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299章 你那么蠢
    闭嘴?

    瞧着杨文脸上的狰狞和扭曲,陈墨言眼底的笑意不达眼底。

    “这么快就受不住了吗?”

    “我还没说什么,没做什么的吧,杨文,你的承受能力也太差了点吧?”

    陈墨言的语气很轻,轻的让对面的杨文有种毛骨悚然感。

    可气头上的杨文也就是那么一瞬。

    然后她就怒火都噌噌的窜了上来,“你找人跟踪我?陈墨言你怎么那么狠心,我都被你们给害了一回了,我之前是我年轻,被人给利用了,我不也和你们道歉了吗,再说了,顾薄轩也没得到什么坏处吧,我呢,我都一辈子当不了记者,我还被家里头的人给放弃,你现在还要用这种不要脸的方式来陷害我……”

    “陈墨言你做人怎么能这样?”

    眼看着办公室门口围的人越来越多。

    杨文哪里还敢多说?

    只能尽量的转移话题,而且,她双眼还死死的盯着陈墨言手上的文件袋。

    生怕陈墨言一个发疯什么的把那些照片就给丢出来。

    对于杨文这个来自杨家的大小姐,办公室里头还是有着一部分人心存讨好的。

    虽然不是什么嫡系的。

    但也是杨家的人啊。

    沾了杨家的边呢,也比自己这些人强呀。

    打好了关系,说不定哪天就能对自己有好处了呢?

    抱着这样子的想法,杨文在这里混的还是挺好的,平日里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虽然有人心里头看不习惯。

    但也不过就是暗自发几句牢骚什么的。

    这会儿看着杨文哭的一踏糊涂的,对着陈墨言又是指责又是愤怒的。

    不禁就有那些想出头攀关系刷存在感的人跳了出来。

    “哎,我说你这个女人怎么回事呀,我们这里可是办公场所,你是怎么进来的?”

    “杨文你别哭,咱们才不怕她呢。”

    “对啊杨文,你就是好脾气,给人欺负了吧,叫保安,把她给赶出去。”

    杨文看着身边凑过来的这几个同事,心里头暗暗祈祷她们真的能把陈墨言给撵出去。

    可是又担心陈墨言被惹怒。

    那些照片怎么办?

    她站在那里看着一直在哭,可脑子却是飞快的运转着。

    想来想去的,想不出一个好主意。

    “你们做什么,我只是来找杨文的,杨文,这事儿是咱们之间的事情,你真的确定要让她们也都掺合进来?”

    陈墨言的语气很是平静。

    她抬眼,似笑非笑的瞥了下哭的梨花带雨般的杨文。

    心里头暗自摇摇头。

    都这个时侯了,还想着让人帮她出头,她躲在后头受益?

    “我,我不是的,陈,陈小姐,你别生气,这些都是我的同事,她们也是为我好……”

    杨文一边哭一边劝着几个人回去。

    她越是这样,越让那几个人对陈墨言没什么好印象呀。

    眼看着一个人就要叫保安。

    陈墨言突然呵呵笑了两声,“杨文,我算是看清你了,你之前口口声声为了正义,可是你自己写的东西没有求证,一时私愤之下伤害了别人,别人让你道歉有错吗?你为了不服输,找人调查跟踪我,也幸好我男人是部队上的,及时制止了你,你们报社把你给开除,你现在把责任都推到了我们两口子身上?”

    “你自己不好好珍惜,背地里头给别人使绊子,故意挑拨我们夫妻之间的关系。”

    “当初你就一心想着对我家男人倒贴,不过是没成功罢了。”

    “没想到你现在还没有死心……”

    陈墨言一边说一边用眼角余光看着周围几个人的脸色。

    然后,就看到她们果然一个个都双眼放光,满脸八卦的样子。

    她忍不住心里头呵呵笑了起来。

    这女人呀,果然八卦就是女人的天性!

    “你自己做了什么还用得着我说吗,我今天不过就是来问问你,为什么就老是针对着我们不放,是,你是杨家的大小姐,我们是没后台没人撑腰的小老百姓,可是杨大小姐,难道我们的命就不是命,就得被你们这些大小姐随便的踩着玩,就得对着你们说的话言听计从,你一句看上了我男人,我们两口子就得马上离婚。”

    “我就得乖乖的给你让出女主人的位子吗?”

