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294章 全是套路
    看着林同那一脸如临大敌的样子。

    陈墨言觉得挺无语的。

    她自觉得她这个老板做的挺好,挺平易近人、和蔼可亲的呀。

    怎么换到林同这里。

    好像防贼一样的戒备提防眼神捏?

    她对着林同翻了个白眼,“我就是想问问……”话到了嘴边,陈墨言又顿了下,笑看了眼林同,“我就是想问问,你们家小子现在上学还哭吗,还得每天早上挨顿揍才去学校?”

    提到自己的儿子,林同的脸满是无奈和无语。

    抬头看到陈墨言幸灾乐祸的样子,忍不住哼了两声,“你也不用太高兴,等再过个几年你就知道了。”

    他扫了眼陈墨言,虽然没说,可那意思却是绝对的清楚明白:

    我们家只有一个。

    你们家呀,可是四个,四个!

    陈墨言扫了他一眼,没出声。

    倒是林同,有些狐疑的看她一眼,“你刚才好像不是想说这个吧,什么事情?”

    “哟,这眼力现在练的,越来越贼了啊。”

    “不错不错。”

    “挺好。”

    被陈墨言这么连声夸了几回,林同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这也让他心里头更加好奇了起来:

    刚才陈墨言想和他说什么,怎么后来又给转开了话题?

    对面,陈墨言已经直接把话题给带歪。

    陈墨言看着他离去,自己坐在椅子上又停了会,想到家里头那几个小魔王,有点头疼。

    不想回家怎么破?

    ……

    家里头。

    几个孩子正闹腾。

    一个哭,余下的三个准得跟着哭。

    声音嗷嗷的能震翻屋顶。

    陈墨言才走进院子里头听着这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忍不住想掉头回去。

    可是想想,屋子里头的那几个好歹是自家亲生的。

    认命般的迈步朝着屋子那边走过去。

    “言言你可回来了,赶紧的啊,再不来我也要跟着哭了。”

    田素想也不想的把手里头的一个娃塞到陈墨言怀里。

    那动作看的田老太太忍不住眉头直跳,“你这丫头,不会小心点呀,吓到了孩子。”

    “妈,就他们几个这样,会被我给吓到吗?”

    田素指指床上一拉溜排开的几个娃,很是好笑,“你听听他们这嗓门,稍一不如意那就扯了嗓子哭,不达目的不罢休啊,怎么可能会被我给吓到?”相反的,是她头一回的时侯被四个娃一块哭的场面给惊住了好不好?

    “行了,别贫嘴,还不赶紧去看看水开了没有。”

    田素对着她妈扮了个鬼脸,跑了出去。

    陈墨言接过嗓门最大,每次一哭都是脸红脖子粗的老大,伸手在他脑门上戳了下。

    “坏小子,你可是大哥啊,每次都是你带头哭。”

    要说起来也真不愧是当老大的啊。

    每每都是三个孩子好好的呢,老大不知道哪里不如意还是怎么的。

    然后就开始扯了嗓子哭。

    他这一带头,余下的三个好像商量好似的。

    立马跟着嚎。

    这样子的情况别说陈墨言,换成谁都得头疼。

    还好她们家里头人多。

    轮翻着看。

    总能有那么一个是出去喘息或者是缓口气的。

    本来哭的小脸通红的老大好像是认出了自家亲妈,在她怀里哼唧几声,小脑袋拱了两下,然后,然后小家伙在陈墨言怀里头舒服的打了两个呵欠,然后,小人儿竟然睡着了,睡着了……

    看着陈墨言就那么坐在那抱了两下。

    还没有一分钟的时间呀。

    这难缠的小子竟然睡着了,睡着了……

    田老太太想到自己母女那么费力的抱着老大又拍又哄的。

    她就忍不住的心塞起来。

    搞定了老大,余下的三只自然就很容易都哄的收了声。

    都哭累了啊,没一会四小只就安静的睡了过去。

    田老太太站起身子,揉了两下自己的老腰,“果然不是年轻那会功夫了呀,你看看,这不过抱了半响孩子,这腰就有点受不住了。”不过,眼神落在床上的四个娃身上,田老太太却是心里头满满的都是开心和欢喜。

    那么多年过去。

    和儿子闹的相见两厌。

    明明是亲母子父子,却搞的比陌生人还要陌生,凄凉。

    田老太太之前都认了命:

    她这一辈子呀,就没有母子缘!

