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头的银发,肃然而方正的脸庞上因为生气而多了抹肃然。

    犀利的眼神落在陈墨言的身上。

    “就是你,让他们把我给押了回来?”

    “你好大的本事啊,竟然出动了军方的人,就为了我这么一个老太太。”

    “哼,我这人最讨厌被人威胁,你现在赶紧把我给送回去。”

    小花要上前。

    陈墨言更快一步的走过去,把她的身子拦在了后头。

    她对着那位孙教授深深的鞠发一躬,“孙教授您骂的很对,这次的事情是我不对,用这样的法子把您给请过来,事实上我自己想想都脸红。可是,”陈墨言说到这里她站起了身子,语气里头的歉意和自责瞬间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她为人母的坚强、以及刚毅,“孙教授,如果事情再重来一回,我相信我还会是这样的选择。”

    “你……”

    孙教授也被陈墨言这话给说的恼了起来。

    脸更黑,“合着你说的自责道歉的话都是假的?”

    重来一回她还是这样做?

    那还道个毛线的歉啊。

    简直是岂有此理!

    “我是一个母亲,为了我的孩子们,我可以做任何事情。”

    “包括,我自己的生命。”

    没有孩子的时侯她想不到这么远。

    也感受不了这么深。

    可是直到她自己的孩子出世。

    隔着玻璃窗看着那四个小娃儿,看着他她们身上插满了管子。

    只能靠着那些管子呼吸、生存。

    站在玻璃窗外的陈墨言心如刀搅。

    如今,陈墨言怎么可能放弃这仅有的希望而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和她天人永隔?

    眼看着对方任凭她说的再多都是无动于衷。

    最后,陈墨言一闭眼。

    对着眼前的孙教授双膝一弯,动作缓慢却又义无反顾的跪下去。

    不过,她还是没能跪下去。

    膝盖才一弯,她的身子被一双结实有力的大手给揽住。

    “你还没出月子,身体不好,这里我来……”

    出声的是顾薄轩。

    他明显是不知道从哪知晓的这边发生的事情。

    一头的大汗。

    长手稳稳的抱住陈墨言。

    漆黑如星子般的黑眸里充满了无尽的自责和歉意,内疚。

    可是,此刻不是说话的时侯。

    他把陈墨言抱到一侧,扫了眼被他突然出现而惊到的小花,“看好你言言姐。”

    然后,他回头,神色不辩悲喜的看向孙教授。

    “您迁怒错了人,之前的事情都是我让人做的,我是个军人,但我还是个父亲,是这个女人的丈夫。在外,我这些年来保卫国家,从不曾有半点的退缩和犹豫,对国家对人民我真正的做到了无愧于心,可是对她,这个女人,我有的只是满腔的愧疚,是我对不起她。”

    “当初结婚的时侯,我曾说过用自己的生命保护她,让她永远笑口常开。”

    “可是自打她嫁给我了,就没过过一天的舒心日子。”

    “她生产几天我就离开,一直到现在。”

    他扭头,看了眼陈墨言用力抬头,明显隐忍着泪水的眸子,眼圈也微微一红。

    “孙教授,我和言言的四个孩子还不满一个月,如今生命垂危。”

    “请您救救她他们。”

    顿了下,他看着孙教授的眼里全是真挚,诚恳,“之前对您的冒犯,等到事后我一定登门谢罪,由着您打骂,怎么都可以。现在,我以一个军人,一个男人,四个不满月余的孩子父亲的身份,求求您,救救我的孩子。”

    “你……”

    孙教授本来就不是铁石心肠的人。

    如果真是的话,她也不会在退休后因为电视里的一则报导就走遍了全国各偏远偏僻地区。

    这些年来,她不知道救治了多少的留守儿童。

    不知道救活了多少难产的妇女,幼儿。

    之前愤怒是因为自己竟然被人强行带了过来……

    可是这会儿,面对着陈墨言夫妻两人的一腔慈父慈母之心。

    她哪里还有什么话可说?

