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春去秋又来。

    转眼一年时间过去。

    陈墨言难得的一个半日偷闲,坐在葡萄架上看几个孩子在地垫上胡闹。

    今天是周末。

    小妞妞,小宝和四个娃都在家。

    六个孩子闹哄哄的。

    中间夹杂着哭腔,夹杂着孩子银铃似的笑声……

    陈墨言则和赵西还有田素几个人在石桌这边谈笑,喝茶聊天。

    刘素扁着个嘴看着几个人,“你们能不能说点我感兴趣的呀?”

    明明之前还在说工作的好不好。

    怎么转眼就变成了家长里短,变成了孩子和吃吃喝喝?

    她揉着眉心,拍了下桌子,“你们几个妇女!”

    这话换来朱兰呵呵两声的凉笑,“刘大小姐,你想知道你为什么听不懂这些吗,你想听懂吗,想的话明天赶紧去找个男人嫁了,然后结婚生个孩子。”她抬手一指不远处的几个娃,有些不怀好意的笑,“你要是今年结婚,明年生个女儿出来,还能排个早队,选个小女婿啊。”

    陈墨言抽了下嘴角,正想说什么。

    刘素倒是哈的一声笑,眼都亮了,“这个提议倒是好啊,你别说啊,朱兰姐,我还真的心动了。”

    “心动那就行动啊,我们可都看着你呢。”

    说这话的是赵西。

    她笑嘻嘻的帮着跑到她身边的小宝擦了下额头上的汗,给小丫头理了下裙角,便又笑着在让她和几个姐姐弟弟妹妹去玩,看着自家女儿跑玩的身影,她眼底温柔闪过,回头,她对着刘素笑的很是温和、大方,“你这个样子下去也不行呀,老是这样大妈她们可都是替你担着一层心呢,素素,要是有好的就试试吧。”

    刘素抿了下唇,却是没有再多说什么。

    陈墨言抬手拍了下她的肩头,轻轻看她一眼,“别想太多,随心吧,说不定你的缘份呀,真的没到呢。”

    她倒是觉得刘素的年龄到了。

    包括大家,都知道刘素要是肯,早就到了结婚的年龄。

    可现在是刘素不结呀。

    这么多年的交情,刘素如今甚至都把刘妈妈刘爸爸从老家接到了帝都。

    可是刘爸刘妈在这里头住不习惯。

    所以也就是偶尔过来住上那么一段时间,然后又忙忙的回转老家了。

    再说,刘素的哥嫂在县城呢。

    刘妈妈刘爸爸也放不下家里头的儿子媳妇孙子孙女呀。

    在她们的眼里头,自家女儿光鲜亮丽。

    是大学毕业的高材生。

    能赚钱,本事大。

    自己的儿子却不同呀。

    打小没怎么上学,长大了打工又不小心被人弄断了腿。

    虽然后来经过医治没什么大碍。

    但走的快、或是阴天下雨,伤腿就会一阵阵的疼。

    他能娶到媳妇还都是刘素后头往家里头寄了不少的钱,在县城给她哥弄了个小铺子。

    做生意的时侯认识一个打工的女孩子。

    女孩子性子有些不是很好。

    处处的掐尖要强。

    对刘爸爸刘妈妈也没那么好。

    可一来刘素她哥没什么本事,更是个瘸的,二来,当时刘爸刘妈知道的时侯,那个女孩子有身孕了,刘爸刘妈可是老实人,心地更是善良,平日里向来是与人为善,在村子里头的人缘极好。

    自然舍不得不要自家的亲孙子孙女的。

    再加上刘素哥哥的坚持。

    只能让她们两个人结婚。

    可是这一结婚,刘爸刘妈两个人的事情就多了去。

    要是说起来,这女孩子倒是个命好的,第一胎就生了个儿子!

    当时不是政策只能要一胎吗。

    可是后来不知道她和刘素哥哥怎么嘀咕的,两个人硬是在外头躲躲藏藏的弄了个二胎出来。

    这好嘛,当时罚的啊。

    把刘爸刘妈给肉疼的好几个月睡不好吃不香。

    可事情都这样了。

    还能怎么样?