    可是现在,看着眼前热热闹闹的一大家子。

    田老太太是真的以前做梦都没敢想过的事儿。

    “奶奶你快点去休息会吧,这里我来就好。”

    田老太太倒是想留下来。

    可是刚才抱着孩子哄了大半天,又弯腰喂老四喝奶。

    这会儿累的她腰疼。

    眼前是自己的亲孙女,她便直接点了头,“那行,我出去看看去,你齐阿姨应该快煮好饭了,晚会我来替你。”一边说话一边揉着自己的腰走了出去:果然是不服老都不行,瞧瞧这身体,是真的不禁用喽。

    身后,陈墨言看着田老太太的背影抿了下唇。

    不知道是她的错觉还是怎么的,总是觉得这近一年来,两个老人的身体又差了好多……

    ……

    知道顾薄安出车祸,田老太太第二天特意让陈墨言把人叫回家。

    看着手臂被吊在脖子上的顾薄安,田老太太有些心疼,“你瞧瞧你,这孩子怎么还和奶奶客气呀,这都受伤了怎么还不回家的,不都说过了,把这里当成家吗,中午想吃什么,我让你齐阿姨给你做。”

    “我一会去买点骨头什么的煲个汤,咱们好好补补。”

    对于田老太太和齐阿姨的热情。

    顾薄安受宠若惊之余,自然是感动的紧。

    再三的说不用。

    可是田老太太和齐阿姨坚持呀,顾薄安也就被留了下来。

    小妞妞被田素放到了这边。

    她一脸好奇的打量着顾薄安手臂上的石膏和纱布,歪了头,“这是什么?能吃吗?”

    “这个可不能吃,这是石膏,是哥哥手破了。”

    “就是这里。”

    顾薄安用另一只完好的手捏了捏小妞妞的小手臂,很是细心的给她解释着。

    小妞妞似懂不懂的,“那哥哥手疼吗,妞妞手出血了,疼疼。”

    她说的是前几天自己在院子里头撒欢玩儿。

    手指头被木刺给扎到。

    流了那么几滴血。

    然后疼的她哇哇大哭的事儿。

    没想到这都过去几天了,小家伙竟然还记得。

    顾薄安用另一只完好的手把小丫头抱在自己的腿上,一大一小两人前言不搭后语的说话。

    陈墨言出来看到的时侯就发现,竟然还说的很是起劲儿!

    “姐姐,抱抱……”

    小妞妞似条鱼儿般的滑下去,冲着陈墨言跑了过去。

    “哎哟,我们妞妞是不是又胖了啊,姐姐都要抱不动喽。”

    “啊啊啊,没胖的,不胖。”

    她在陈墨言怀里头似是猫儿般的挣扎着。

    两只小手乱舞。

    嘴里也是哇哇大叫的。

    看的顾薄安有些好笑,“这是怎么了?”

    “她啊,就听不得胖这个字儿。”陈墨言低头把小妞妞哄好,然后抱着她坐在另一侧的椅子上,这才抬头朝着顾薄安看过去,“这丫头也不知道和谁学的,竟然嘴里头天天嚷着说什么减肥,耳朵里头就听不得一个胖字儿。”

    “就是连吃肉的时侯她都得问问这肉是让人长胖的还是长瘦的。”

    要是你和她说是让人长胖的肉。

    这丫头就会嗷嗷叫着说她要减肥她不要吃了。

    这话听的顾薄安满脸的无语。

    他看看陈墨言,再看看她怀里头的小不点儿,忍不住失笑,

    “她才多大呀,这就知道减肥了?”

    “嫂子,别不是你这段时间说减肥,老是嚷着什么胖呀啥的,被她给听了去吧?”

    陈墨言白了他一眼,不过心里头却也不禁暗自嘀咕了起来。

    难道真是自己最近说减肥说的太多。

    让这小丫头听了去?

