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293章 出了个小车祸
    顾薄轩来的急,走的快。

    等他独自一人走后,陈墨言等人直接陷入了围着孩子团团转的生活。

    四个孩子啊。

    陈墨言,田老太太田子航,甚至连田老爷子都跟着上手。

    就这样忙忙碌碌中。

    时间转眼又是一个月。

    这一个多月来,田子航和田老爷子父子两人可是没少起争执。

    就为了几个孩子的名字。

    父子两人在书房里头吵的脸红脖子粗的。

    最开始的时侯田老太太等人还会去劝一劝,两边哄哄什么的。

    可等到了后来。

    特别是他们天天吵,吵的田老太太觉得烦起来的时侯。

    她索性把书房的门一关。

    由着他们去吵去闹腾。

    门关起来,也不用担心会在外头觉得烦。

    挺好的。

    这天几个人正在院子里头说话,就听到书房里头咣当一声响。

    倒是把过来玩的孙丽给唬了一跳。

    “这是怎么了?”

    田老太太根本都没往书房那边看,“没啥,估计是哪个不小心碰到了什么东西。”

    “我爸在书房呢,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不用管的。”

    陈墨言很是淡定的转开了视线。

    小花是略知道些事情的,抿了唇忍不住的笑起来,“田叔和爷爷,还在争执呢?”

    “可不是,争执不下啊。”

    陈墨言对着小花摊了摊手,一脸的无奈,“都那么大的岁数了,还和个孩子似的。”

    等到孙丽听到田老爷子父子两人因为孩子的名字而争了大半个月时。

    孙丽也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

    “你爸和你爷爷可真好玩……”

    是啊,更好玩的时侯你们还没见过呢。

    陈墨言对着几个人翻了个白眼,好歹给了自家亲爸和爷爷点面子。

    没有继续吐槽下去。

    把孙丽几个人都送走,陈墨言正想趁着几个娃睡着,她回屋也躺一会时。

    接到了林同的电话。

    电话里头林同的声音挺急的,“言言,你有空没有,赶紧过来一趟……”

    “怎么了,我这会儿应该能走的开,你倒是说什么事情呀。”

    “顾薄安出事了。”

    林同说这话的时侯语气有点急,气喘嘘嘘的。

    “车祸,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具体的得等我过去看看才知道。”

    “说地址,我马上过去。”

    如果是别的人或是事情,自然是要林同一个人独置就好。

    可顾薄安不同啊。

    两个人相识这么多年,这两年顾薄安跟着她可是做了不少的实事。

    更何况,这还是她亲小叔子!

    万一有点什么事情……

    顾妈妈来了估计得心疼死,说不定连她都要带着埋怨……

    陈墨言倒不是怕顾妈妈埋怨。

    就是觉得自己得过去看看,看看是个什么样的情况才能心安。

    和田老太太还有齐阿姨说了一声。

    陈墨言急急忙的开着车子赶到了顾薄安出车祸的地点。

    不过她去的还是晚了一步。

    车子被交警给拖走。

    而人则是被送去了医院。

    陈墨言只能开着车子继续往医院跑,其间又接了林同的两个电话。

    大意就是他人没什么大碍。

    让她别担心,路上开车小心点什么的。

    甚至为了安她的心,还让顾薄安和她说了几句话。

    虽然是这样,陈墨言还是一路急冲。

    在医院门诊部看到手臂被吊起来的顾薄安时忍不住吓了一跳,

    “不是说没什么大事吗,怎么手臂包成了这样?”

    “是不是要住院?”

    “林同你去办理住院手续,我去看看有没有好点的病房……”

    顾薄安和林同两人赶紧拦住她。

    “嫂子不用的,我这伤医生说是小伤,每天准时过来换药就行。”

    “真的,不信你问林厂。”

    顾薄安生怕陈墨言不相信自己的话,直接把林同拉下手。

    林同看着陈墨言点了下头,“医生是这样说的,我问过了,不用住院,就是得注意着点,这段时间怕是不能做事干活,医生说得好好保养,不然的话容易落下后遗症……”

    “行,那你就先放假,三个月后看情况再说。”

    陈墨言想也不想的就发了话,“他的事情林同你处理下,看看是要谁代替他一段时间。”说完之后又回头叮嘱顾薄安,“工作虽然重要,但自己的身体更重要,你好好把胳膊养好,别担心工作上的事情。”

    “嫂子不会让你没事情做的。”

    顾薄安想也不想的点头,“嫂子,我都听你的。”

    这话他可是说的真心话啊。

    不管是顾薄轩这个亲大哥,还是陈墨言这个亲嫂子。

    在顾薄安眼里头那都是有大本事的人。

    他脑子笨,又没什么能力和本事。

    除了听话也没啥别的有用的了吧?

