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01章 登门道歉
    田建看着田宝珍的眼神冷下来,“看来,我平时是对你太放松了啊,连我的话都不放在心上了是不是?”

    “爸,爸我没有,我,我就是不服气!”

    “她做出那么多的事情,她在外头做生意您就赞不绝口,说什么让我们跟着她学习,您提起她就是满满的赞叹,可是换成我呢,您就什么都不对,全都是指责。在爸您的眼里头,我不管做什么都不如她陈墨言是吧?”

    “不过是个乡下来的野丫头。”

    “要不是仗着咱们田家的势,她怎么能在帝都走到现在?”

    田宝珍的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嫉恨。

    是愤怒。

    其实,让田宝珍这么愤恨,看不得陈墨言好的。

    还不止田建一个人。

    她走在外头,以前的时侯这个圈子里头提到的田家女孩子顶多就是她和田素两个人。

    虽然她没什么大本事。

    可是田素也没有呀。

    而且田素在外头的名声向来是嚣张和霸道。

    比她还不如呢。

    再说了,田素又没她长的好看,更没她年轻。

    在田宝珍的眼里心里头。

    她才是田家真正的第一大小姐。

    是被人捧在手心的。

    这个捧,不止是田家,还得是这个圈子里头所有的人。

    那些对着田家吹捧巴结讨好的人。

    哪个不是对着她笑脸相迎?

    可是这几年呢。

    自打陈墨言出现,她的名声和风头是一天不如一天!

    在家里头,她爸张嘴闭嘴让她多学着点,让她稳着点,低调着点。

    让她多看看陈墨言。

    她可是田家真正的大小姐。

    怎么能向一个乡下丫头看齐?

    这让田宝珍打从心里头不愤极了。

    可最让她嫉恨的是外头那些人的眼光和视线,还有那些话。

    不知道从什么时侯开始,和她走在一起,坐在一起挪个圈子里头的人一个个的都在提起陈墨言时变了口风。

    虽然还是没什么好听的语气。

    可是田宝珍却是知道,在她他们的眼里头,陈墨言,比她能干,比她厉害!

    再有就是那些个大人。

    一个个的虽然仍旧是夸着她,赞着她。

    可是,以往那些个叔伯婶啥的,提起陈墨言时更多的却是羡慕和惋惜。

    田宝珍知道她们羡慕什么,惋惜什么——

    羡慕田家大房出了个陈墨言。

    惋惜陈墨言是个结了婚的,惋惜陈墨言没能嫁到他们自己家里头去!

    再返过来看田宝珍时,眼神可不就带了诸多的比较?

    甚至,连之前对她很是中意,一心想着把她求娶回家当儿媳妇的太太都不知不觉的改了口风!

    她虽然不中意那几家。

    可是田宝珍却怎么能忍的下自己的地位被陈墨言给比下去?

    她发了狠的想把陈墨言给压下去。

    可是她做不到!

    而且,陈墨言好像轻轻松松就做到了一切……

    凭什么?

    此刻,站在书房中,田宝珍看着眼前的田建一脸的冷意,想着自己以前可是被她爸宠着的啊。

    爸爸最喜欢的就是她。

    但是,这一切自打陈墨言回来就变了……

    甚至这一刻,她爸竟然为了个陈墨言说出不认她的话。

    这把个田宝珍给气的,理智皆无。

    忍不住的冲着田建大吼,“爸,到底我是你女儿还是她是你女儿啊,你这样的偏着她,为了她都说出不认我这个女儿的话,这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才是你在外头的私生……”女……

    啪。

    田建抬手甩了她一巴掌。

    捂着脸,田宝珍半天没反应过来,“爸,你,你……打我……”

    “我打你还是清的,现在,给我滚,回房反省去。”

    田建的声音不大。

    但却带着多年上位者的绝对威严和凛冽,“田宝珍,什么时侯想通自己错在哪了,什么时侯来告诉我。不然,你下个月就给我滚出国外去,我没你这样的女儿。”

    田宝珍再怎么得宠。

    平时也时不时的恃宠而骄的做出点什么事儿来。

    可这会儿对上盛怒中的田建?