    再说了,四个孩子那就是四条人命啊。

    她,也不容许自己袖手旁观。

    孩子,总是无辜的。

    她在心里头叹了口气,却是扭头看向旁边一直抬着头忍泪不语的陈墨言,

    “孩子在哪,还不带我过去看看?”

    “谢谢您,谢谢您,孙教授。”

    陈墨言听到这个声音,整个人如同活了过来。

    “言言你小心,我扶你。”

    顾薄轩生怕她身子不舒服什么的,几乎把自己当成了她的拐杖。

    让她整个人都靠在自己了身上。

    孙教授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摇摇头却还是善意的提醒着,“我也是人,如果孩子的情况真的太糟糕,我也不是万能的,这一点,还请你们这些当家长的有点心理准备。”虽然瞧着陈墨言夫妻两个都不像是那种蛮不讲理的人,但是,这毕竟是事关自己的亲生骨肉,她还是把丑话说在前头的好。

    更何况,希望给的越大,到时侯失望也就来的更加强烈。

    孙教授可不想这样。

    顾薄轩看她一眼,脚步顿了下,“您放心,我以军人的名义向您保证,不管什么结果,都绝不会怪您。”

    孙教授的头点了一下,似笑非笑的瞟了眼顾薄轩:

    这还像句人话!

    这眼神看的顾薄轩老脸有些通红。

    不过,为了自家几个孩子,别说脸了,就是命都可以不要!

    直到孙教授上了手术台。

    手术室的门再次在陈墨言等人眼前轻轻阂上。

    外头的众人都还各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没反应过来:

    田老太太等人是翘首以待。

    这个教授真的能救她们家的娃吗?

    陈墨言则一味的紧张着,目不转睛的盯着紧闭的手术室的房门。

    至于被大家丢在一侧的顾薄轩,则是再次控制不住的涌起一种说不出来的怪异感。

    孩子?

    四个孩子!

    他不但当了爹,还是四个孩子的爸?

    想想之前接到这个消息的时侯,他差点觉得对方是在耍他好不好。

    直到这一刻,他还觉得这件事情是假的。

    如同在做梦一般。

    伸手掐了下自己,疼。

    然后,他总算是彻底的反应了过来。

    他真的有四个孩子了?!

    要不是时侯不对,估计顾薄轩得高兴的跳起来唱起来吼起来……

    瞬间的兴奋过后。

    他心头涌起的则是和陈墨言一样的惶恐。

    他们的孩子正在手术!

    要是撑不过这一关……

    顾薄轩本能的扭头去看身侧的陈墨言。

    脸好像瘦了一大圈。

    双眼还是肿的。

    眼也不眨的盯着手术室的大门,好像生怕自己错过点什么。

    还有那眼底、脸庞上写满的小心冀冀、焦急与期盼。

    他的心头猛不丁的一疼。

    伸手抱了抱陈墨言,“放心吧,咱们的孩子一定能挺过这一关的。”他看着陈墨言,企图让自己的声音尽量的轻松、轻快一些,“你也不看看他们是谁的孩子,我可是军人啊,身为军人的后代,怎么可能连这么丁点的小病魔都打不过?这不是认耸了吗,这可不配当咱们的孩子。”

    “不准这样说,不管她们怎么样都是我们的孩子,都是的。”

    陈墨言白了眼顾薄轩,有些责怪他不会说话。

    难道,她他们以后不喜欢军队,不勇敢就不是他们的孩子了吗?

    都是的。

    不管怎样,她都认他们的!

    “好好好,不说我不说。”

    顾薄轩也不过是想着安慰下陈墨言,这会儿听到她有些生气的话。

    自然是不会再坚持说什么。

    旁边,田老太太看到顾薄轩赶过来倒是好开心,“大轩你总算是过来了,你要是再不来,言言怕是要更难过了,这几个孩子可就是她的命啊,要是万一的……”她摇摇头,接下来的话就没有说出来。

    老人家嘛,都讲究一个吉利。

    好像那种话说出来孩子就真的会没救了似的。

    “奶奶放心吧,我和言言都相信,孩子一定会没事的。”

    “对对,肯定会没事的。”

    田老太太从善如流的点头,又有些担忧的看向顾薄轩怀里的陈墨言,“要不,你带着言言去吃点东西去?她这段时间一直是水米没进的……”

    “奶奶,我不饿。”

    陈墨言摇摇头,想也不想的就拒绝。

    抬头看着顾薄轩,她一脸的祈求,“咱们在这一块看着孩子,陪着她,好不好?”

