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顾妈妈的到来,并没有影响陈墨言太多的生活。

    毕竟,有着几个孙子孙女在她眼前晃呢。

    每天早上睁开眼就想看到几个大胖孙子啊,恨不得晚上抱在怀里头睡!

    当然,她倒是提出来了。

    说帮着陈墨言照顾孩子,四个呢,她就只带一个也好啊。

    可惜,还没等陈墨言出声呢,顾爸爸直接就给否了。

    虽然顾妈妈仍是一脸悻悻。

    但好歹的不再提这事了。

    陈墨言也乐得不说。

    家里头多了顾爸爸顾妈妈,热闹之余,有人帮着看孩子了。

    陈墨言的注意力再次转移到了外头的工作上。

    陈家那事还是留下了不少后遗症的。

    之前她是生孩子、做月子没工夫去理会,这会儿腾出了空。

    陈墨言头一个就暗自里头寻思了起来。

    自己和陈家,好像没什么过节?

    而且,还有那几个明星。

    别以为真的有一个陈二少就能让她们真的傻傻的出头露面对上她。

    能在演艺圈里混出点身价地位来的。

    哪个是傻的?

    演技什么的陈墨言不作评论。

    可是!权衡轻重、趋吉避凶却绝对是她们的强项!

    这么想来,是什么人或者是事情让她们觉得,自己这边不行了。

    靠不住。

    想着让她们能跳出来踩上一脚?

    她想来想去,越发觉得这件事情肯定没那么简单。

    幕后的人,绝非一个陈二少能办到的。

    再有一件事情让陈墨言觉得诧异和不理解的,那就是陈家的垮台。

    怎么会那么快?

    那么巧?

    她咪着眼在那里沉思,只是想来想去的,最后却是不得其解。

    林同推门走进来。

    看到的就是陈墨言坐在那里想事情。

    眉头拧的都能夹死一只蚊子了。

    他忍不住有些好笑,“在想什么事情呢,怎么那么出神?”

    都喊她两三声了。

    竟然没有听到。

    “你说,陈家怎么那么巧,就在这个时侯倒台了?”

    对于陈墨言的话,林同也是有些疑惑,“会不会,真的就是个巧合?”

    他看着陈墨言想了下,略带几分的迟疑,“还有,有没有可能田宝珍的话是骗你的,陈家不过就是她随口那么一说,然后,就刚好赶到了陈家倒台?”

    “所以说,你觉得这事儿就是一个巧合?”

    林同拧了下眉,看她,“那你说说,怎么回事儿?”他帮着陈墨言倒了杯茶,自己也坐了下来,一脸的凝重,“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是觉得陈家的倒台有点巧合吧,说不定,这就是他们倒霉,是咱们的运气?”

    陈墨言白了他一眼,“你又在打马虎眼。”

    林同嘿嘿笑,“我这不是觉得咱们运气真的好嘛,主要是学妹你的运气好……”

    “行了,你这次回来后怎么样,工作还上手吧,有没有哪里不适应的?”

    林同从国外回来有些时间。

    以着他的性子,自然是一回来就立马投入到工作当中的。

    而陈墨言对于他的工作定位也重新做了安排。

    可以说,现在的林同几乎是墨言品牌下的第二把交椅了。

    甚至,相比起陈墨言这个不爱管事的老板。

    林同可是有威信多了。

    作这个决定的时侯,田老爷子甚至有些好奇的问陈墨言,“你就不担心他会有什么二心吗?”

    陈墨言回给老爷子的是她写的一副字: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这让田老爷子好气又好笑,不过,好笑之余又愈发的对自己这个孙女喜爱了起来。

    他们家这个丫头呀。

    心有深壑!

    大气魄!

    也难怪小小年纪能做到这么大的事业……

    而林同也是真的不负陈墨言对他的重望,一心一意为着工厂好。

    两夫妻多年如一日,死心踏地的跟着陈墨言。

    中午。

    林同眼看着大家都下班了,他看向陈墨言,“你呢,怎么着,是回家还是在这边吃?”