    只能是看孙子孙女呗。

    其实,在刘素等人看来,这也幸好是刘素这个当女儿的立的住。

    手里头又有钱。

    甚至,连刘家现在这些家业,大部分都是刘素给整出来的。

    刘素这个嫂子才没敢太过份。

    顶多就是给刘爸刘妈点脸色瞧瞧什么的。

    好在刘爸刘妈身体健康,村子里头又有自家的屋子。

    儿媳妇不待见?

    那咱就不去呗。

    倒是两个孙子孙女,都是在刘妈妈刘爸爸手底下长大的。

    现在一个是六岁,一个八岁。

    这会儿是暑假刚过,刘素妈妈帮着两个孩子交了学费,约摸是看在钱的份上,刘素嫂子一听两老口要来帝都瞧小姑子,立马喜笑颜开的就把人给送了过来,甚至还在老两口的火车开启后给刘素打了个电话,提醒她去接人。

    才来几天的刘家老两口自然是和陈墨言等人见过面的。

    是陈墨言给刘爸刘妈接风。

    朱兰小花等人都到了的。

    在席上,刘妈妈可就是焦急的不得了,一个劲的对着几女念叨刘素的婚事。

    来这里之前刘素在家里头可就是被自家妈妈念叨了半天。

    没想到这会儿又被几个姐妹给取笑。

    还好,陈墨言还是支持她的。

    心底涌起一抹的暖意,她对着陈墨言轻快的眨了下眼,随即就神色自若的转开了话题,“田叔不在,咱们中午要吃什么啊,刚才齐阿姨说去买菜怎么还没回来,要不要去看看?”

    “这才十一点,再等十分钟,要是还不来就去看看。”

    陈墨言看了眼时间,也有些诧异。

    齐阿姨知道她们几个中午在家,早早就出去买菜选食材。

    九点半出的门。

    这都十一点还没回来……

    不过齐阿姨在这边待了好几年,左右邻里都熟悉的很。

    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儿。

    不远处,有孩子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陈墨言赶紧看过去。

    哭的是老四。

    原来是没走稳,摔倒了地下。

    偏偏好像摔到了老大的玩具布熊上,那小子霸道,直接把熊给扯走了。

    小丫头可不就哭了吗?

    陈墨言赶紧走过去把女儿抱起来,回头再看她家大小子。

    嗯,已经和小宝头对着头,不知道在玩什么去了。

    陈墨言把小女儿哄好,抱在怀里没一会小丫头轻轻闭上眼睡了过去。

    放回房间。

    回过头,她坐回到朱兰几女身边,“我们家老大这性子呀,越来越霸道,也不知道像了谁……”

    田素扑吃一笑,“我觉得像你爷爷。”

    陈墨言,“……”

    齐阿姨拎着大包小包走进来,身后竟然还牵着两只鸡。

    活的……

    一路的鸡飞,嗯,就差再来个狗跳了?

    看到几女诧异的眼神,齐阿姨有些不好意思,“我寻思着你们几个平时都工作忙,想着买点什么好好补补,熬点汤啥的,这鸡瞧着挺好的,是什么土鸡,可多人买了,我也就买了两只……”

    “一会咱们就杀一只炖了吃。”

    另一只则是留着煲汤。

    晚上给田老爷子老两口等人吃的。

    赵西笑着起身,“齐阿姨辛苦了,我来帮您,您是主厨,做什么我们就吃什么的。”

    更何况,齐阿姨的厨艺还是挺好的。

    鸡鸭鱼肉。

    齐阿姨一个人掌厨,赵西在一旁打下手。

    余下的几个人在外头一边看孩子一边等着吃。

    中午一点。

    吃过午饭后几个女人都毫无形象的揉起了肚子。

    吃的太撑了!

    刘素抱着肚子趴在桌子上,“齐阿姨,您的厨艺怎么又进步了啊,这样下去我以后哪里还敢来?”

    再这么吃下去。

    她都要长成圆的了好不好?

