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290章 机会,回家喽
    值得吗?

    才蒙心自问的顾薄轩没想到隔天就被人再次当面问了出来。

    看着他站在那里好像在想。

    又好像是在迟疑。

    对面,尚老呵呵笑了笑,再次开口道,“我能看的出来,你媳妇能来我这里,那就是豁出一切了,为了孩子,她甚至敢用之前的救命之恩来要挟我……”

    “不是的,尚老,言言不是这样的人。”

    “那她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不如,你和我好好的说说?”

    尚老的话有点不客气。

    虽然带着笑,但眼底却是一片的犀利。

    他盯着顾薄轩,笑意一点点的收敛,眼神是那种平静到了极点,就让人心生悚然感的。

    “你知道你媳妇用掉了一次什么样的机会吗?”

    “有着之前的事情,如果没有你媳妇来的这一趟,哪怕你开口让我帮你往上走一级两级的,都是很容易的事儿,说不定我还能帮你调到你心心念念的帝都来。”顿了下,尚老看着顾薄轩,眼神有些许的遗憾,“可是这一切却都被你自己的媳妇给破坏掉了。”

    “如果靠着你自己的军功和资源,你想要往上走,想要调到一个称心如意的地方,最起码还得十年。”

    “甚至,说不定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如愿。”

    “顾薄轩,你后悔吗?”

    后悔吗?

    值得吗?

    这一次,顾薄轩在尚老的话音还不曾落地的时侯,几乎是想也不想的就开了口,

    “不,我不后悔。我也不觉得遗憾,更没有觉得不值得!”

    他看着尚老,眉眼灼灼,“我不和道尚老您是怎么想的,可是在我心里,国家,军人,还有家都是我心头最为重要的一块,缺一而不可!孩子是我的,只要能让他们平安,哪怕是用我的命去救都可以。”

    所以,不过就是一次往上升或者是调动岗位的机会。

    他又怎么可能会觉得可惜?

    再说了,顾薄轩一脸的坚定,“尚老,我不知道在您眼里我是什么样的人,但我当初敢说,现在,以后仍旧敢说,我顾薄轩,从来都不是那种靠人情,靠走后门往上爬的人,当初救您也是工作需要,更是身为军人的责任!”

    “至于别的……”

    顾薄轩深吸了口气,语气平静,“尚老,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我都不曾想过!”

    “你是不曾想过,可是你媳妇却跑到我这里利用了这份人情……”

    “对于这个,你又怎么说?”

    顾薄轩没想到尚老步步进逼。

    而且,他对于尚老的这个说法心里头有些许的不赞成。

    顾薄轩是军人。

    向来是有话直说的。

    此刻,他看着尚老直接道,“尚老,我觉得您对言言不了解,她当时只是病急乱投医,是一个关心孩子的母亲罢了,如果您要怪罪,我全担着,还请尚老别去打所她们母子几个人。”

    “你担着?”

    尚老挑挑眉,语气有些许的讥讽,“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团长罢了,我听说还是个副的?你当的起?”

    顾薄轩,“……”

    他深吸口气,“那不知道尚老您想要怎么处理这事儿?不管怎样,我都接着就是。”

    尚老并没有接他的话。

    只是出乎意料的再次问了一回,“你真的一点都不后悔失去这次晋升、或者是调动的机会?”

    “不后悔。”

    顾薄轩一脸的正色,“尚老,人生有舍有得,最重要的是,你得明白自己心里头最重要的是什么。”

    只要能保护好自己身边的人。

    能让自己的家人和孩子无忧。

    他自己就是当一辈子的小兵又如何?

    似是从他的眼神里头看出了顾薄薄的坚持和想法。

    尚老好像一下子没了什么兴趣,直接对着他挥了挥手,“行了,你走吧。”

    “啊?”这就让他走了?

    不是说找他过来说这次的事情的吗。

    没有处置?

    还是说让他回去,等消息?

    “啊什么啊,难道还要我留下来请你吃饭吗?”

    “警卫员,把他给我带出去。”

    真是的,傻小子一个。

    越看越生气!

    顾薄轩一头雾水的被警卫员带出小院。

    一脸懵圈的往回走。

    他却是不知道,就在他被人带出去的一瞬间。

    刚才他站立的小厅内。

    再次多了位四十岁出头的男子。

    男人一身的威严。

    全身上下充满了久居上位者的凛冽气息。

    此刻,尚老正对着他招手,“来,坐过来说话,说说看,刚才那人怎么样?”