    如果是以前,不用问都知道陈墨言肯定会在外头吃的。

    可是现在家里头不是多了四小只么。

    林同可不敢和四小只抢人。

    谁知道陈墨言却是看向他,“走,叫上赵西和朱兰,咱们出去吃,我有事和你们说。”

    林同听了她这话立马双眼都亮了起来。

    一脸的雀跃,“学妹是不是又想到什么好点子了?”

    要知道每次陈墨言这样说话的时侯,那可是都代表她又想到了什么好点子。

    或者是赚钱的买卖。

    或者是有了什么新项目。

    陈墨言有些好笑,“是有点想法,不过你别急,等她们几个一块过来,咱们慢慢谈。”

    中餐厅。

    四个人落座。

    三女一男。

    这让朱兰看着自家男人忍不住乐了起来,“言言,你看看他,咱们三个女的,就他一男的,他估计心里头美死了。”说着话她白了眼林同,“傻笑啥,还不赶紧帮我们倒茶去?”

    “行,等着啊。”

    反正每次都是他跑腿打杂的份儿。

    说多了还得挨自家媳妇的骂。

    认命啊。

    随便的点了几个菜,眼看着服务员离开。

    朱兰率先忍不住,“林同说你有事想和我们说,你有啥事赶紧说啊,都闷死我了。”

    “是啊言言,你是不是又想到什么好点子了?”

    对于陈墨言,赵西可是无条件的盲从!

    陈墨言抿唇笑了笑,看向了几人开口道,“我之前一直让刘素在国外接洽,前天她传回来消息,说事情已经联系的差不多,现在,咱们几个商量下……”她顿了下,看着几人满脸的凝重和认真,不禁笑了笑,“我打算成立一家专属于咱们的奶粉工厂,给咱们的孩子喝放心奶,安全奶。”

    “啊,可是咱们国内现在的奶粉厂不少啊,现在咱们再开……”

    这是属于中间插手,抢资源啊。

    不但得罪人。

    怕是钱也赚不了多少的。

    陈墨言看向了林同的顾虑,她对着几个人摇摇头,“这次,我就没打算赚什么钱,我想的就是让咱们的孩子喝上安心奶粉,别人卖的,我不放心。”这可是孩子喝到嘴里头的呀,她们家的四个,赵西家的,还有她们墨言品牌所有工厂下头那么多的孩子,如果喝到了不干净的奶粉,孩子有个什么万一的。

    孩子难受遭罪。

    大人得多心痛?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倒是可以先试一下水……”

    “嗯,林同,这事儿交给你?”

    知道陈墨言是铁了心的要弄这个,林同便也直接点了头,“行,这事儿我回去就和刘素联系。”

    “我就说你让刘素那丫头才回来又跑了出去,原来是弄这个啊。”

    朱兰有些好笑,她看着陈墨言的眼里头全是怪异,“我说言言呀,你那脑子里头都装了些什么呀,是不是真的就和我们的不一样啊,怎么就天天的那么多的赚钱点子?”你说,她们怎么就想不出来这些事儿呢。

    “朱兰姐,这次的事情我就没想着赚钱的。”

    “最起码的,开头的这几年,我没打算赚钱。”

    对于陈墨言这话,朱兰和赵西两人略想了下便也没说什么了。

    吃过饭,陈墨言又和林同说了些具体的事情,最后,她看向赵西,“你给林同打下手,可以吧?”

    “行,朱兰姐,林厂,以后多关照啊。”

    朱兰翻了个白眼,“可别啊,你可是我们未来的亲家母,我家儿子的媳妇可都在你们家小宝身上呢。”

    自家儿子的未来丈母娘啊。

    她能不关照吗?

    一番话说的在场几个人都笑了起来。

    陈墨言把一应事情商量好,朱兰和赵西两人离去。

    她则和林同两个人回了工厂。

    “你看看厂址定在哪块好?”

    对于这事儿,陈墨言也是想了好些天。

    可想来想去的,一直没个准儿。

    这会儿事情都说了出来,她就索性把球踢给了林同。

    倒是林同,他揉着眉想了会,突然提笔写了两个字儿,“这地方怎么样?”

