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291章 媳妇,我委屈
    半个月后。

    顾薄轩的调令正式下发。

    首长看着顾薄轩也是舍不得,“我是真的舍不得你走,可是没办法……”

    “这地方是偏了些,但是……”

    首长说这话的时侯有些心虚的没敢看顾薄轩。

    那地方,何止是偏呀。

    简直就是鸟不拉屎好不好?

    说实话,以着顾薄轩的资历和能力,随便调去哪个地方任旅长都不是什么问题啊。

    当然,帝都这类的地方的除外。

    这几年来要不是他一直压着,顾薄轩早被人给抢走了。

    说起来也是他的自私。

    可是现在,上头点名要的这个人。

    但是,却转手放到了这么个鸟都到不了的地儿?

    让他去那做什么。

    去溜人玩吗?

    虽然说是副师长,可是,真心不如有实权的正旅级强呀。

    想到这些,他哪里还敢再多说什么?

    总觉得心里头欠着顾薄轩呢。

    “那啥,阿轩啊,你要是实在不想……”

    “首长,我是军人。”

    就这么一句话,表明了他直接的心意:

    军人,以服从为天职!

    首长看着他这个样子心里头更加过意不去,“你过去就是副师级,这样吧,你可以带几个人过去,组成你自己的警卫连,算是我这个老首长对你这次调动和升迁的祝福。”

    “谢谢首长。”

    顾薄轩可不会客气,直接要了十个人的名额。

    至于人选嘛……

    他得回头再考虑下,顺便问问人家自己的意见才能决定。

    “去吧,对方只给了你半个月时间报道,事情多着呢。”眼看着顾薄轩就要走出去,首长忍不住又唤住了顾薄轩,“那个,那啥,你最近没得罪什么人啥的吧?”

    “没有啊,首长您为什么这么说?”

    顾薄轩的眼神微咪,犀利的眼眸盯在自家首长身上,

    “是不是有什么内幕消息是我不知道的,首长您是听到了什么吗?”

    他那一脸紧张戒备的样子看的老首长好笑又好气。

    对着他翻个白眼,“我要是知道还问你作什么?”不过还是给顾薄轩解释道,“我只是觉得这次的调令来的太过突然,而且,你看你这级别吧,虽然说是明升了,但实际上却是降了的。”这样的手法,分明就是罚嘛。

    当然,后头这句话老首长并没有说出来。

    他怕因为自己一句话而让得顾薄轩心情不好。

    “我想不出别的来。”

    “行了,那你就先去安排吧,有什么困难或是问题的只管来找我。”

    对于自己手下的这把尖刀。

    老首长是真心的舍不得。

    可是,这一回不舍也不行喽……

    摇摇头,他挥手让顾薄轩赶紧离开,省得他一会更心疼。

    直到走出首长办公室。

    顾薄轩的脚步才缓缓慢了下来。

    他抬头,看了眼头顶上悠悠的白云,想起老首长刚才的那句话。

    以及他那一脸欲言又止的神色。

    他问自己,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自己说没有。

    可是,他算不算把尚老给惹到了呢?

    挠挠头,顾薄轩也懒得去想,回到训练处,直接把周吕等人找来。

    情况一说。

    然后他就什么都不管了,由着他们自己说吧。

    只是,半个月就报道。

    听着老首长的意思,那边怕是很荒凉……

    他揉揉眉心,不看那几个争执的脸红脖子粗的人,抬脚走了出去。

    午后的阳光暖暖的。

    突然的,顾薄轩心里头涌起一股茫然感:

    他的本意是想着接近言言。

    想和言言一家几口团聚的。

    可是,到头来,怎么却是越来越远了呢?

    要是言言知道这事儿,一定很失望吧?

    虽然他从不曾和陈墨言说起过自己对于两个人,对于他们这个家的安排。

    可是,他知道,他相信言言也知道。

    他一直是奔着团聚这个道路上一路往前奔的。

    可是结果却是,事与愿违?

