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也不知道。”

    对着陈墨言笑了下,田子航摆了下手,“说不定是我想多了,这事儿算完了吗,要是都清了的话就别再多想了,对了,顾薄轩那里你可和他好好说说啊,夫妻之间可是得及时沟通,不然你们这日子过的可是要出问题的。”

    虽然话是这样说。

    但是田子航心里头却是直接打定了主意:

    如果顾薄轩敢因为那些照片什么的不相信自家女儿。

    让她受委屈啥的。

    看他回头怎么收拾他!

    实在不行,他就让那小子再也见不到四个孩子和他家宝贝女儿!

    当然,心里头是这样想的。

    可是当爸的,哪怕当初再不想女儿结婚,嫁给这个男人。

    但现在都结婚好几年。

    孩子都有四个了啊。

    能不拆的,还是不拆吧。

    田子航在心里头觉得自己这岳父当的,嗯,真是顶顶好了。

    要是顾薄轩猜到自家岳父大人这般的心思。

    估计得哭:

    这时不时就想着把他媳妇孩子给拐跑,想着教训他的人。

    还有脸说他是好岳父?

    当然,他也只能是心里头想想。

    敢说出来么?

    好不容易把陈墨言给哄走。

    田子航一个人坐在书房里头半天。

    最终,他还是有些不情愿的找到了田老爷子。

    “爸……”

    “怎么,你还有想不开的事情啊,我还以为你能耐了,啥都行呢。”

    田子航被这话给气的,都想着拂袖走人。

    还是田老太太气的拍了下田老爷子,“你个死老头子,怎么说话呢,儿子你爸他嘴上没把门的,咱不和他计较,来来,快来坐,做什么事情和妈说,妈帮你。”

    生怕田子航被气跑。

    田老太太还伸手把他给按回了椅子上。

    被田老太太眼神警告了一番,心里头也真的有点顾忌把人给气跑的田老爷子倒敢没再多说什么。

    只是轻哼了一声,“说啥,啥事想不出来了?”

    “我就是觉得今天二叔做的这一通,好像是故意给别人看的……”

    “可不就是给别人看的吗?”

    田老爷子白他一眼,“这么简单的事情你不是都想不通吧,还用得着来问?”

    你那脑子,给狗吃了吧?

    虽然后头这话没说出来,可田老爷子那眼神里头的鄙夷却是实打实的。

    田子航直接当没看到。

    “我是说,他之前的那些话,还有田宝珍那份老实样儿,像是还有些别的事情……”

    如果只是单纯的做势。

    不可能会让田宝珍那样的老实。

    甚至他那个二叔都亲自过来走了这一趟……

    他总是觉得这中间好像有些事情是他们没想出来,或者是不知道的。

    田老爷子听到他这话倒是正眼看了他一下。

    然后,就在田子航以为他会说出点什么话来时。

    田老爷子不紧不慢的声音响了起来,“这不是瞧着你这脑子也不算笨呀,嗯,还转的动。”

    田子航,“……”他果然就该和这老头子老死不相往来!

    “怎么说话呢,儿子和你说正事呢。”

    田老太太瞪了眼田老爷子,脸上多了抹警告:

    这死老头子。

    都这个时侯了还气儿子呢。

    万一再把儿子给气跑了。

    你赔我啊。

    田老爷子也不是真的想气田子航。

    不过就是这些年来的怨愤,嗯,一时间习惯罢了。

    正了下脸色,他意味深长的看了眼田子航,“如果你还稍稍关心着外头的事情,那应该知道后年的大选吧?”

    “这事儿我知道啊,不就是上一届……”

    任期将满。

    大半的领导班子怕是都会跟着有所变动吧?

    可是,这和他们家没什么关系呀。

    当然了,他那个二叔应该会有所绸缪……

    站在那个位置上的人。

    谁不想着再往上一层楼?

    难道,就是因为这事,他怕田宝珍胡乱来,带坏了他的名声和形象?

    “你还是没有想起来……”

    田老爷子摇摇头,看着自家儿子笑了笑,难得的说了句公道话,“不过这也怪不得你,你那心思都用到了画图做设计上,现在更是女儿和孩子,估摸着外头那些事情你哪怕是过耳也就是听听就罢。”

    “你个死老头子,你到底想说什么?”