    沪市。

    距离帝都不算远,也是国内一线大城市。

    人流量那是肯定的。

    陈墨言却是脸上多了抹迟疑,“这个地方呢?”

    她也写了个地名。

    是深市。

    林同看着这两个地方想了半天,竟也一时间有些拿不准主意来,

    “各有各的好。”

    “可是深市具有发展空间,而且,深市是工业化高速发展的几年,可是沪市却是偏高端路线,写字楼之类的……”陈墨言的眉头轻蹙,她一边沉思一边想,说到最后,她的语气里头几乎都已经是完全偏向了深市。

    不过,她说的也是实情。

    林同索性道,“要不这样,我先去实地考察一下,等我回来再做决定?”

    “行,不过你的时间得快,三天时间?”

    就知道这个小学妹一旦有了主意,做什么那都是风一般的速度。

    把所有的事情处理好。

    和林同约好了时间,陈墨言便准备开车回家。

    谁知道车子死活开不起来。

    看的林同有些好笑,“我说学妹,你是不是大半年多没开车,忘了怎么开了?”

    “这车子坏了,得送修。”

    林同有些不死心的去试了几回,结果也是没成功。

    最后,林同只能送陈墨言回家……

    几个小的还算是乖巧。

    陈墨言回到家都下午三点多,她洗了手,换了身衣服走进房间。

    四个娃一拉溜躺在床上睡的正香。

    老大的睡姿极具霸气,呈大字型,老二嘴角流着口水,小拳头放在嘴边不时的啃两下,老三一双小手举在头顶作投降状,唯一的女娃老四最文静乖巧,睡的香甜……

    站在床边上。

    陈墨言看着这一幕,眉梢眼底全都是笑意流动。

    走出来。

    她看到顾妈妈正在不远处的井台边上洗尿布。

    “妈,你休息一下我来洗。”

    陈墨言挽了袖子就想动手,却被顾妈妈给拦了下来,“行了,你也在外头累了大半天了,你那是费脑子的活儿,妈只是看了会孩子有啥好累的啊,你赶紧回屋歇一会吧,这里妈很快就洗好了。”

    对于顾妈妈的这些话。

    陈墨言还是很感动的。

    她抿了抿唇,蹲在了一侧,“妈,谢谢你。”

    自家儿媳妇突然这么的煽情。

    顾妈妈这个当婆婆的表示有点受宠若惊。

    不过她下一刻就笑了起来,“傻,你嫁到了咱们家,那就是一家人,和妈还客气啥?”

    只要想想那几个大胖孙子,孙女的。

    顾妈妈觉得呀,啥啥不满的都没了!

    天大地大,她孙子孙女大!

    顾妈妈把尿布用清水洗干净,拧去水份,陈墨言在一侧搭手晾上。

    婆媳两人之间的气氛温馨而自然。

    第二天,陈墨言留在了家里头,和几个孩子玩了一整天。

    三天后。

    林同直接带着一堆的资料来家里头见了陈墨言。

    不用陈墨言再说,他直接就拍了板,“深市。”那里的发展机会太多了。

    最主要的是,适合工厂啊。

    陈墨言笑了起来,“嗯,这事儿你作主。”

    虽然说是林同做主,但是陈墨言身为老板,法人,好多的事情肯定是需要她亲自出面的。

    这样一忙活就是一两个月。

    早上出去晚上回来。

    甚至还有些时侯要朝着深市那边飞……

    顾妈妈虽然也偶尔念叨几句,但好在她还算是明白轻重,就在顾爸爸耳边念叨。

    说到底,还是顾爸爸的话让她听到了耳中。

    如果陈墨言不赚钱。

    这四个孩子都靠他们那当兵的儿子。

    养的起吗?

    这话一开始的时侯顾妈妈还有些不愤:

    她儿子怎么的就养不起媳妇孩子了?

    只是在看到几个孩子一个月的花销,奶粉吃穿的费用之后。

    她的嘴唇蠕动了几回,终是再也不说什么了。

    自家儿子赚的钱,还真的不够花!