    “尚老的意思是,用他?”

    对方的话里头有些许的迟疑,“尚老,会不会有些轻率了些?”

    “我又没说现在就用,可以先培养嘛。”

    尚老的语气里头多了抹笑意,“是个好苗子,但是也得看用起来顺不顺手,总得先磨一下的。”

    对方的眼里闪过一抹恍然。

    半响后他点了点头,“尚老的意思我明白了,这事儿我会好好考虑的。”

    “嗯,我这都退下来的人了,刚才也不过就是一个提议,你自己看着办。”

    “尚老您客气,我还有好多事情要仰仗您的。”

    “老喽老喽,不顶事啦。”

    尚老摆着手送客。

    等到对方走后,他坐在客厅里头摇摇头,好半响才笑了笑。

    机会嘛,他是给了。

    只是那顾小子以后的命运和走向如何。

    他能不能把握的住。

    尚老笑了笑,直接不再去想这事儿。

    ……

    四合院。

    直到顾薄轩回到家,脑子都是蒙的。

    尚老找他过去到底是做什么的啊。

    就那么说了一通似是而非的话。

    问他那么几个问题。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他把两人之间的对话和陈墨言等人说了一遍,最后,有些莫名其妙的问,“爸,爷爷奶奶,言言,你们说,尚老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听的我一头雾水。”

    田子航紧紧的皱了下眉,脑海里头猛不丁的闪过一个念头。

    真的是他所想的那样?

    倒是田老爷子,上下打量了顾薄轩两眼,直接道,“如果我没猜错,怕是你的位子要动一动了。”

    “动位子,爷爷,什么意思啊?”

    田老爷子对着顾薄轩翻了个白眼,“就是你想的那样。”

    “可是为什么啊,我在这里做的挺好的啊,而且之前也没人和我说这些的。”

    调动工作岗位什么的。

    不都是说要提前打招呼,甚至是考察之类的?

    怎么到了他这里,就一个尚老谈几句话,就要动了?

    “你怎么不看看尚老是谁,他说的话,要做的事情和一般人能一样吗?”

    田老爷子对着顾薄轩笑骂道,“估计是你哪一点入了他的眼吧,或者,是你之前说的那些话打动了他也未尝可知,要知道尚老一向是个很重情份的人,不过要是我猜的是真的,你小子可算是被尚老关照过的人,以后的路上啊,说不定走的还会稳上那么一些。”

    “说不定不是您想的那样……”

    顾薄轩觉得田老爷子这些都只是猜测呢。

    最后,是田老太太笑着打断几人的话,“行了,都别猜来猜去的了,昨不过都是猜测,谁的话也算不得真,咱们还是赶紧去吃午饭吧,吃完午饭还得去医院看孩子呢。哎,也不知道什么时侯能把那几个小宝给接回家。”

    看着那几个娃在监护病房里头一天一个样儿的。

    她这心里头呀,又是高兴又是心酸。

    心疼孩子。

    可又高兴孩子最终还是撑过了那一劫……

    “奶奶您放心吧,医生不是说了吗,再过一段时间没什么事情的话就能把他们接回来了?”

    “奶奶知道,可是奶奶这心里头急啊。”

    “医院再好哪里有自己的家好?”瞧着孩子那一身的管子,她的心好像针扎似的疼。

    陈墨言听到这话也不禁红了下眼圈。

    她何尝不想?

    可是……

    好在这个时侯齐阿姨在外头喊大家吃饭。

    气氛这才重新开始活络起来。

    下午去看孩子。

    陈墨言和田老太太两个人自然是又难过了一番。

    好在医生也说了,再过半个月,如果这期间孩子不出现什么异样。

    到时侯他们就能把孩子给接走了。

    有了具体的时间,田老太太立马就有了精神。

    一路上和陈墨言喋喋不休的商量起婴儿房的事情。

    回到家还拉着田老爷子念叨个不停。

    直把老爷子听的一脸的生无可恋。

    不过,田老爷子却也是难得没有发火,坐在那里头听着。

    这可是事关他的几个重外孙呀。

    他可得好好的听听!

    女人家家的,做事不靠谱呀,万一哪里不对了啥的。

    他还得提出来呢。

    抱着这样的想法,老两口在那里好一通的商量。

    最后,商量的结果就是直接动土。

    把陈墨言和顾薄轩两人居住的房间另一侧的两间屋子给打通。

    做四个娃的婴儿房!