    真是的,卖关子兜圈子什么的最讨厌!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估计你二叔是提前站队了,而且,这个站队的人选,怕是和顾薄轩多少有点关系。”

    “啊,怎么牵扯到顾薄轩了?”

    田老爷子看了眼紧紧皱着眉头的田子航,神色淡淡,“你忘了之前尚老的事情?当时,言言是走投无路,直接去找了尚老吧,过后,顾薄轩不是亲自去见了尚老?你忘了他回来后说的尚老问他的那几句话?”

    “可是我觉得那只是尚老对他不满……”

    “你啊,还是想的太简单了。”

    田老爷子摇摇头,“到了这个地位的人,怎么可能会随便说什么?”

    就是像他。

    哪怕是在气头上呢。

    可在外头,对着外面的那些外人。

    也是绝对不能说一些有的没的。

    尚老如今还算是半个挂名的人,身在其位,谋的就是其政。

    顾薄轩又是军人。

    他那样的人,是不可能把顾薄轩叫过去随便问几句话的。

    之前他也只是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直到这段时间,他隐隐听到了些风声。

    再加上今天老二父女两人的到来。

    让田老爷子的心头隐隐涌起一个有些模糊的念头。

    他看着田子航语重心长的道,“我正打算和言言说,你来了也正好,最近,让言言多留心着外头点,还有她那些事情,尽量做的周到,千万别让人钻了空子……”

    这话田子航一下子就懂了。

    他看着田老爷子皱了下眉头,“爸你的意思是,有人想要用顾薄轩,可是有人也不想让顾薄轩起来,所以,说不定就会有人要利用言言这里闹出点什么事情来?”他抬头看到田老爷子点点头,又摇摇头的,不禁有些恼,“这话是你自己说的,你这会儿又点头又是摇头的,到底是还不是不?”

    “那些都是我猜的。”

    田子航,“……”

    不过,虽然他刚才在质疑田老爷子的话,可心里头却多少相信了几分。

    越是相信,这眉头可就皱了起来。

    怎么那么的麻烦啊。

    如果早知道嫁个军人这么麻烦,他一准拦着啊。

    哎,这事儿闹的……

    “怎么着,怕了,怕你撑不住,做不了那丫头的保护伞,护不到她周全?”

    田老爷子的话明明很平静。

    可听到田子航耳中。

    好像就是带着浓浓的讥讽和嘲笑。

    田子航顿时就冷笑了两声,“我有什么好怕的,我家言言可不是谁都能欺负得去的,再说了,我相信言言她,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斜,谁敢主动的冒出来惹事,大不了直接拍回去!”

    “这才对,咱们田家的人啊,可不怕谁。”

    田老爷子总算是说了句顺耳的话。

    然后他对着田子航一摆手,直接撵人,“行了,你找个时间和言言说吧,不过怎么说你好好想想,别给那丫头太大压力啊,把我孙女愁坏了我可饶不了你。”

    田子航,“……”你把锅都丢我头上不说,还不饶他?

    那是您孙女不假。

    可那还是我女儿哩,亲的!

    他看也没看田老爷子一眼,起身和田老太太打了个招呼离去。

    身后,传来田老太太气呼呼的声音,“你个死老头子,都和你说了好好说话好好说话,你非不听,是想把我儿子再气跑是吧?你个老东西,气死我了……”

    听着身后田老太太气呼呼念念叨叨的声音。

    迈过门坎的田子航莫名的觉得心头一暖,抬头,站在院子里头。

    不远处,隔着虚掩的门,田老太太的大嗓门仍旧的朝着外头飘出来。

    再一侧的厨房。

    有锅碗瓢盆的叮当作响。

    有香气飘出来。

    另一侧的房间。

    有孩子的哭声,有笑声……

    站在院中的田子航用力的抬了下头。

    透过虚空。

    仿佛看到贺子佳盈盈浅笑的眉眼。

    好像在和他说,子航,你一定要守好咱们两个人的家,两个人的幸福哦。

    慢慢的,田子航的眼圈发红。

    好半响他才缓过神。

    低下头,他对着地面笑了笑,似是在和自己,更似是在和天上的贺子佳说:

    放心吧,我绝不会让这个家里头的任何一个人出事的。

    咱们的女儿,外孙,还有老头……

    ……

    顾薄轩没想到事情解决的那么快。

    他这里找人资料才查出来,计划还没有制定周全。

    陈墨言那边电话告诉他,都解决了?

