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陈墨言几乎是顾薄轩同时收到的消息。

    杨家。

    帝都杨家。

    而且虽然不是杨家嫡系一脉的人,但牵扯进这件事情的人也是颇有点身份。

    陈墨言是从田子航手里拿到的消息。

    看着杨家的资料,她觉得自己挺懵的。

    无辜啊。

    自己真的没和什么杨家人有过接触啊。

    想来想去的,她还是想不通。

    百思而不得其解。

    对面,田子航看着她忍不住的笑起来,“想不通是吧,即然想不通那就不用想了。”

    “爸?”

    她爸这是让她,不理对方?

    陈墨言有些不解,这事儿总得解决呀。

    放着不理?

    说不定哪天这个背后的杨家人又窜出来了。

    哪怕是对方玩不出什么花样儿。

    可时不时的蹦两下。

    隔应人呐。

    田子航瞧出了自家女儿的心思,忍不住的哼笑两声,“在你眼里头,你爸我就这么的没用吗,欺负了我的女儿,一声不吭的当没发生?”这事儿怎么可能呢。他看着陈墨言,眼眸里头闪过一抹的厉色,“这事儿,交给爸来处理就好。”

    “爸,我觉得我可以自己来处理。”

    她爸这么多年来就是一个再寻常不过的设计师。

    哪怕他身上背着什么‘天才’‘鬼才’等诸多的名头。

    可是,那也还是一个学者。

    和这些政课豪门没关系!

    她爸的性子其实是最为重情,当初却一怒之下自己放弃了田家。

    连亲爸亲妈都二十余年不相认。

    这中间,她爸爸是真的对这些豪门世家什么的寒心吧?

    不止是一个失望可以描述的。

    陈墨言不想让田子航因为自己,再次牵扯到这些事情里头来。

    她笑嘻嘻的眨眨眼,“爸,有事女儿服其劳嘛,更何况这事儿本来就是女儿我自己的事情?人家这不是都说打了小的老的才出来?我这小的还没和对方过下招,您不能就这样直接跳出去呀,这是犯规好不好?”

    田子航哼笑了好几声。

    不过心里头想了想,也觉得是时侯让陈墨言出去应对一下。

    如今自己还在。

    哪怕她闯的祸再大,他也能给她收拾善后!

    再说了,他的女儿那么乖巧有分寸。

    怎么可能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呢。

    所以说,哪怕就是她在外头真的闯了祸,做了什么大事。

    出错的,也绝对是别人!

    田家人护短的天性是刻在骨子里头的。

    父女两人躲在书房把这事儿商量好,回头陈墨言想了想,还是给顾薄轩打了个电话。

    这好歹的是自家男人,是自己孩子的爸。

    得说一声的呀。

    不过顾薄轩好像不在军区,说是去开什么会了。

    陈墨言也没在意,只是让接线员记得提醒顾薄轩给家里头回电话便挂了。

    回过头。

    陈墨言则是仔细研究起杨家人的资料来。

    这一细看不打紧。

    竟然让她发现了一个早就抛到脑后好久的人物。

    杨文!

    自打重生以来,陈墨言的记忆力那是嗖嗖的直线上涨。

    简直就是过目不忘。

    可以说,旦凡是她看过的东西或是见过一面的人。

    陈墨言绝对会有印象的。

    这会儿看着杨文这个名字,是写在杨家人名很偏下的地方。

    代表不是什么重要的嫡系一脉。

    当然,最开始的时侯陈墨言也会觉得是重名重姓什么的。

    可是等看到照片,还有翻出来的这个杨文的简介。

    她不禁轻轻的挑了下眉。

    微勾的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这个杨文,竟然真的就是那个之前在部队和顾薄轩纠缠的杨文!

    同一个人哦。

    一个,觊觎她男人的女人……

    女人可都是最容易记仇、善嫉妒的。

    这次的事情,会不会和她有关?

    她抱着这个念头让人把杨文的资料再次详细的调查了一番。

    然后这才发觉,哎哟,不得了。

    这个杨文竟然和之前那个唆使别人针对她的陈二少多少有那么几根头发丝的关系!

    据说,陈杨两家给她们订过婚。

    也就是说,陈二少是这个杨文的未婚夫?

