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帝都。

    陈墨言也收到了一叠相同的照片。

    甚至可以说,她收到的比顾薄轩收到的还要多。

    看着那一张张的照片,她的眼里头全都是怒气。

    是她和林同,还有几个男性的工作人员的。

    这里头甚至连顾薄安陪着她出去买东西的照片都有。

    因为对方选取的角度很好。

    每一张的照片让外人瞧着都是恰到好处的暧昧。

    如果不是陈墨言自己心里头有数。

    单只是个外人瞧着这些照片的话。

    说不定她都会觉得这照片上的两个人,哎呀,肯定有情况!

    可是现在,她成了这照片里头的当事人之一……

    照片的最后,附带着一张纸条。

    一个地址。

    五百万。

    字迹是电脑打印出来的那种。

    查不出笔迹。

    陈墨言看着这些,忍不住就想笑。

    五百万呀。

    怎么不去抢银行?

    呃,对方基本上也算是在抢了。

    相对于抢,这种敲诈勒索说不定还会更容易点?

    对方是针对她的吧。

    想了想,陈墨言还是觉得这事儿不能瞒着。

    她不敢肯定对方是不是只针对她。

    万一把这些照片在外头散出去了,或者说是也给她们家两个老头子人手一份。

    她爸还好。

    她那个爷爷可是个爆脾气。

    最近这身体更是一年不如一年的好。

    禁不得气啊。

    与其被外头那些人猛不丁的来这么一下气到。

    还不如她主动说出来……

    中午饭后。

    陈墨言笑嘻嘻的看向家里头唯二的两个老男人,“爸,爷爷,我有事情和你们说。”

    书房里头。

    田老爷子一脸慈爱的看着陈墨言,“是不是有什么难事儿?说出来爷爷帮你。”

    倒是田子航。

    听到这话撇了下嘴,看向自家女儿,“惹祸了吧?而且还是自己兜不住的那种?”

    不然的话这丫头肯定不会主动找他们的。

    知女莫名父。

    自家女儿什么性子他能不清楚吗。

    向来就是报喜不报忧的主儿。

    能让她主动找他们,把事情和他们摊开来说的……

    田子航虽然表面平静。

    可心里头却还是有些慎重的。

    “爸,爷爷。”

    陈墨言被两人说的有些不好意思,讪笑了两下,“爸,爷爷,那啥,我就是想和你们说件事儿,那个,你们看了别生气啊,真的别生气……”

    “不生气。”

    田老爷子笑呵呵的看着自家孙女,“你这丫头,你爷爷这么大岁数了,什么事儿没经过,还能被你给气到了?到底是什么事情你就赶紧说吧,爷爷保准不生气。”

    看着他一脸带笑的模样。

    陈墨言心里头腹诽了两句:希望您老一会还能笑的出来啊。

    不过说实话。

    如果不是担心拍这些照片的人再做什么手脚惊动了家里头的人。

    她是真的不想让田子航和田老爷子知道这些事儿。

    现在,她也只能把这些照片先拿出来,

    “爸,爷爷,你们看看这些。”

    陈墨言把一叠的照片推到了两个人的面前。

    “这是什么东西?”

    田子航有些狐疑的伸手打开信封。

    然后田家父子两人一眼就看到了那些照片,脸都黑了。

    “这是谁拍的?简直是岂有此理。”

    刚才口口声声不生气。

    甚至对着陈墨言再三保证,就差赌咒发誓般的田老爷子气的胡子都翘了起来。

    一巴掌拍到了桌子上。

    “简直是王八蛋。”

    “用这样不入流的手段,混账东西。”

    老爷子骂了大半通,最后气呼呼的瞪着眼看向了陈墨言,“丫头,这些照片哪来的,谁拍的,你把人给我叫过来,我不打死他我就跟他姓。”老爷子可是气极了,胸口直喘粗气。

    “这是怎么回事儿?”

    田子航也是生气。

    可是好在,他比田老爷子想的多一些,还算是冷静。

    知道陈墨言和他们主动说这事儿。

    肯定有她的思量。

    “是不是这事儿还没完?对方想要做什么?”