    ……

    顾薄轩这边的变故陈墨言并不知道。

    此刻的她正在被几个孩子的哭声给包围,享受着一种叫做甜蜜又忧伤无奈怅然的伤悲。

    一个哭,余下的三个跟着哭。

    一个醒,余下的三个都跟着醒。

    一个饿,余下的三个都跟着饿……

    陈墨言觉得眼前这几个娃就是老天爷派下来惩罚她的。

    难道是老天爷觉得她重生以来一路走的还是太过顺畅。

    特别是现在。

    亲爸爷爷奶奶爱人什么的都在身边。

    又有属于自己的事业在。

    老天爷就瞧不过眼了,派了这么几个小恶魔来折腾自己?

    四个娃呀。

    想想,是的,嗯,真幸福。

    哪怕是外人一听到也是个个都眼红的看过来。

    一脸的羡慕:

    哎哟,你家可真是幸福啊,多子多孙,真好。

    可是这真好的背后是什么?

    是她这个当妈的快要被折腾疯了啊。

    你就试着想想吧。

    一个房间里头,四个娃扯着嗓门嗷嗷的哭……

    声音足以掀翻屋顶啊。

    那哭声能让你听的整个人崩溃掉!

    陈墨言这一刻就是这样,哄了这个那个哭,抱起另一个吧,余下的三只又跟着哭了。

    到最后,陈墨言自己都想跟着他们一块哭了。

    齐阿姨买菜回来。

    就听到屋子里头哭声震天。

    忍不住赶紧放下手里头的东西跑了过来,“这是怎么的了,怎么哭成了这样?”

    “没事,估计是一个哭余下的几个也跟着一块哭了。”

    陈墨言苦笑了两声,在齐阿姨的帮忙下把四只哄好,喂饱。

    到最后一个个的拍睡着。

    她自己则靠在床头,一脸的生无可恋。

    “齐阿姨,我不想活了啊。”

    想想这小几只刚才一块哭的那一幕。

    陈墨言真心崩溃。

    没法活了!

    “胡说什么呢,什么叫不想活了,这话是能乱说的吗?”

    齐阿姨白了她一眼,看着床上一排的四个娃,眼底全是慈祥,“小孩子其实很好带的,哭闹不是饿就是拉或是尿了,你这是才带他们几个,等摸出点规律来,到时侯就会很容易了。再说了,这不是还有我和你奶奶吗,等到他们几个再大大,你爸和你爷爷也可以帮着看,到时侯你就很轻松了的。”

    “可是我想想他们几个闹腾的样子,我就有种想要掐死他们的冲动。”

    这话把齐阿姨吓了一跳,伸手轻轻在她手背上拍了一下,“可不许吓人,是不是觉得闷了?要不我看着他们几个,你出去逛逛去?”齐阿姨虽然只是一个保姆,但她在帝都待的久了,出去买菜什么的时间长了,也认识到了不少的同行或是朋友,偶尔聊起天,说的无非就是东家长西家短的,倒也让她听到了耳中不少关于孕妇产妇的事情。

    有个保姆可是说过了的,她那个年轻的女主人呀,就是产生得了什么病,最后竟然是割腕自尽了。

    当时可是流了一地的血啊。

    等到被人发现的时侯,那个女主人的身体都僵了。

    直挺挺的躺在床上没有了呼吸。

    齐阿姨是无意间听到的这话,八卦似的讲出来的。

    说者无心,听的却是多少在了意。

    这会儿一听陈墨言这话,齐阿姨心里头可就是忍不住咯噔一声。

    可别是不对劲儿吧?

    赶紧催着陈墨言出去走走,逛逛街什么的。

    等到了晚上,齐阿姨犹豫了再三,还是把田老太太拽到了一边嘀咕了半天。

    田老太太先是听的一惊一乍的。

    等到了齐阿姨说到陈墨言身上,她差点被吓的跳起来。

    “怎么可能呢,言言她这不是好好的吗,她怎么会有想不开的事儿?”

    “哎哟我的老太太,我这不是担心吗,你听听她下午说的那话,可是没把我给吓死……”

    田老太太迟疑了一下,“你说,会不会是她随口那么一说的?”