    “杨小姐,我求求你,你都有过那么几个男朋友了,你又是杨家的大小姐。”

    “你就放过我们两口子和我们家几个孩子吧,好不好?”

    没有人关心陈墨言说的是真还是假。

    特别是站在门外的几个人。

    没有走过来的,那都是平日里头瞧着杨文不顺眼,或者是嫉妒她的人。

    这会儿听到这些话可都一个个的嗤笑了起来。

    虽然没有出声议论。

    可是那表情和眼神,一个个赤一祼祼的盯在杨文身上,脸上。

    仿佛是在说,原来,堂堂的杨家大小姐就是这么个玩意儿?

    还有人胆子更大一些的。

    忍不住一声轻咦,“杨小姐不是没有男朋友么,哪来的那么多男朋友,这位太太,你不是搞错了吧?”

    “我……”

    陈墨言扬扬眉正想出声,站在几人身旁的杨文本想继续当鸵鸟。

    让别人给她出头的。

    一看这情形心头就是一阵的狂跳。

    生怕陈墨言再说出点别的什么不中听的。

    二话不说窜了过来,推着陈墨言朝外头走,“陈小姐,我和你肯定有些误会,这里是我们的办公场所,咱们去外头好好谈谈,我一定会好好给你解释清楚的,我真的没有你说的那些心思,真的是你误会了……”

    一个推。

    一个站在那里没动。

    两人拉扯间。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就看到哗啦一声。

    一叠被特意放大过的照片哗啦啦的落在地板上。

    有那眼尖的呀的一声。

    这上头的女的,全都是杨文?

    杨文气的全身都哆嗦了起来,蹲下身子赶紧去捡。

    同时还怒吼,“看什么都,不知道有PS么,都给我滚,还有,今天这事儿谁要是敢传出去,你们就给我等着回家滚蛋吧。”因为生气,她吼出来的声音又细又尖,几乎都变了腔。

    旁边的人再看她时。

    可都是一个个的全换成了不屑和鄙夷。

    原来,这个杨文果然和几个男人在一起吗?

    可真是不要脸!

    就是那几个刚才站过来帮杨文的,这会儿看着她也忍不住满脸的尴尬。

    好在杨文这一吼。

    几个人都如同有了台阶,一个个跑的飞快。

    办公室里头转眼就只余下陈墨言和杨文两个人。

    看着陈墨言,杨文的双眼赤红。

    她的神情好像要吃人。

    眼神如同淬了毒一般,“陈墨言,这就是你要的吧,这样的后果你开心了,你得意了?”

    把她给再一次的毁了。

    这个女人怎么就那么的恶毒?

    “杨文,你怕是忘了自己做过什么吧,如果不是你再次的招惹我们,一再的不罢休,你觉得,会有今天的这一回吗?”眼看着外头没有了人,陈墨言也懒得再装什么委屈可怜的,对着杨文笑了笑,眼底却是一片的平静,“陈家二少那事,是你在背后指使的吧,你说,如果陈家人知道自己家出事,导火索竟然是因为你。”

    “你说,如今那些正落魄的不像样,颇有些狗急跳墙的陈家人会把你怎么样?”

    “你,你想要做什么?”

    杨文听到陈墨言这样一番话,心头警铃狂响。

    她看着陈墨言,眼神里头一片的阴鸷,“我告诉你陈墨言,如果你敢在外头胡乱说什么,我绝不会放过你的。还有,你男人可是个军人,你觉得他那样的军人如果天天被什么丑闻给缠着,你说,他还有前途吗?”

    “如果他知道是因为你作的这些蠢事才让他没有发展的空间。”

    “你觉得,他还会要你吗?”

    杨文毕竟是当过记者的人。

    她的脑子转的飞快。

    在经过了刚才的震惊惶恐和惊惧过后。

    知道陈墨言这里不可能轻易善了。

    她的脑海里头也在飞快的转起来,想着应对的思路。

    “陈墨言,以前的事情是我错了,那时侯我真的是被人给利用了,是我年轻不懂事……”

    杨文心里头飞快的算计着,脸上也摆出副真诚的表情,“现在我真的知错了,你看咱们再闹下去对彼此都没什么好处是不是,我向你保证,以后我再不找你的麻烦,咱们就当谁也不认识谁好不好?”