    “你真的没事,不用住院吗?”

    陈墨言还是有些不放心,她看着顾薄安拧了下眉头,“别因为钱而舍不得……”

    “嫂子,你看我是那样的人吗?”

    他虽然是舍不得乱花钱。

    可是舍不得乱花钱和舍不得花钱是两个概念好不好?

    钱和一条手臂。

    哪个重要?

    钱花了就花了,还可以再赚回来。

    可是手臂没了,那就是真的没了,一辈子的事儿啊。

    “你能这样想我和你哥才是真的放心了。”

    不止是这一回放心。

    还有以后。

    顾薄安是在送祸的路上出的车祸。

    而且,是对方的全责。

    可是对方却是个死皮赖脸的,左右就是一句话:

    要命一条。

    人钱?

    没有。

    陈墨言听了这话都忍不住乐了起来。

    她看着对方坐在派出所那一副浑不绺就的样子,忍不住上前两步。

    一脚踹到了对方的小腿上。

    “啊,你要做什么,我的腿断了,警察同志,警察同志,她把我腿给踹断了……”

    那夸张的表情和动作看的在场几个警察都无语了起来。

    不过,虽然警察看不惯他这一副行为。

    还是制止了陈墨言,“这可是派出所,你不有这样的。”

    “对啊对啊,你这是打人,警察同志,我的腿可是被她给踹断了,我要告她。”

    那个年轻的小伙子一脸的耍赖,“警察同志,你们可是我们老百姓的警察,我可是好人,是好老百姓,你们不能不管我啊,你们可得给我主持公道……”

    “那你想要个什么公道?”

    警察对于他这么厚的脸皮也是无语的极。

    “啥公道,她把我腿给踹断了,我不能就这样算了吧?”

    “我得去住院,我得要她赔我钱啊,什么误工费啥的,不用拿多,就来个十万吧。”

    这下连警察都被他的话给气乐了,

    “你怎么不去抢银行?”

    还十万。

    一千都没有!

    警察瞪了他一眼,“行了,别贫了,坐好了,这次的事件是你的全责,你的车子撞到了人家的车子上,导至对方的车子为了避开别人撞到了护栏上,并且伤了另外一个人……”

    “哎哎,警察同志你们这可不能看着她长的漂亮就偏坦她啊。”

    “什么叫我是全责?她们也是有责任的。”

    “不对,责任都是他啊。”

    “人是他撞的,和我可没关系……”

    顾薄安的脸一直都是黑的。

    刚才可是一直压着怒火,这会儿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冷笑了起来,

    “要不是你突然逆行,并且超速,我会这样吗?”

    “反正我不管,警察你们不能偏心,哎哟,我的腿疼,你得判他们赔我钱……”

    陈墨言懒得再和这样的人扯皮。

    扭头看向几个警察,“这事儿我们的口供已经录好,他的伤医生也做了记录,另外的那一名伤者我们暂时垫付的钱,您这里有了结果再和我们联系吧。毕竟他也受了伤,”她一指顾薄安,挑了下眉,“还有一些后事要处理,他也要回去休息……”

    “好的,陈小姐您慢走。”

    几个警察倒是和陈墨言打过交道。

    又因为和奎子是一个系统的。

    也不怕她跑了什么的。

    很是痛快的就让她们连人带车离去。

    这下可是把那个年轻男子给气坏了,“凭什么让她们走啊,我要去告你们,我要告你们。”

    “可以啊,你尽管去告。”

    其中一个警察呵呵笑了两声,只是那笑意不达眼底,“你逆行,酒驾,超速撞到了别人的车子上,现在不想着赶紧和对方说些好话私了,还主动想着去把事情给闹大,嫌自己死的太晚是吧?”