    “这也保不齐,不过,咱们多做点预防总是对的呀。”

    “对对,这话说的对。”

    然后哪,陈墨言第二天开始,就发现她奶奶和齐阿姨好像有空没空的就往她房间里头跑。

    美其名曰看娃。

    她们一来呢,就直接把她朝着外头赶。

    让她去逛街去玩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反正就是,嗯,出去别闷在家里头就好了。

    陈墨言虽然是一头雾水,但却也知道田老太太和齐阿姨不会对孩子和自己不好的。

    便也乐得忙里偷闲那么一会半会的。

    这天中午。

    陈墨言正打算吃过午饭去咪一会,院子里头响起脚步声。

    田老太太眼尖,一眼看到了来人,“大轩,你怎么这个时侯回来了?”

    顾薄轩上次来去匆匆。

    连几个孩子也不过就是那么草草看了几眼就闪人。

    这眼看着又是小一个月过去。

    田老太太倒是没想到他能这么快就回来。

    “奶奶,爷爷,爸,言言……”

    他进屋一脸带笑的招呼了人,然后就势坐到了陈墨言的跟前。

    “齐阿姨,赶紧再去加一副碗筷。”

    “好嘞,马上就来。”

    顾薄轩吃饭很快,他虽然是来的最晚,但却比谁都先吃完。

    头一个落了筷子。

    等到大家都吃好,他起身帮着收拾桌椅。

    齐阿姨笑着制止,“顾先生不用麻烦,我收拾就好。”

    “是啊大轩,还没看到过你那几个儿子女儿吧,是不是归心似箭?”

    田老太太笑着看向他,“还是赶紧和言言回屋去看看孩子吧。”

    “言言,你带阿轩过去呀。”

    陈墨言站起身,看了眼顾薄轩,转身朝着外头走了出去。

    倒是顾薄轩,他起身后一一打了招呼,这才大步去追人,“言言,你等等我……”

    屋子里头。

    一拉溜并排睡着四个小娃。

    红扑扑的脸蛋,长长的睫毛似小扇子一般遮盖住眼睑。

    粉嫩嫩的小手或放在头顶做投降状,或放在胸前,还有一个放在嘴边啃啊啃的。

    瞧的顾薄轩眼底的温柔和笑意水一般的溢出来。

    “言言,这就是咱们的儿子女儿吗?”

    “嗯,真好看,和你长的一模一样的好看。”

    陈墨言对着他翻了个白眼,“别嘴和涂了蜜似的呀,有事就直说。”

    顾薄轩听到这话忍不住抽了下嘴角。

    他以手成拳,轻轻抵在下巴上,“那啥,我还没说呢,你怎么就知道一定是有事儿啊?”

    这小丫头,也忒神了吧?

    陈墨言忍不住横了他一眼,“你还好意思说,没事你会回家吗,你想想你这段时间,这一年多,哪次回家不是有事的,我说你这次有什么事情赶紧说,说完你好赶紧归队说错了吗?”

    “那啥,没说错……”

    在自家媳妇似笑非笑,带着几分挪愈笑意的眼眸中。

    顾薄轩的老脸有些挂不住。

    对着陈墨言傻笑了两声,他又扭头看了眼还在睡着的四小只,声音愈加放的低低的,

    “他们几个得多久醒?”

    “估计还得半个小时左右,到底是有什么事情啊,瞧你那难以启齿的样子。”

    真是的,不知道伸头一也缩头也是一刀吗?

    顾薄轩哪里是不知道这个道理?

    不过是觉得吧,嗯,能拖一会是一会罢了。

    此刻被陈墨言这么一瞪眼,他想也不想的就直接开口道,“那啥,我接到了调令,往上提了两级,副师级……”

    “这是好事呀,你怎么那么小心冀冀,一脸不想提的感觉?”

    陈墨言咪了下眼,似是有所悟,“难道,你觉得自己升级了,想要抛弃我们母子几个当陈世美?”

    “言言你想到哪去了啊,真是的,我怎么可能这样想?”