    当然,这事儿是经过田子航的同意的。

    说干就干,第二天一大早老两口就直接开始了动手,还找人联系起了搞建筑的人。

    对于这种绝对的高效率,陈墨言也是有些无语了起来。

    不过,老人嘛,只要她们高兴就好。

    更何况,四个孩子回来,也的确是要有单独房间的。

    因为事情特殊。

    顾薄轩在家里头多待了三天。

    等到顾薄轩走的那一天,陈墨言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一路沉默的坚持把他送到火车站。

    临下车的时侯。

    顾薄轩看着她,眼底全是不舍,“言言,在家里头等着我。”

    “嗯,下次回来,你就能在家里头看到咱们的孩子了呢。”

    听她提到几个孩子。

    顾薄轩只觉得自己的心头都是痛的。

    可是,他是军人……

    深吸了口气,他轻轻抱了下陈墨言,“我走了。”下车后又叮嘱开车的顾薄安,“回去的路上小心着点,你嫂子身体不好,别让车子颠了,她会不舒服的,还有,哥不在你多往这边跑着点,有什么事情及时和我说。”

    这次还是顾薄安给他打电话及时。

    不然的话他估计还不知道几个孩子,甚至是小四病危的事情呢。

    “哥,你路上小心。”

    两个人目送顾薄轩高大的身影进站,彻底的消失不见。

    顾薄安扭头看向陈墨言,语气有些小心冀冀,“嫂子,咱们回家吧?”

    “嗯,回去吧。”她答应了顾薄轩,不下车去送他,不能哭的。

    即然答应了,自然就是要做到的。

    所以,她不哭,绝不哭!

    顾薄轩走后,陈墨言的日子再次变成了吃喝睡,偶尔去医院看下几个孩子。

    直到,半个月后。

    四个孩子从特护病房转到了普通病房,

    这也意味着,陈墨言等人可以把孩子给接回家了!

    去接孩子的前一个晚上。

    别说陈墨言,就是田老太太都兴奋的一晚上没睡好。

    第二天早上起来。

    田家几个人,大半的人眼圈都是青的。

    看着彼此,田老太太忍不住笑了起来,倒是让紧张的气氛得到了稍许的缓和。

    匆匆的吃了几口早饭。

    陈墨言直接就推开了碗,“我不吃了,你们慢慢吃……”

    要不是医生那边没上班。

    陈墨言觉得自己都想直接冲过去医院把孩子抱回来了。

    “我也不吃了。”

    “我饱了。”

    田老太太,田老爷子田子航几个都落了筷子。

    齐阿姨知道她们的焦急,也不劝,只是起身把碗筷都收了,又煲了些汤在灶上煨着。

    中午回来喝刚刚好。

    医院。

    陈墨言等人几乎是医生一上班就蜂拥而至。

    田老太太焦急的样子看的医生笑起来,“老太太别担心,您的孙子孙女不会跑掉的。”

    “我这不是想赶紧抱抱孩子吗?”

    对于这份心情,医生表示理解。

    来了四个人。

    一人一个,顾薄安这个被临时拽过来当司机的人则是翘头以待。

    双眼看看这个手里看看那个怀里的。

    看着四个软软嫩嫩的侄子侄女。

    他觉得自己的眼都不够用了。

    看的眼花撩乱。

    “看什么看,还不赶紧的开车?你想把我外孙给冻坏啊。”

    “啊,我这就开,这就开。”

    顾薄安可不敢担这样的罪名啊。

    回头不用他哥,他妈就能念叨死他!

    孩子被接回家。

    田老太太等人嘴上的笑一路上就没有合拢过。

    在田家人心里头,孩子的哭声都是天籁之音!

    顾薄安这个亲叔叔还是厚着脸皮从陈墨言手里头抢过小四抱了那么几秒钟。

    然后,他怀里头的娃就被田老太太给抢了过去。

    还顺便白了他一眼,“你一个没结婚的抱什么孩子,也不怕碰疼了娃娃。”

    没结婚就不能抱娃,不能抱自家侄子侄女?

    顾薄安以及没结婚的人表示,这个帽子,咱不戴!

    ……

    部队。

    顾薄轩看着自己面前的几个人满脸的疑惑,

    “你们说什么,把我调到哪?”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