    更据说,这位陈二少虽然在外头是花心了点,总是喜欢往各色的美人身边凑。

    可他对杨文这个未婚妻还是挺看重的。

    又据说,两人还是青眉竹马……

    看着这几页的资料。

    陈墨言的眉眼慢慢的咪了起来。

    脑海里头自发的脑补了一出大戏:

    杨文在顾薄轩那里受搓呀,工作又被自己给作没了。

    连记者证都给吊销了吧?

    这让心高气傲的杨文怎么受得了?

    如是,这不回帝都就来找人搬帮手了嘛。

    她能找谁?

    自然是能支使的动的人。

    陈二少?

    接下来,陈家这位二少一怒为红颜?

    嗯,挺好的,挺精彩的……

    陈墨言坐在椅子上,想像着这样一出戏如果真的如自己所想。

    她觉得自己真应该给这位陈二少喝个彩,鼓下掌啥的。

    一怒为红颜呀。

    然后,不但把自己给坑进去了,还同时搞了自己一大家子。

    不过要是这样的话,那么,谁在背后使的力?

    陈墨言想来想去的觉得自己又有点绕回去。

    猜不透呀。

    在书房里头坐了大半响,总算是暂时理出点头绪来的陈墨言回过神,想起了自家的几个娃。

    然后赶紧朝着外头跑。

    她这一坐就是大半天,那几个小家伙也不知道闹腾了没。

    院子里头。

    小宝和四个小娃正在葡萄架下铺着的爬行垫上玩游戏。

    也不和道那四小只说的啥,小宝竟然还能玩的咯咯笑。

    四小只的三只都很高兴。

    唯独老小靠在田老太太怀里头,神情焉焉的,让人看着都心疼。

    陈墨言也心疼:

    这个女儿打出生就是身体最弱的。

    差一点就没抢救过来。

    哪怕这段时间她们一直小心冀冀的照顾,给她最大量的增加营养。

    可用医生的话就是这小丫头先天体质弱。

    虽然不是说完全不能改善。

    但明显不是一两年的事儿。

    所以,四个孩子里头老小是最容易生疼的。

    稍不留神就是发烧,感冒……

    这也让田老太太和齐阿姨两个人对她更加的心疼起来。

    前天晚上半夜起风。

    估计是窗子没关严,昨天一早起来就发烧,咳。

    这都两天了。

    好不容易高烧退下去,可还是咳。

    人也特别的没精神。

    被田老太太抱着,好像个瓷娃娃似的坐在那一动不动的。

    另一侧,顾妈妈拿着奶瓶在哄她,“我们妞妞乖呀,咱们吃饱了和哥哥玩好不好?”

    她只是把小脑袋往旁边一扭。

    顾妈妈只能换个方向继续哄,“妞啊乖,奶奶哺我们妞妞好不好?”

    陈墨言在一侧抿了下唇,走过来,“妈,她不喝就不理她,饿了肯定就喝了。”

    “可是这丫头早上就没吃什么,他们三个都吃过的,还吃了米糊……”

    “应该是感冒胃口不好,妈你也别太担心。”

    不管怎么样,顾妈妈是真的心疼几个孩子。

    而且,她这个婆婆这段时间也是真心实意的在照顾几个孩子。

    陈墨言觉得,这就够了。

    虽然顾妈妈满是心疼,可她喂不下去呀。

    最后只能没辄的放弃。

    老四看到陈墨言出来,双眼一亮,挣着小手朝她够。

    陈墨言笑嘻嘻的接过来,在她小脸上亲了一下。

    “乖,妈妈抱呀。”

    不远处,老大老二老三也都相继看到了陈墨言,手里头的玩具一丢。

    一个个动作快速的手脚并用的爬,过来。

    齐齐抱着陈墨言的腿往上够。

    陈墨言最后只能也坐在垫子上,把四小只都抱一下。

    亲亲他们的额头。

    然后,她拥着老四,和另外的三只还有小宝一块玩玩具。

    吃过午饭。

    陈墨言把几小只哄睡,小宝也被齐阿姨给带回去午睡。

    和顾妈妈还有田老太太叮嘱了两声。

    陈墨言开着车子去找了几个人。

    辗转打听到杨文的消息。

    陈墨言二话不说开着车子直接就去堵人。

    是一家小型的办公楼。

    看着杨文一身西装,精致干练妆扮的走出来。

    陈墨言勾了下唇:

    果然是朝里有人好办事么?