    经过了大半个月的折腾。

    厂址什么的最终选好。

    陈墨言和林同两个人分头行动,跑合同,招工,联络相关人员。

    短短月余时间。

    陈墨言的头一家奶粉厂正式成立。

    开业的当天。

    陈墨言喝了点酒,回酒店下车的时侯她没站稳。

    身子晃了下差点摔倒。

    还好她身后的林同眼疾手快,一下子扶住了她。

    几乎在同时。

    不远处的某个暗影。

    几道聚光灯咔嚓嚓的闪过……

    “你没事吧?喝醉了?”

    “没事,好久没穿高跟鞋,有点不习惯了。”

    陈墨言有点不好意思,撩了下头发避开林同的手,招呼了另外的一行人朝着酒店内走过去。

    ……

    某偏远郊区。

    顾薄轩自打调过来之后就一心投入了整个部队的筹建当中。

    忙的是脚不沾地儿。

    恨不得把自己一个人分成几个人用。

    而跟着他过来的周吕等十个人也都是被他当成了老黄牛般的使唤。

    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呀。

    不不,他们现在是连吃草的时间都快要没了。

    吃饭都得是挤时间吃。

    这天中午,周吕一边吃饭一边对着吃饭时间还不放过自己的顾薄轩抱怨,“头,你再这样下去,我觉得我要过劳死了啊,能不能让我们有正常的吃饭和休息时间?每天不多,一顿三餐,每餐半个小时,睡觉五个小时,行么?”

    “我现在饿着你们了吗,没让你们睡觉?”

    顾薄轩冷嗖嗖一个眼神望过来。

    周吕好不容易鼓起来的勇气如同被戳破了的气球。

    嗖的一下瘪了。

    最后,他苦瓜了一张脸,“头,我们已经有半年没休假,没睡过五个小时了,这样下去,铁打的人也熬不住的。”

    “行了,忙过这一个月吧。”

    顾薄轩看着周吕摆了下手,“你和大家说,下个月,每人轮休,两天。”

    “真的,老大你说话算数?”

    “怎么着,怀疑我?”

    “不不,头您金口玉言,一言九鼎……”

    大堆的词从周吕嘴里头不要钱似的朝着外头蹦。

    顾薄轩冷嗖嗖的眼神瞟过去,“闭嘴,吃饭。”

    周吕,“……”夸人都不许的吗,头现在越来越抠了。

    深夜一点。

    顾薄轩洗漱好,躺在床上翻来复去的睡不着。

    周吕等人说忙的脚不沾地,每晚只睡那么四五个小时。

    可是顾薄轩是他们的头。

    是这支部队的领头人,他需要付出的心血自然是更多,更大。

    可以这么说,这大半年来,他每晚都没睡满过四个小时!

    不知道是不是白天和周吕说放假的原因。

    躺在床上沾枕即睡的顾薄轩今晚难得的失眠。

    想陈墨言,想几个孩子。

    自己大半年没回去,孩子估计都不认识他了吧?

    想到那个小丫头一个人要照顾几个孩子。

    还得操劳两边的老人,外头的那诸多的事情。

    顾薄轩就忍不住的心疼。

    头一回的,他对自己目前的这份工作带了些许的怀疑。

    当兵啊。

    可是连自己的家都顾不到,这算是一个好兵吗?

    辗转反侧到了两点多。

    顾薄轩几乎只是在床上打了个顿儿。

    凌晨四点半。

    他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睁开了双眼。

    一天的忙碌再次开始。

    直到傍晚。

    顾薄轩才算是有空回了趟宿舍。

    才走进岗哨处。

    警卫员行了个很是标准的军礼,“顾师长,有您的信件。”

    难道,是言言写过来的?

    想到上次信里头寄过来的几个孩子的照片。

    还有自家媳妇字里行间对他的思念。

    顾薄轩心里头美滋滋的。

    手里头拿着信,一天的疲惫似是被水给冲唰掉。

    余下的只有高兴和欢喜。

    坐在床边上,他打开信,哗啦,一叠的照片掉落。

    顾薄轩的眼神慢慢咪起来。

    这是……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