    齐阿姨忍不住的笑,“怎么不敢来,你们来吃饭呀,我才开心呢。”

    做出来的饭菜没人吃可不行。

    还有,这几个小丫头年龄相当,她们一过来呀,这院子里头都热闹不少。

    连言言脸上的笑容都跟着多好多。

    下午三点。

    一行人都相继离去。

    赵西因为小宝睡着了,就留了下来。

    田素则是直接把自家女儿丢下,说是出去找个朋友做什么。

    反正有齐阿姨和陈墨言在。

    她对自家女儿那是完全的放心。

    齐阿姨看着几个孩子,陈墨言则和赵西两人去了书房。

    “怎么样,你们那边最近的生意如何?”

    赵西负责的是一些琐事儿。

    甚至,还得在一定程度上现身说法:

    让她女儿做小模特。

    经过这大半年的扩展,她们的墨言奶粉虽然没有达到预期中的效果。

    但也算是打出了一些牌子。

    这可是和墨言集团捆绑在一起的。

    墨言是个大品牌呀。

    再加上宣传什么的到位,价格,嗯,陈墨言一开始就没打算走低端价格。

    她选的是适中,甚至是精高端的路线。

    当然,随着包装,奶源等地的不同,奶粉的价位也有好几个台阶。

    可是她却始终秉持着一个心思:

    不管是哪个价位,奶源绝对靠谱,过关。

    硬质量!

    这些可是要吃到孩子嘴里头的。

    怎么能大意?

    她的要求是,每隔七天,赵西必须亲自去巡检一圈!

    半个月,林同去!

    而她也会时不时的过去看看,试一下。

    同时,为了监督几个部队,她可是着实的费了一番的功夫。

    更是亲自规定,旦凡是工厂的奶粉,每一批都得去质检那边检验,挂号!

    在奖罚上,工厂是自成一处。

    该奖的,重奖。

    但如果是哪里哪个人或是哪一部分做错了。

    分工到人的话。

    那就一定得重罚:是你的错,谁也逃不过!

    这样的强硬制度和几重监督下。

    陈墨言还真的就自信满满。

    这会儿看着赵西,她挑了下眉,“是比之前瘦了些,不过,精神了,而且,眼神也坚毅了不少啊,果然还是工作中的女人最美。”顿了下,陈墨言笑着看向她,“怎么样,现在是不是觉得哎呀,再回头看那些事那些人,真的就什么都不是了?”

    “嗯,我现在回头想想,我只有庆幸的份。”

    她庆幸,自己这一辈子能遇到陈墨言。

    庆幸,自己在那一刻真的听进去了陈墨言的话。

    庆幸,自己和齐家那些人彻底的画清了界限。

    不然的话,现在的她估计得被齐家那些人给拖死吧?

    她不敢想那个画面!

    “你这一辈子呀,就是我的贵人。”

    陈墨言看着赵西很是认真的点头,“知道就好呀,可得记得自己要说的话,然后,这一辈子好好做事,给我赚钱回报我,可不能偷懒啊。”难得赵西现在如同涅盘的凤凰,重生之后彻底的能独挡一面,并且是越来越好。

    她可舍不得这样的人才流失。

    不然,她不是又得自己去忙,去操心了吗?

    赵西听罢她的话哈哈大笑。

    白了她一眼。

    不过下一刻,她却很是郑重的点头道,“你放心吧,这一辈子我都不会离开你。”

    “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

    陈墨言抽了下嘴角,全身汗毛都竖起来,“可别啊,你这样说,我们家那位会误会的。”

    赵西嘿嘿笑,“误会就误会呗,他不在的时侯我陪着你啊。”

    陈墨言,“……”你还是赶紧走吧。

    看着她的表情,赵西哈哈大笑。

    十月份。

    顾爸爸顾妈妈过来住了一个月。

    本来陈墨言以为老两口要在这边留下来过年的。

    可是十一月初,顾妈妈的哥哥重病,好像是快要过去的那一种。

    顾妈妈连收拾都顾不得,催着顾薄安买了票就连夜回了老家。

    顾薄安倒是想跟着他们一块回去。

    可是他手头上的事情赶不急。

    只能推迟了两天才回。

    等到他赶到家,顾妈妈的哥哥已经没了。

    他是亲外甥。

    像顾薄轩不在家也就罢了,他这人都赶了回来。

    又不是外人。

    自然是要过去的。

    只是他过去还没站稳呢,顾妈妈的嫂子,也就是顾薄安兄弟两人的舅妈就找到了顾薄安,

    “安子啊,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的?”