    因为顾薄安受伤,中午的饭菜就多了道龙骨汤。

    齐阿姨还特地做了几道清淡的饭菜。

    就怕他伤势要忌口。

    吃过午饭,顾薄安又坐了会儿便寻了个借口朝外头溜。

    身后田老太太还念叨呢,这孩子,受伤了都不好好在家里头歇着,还说什么要去忙工作,然后又扭头看向才从屋子里头走出来的陈墨言,“言言呀,这可是你亲小叔子,你可得多留心着点呀。”

    受伤的可是手臂。

    万一再恢复不利落,落下点旧伤啥的。

    到时侯顾家爸妈这老两口还不得埋怨她们家言言呀。

    “奶奶,他哪里是回去工作呀,他呀,那是去卖惨了,想去让某人心疼呢。”

    顾薄安那点子心思虽然没有和陈墨言说。

    可是陈墨言是谁呀。

    工厂都是她的。

    要是想知道点事儿什么的,还不是小菜一碟?

    旁边田老太太却是被陈墨言这话给吊起了胃口,“什么意思,来来,好好和奶奶说说……”

    “奶奶,他这不是年龄也到了么,喜欢上了个女孩子,可是人家还在犹豫中。”

    “这不,趁着这次出车祸,就想着凑过去博同情呢。”

    听的田老太太好笑又好气,“这小子,没看出来呀,竟然还有这些小心思。”

    您没看出来不知道的还多着呢。

    当然,陈墨言这话是在心里头说的,没有说出来。

    傍晚六点。

    顾薄安在宿舍门口总算是等来了蹦蹦跳跳的方小满。

    “小满。”

    他声音带了几分的低,好像是委屈,又好像是什么都没有。

    “你不是在休息吗,怎么这个样子过来了?”

    方小满正和几个小姐妹说笑呢。

    听到声音一抬头,看到伤着个手臂的顾薄安。

    忍不住就吓了一跳。

    “你这人,都说了受伤就好好的休息,你不在床上躺着出来做什么?”

    方小满不顾几个小姐妹善意的打趣,黑着脸赶顾薄安,“赶紧回去,好好休息去。”

    这手臂受伤可是大事。

    不好好养着,万一恢复不好怎么办?

    这可是一辈子的大事儿呀。

    真是的,这人都多大了呀,连这点子轻重都没有。

    她白了眼顾薄安,想伸手去推他。

    却被顾薄安侧身给避开,“小满,我一个人在房间休息大半天啦,想出去吃东西,又觉得有点不方便,你还没吃饭吧,要不你陪我去?”

    “那,那行吧。”

    方小满略一犹豫就点头答应了下来。

    她回过身子也不知道和几个小姐妹说了些啥,然后就听到几人一阵的笑声过后。

    方小满剜了她们几人一眼,这才咚咚跑到了顾薄安身旁。

    “走吧,你想去吃什么?”

    “啊,对了,你这受伤,肯定不能吃口味重的,要不,要不咱们去喝粥吧?”

    顾薄安想了想,又摇头,“喝粥不挡饱,要不咱们去吃饭,我点轻淡些的菜就好。”

    他知道方小满其实是很不喜欢喝粥的。

    而且这丫头是无辣不欢!

    要是让她陪着自己去喝粥,肯定得饿着回来。

    这还有一大晚上呢。

    他可舍不得!

    听到不用去喝粥,方小满其实还是挺高兴的。

    粥那玩意儿有啥喝的啊。

    又不顶饱又没味的。

    难喝极了。

    她扁了下嘴正想点头,不过下一刻又咪眼瞅了下顾薄安,

    “你真的能行?”

    男人啊,可不是最听不得的就是行这个字儿?

    虽然明知道眼前的方小满不是这个意思,他还是黑了下脸。

    最后,两个人点了三菜一汤。

    叫了一碟包子,四个大馒头。

    吃到最后,方小满觉得自己的东西都要堆到嗓子眼儿了。

    咽下最后一口,她脸垮了下来,

    “顾薄安,我吃太饱了,我有点撑了,怎么办?”

    “没事,我也吃的有点多,咱们刚好在外头走走,顺便消下食儿。”

    “好啊好啊,那得多走几圈。”

    方小满猛点头,星星眼的看着顾薄安,“顾薄安,我觉得你越来越上道了啊,嗯,挺不错的。”

    被发了个好人卡的顾薄安脸黑了下。

    他只是对她一个人好!