    这让他有种无力感。

    对着电话,他哼笑,“媳妇,你这样会让我觉得自己很没用的。”

    陈墨言咯咯笑,“没事,我不嫌弃你。”

    顿了下,她又神补刀,“反正你赚的钱向来就没我的多。”

    言外之意那就是你没用是这个家里头人都知道的事。

    而且,这个印象怕是还将一直持续下去。

    这让电话对面的顾薄轩嘴角直抽抽。

    “媳妇,你这样打击我,就不怕我伤心啊。”

    “你可是军人,这点打击算啥?”

    陈墨言和他贫嘴。

    顾薄轩觉得自己的心脏被他家小媳妇打击的,嗯,血淋淋的啊。

    好半响两口子才收了笑,回归正题。

    只是下一刻,顾薄轩的眼神就冷了下来,

    “你的意思是说,这事儿还是那个女记者干的?”

    “可不是嘛,你看看你自己惹出来的烂桃花。”

    陈墨言的语气里头带着几分的嗔怪,“等你回来,看我好好收拾你。”

    她没提那些照片的事情。

    顾薄轩也没提。

    在他们两个人的心里头,那些照片真的不算什么。

    如果连这点子的信任都没有。

    陈墨言觉得自己真的可以把这个男人给丢开了。

    至于顾薄轩,更加的信任陈墨言。

    他的小丫头怎么可能会这样?

    或者她哪一天会真的不喜欢自己,讨厌自己。

    一心一意的想离开他。

    可是,她却绝不会还和自己在一起的时侯,做出对不起他的事儿!

    这是一种直觉。

    和他无数次在战场上生死间的直觉一样。

    这一刻,他只是怒那个女记者。

    之前还有人说自己对那样一个女孩子盯着不放是残忍。

    现在看来,他做的还不够!

    顾薄轩恨不得时光倒流。

    他该在知道那个女人竟然敢去跟踪言言时想个法子把人给弄残。

    “言言,都是我的错,害的你跟着受牵连……”

    顾薄轩的语气里头充满了内疚。

    对面陈墨言却是轻松的笑,“好啦,我就说不和你说,又怕你担心,这些事情都是小事,只要咱们两个彼此信任,管别人用什么手段呢,都不可能拆散咱们的呀,你说是不是?”

    “对对,不管什么事情,我一定会相信你的。”

    “嗯,我也相信你。”

    陈墨言说这话的时侯语气很轻。

    可顾薄轩却是听的很清楚,心头似是喝了蜜一般的甜。

    言言说,相信他!

    和他相信她一样的相信他!

    这个想法让他心头忍不住的雀跃,欢喜。

    直到陈墨言挂了电话,他忍不住啊,直接在操场上自己连跑了好几十圈!

    大汗淋淋的回宿舍。

    把正在宿舍等他的周吕吓了一跳,“头,你这是做什么去了,出什么事情了?”

    自虐啊。

    难道上头又出什么事情了?

    还是说,“头,你不会是和嫂子吵架了吧?”因为被嫂子给骂了,所以心情不好,自虐?

    “滚,你才吵架了呢,我和言言好着呢。”

    瞪了眼周吕,顾薄轩直接撵人,“我要洗澡,有事半个小时后再过来。”

    “啊,对了,头,头,我有急事找你,我要请假,真的……”

    咣当。

    顾薄轩直接把人给丢了出去,一脚关上了门。

    请假?

    他都没假呢,你小子哪来的假。

    脸大啊。

    脸大也没有!

    被踹出来的周吕一脸的苦色。

    气呼呼的在原地转了几好圈:他不干了,他要申请退伍,退伍!

    ……

    通过照片一事,陈墨言觉得吧,有些事情真的不能掉以轻心。

    不然的话说不定就是一通的麻烦。

    就比如照片上的事情。

    如果自己经心一点,说不定就能避免被人偷拍?

    可是,怎么避免这些事情?

    还有听她爸的意思,顾薄轩最近在部队也不太平呀。

    她这里说不定还会有事情……

    要怎么做?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