    “……好。”

    在这样的眼神下,顾薄轩觉得自己什么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我下去买些吃的去。”

    小花咚咚的跑了出去,不过十分钟左右,拎了几杯牛奶,还有些小蛋糕什么的吃食。

    这些是最快的。

    别的她觉得陈墨言肯定也没什么心情去吃的。

    顾薄轩亲自拿给陈墨言,“你现在身体还很虚弱,如果孩子病好了肯定就能早早回家,可你的身体要是又病了,不还是不能和孩子住一块吗,不然的话岂不是要传染她们,你舍得让她们传染或者和几个孩子分开睡?”

    “拿来,我吃。”

    虽然是沙哑的声音,但却听的田老太太和田子航等人心头暗自松了口气。

    还好,终于肯吃东西了啊。

    两个小时过后。

    紧闭的手术室大门被人自里面吱哑一声打开。

    陈墨言唰的一下站直了身子。

    双眼死死的盯着那里头,站在地下,身子紧紧的绷了起来。

    就是旁边的众人也都把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手术,怎么样?

    随着大家的眼神关注,孙教授一身疲惫的走了出来。

    她扫了眼大家,眼神落在顾薄轩和陈墨言两口子的身上。

    感受着陈墨言等人焦急的心态,她不禁菀而一笑,“都不用紧张,你们家孩子的情况虽然严重,但并不是没有冶疗的办法,虽然情况特殊了些,但是经过这次的手术,再调养几个月,她会和正常的孩子一样的。”

    说到这里,她竟然再次似笑非笑的看了眼顾薄轩,“我也以医生的名义保证,她绝对会和个正常女孩子一模一样的,所以,你们这些家长,真的不用再担心了。”

    “至于另外的几个孩子,我也都做了一番检查……”

    她的话在这里头顿下。

    陈墨言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一只手给纂住。

    等待。

    等着对方一句话判生死的那种感觉。

    “虽然他们几个是四胞胎,但不得不说,你们两人的运气挺好的,除了老四体格弱了些,余下的几个孩子各项身体素质还是勉强及格的,日后只要好好保养,用不了几个月就能长到和正常的孩子一样的。”

    “现在,恭喜你们,四胞胎的爸爸、妈妈。”

    她这话一出口,陈墨言觉得自己胸口的大石如同被人一瞬间给移走。

    呼吸畅快!

    但同时的,松了口气的她双腿发软,一下子就瘫软到了顾薄轩的怀里头。

    “言言,言言你没事吧?”

    “没事,我就是有点腿软,你扶我到那边坐一会休息下。”

    陈墨言的话还没说完呢,顾薄轩直接一个公主抱把人抱到了怀里。

    当着众人的面儿,陈墨言的脸唰的一红。

    把头用力的埋在他怀里。

    手却是直接掐到了顾薄轩的腰间软肉上。

    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旋转。

    一圈。

    “都说了让你扶我一下,你偏抱,丢死人了。”

    她爸她奶还有小花她们都在呢。

    还有这位孙教授……

    真是的,这个男人怎么能这样啊。

    “不怕,你可是我媳妇,咱们拿了证的。”

    他抱自己媳妇啊。

    犯法吗犯法吗犯法吗?

    孙教授离去。

    陈墨言倒是想再次去求人把她送回去。

    可是被孙教授给摆手拒绝,“即然回来了我就先回家里头看看,顺便再准备点物资什么的再回去,对了,顾太太,我可是听说你是个大老板啊,怎么着,要不要捐助点什么,支援支援我们医疗队?”