    顾薄安以为他舅妈听到了他有女朋友的消息。

    虽然觉得现在说这个不是时侯。

    但他舅妈关心他。

    顾薄安还是有些感动的,他压低声音道,“舅妈,小满她有事来不了,工作走不开呢。”

    顾薄安心里自然是门清的。

    哪怕方小满正好放假,人家凭啥和自己走这一趟?

    两个人还没结婚呢。

    只是让顾薄安诧异的是,他舅妈听到他这话怔了下,“小满是谁,安子,我说的是你嫂子,你大嫂。”她说这话的时侯脸色更难看,紧紧的抿着唇,“舅妈知道你哥是部队上的,是大忙人,你舅走他不在舅妈也怪不了什么,这男人嘛,总是要以工作为重的,可是你嫂子她不是呀。”

    “她就是一个女人,不过就是带带孩子,她怎么也不回来?”

    “安子,你嫂子她是瞧不起你舅妈,没把你舅放在眼里吧?”

    “不然的话她怎么可能连你舅最后一程都不来送?”

    “你哥不在家,可是他媳妇总有空吧?”

    她的话说到这里语气都带了几分的质疑,听的顾薄安的眉头紧紧的拧了起来。

    “舅妈,我嫂子她真的挺忙的,光几个孩子都够她累的,还有外头的事情……”

    “什么事情比人死了更重要的?”

    “舅妈!”

    顾薄安不想当着他舅舅的灵堂前和他舅妈吵架。

    更何况外头那么多的人在呢。

    不管是什么事情,什么原因。

    只要闹起来。

    肯定是他的错。

    他压下心头的火,“舅妈,我几个侄子侄女离不开她,而且她一个人带着孩子怎么来?虽然她没来,可是嫂子让我带了不少的礼物和东西,舅妈,咱们先不说这些,一会后头屋子里说可以吗?”

    当着他舅的面儿就吵。

    这是想不让他舅舅走的安稳吗?

    顾舅妈冷笑了两声,“这有什么不好说的,我说的全都是理儿,为什么说不得?在这里头说出来更好,咱们就让大家听听,瞧瞧,亲娘舅大如天啊,这当舅的走了,外甥赶不及也就算了,可是外甥媳妇竟然一声不吭的不露面,她分明就是没把我们这当舅舅当舅妈的放在眼里头。”

    “嫂子,你这是做什么呢。”

    顾妈妈得到消息赶过来,赶紧拉着自家娘家嫂子劝。

    她的双眼都是肿的。

    哪怕兄妹两人关系不算太好,可那也是亲兄妹呀。

    如今她哥走了。

    她爸妈早就没了,这娘家可就真的没什么人值得她掂着了啊。

    几个侄子?

    顾妈妈心里头叹了口气,不提也罢。

    正在屋子里头伤心难过呢。

    顾妈妈就被人叫了出来,她之前还想着自家娘家嫂子怎么了,好好的怎么和她家安子吵起来了,可到了近前一听,顾妈妈就心里头也带了几分的不悦,“嫂子你这理挑的,言丫头是我没让她过来的,那几个孩子还小呢,哪里能见这样的场面?而且我们家老四那娃身子骨本来就弱,这一来一回的哪里能折腾的起来?”

    因为怕几个孩子生病。

    她都没舍得让几个孩子来回奔波的回顾家村呢。

    怎么可能会来这里?

    “嫂子你别生气了,等几个孩子再大大的,我让言丫头带着孩子来给你,给她舅舅陪不是,咱们现在可不是说这个的时侯,得好好的把我哥平安送走,嫂子你说是不是?”

    顾妈妈心里头是真的不悦。

    但是,她也是真的想平安安稳的把她哥最后一程给送走。

    谁知道顾舅妈猛不丁的甩开顾妈妈的手,一头朝着不远处的棺材撞过去,“老头子呀,你看看哦,这就是你的亲妹妹,亲外甥外甥媳妇,连你最后一程都这样的敷衍,她们就是瞧不起你瞧不起咱们家呀,我不活了,我跟着你去好了……”

    她这里往那边撞。

    自然是有人拦着。

    一时间灵堂前闹成了一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