    两个人走在路上。

    转了两圈,走到了一个广场。

    方小满一下子坐到了长椅上,“不行了,我得坐一会,走不动了。”

    “累了?那休息会再走。”

    两个人坐在那里,一边看着夜色下满是霓虹灯影的广场,一边说话。

    “顾薄安,你说你哥怎么那么好的命呢。”

    “他上一辈子肯定是拯救了地球。”

    顾薄安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满头的雾水,“这是什么意思?”

    “没啥意思呀,我就是觉得吧,要不是他上辈子做了太多的好事,怎么可能娶到我们言言?”

    顾薄安,“……”

    “我哥也很好的好不好?”

    “好什么好啊,就他那样,你看看这都结婚多久了啊,孩子都有那么几个了吧,家里头里里外外都是言言姐一个人的事,多辛苦啊,这也就是言言姐能干,又有田叔田奶奶她们,不然的话她得哭死。”

    想想陈墨言一个人带四个孩子手忙脚乱的。

    掉头还得忙家里家外的这些事儿。

    方小满就对顾薄轩很是不满,连带着对眼前顾薄安这个人都跟着牵怒了起来。

    “你大哥可讨厌了。”

    “是是是,我大哥讨厌,他是不该这样的,我也觉得他不对。”

    心里头默默的对着自家大哥道了几声对不起。

    他也是为了追媳妇。

    就委屈委屈他这亲哥了吧。

    回头他肯定好好对几个侄子侄女!

    “嫂子是挺辛苦的,换成我都不一定能做到。”

    “那是肯定的,我家言言是你能比的吗?”

    被方小满全是嫌弃的语气给气的哦。

    一肚子的憋气。

    他知道他家小嫂子能干,本事大。

    他也知道他比不过自家嫂子。

    可是!

    这丫头能不能别这么崇拜他家小嫂子?

    磨了两下牙。

    顾薄安还是把滚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不过,他灵机一动,轻轻的动了下手臂,哎哟了一声。

    “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手臂疼了?”

    看到方小满的注意力果然被自己给吸引了过来。

    顾薄安又是高兴又是心塞:

    高兴的是,这丫头心里头总算还是有他的。

    知道担心他。

    心塞的是,他这么个大男人,竟然要靠受伤来博同情!

    抬眼看了下有些紧张察看他伤势的方小满。

    顾薄安眼神闪了两下。

    故意叹了口气,又叹了一口。

    然后,又一口。

    方小满刚开始没理他,这一声又一声的。

    她不禁就有些好奇,“你这是怎么了。好好的叹什么气啊。”

    “小满,我知道你看不上我,现在我这手又是这样……医生说很有可能会落下后遗症什么的,嫂子也说了,这段时间让我先养伤,等回头我伤完全好了就送我回家……”

    “你说什么,你要回家,回老家了?”

    方小满睁圆了双眼,满是震惊的看向了顾薄安。

    这个人,要回老家了?

    以后,她再也看不到他了?

    还没等她理出头绪,顾薄安一声叹息后点头,“是啊,我这手要是好好的肯定什么都能做,还能帮嫂子的忙,可要是这手坏了,那就是个拖累啊,也没有哪个女孩子能瞧上我,我想来想去的,还是觉得嫂子说的对,回头到老家,找个差不多的女孩子娶妻生子……”

    “狗屁,谁说没有哪个女孩子瞧不上你了啊。”

    “你怎么能这样说自己?”

    方小满一脸的怒意,语气里头有着她自己都不曾发觉的焦虑。

    对面,顾薄安声音低落,“小满你是个好女孩儿,你就不用安慰我了,我有自知之名,我……”

    “什么自知之名,我就瞧的上你,我就喜欢你,你敢走我我……”

    方小满‘我我’一脸通红,手足无措的不敢看顾薄安。

    她她刚才都说了些啥?

    对面,顾薄安却是满脸的激动,“小满,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你真的瞧的上我,你喜欢我?”

    方小满一狠心,一闭眼,重重点头,“是,我喜欢你,我瞧的上你。你要是还敢说回老家,我,我就让言言好好收拾你。”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