    田老爷子一听田子航这话立马就骂了起来,“对方还想要做什么?到底是哪个小混蛋,言言你别担心,爷爷这就叫人给你去查,一定能查的出来这个王八犊子的,找出来爷爷剥了他的皮给你出气。”

    “爷爷,对方敢这样出手,直接把照片寄到我这里来,肯定没那么好查的。”

    陈墨言有些感动田老爷子对她的维护和信任。

    她咬了下唇,“爷爷,爸,我估计对方现在只是试探,才把照片给我寄了过来,至于他们下一步要做什么,咱们也只有等等看,现在我觉得暗兵不动才是最好的,爷爷,爸,我把照片给你们看也不过是担心他们会再出手给你们寄照片什么的,与其让你们被对方给气到,我觉得还是我和你们主动说出来才是最好的。”

    “爷爷您别气,我真的一点都没事。”

    “还没事呢,都被人跟踪了。”

    田老爷子白了眼陈墨言,眼底厉色闪过,“这事儿你按你的说,不过,爷爷虽然老了,但多少还是有些人脉的,爷爷这就让那些人查一下,看看到底是哪路的牛鬼蛇神敢往你身边沾……”

    “行,不管爷爷您怎么做,您别生气就好。”

    好不容易把田老爷子给哄走。

    田子航意味深长的看一眼陈墨言,“真的只有这些照片?”

    “呃,还有一个地址,五百万。”

    在自家老爸的跟前,陈墨言觉得她是真的没有半点的秘密啊。

    本来是不想说的。

    可她爸就那么轻飘飘的一眼……

    陈墨言苦笑,“爸,我没打算把这笔钱送过去。”

    “那你想怎么办?”

    “我想怎么办?自然是报警呀。”

    陈墨言一脸轻松的笑,“爸,我可是纳税大户哦,咱们最可爱的警察叔叔,不得要好好的保护我这个良好公民吗?”她看着田子航轻拧着的眉头,笑着帮他端了杯茶,“爸,我打算把这事儿交给姑父去查。”

    对方不是想和她玩捉迷藏的游戏吗?

    好啊。

    那她就好好的陪他们玩玩。

    不过,玩游戏也没说一定要亲自下场不是?

    “爸,让我姑父去查,光明正大的查,肯定会找到点线索的。”

    陈墨言的语气平静,她看着对面眸光深深,却是一语不发的田子航扬扬眉,“然后,咱们再找人暗中盯着,双管齐下,我就不信找不出来这个背后搞鬼的人是谁。”

    “你心里头有主意就好,不过……”

    田子航的犹豫落在陈墨言眼里头,让她有些不解,

    “爸,是不是还有哪里不妥当的?”

    “你想到了所有,安排好了一切,你有没想到顾薄轩那里?”

    顾薄轩?

    关他什么事儿?

    陈墨言眼神里头满满的都是疑惑,“顾薄轩在部队呢,爸,他和这事儿没关系啊。”

    这傻丫头!

    田子航在心里头叹了口气。

    同时的,也忍不住的有些心酸:

    这个女儿呀,就是太独立了。

    打小那样的环境之下,养成了什么事情都靠自己。

    事事都自己出头,自己安排。

    所以,这事儿一出来,她几乎是立马就想到了后续的一切。

    甚至她都忘了,她的身边,现在满满的都是依靠!

    不管是他还是田老爷子。

    甚至是顾薄轩。

    哪一个都是她最为坚实的依靠啊。

    可是她却用属于她自己的惯性思绪自己去处理……

    心疼。

    满腔的心疼,心酸。

    看着眼前这样子的女儿,田子航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用力的揉了揉眉心,他缓缓的开了口,“爸是想告诉你,对方会不会把这些照片也寄到了顾薄轩那边一份?”

    “啊,不会吧?”

    田子航看着她笑了笑,没出声。

    只是这无声的笑却让陈墨言没来由的心头跳了两跳。

    之前的时侯她只顾着想身边的几个人。

    一心觉得顾薄轩是在部队。

    那和自己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啊。

    所以,她很多时侯其实是把顾薄轩这个人排除在自己生活世界之外的。

    可是这一会儿,她爸却突然告诉她,对方会不会把这些照片寄给顾薄轩……

    如果真的寄给了顾薄轩。

    他会怎么想?

    生气,愤怒?

    她轻轻的咬了下唇,最后,陈墨言看了眼田子航,“那我也和顾薄轩说一声吧?”

    “嗯,和他好好说话啊。”

    “知道了,爸。”

    只是陈墨言的电话还没有打出去。

    一角的电话铃声响起来。

    陈墨言去接的。

    才接起来,耳侧就响起顾薄轩沉稳凝练的男中音,“言言?”

