睡一觉,等到明天再来看小宝她们几个啊。”

    “我,我不敢回去……”

    陈墨言的话说的顾薄安心头一酸。

    “嫂子,你别这样想,孩子肯定会没事的,一定会的。”

    “再说了,你不是之前请动了直升机吗,那些人可都是首长派出去的,怎么可能会找不到一个人?”

    陈墨言抿了抿唇没出声。

    旁边,田子航还好,田老太太却是已经有些受不住。

    坐在那里直打瞌睡。

    陈墨言瞧着田老太太半头的银发,这么大的年岁还要因为自己而受到惊吓,掉泪啥的。

    她就觉得心里头酸酸的。

    扭头看了眼自家几个孩子的监控室,好像三个孩子都在睁着大眼随便玩。

    唯独最小的那一个。

    一动不动的,好像,就是个被放在保温箱的标本……

    陈墨言的心如同被针戳了一千一百个的孔。

    女儿,妈妈这就送你曾外婆回去,你可一定要撑住啊。

    宝贝加油!

    陈墨言在心里头和几个孩子说完了话,她亲自扶着田老太太走了出去。

    顾薄安开的车。

    在四合院门前停下,顾薄安直接把车子调过了个头,回医院。

    陈墨言收回眸子叹了口气,“爸,奶奶你们想吃什么,我去做……”

    “我已经做好了晚饭,爸,妈,言言你们去哪了,怎么那么久才回来,还有言言,你这就能出来了吗,你怎么那么早,四十天都不满呢,妈,我三哥不知道你也不怕她落下老寒腿什么的啊。”

    “不关奶奶的事,是我自己要跑的。”

    陈墨言看了眼田素,低声道,“我们刚才去了医院,几个孩子的情况有点不好……”

    “你说什么,之前不是说的好好的吗,怎么这转眼就不走了?”

    田素是又气又惊,几乎拍桌子,“你们怎么不带着我去,我要是过去的话非把那几个庸医给统统骂一遍才行,收着咱们老百姓的钱,拿着我们的奖金四种海吃胡喝,真的有事了却一个个的都缩了,简直就是太可恶。”

    “庸医,一群的庸医。”

    田素连着骂了几声庸医,然后才一溜烟的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生怕陈墨言说她别的。

    一夜无眠。

    陈墨言第二天一大早跑到了医院。

    在得知和昨天的情况差不多时,陈墨言是即松了口气又跟着揪心。

    中午。

    陈墨言眼看着老四再次被推进特殊观察室。

    一颗心碎成了几瓣。

    就在这个时侯,几名警卫拥着一位银发皆白的女人出现在陈墨言面前。

    “陈小姐,这位就是您要找的那位教授……”

    “抱歉,不管你是谁,你有什么样的后台,我是绝不会出手的。”

    口口声声说什么去请她帮忙。

    可是瞧瞧这四周几个人,把他给盯的水泄不通。

    她很生气!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