    她还是大气不敢出一下,捂着脸,哇的一声哭着跑走。

    直到她走后十几分钟。

    田二太太端着杯参茶走了进来,柔声细语的,“你和她一般见识做什么,那丫头就是个没脑子的,一根筋,被别人鼓动几句就不知道东西南北了,这性子你这当爸的还不知道吗,你也真是的,和孩子还真的生气呀?”

    “瞧瞧那脸,气坏了吧,是不是头疼?”

    “赶紧把这茶喝了,我再给你揉揉。”

    本来一腔怒意的田建被自家太太这一番的柔风细雨给说的心头火消了大半。

    他坐在那里由着田二太太轻轻的揉肩。

    “这丫头,越来越过份,竟然敢顶撞我……”

    田二太太扑吃一笑。

    虽然已经年过四十。

    可田二太太保养的极好,身段娇小,全身上下带着江南女子的婉约。

    此刻,她的笑容带着几分娇憨落在田建的眼里头。

    嗔怪的看他一眼,“你还说,她那性子还不是你宠的吗,以前我每回说要教训她,可都是你说女孩子要娇养,要娇养的,这会儿知道生气啦?我要是和你这样生气,怕是不知道要气成什么样了哩……”

    她的声音也是属于江南女子的轻细,婉约。

    最后带了几分吴侬软语般的拖腔。

    听在田建的心头,忍不住让他眼底一片的火热!

    说来也是奇怪,田建的原配太太早逝,那会他也正值上升关键,便没有心思这些,直到遇到这位田二太太。

    就那么一眼。

    田建就觉得自己这一辈子再也放不开这个女人。

    直到现在,夫妻两人成亲二十余年。

    老夫老妻这么多年。

    可是田建对这位太太的感觉就没有半点的变过!

    有时侯想想田建自己都觉得挺奇怪的。

    他不是一个长情的人呀。

    可是对这位太太,他却是真的放到了心坎里头的疼!

    一腔的怒意被田二太太轻轻几句话给消散。

    他拍了拍她的手,“行了,你也累了,不用再管我。”顿了下,他又回头叮嘱田二太太,“那丫头那里你可不许去找她,就让她好好想想,这丫头的胆子越来越大,这次的事情我查过,她是被人当了枪使,过后又直接被人家给卖了出来……”

    “是什么人用这样的手段呀,宝珍那丫头也真是的……”

    田二太太看似随口一语。

    只是微垂的眼底却是多了抹厉色:

    利用她的女儿吗?

    “行了,这事儿你就别问了,我会处理好的。”

    外头的事情田建不想让自家太太烦心。

    更何况,事关大房?

    不过,他看向田二太太正色的叮咛道,“这几天你好好劝劝她,如果她再针对大房的那个丫头,为了某些事情,怕是真的得把她给送出去……还有,告诉她,这件事情上不许阴奉阳违,不然,她就还是直接出国去吧。”

    田二太太收拾东西的手微微一顿。

    随即就笑着嗔了眼田建,“你呀,可真是疼这个孙女,我瞧着大哥也没这样维护那丫头。”

    “你知道什么,那丫头现在……”

    田建的话在这时头顿了下,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摆了下手,“当然,你可以告诉那丫头,让她暂时先委屈一段时间,若是以后……”田建略有些模糊的话在这里头顿了下,然后才继续道,“你告诉她,这委屈不会白受的。”

    “行吧,你们这些大人物的安排我也不听,我们娘俩呀,就都听你们的。”

    “我就知道太太最好。”

    田二太太风情万种的轻笑,转身走了出去。

    身后,田建的眉头落在自己书房外头的一株梧桐树上。

    眼底飞快的闪过一抹的焦躁:

    怎么就选中了他?

    ……

    陈墨言并没有想到隔天田建竟然带着田宝珍亲自登门。

    道歉?

    清楚对方来意之后,陈墨言心里头不知不觉的跳了一下。

    田建真的觉得田宝珍做错了。

    所以,压着她来道歉?