    对于自家小媳妇脑子里头一些稀奇古怪的想法,不按牌理出牌的思路,他也算是有所了解的。

    这会儿只是瞪了眼陈墨言,便接着道,“我本来是想着再熬两年,然后申请调到帝都来的,最不济也是帝都附近,咱们一家六口总不能经年这样的两地分居吧?以前还好,可是现在有了孩子,你一个人带着他们几个我可不放心。”是,自家小媳妇身边是长辈好几个,他家岳父田爷爷田奶奶田素这个姑姑,对陈墨言肯定都是真心的。

    一心一意的帮着她他们照顾孩子。

    一心一意的希望着言言好。

    可是,他身为言言的丈夫,他是真的不想让自己缺席几个孩子的成长。

    但是,所有的这一切,都在那个调令的前头打了泡影……

    他沉默着低下了头:

    心里头没有失望和抱怨那是假的。

    不过就是因为在首长周吕那些人面前说了也没用罢了。

    可在陈墨言的跟着,顾薄轩却是难得的情绪低落了起来。

    他把自己的下巴抵在陈墨言的肩头。

    语气有些涩然,“这一调肯定就得待个三五年,那个地方离帝都太远了,我以后想看你们一面都不容易。”

    虽然他是副师长,权利和假期比起以前也是多了好么丢丢。

    最主要的是,三五年内,他想着调到帝都或是帝都附近的心思。

    白废了啊。

    顾薄轩有些心酸,为什么他的奋头总是抵不过突发的变化?

    倒是陈墨言,一眼看出他的心思。

    伸手把他回抱住。

    轻声的安慰着他,“不怕,现在这交通那么发达,哪怕是绕地球一圈呢咱们也走的来,你不过就是去个比较偏僻的地方罢了,等到他们几个略大一点,我就带着他们过去看你,你没事了也可以回来看我们啊,是不是?”

    “我好想你,想孩子。”

    以前,顾薄轩只是对于他妈嘴里头说的谁家谁家生了娃什么的话觉得无语。

    可是现在,他却是彻底的想通。

    这当妈当爸的啊,哪个不想自己的儿子娶妻生子,哪个不想自家三世甚至是四世同堂?

    “我也想你,孩子们也会想你的。”

    陈墨言看出顾薄轩的心情有点不浮定,想来,他这会儿也不想听自己多说什么吧?

    她便轻轻的抱着着,依偎着他。

    气氛温馨而自然。

    甚至连空气里头流窜着的气息都是甜蜜的,是清新的。

    最终,是一阵震耳欲聋的哭声打破这一室的静溢。

    夫妻两人先是被吓了一跳。

    还是陈墨言最先反应过来,“是孩子哭了,我得进去看看……”她伸手推开顾薄轩,看也不看他一眼,转身朝着里头的屋子走过去。被留在原地的顾薄轩心里头那叫一个哀怨呀,他被他家小丫头给嫌弃了!

    嫌弃了嫌弃了嫌弃了……

    最后他叹了口气,也只能认命的抬脚跟过去。

    然后,他就看到四小只挥手舞脚的哭,哭的小脸都通红,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顾薄轩就看到他家小丫头正在熟练的泡着奶粉。

    一个接一个的喂完。

    哄好。

    陈墨言在顾薄轩目瞪口呆中瞪了他一眼,“看什么看,我这腰都快要累断了,帮我按磨揉揉啊。”

    “好好,这就来。”

    “能给媳妇服务,那是我的荣兴。”

    陈墨言白了他一眼,油嘴滑舌。

    气氛一点点的升温。

    暧昧。

    顾薄轩的手不知不觉就不规矩了起来。

    陈墨言伸手把他给拍开,“摸哪呢,那是你的吗,是几个孩子的口粮。”说到这个,陈墨言自己也觉得挺是无语的,她前些天一直用着那些偏方催母乳什么的,猪脚猪蹄什么的喝了好些,母乳没催下来,她身上却又足足肥了一大圈!躺在床上,摸着自己腰上的游泳圈,双下巴,她是欲哭无泪。

    这样下去可怎么能行?

    正想着呢,顾薄轩一个火热的吻落在她的唇上。

    “媳妇,我饿了好久了……”幽怨的带着几分委屈的声音在陈墨言耳侧响起。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