    孙教授也不过就是顺口一提。

    并且玩笑的成份居多。

    谁知道陈墨言当场就点了头,并且直接问她,“孙教授您看我们是捐现钱好还是捐物资好些?”

    “自然是物资。”

    “如果顾太太真心为着那些孩子好,就多捐点物资吧。”

    她又不是那些什么所谓的慈善家啥的。

    捐钱可没什么用,还麻烦。

    “行,您看看目前最需要的是什么,我让人和您联系,您看行吗?”

    孙教授到了这会儿笑容终于多了两分。

    她点头,“即然顾太太这样说,那我可不会客气了啊,到时侯您可别骂我黑您钱啊。”

    “怎么可能呢,在我的眼里,您救了我孩子的命,您就是我们家的恩人。”

    她看着孙教授一字一字的开口道,“哪怕是让我散尽家财,我也绝无二话。”

    这话听的孙教授为之动容。

    让她看着陈墨言又多了几分的顺眼,以及喜欢。

    虽然小四的手术很是成功。

    但依着孙教授所说的,还是要在特护病房观察二十四小时。

    在这段时间陈墨言等人是谁也不能进去的。

    虽然心急如焚。

    可陈墨言等人却也只能是遵从。

    隔着玻璃窗看了余下的三个娃两眼,其中两个在睡觉。

    有一个不知道是老几的,正挥着小手哼唧着。

    小小的手一伸一缩的。

    看的陈墨言眼都舍不得移开。

    她的身旁,顾薄轩除了和陈墨言一样的心情,还有一份来自灵魂深处的震撼。

    这,就是他的孩子?

    是他和言言的孩子!

    以后,他和言言就不再是二人的家,而是三人,四人,六个人的家!

    想到原本的两人瞬间一跃成为了六人之家。

    顾薄轩也是觉得挺无语的。

    看不够孩子啊。

    可最后,顾薄轩还是理智的劝走了陈墨言,“咱们先回去,你好好的休息一晚上,等明天我再陪你过来。”

    “奶奶和爸都在这里陪着你一大整天了,咱们不能让她们担心不是?”

    “嗯,那就先回吧。”

    虽然说是回,可是陈墨言的眼神却是如同胶到了孩子的身上。

    最后,还是顾薄轩直接把她给抱走的。

    回到家已经是大晚上。

    知道大家都又累又惶,齐阿姨早早煲的汤什么的给大家备着。

    这会儿一回家,每人一碗热乎乎的鸡汤喝下去。

    就是连顾薄轩都觉得小腹暖暖的。

    吃过饭,陈墨言才想起问顾薄轩,“你怎么这个时侯回来了?”

    之前走的时侯可是说过没那么快回来的呀。

    顾薄轩微微一笑,“我担心你们,就想着赶紧完成任务回来了,只是没想到还是晚了。”

    而且,一回来就给了他这么大的一个震惊!

    两个人的房间。

    顾薄轩紧紧的抱住陈墨言,“都是我不好,是我回来晚了,害得你和孩子受苦。”

    他不说还好。

    这一提。

    陈墨言想起接到电话那会的恐惧。

    想起在医院时小四被几个医生给判定了死刑。

    甚至想起几个孩子一块出事的那一刻。

    忍不住眼泪大颗大颗的掉下来。

    砸到地下。

    如同一块块的大石砸到了顾薄轩的心口。

    更似是烙铁,烫的顾薄轩的胸口生疼生疼的。

    他用力的抱着陈墨言,“对不起,对不起言言,都是我不好,是我没做好,让你和孩子受罪……”

    这一刻的顾薄轩,看着在他怀里哭到睡着的陈墨言。

    眼神里头头一回的多了抹迟疑和犹豫。

    他的坚持。

    抛下妻儿一次次的在外头冲锋陷阵。

    妻儿每一次遇到的困难和风险他都不在,也不能及时的参与进去。

    这样的一次次的错过。

    就因为他心头的那份坚持。

    当真,值得吗?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