    “你怎么知道是我?”

    电话另一端。

    顾薄轩忍不住的低笑,“心有灵犀。”

    陈墨言暗自翻了个白眼,“你怎么这个时侯打电话过来了呀,不忙了吗,还好吧?”

    “挺好的,你呢,几个孩子都还好吧,爸妈过去没给你添乱吧?”

    顾薄轩听到自家爸妈过去,可是一直一颗心的。

    生怕他妈再因为孩子的事儿和陈墨言起争执。

    让他松口气的是,直到现在,他还没收到他妈哭诉的电话。

    “没有,家里头都挺好的,爸妈帮着我看孩子呢,可高兴了。”陈墨言吧啦吧啦的和顾薄轩说几个孩子的一些糗事,搞笑事儿,她说的眉开眼笑,对方听的是眉飞色舞,眼底是深浓的惋惜,可惜。

    如果他也在孩子的身边。

    该多好?

    孩子一天天的长大。

    他这个当爸的却缺席这么重要的几年!

    顾薄轩深深吸了口气,压下心头的诸般情绪,缓缓的开口,“言言你呢,最近是不是又忙了,上次你说去办那个什么奶粉厂的,弄好了吧,我可还没恭喜你呢,我家媳妇可是越来越能干喽。”

    “我本来就很能干好不好?”

    隔着电话,陈墨言略带几分撒娇的声音随着电波传过去。

    顾薄轩听的全身如同蚂蚁在爬。

    他几乎用自己全身的力气才控制着自己镇定下来。

    “言言,你最近,没什么事情吧?”

    想起自己看到的那一叠的照片。

    顾薄轩的眼底全都是风暴:

    不是因为不信任陈墨言,觉得自己被戴了有颜色的帽子而生气。

    他是气那些背后敢打自家媳妇主意的人。

    在他的眼里头,别说那些照片只是稍稍带着些暧昧。

    哪怕是再亲热一些的照片出现在他眼前。

    只要陈墨言和他说那是误会。

    只要陈墨言没有亲口和他说,这个家她不要了,她要离开他。

    他就绝不会相信外头那些人的话,绝不会相信什么照片。

    可是,他担心陈墨言。

    心里头急啊。

    走不开。

    上火。

    不过是短短一个晚上。

    顾薄轩的嘴里头全都是水泡。

    急的。

    直到这一刻听到陈墨言的声音,顾薄轩提在半空中的心才稍稍松了口气。

    “我能出什么事情,我好好的啊。”

    陈墨言开头没有反应过来。

    可是想到那些照片,想到她爸说的话。

    她脑海里一下子紧张了起来,“等等,顾薄轩,那个,那啥,你是不是,是不是收到了些东西?”

    对面,顾薄轩轻轻嗯了一声。

    “是照片,我怕你有什么事情,担心……”

    “我也收到了,也不知道是谁寄的,可是顾薄轩,那些照片都是角度问题,真的……”

    听着她紧张的有些语无伦次的解释声。

    顾薄轩的低笑声一点点的飘过来。

    他开口道,“言言,我很高兴,你这样的紧张,说明你很在意我,在意咱们这个家。”

    “废话,我不在意你我嫁你做什么,我不在意你我给你生孩子做什么啊。”

    “我又不傻。”

    陈墨言带有几分嗔怒般的小抱怨听的顾薄轩低笑不已。

    笑罢。

    他的声音再次从电话彼端传过来,“这事儿你可不能一个人抗,对方一定还说了什么吧,你可不能瞒我,我虽然不在帝都,但我那边几个战友多少还是能出点力的,我让他们帮着查查……”

    “不用了,对方并没有说什么……”

    “言言。”

    陈墨言听到顾薄轩的语气好像有些生气。

    最终还是把那个地址和五百万的事情说了出来。

    然后她道,“我真的没瞒你了啊,都说了。”

    “那你最近几天别出门了,有什么事情让林同他们过来找你,记住了没?”

    陈墨言再三的保证,发誓不出去,好不容易才把顾薄轩给哄的挂了电话。

    坐在书房中。

    陈墨言的眼底多了抹沉思:

    对方果然寄给了顾薄轩?

    ……

    部队。

    顾薄轩沉思半响,伸手打出了一个电话,

    “对,这个地址,帮我查,越快越好……”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