    一个被记者界开除的人,竟然转身当起了女强人?

    而且瞧瞧这地段。

    现在应该是寸土寸金了吧?

    陈墨言把这念头抛开,回过神就看到杨文好像正在上一辆车?

    她咪了下眼,直接把车子开了过去。

    车窗缓缓降下去,她眸子带笑,“杨文,好久没见哦。”

    “你是……是你!”

    正在上车的杨文停住脚步,回过头就看到陈墨言巧笑嫣然的脸。

    她几乎是瞬间就认出陈墨言。

    “你来做什么,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

    说这话的时侯,杨文的语气里头全都是恨意。

    精致的脸庞上浮起一丝丝的扭曲。

    看着陈墨言,她的双手死死的纂到了一起。

    她想扑过去掐死这个女人!

    要不是她,自己怎么会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一个被家族边缘化。

    或者说是即将放弃的女人。

    她这一辈子还能有什么前途?

    杨文有着满腔的志气和野心,她觉得自己这一身的才华都被陈墨言给毁了!

    陈墨言看着她那个样子,忍不住啧啧两声,“杨小姐,生气可是会让女人变丑的,丑陋的女人,男人可就更不喜欢了哦。你说是吧,这位,先生?”陈墨言的眼神落在从车子里头走出来的一位三十左右的中年男人身上。

    男人的眉头一直是皱着的。

    看了眼陈墨言,又把眼神落到了杨文的身上。

    满脸的不耐烦,“杨小姐这是和别人有约,没空是吧?即然这样那我就和杨少说一声,我……”

    “我有空,她就是个路过的,我和她没什么交情,更没有约。”

    杨文想也不想的就摇头否认掉。

    她朝着对方挤出一抹笑,声音放低了几分,“曾总不是说去吃饭吗,咱们上车吧。”

    “嗯,我还赶时间,下次别让这些乱七八遭的人出现。”

    这位曾总扫都没扫陈墨言一眼。

    扭头上车。

    杨文弯腰跟着上车,只是车子开过去的一瞬。

    她对着陈墨言投去极是狠戾的一瞥。

    就那么一眼。

    陈墨言觉得,眼前这个女人呀,肯定和陈二少那事有关系。

    至于你说问为什么这样想?

    嗯,女人的直觉吧。

    还有那些照片的事儿……

    陈墨言思来想去的,还是觉得和杨文扯不开的关系。

    所以说,直接找杨文?

    第二天上午。

    陈墨言直接闯到了杨文上班的地方。

    抬头看到陈墨言出现在自己办公室,杨文几乎气的骂人。

    “你怎么在这,谁让你进来的?”

    “我这里不欢迎你。”

    陈墨言才不理她的咆哮呢,随手拉了把椅子,“杨小姐,不如,咱们好好谈谈?”

    “我和你没什么好谈的。”

    “你赶紧走。”

    杨文的眼神里头全都是杀气。

    有什么好谈的?

    她就是想让这个女人一败涂地,身败名裂!

    到时侯,她会让顾薄轩知道,他娶了这个女人,得罪自己是多么的错误!

    “这么说来,杨小姐也不介意我把送你的一些礼物转赠给外头这些人喽?”

    听到陈墨言这话,杨文的眼底闪过一抹狐疑,“等等,你说的什么礼物?”

    “没什么,我呢,不过就是觉处来而不往非礼也,即然杨小姐主动给我打了招呼,又大费周折的给我送了那么多的礼物,我这个人呢可是最不好意思最好礼的,要是不回杨小姐一份礼物什么的,我这心里头呀,可是很过意不去的,不过现在杨小姐即然说不要,没关系的,我转赠给外头这些人也就是了。”

    “反正她们都是你的同事。”

    “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嘛。”

    坐在椅子上的杨文听的这些话想骂人。

    她深吸了口气才缓过神,“你乱七八遭的都胡说些什么呢,我什么时侯给你送礼物了?还有,你可别把自己睦的太高了啊,我最讨厌的就是你了,我这一辈子都不想看到你,怎么可能给你送礼物,真是满嘴胡说八道。”

    虽然反驳的话说的义正词严。

    一脸的气恼和理直气壮样儿。

    可杨文还是忍不住心里头扑通通的狂跳了几下。

    难道,那些事情被她给发现了?