    “好啊,那这些照片呢?”

    看到她手里头捏着的照片,杨文的脸又黑了几分。

    可她还是勉强一笑,“那都是我和几个朋友的照片,平时玩的好,要不,你就还给我……”

    “你放心,以后我真的不会再做什么,咱们就是路人……”

    啪啪啪。

    陈墨言为着她这些话给她着实的鼓了好几下的掌。

    “杨文,杨大小姐,果然不愧是当过记者的人啊,你那张嘴翻过来复过去的,当真是能把死人给说活呢。”

    “你什么意思?”

    杨文看着陈墨言的语气不善,之前勉强摆出来的真诚也再也维持不下去。

    “陈墨言,你别忘了你男人他还在部队上。”

    部队可不比别的地方。

    那可是国家最为严肃的一个地方。

    怎么可能会容忍一个有污点和破事不断的军人?

    “你真的不顾他的前程了吗?”

    啪。

    陈墨言直接一个耳光甩到了她的脸上。

    杨文捂着脸,双眼满是震惊,“你……竟然敢打人!”

    “打你怎么了,我今天就代你们杨家人好好的教教你,怎么做人的!”

    陈墨言看着眼前的杨文,二话不说又甩了一巴掌过去。

    早就想打了好不好?

    这股子火可是一直都憋着呢。

    从生产前,朱兰和刘素那边连续不断出问题,再到那些照片。

    陈墨言别看她在家里头和几个孩子面前一脸平静,该说说该笑笑的样子。

    可实际上心里头是真的憋着一股子邪火。

    这股火气哪怕是陈家倒台。

    她都没有发泄出去。

    再加上刚才杨文竟然拿顾薄轩的前程来威胁她?

    陈墨言是恨不得弄死杨文!

    连着两巴掌甩过去。

    她看着杨文脸上左右对称的巴掌印,呵笑了两声,“你说作罢就作罢,你就不算就不算,你把你自己当成什么了啊,陈家二少那事儿怎么算,那些照片怎么算?”

    “照,照片都是我的,什么照片,和我有什么关系。”

    “陈墨言你疯了吧。”

    “真以为拐弯抹角的用个杨家人的名义寄出去,我就查不出来了吗?”

    陈墨言看着杨文的表情如同看傻子。

    “杨文,你当真忘了我是谁了吧?你觉得我没有姓田,就不是田家人?”

    杨文听到她的话一下子瞪大了眼。

    “不可能的,田家不会有人帮你的,田宝珍她明明说……”

    虽然杨文话一出口就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立马收声。

    可说出来的话哪里能真的咽下去?

    对面,陈墨言听的可是清清楚楚,好嘛,敢情这里头还有田宝珍的事儿?

    没关系,先记下来。

    账嘛,一笔笔的,总会有算清楚的时侯!

    不过陈墨言还有些好奇,“田宝珍还和你说了些什么?”

    “我不知道。”

    杨文狠狠的瞪了眼陈墨言,有些气恼自己说错话。

    不过,她也没有太多的内疚:

    反正田宝珍和她关系也不好,再说了,眼前这个可是也算田家人的。

    最好她和田宝珍打起来。

    她在一旁看热闹!

    陈墨言摇摇头,看着她轻轻叹了口气,“你啊,被田宝珍那丫头骗了吧,她是不是和你说,田家二房三房的人都瞧着我们大房不顺眼,对我这个半路认回来的孙女更是各种的无视,瞧不起?可是你怎么不想想,我那么大的生意要是背后没有人给撑着,我怎么能做的那么顺风顺水的?”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被田宝珍那丫头耍了呗。”

    对着杨文轻轻一笑,陈墨言再叹,“我告诉你呀,其实呢,田宝珍她就是吃醋了,因为她觉得我二奶奶对我比对她好,老是夸我,还把田家好多的资源都送给我了,这让她嫉妒呀,不甘心,可是碍于二爷爷的话,她又不敢亲自朝我动手,所以,就把主意打到你身上来了呗……”

    陈墨言看着脸色铁青的杨文,耸耸肩。

    “你那么蠢,不骗你骗谁?”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