    “行,我们支持你。”

    “等到你开庭的那天肯定我们都会到场,就看你是怎么自己把自己给作死。”

    年轻男子听到这话脸上的神色一变再变。

    最后他叫了起来,“谁说我酒驾的,我没有,你们这是诬陷,是诬赖我……”

    “行了,有没有酒驾的你自己清楚啊,狡辩有意思吗?”

    其中后赶过来的一个交警对着他挑了下眉,“你自己好好考虑吧,是私了还是走法律程序……”对方顿了下,对着那个年轻的男子轻轻甩了下手里头的一叠资料,“这里可都是你的记录,超速,当时的车速是多少,限速多少,你从哪出来的,把对方的车子撞出了多远,还有,这是你测酒清的数据。”

    “这些可都是证据。”

    “如果你要是坚持走法律程序,那么这些将都会逞到法官面前的。”

    交警对着年轻男子摇摇头,“你啊,也就是庆幸这是没出人命,两个人都算是轻伤,不然的话估计早把你给拘留待审了,谁还和你在这里头废话?行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想好了给我们电话。”

    “哎哎,那我的车子什么时侯能开走?”

    “开走?你还想着开走?”

    “等你什么时侯事情有了决定,处理好后再开走吧。”

    “你们这是偏坦那个女人!”

    年轻的男子又惊又气,最后憋着气恨声道,“我出医药费,我不要对方的补偿了,这总行了吧?”

    他这话也就是陈墨言不在这里。

    不然的话,陈墨言肯定会直接告诉他,别,你还是别出医药费,继续和我们要补偿。

    然后咱们去打官司呀。

    到时侯谁不去谁就是小狗是王八蛋!

    “我说你小子,你这脑袋里头都装了些啥,明明是你自己的全权,你还想着和人家要补偿?”

    这瞧着人五人六的。

    难道脑子里头装的都是浆糊?

    ……

    警察局外头。

    顾薄安一脸的歉意,“嫂子,实在是对不起,我只顾着躲那个人,就疏忽了这边,才撞了车……”

    “没事,人没出事就是最好的。”

    陈墨言安慰了他两句,看着他吊着的手臂实在是有些碍眼。

    便直接让顾薄安回去休息。

    “要不你住到家里头来吧?有齐阿姨照顾你呢。”

    陈墨言说这话的时侯都觉得好笑。

    齐阿姨在她嘴里头变成了万能的呀。

    谁有什么事情了,嗯,齐阿姨照顾。

    不过,齐阿姨还真的就没有让陈墨言失望过呀。

    她一边这样想着,一边看顾薄安,“伤筋动骨一百天,你哥不在,你可千万别和我客气……”

    “嫂子,我真的不是和你客气。我,我不用人照顾就行的。”

    顾薄安坚持要回自己的宿舍。

    陈墨言自然也就由着他,只是叮嘱他自己注意。

    回头又看向林同,“找个人多看着他这边点,别再碰到哪扯到伤口。”

    林同点点头表示知道。

    不过下一刻他又笑了起来,“你们家呀,怕是要好事将近喽。”

    “好事?什么好事?”

    陈墨言觉得自己现在是一孕傻三年。

    很多时侯明明东西就在手边放着的,她却直接满院子满屋子的找。

    找来找去找不到。

    她自己还发脾气,然后一回头,得,就在手边呢。

    记忆上也是。

    有些事情好像掉头就忘掉。

    一如这会儿。

    林同的话就让她听的半天没反应过来。

    啥好事啊。

    最后还是林同看着她无语的抽了下嘴角,“人家都说一孕傻三年,你这一胎顶人家四个,难不成你真的要傻十二年?”

    陈墨言狠狠的剜了他一眼,“你才傻十二年呢,你……”全家两字想到可是包括朱兰母子的,陈墨言有点没舍得说下去,硬生生把滚到舌尖的话咽下去,她用力白了眼林同,忽然间她似是想到了什么,看着林同极是古怪的一笑,“那啥,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

    “什么事情?”林同有些紧张,本能的觉得不是啥好事!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