    她在这里头满腔的腹诽,怀疑。

    对面,早早知道照片的事情,可却不知道田宝珍也掺与其中的田子航父子两人一听田建的来意,老的少的两个男人的脸当时就唰的一下都黑了下来,田老爷子是长辈,是田建的亲哥哥,他还没死,哪怕几房再关系不好,名义上他就还是田家的当家人,这一刻他坐在那里全身气息压人。

    让田宝珍都有点喘不过气来。

    本来就白的脸更白了。

    “大爷爷,三,三哥,我……”

    “别这样喊我,我可没不敢有你这样吃理爬外的妹妹。再说了,我妈只生了我和田素两个,你这声哥我们当不起。”田子航是女儿奴,平时他虽然瞧着极有性子,板着个脸的时侯更是吓人,可实际上一接触就会发现,他很好说话,可是,这有个前提,那就是事情别牵扯到陈墨言身上。

    因为照片和陈家的事情他本来就是一肚子的火。

    好在陈家那边顾薄轩解决的干净利落。

    直到这次。

    哪怕牵扯到杨家的人又如何?

    他田子航的女儿可不是给人欺负的。

    看着眼前的田宝珍,田子航直接就冷笑了两声,他抬头,“二叔,你是我爸的弟弟,所以我称呼你一声二叔,可是这别的,还真的就没有什么,反正你们也没心和我们大房有什么来往,以后,就还是按着你们的想法来吧。至于她……”田子航的眼底全是冷意,“这次的事情我会记着,以后要是她再敢算计言言,别怪我不客气。”

    “行了,你们的道歉也说了,可是我们不会接受的。”

    “齐阿姨,送送客人吧。”

    被赶出门的田宝珍父女脸色都是黑的和锅底有的一拼。

    田宝珍怕她爸再生气。

    没敢吭声的上车。

    直到田建冷哼了一声看向她,“怎么,觉得委屈,丢人,被打脸了?”

    她这才咬了下唇。

    眼圈里头含着泪花,要掉不掉的朝着田建看了一眼。

    瘪了下嘴,“爸,他们太欺负人了,怎么能把您也赶出来?”

    她爸是什么身份呀。

    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讨好,想让她爸去家里头坐坐,说上两句话。

    可是现在却是被赶了出来?

    “爸,他们大房实在太欺负人了……”

    “那个,大爷爷都退了好几年了,还有田子航,不过就是个小小的设计师,竟然对您这样无礼!”

    田建扫了她一眼,难得的没有发怒。

    语气平静,“是啊,他们就敢了,而且还做了,你能把他们怎么样?”

    “啊,我……”

    田宝珍的脑子有些卡壳,她看着她爸的语气有些迟疑,带着些试探。

    “爸您的意思是,如果我可以,就能做点什么?”

    田建哼了一声,“你能吗,你要是能做到天衣无缝,今天还会被赶出来吗?”

    田宝珍,“……”

    “行了,以后安心做你自己的事情,大房的事情用不着你操心。”

    顿了下,田建呵呵一笑,“放心吧,这风啊,总不会一直吹往一个方向的。”

    “爸您的意思是……”

    田宝珍的眼一亮,还想再问什么时。

    身侧,田建已经把身子朝后轻轻一靠,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

    四合院。

    田子航伸手戳陈墨言的额头,“你这丫头啊,越来越刁钻,你说你非去惹他做什么?”

    田宝珍的事情可以有几种的手段去解决。

    这丫头却偏偏选了跑到田建跟前去告状,这不是逼着田建来家里头道歉么?

    田子航虽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

    可他还是不待见二房的人。

    陈墨言嘿嘿笑,“爸,我这可是在做好事,在成全他的好名声呀。”

    “大义灭亲呢,要是传出去的话多好听的名声?”

    陈墨言啧啧两声,随即她语气里头满满的都是俏皮,“爸,要不咱们两个打个赌,用不了几天呀,他带着女儿亲自上门,却被咱们大房给撵出去的消息就得在一定圈子里头传个遍,要不咱们赌一个?”

    “淘气。”

    这丫头呀,越来越调皮,哪像是四个孩子的妈妈?

    田子航笑着摇摇头,眼底满是宠溺的瞪了眼陈墨言,正想着摆手让陈墨言出去。

    他却猛不丁的又蹙了下眉头。

    “言言,你有没有觉得这事儿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

    不对劲儿的地方?

    陈墨言眉头跳了下,“爸你指的是什么?”

    ------题外话------

    一会还有一更。嗯,我闪。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