    可转而一想,杨文又觉得不可能,自己之前做的可是隐秘的很。

    而且她都几乎没有亲自出面的。

    怕的就是被人抓到点把柄什么的。

    现在的杨文可不是几年前的杨文,如今的她也算是经历了世间起伏。

    工作,家庭,个人生活上全都是一落千丈。

    多少也了悟了些什么。

    自然知道现在的她再也出不得半点的错。

    不然,她可就真的是万劫不复了。

    她可不想去过那些普通人天天为着下顿饭吃什么,下个月的房租在哪里而发愁的穷日子!

    所以,哪怕面对着主动找上门来的陈墨言。

    心里头门清她是来兴师问罪。

    可她却是强撑着镇定,一脸很是疑惑理直气壮的看向陈墨言,“姓陈的,别以为你现在事业得意就能随便踩别人,我是和你们之前有过节,可你别想着再往我头上扣什么,我和你没有好说的,以后你别再来找我。”

    “好啊,我就听杨小姐的。”

    陈墨言笑呵呵的起身,转身。

    站起来的时侯,她故意把手里头带着的一个文件袋松开。

    滑出来几张放大的照片落在地下。

    就那么一眼,杨文啊的一声尖叫,“回来,你给我回来,陈墨言你个疯子你回来……”

    “嗯,怎么了?”

    “哦,原来是我东西掉了啊,呵呵,我都没注意,多谢杨小姐提醒啊。”

    陈墨言满脸真诚的道谢。

    然后看了眼地下的照片,呵呵笑了两声,正想说什么呢。

    杨文已经尖叫着朝她扑了过来。

    “陈墨言,我要告你诬陷我,你竟然敢栽脏陷害。”

    她一边抢着把几张照片捡起来,三五两下的撕的不能再碎。

    身侧,陈墨言耸耸肩,“没事,你慢慢撕,我还有呢,而且还有很多……”

    “要不,你要是还没撕尽兴的话,我把这些都给你撕?”

    杨文劈手夺过来陈墨言的文件袋。

    飞快的打开。

    她的手在抖,好半响竟然没能拉开拉链。

    最后打开。

    她哗啦那么往桌子上一倒。

    嗯,一堆被放大的A4纸大小的照片,有黑白的有彩色的。

    全都是杨文和两三个男人的。

    相较起陈墨言那些只是角度问题而看起来的暧昧。

    杨文这可就有些近爆:

    手挽手的。搂在怀里头的,抱在一块互亲的。

    杨文的头嗡嗡的响,“这不是真的,这是假的,是假的……”

    “好啊,你说是假的就是假的,你说不是你那肯定就不是杨小姐。”陈墨言在一侧从善如流的点头,然后她伸手把杨文轻轻划拉到一旁,手脚利落的把那些照片一拢,动作有些粗鲁的塞到文件袋里,朝着明显还没有从自己竟然被人偷拍,被人撞碰这些丑事的心态中回过神的杨文轻轻一笑。

    “我也觉得这上头的人明显不是杨小姐呢。”

    相较于杨文铁青的脸。

    陈墨言愈发笑的眉眼温和,语气慢悠悠的,“杨小姐是什么人呐,堂堂杨家的小姐呢,又是高等学府毕业,国外留学归来的高材生,还曾经当过记者,怎么可能做这种蠢事呢,特别是这个这个,你看看,这上头的男人都五十了吧,头都秃了,光秃秃的一片,一脸的猥琐劲儿,杨小姐怎么可能看的上这样的男人,你说是吧?”

    “肯定是长的相似呀。”

    “对了杨小姐,你要不回家问问你爸妈,你不会是有个孪生姐妹什么的失散在外头了吧?”

    “陈墨言,你闭嘴。”杨文尖锐的怒吼,整个人的情绪达到崩溃的边缘。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