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顾妈妈好不容易把顾舅妈拽到了房间里头。

    她黑着脸,“嫂子,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你就直说,要是你再这样闹下去,耽误了我哥的最后一路,到时侯风水什么的有问题,反正后悔的是你,可不是我。”她看着自家嫂子,眼神里头全是怒气,“我劝嫂子你有什么话还是直接说出来,别到最后害了你和我那两个侄子一家。”

    顾妈妈这话一说出来。

    她娘家嫂子眼神里头闪了几闪,最后,倒是终于不再闹,只是憋着气坐到了床上,“想让我不追究这事儿也成,你得让她给我陪礼道歉。”

    “我刚才都说了,等几个孩子大一点,言言会回来的,到时侯……”

    “不不,我不要到时侯,我现然就要。”

    “我要她帮着我把锋子的工作给弄好。还有,你大侄子这才说了亲,人家要彩礼,你哥这病花了可老鼻子的钱了,家里头哪里有啊,你让她先借给我们家三,不,五万,我是借的啊,等我们家有钱了就会还她的。”

    顾舅妈瞧着顾妈妈铁青的脸,瞪大了眼,一脸的理直气壮,

    “怎么着,这都不行吗?”

    “我可是听说了,那丫头在大城市里头可赚钱了,而且还是什么老总啥的,她不是给小花啥的都安排了工作吗,我说小姑子,大康他们两个可都是你哥的亲骨肉,你可不能偏着心婆家,只管自己的小姑子不管你娘家侄子啊,不然的话我就闹腾,我,我就和你大哥一块走……”

    她说这话的时侯眼神扫了眼顾妈妈。

    神色里头带着几分的得意。

    以前自家老头子在的时侯,和顾妈妈提过几回两个儿子的事情。

    可都被顾妈妈给推了。

    后来,甚至还和顾薄轩说起过来。

    可是顾薄轩是怎么说的?

    他做不了主!

    什么做不了主,明明就是瞧不起他们家,不想帮他们!

    眼看着小花、顾薄安等人出去后都变了个样儿。

    而且这次顾薄安回来。

    光随礼出手就是五百块!

    这得多少钱呀。

    顾妈妈的大嫂再想想自己家里头这光景,想想大儿子因为家里头没钱,说的亲事黄了一门又一门,这眼瞧着好不容易瞧上了一门,双方都说好了,可是这家里头猛不丁的出了个病人,这一下子就花出去了小一万,顾妈妈的大嫂心疼钱,手里头纂着的那些钱怎么想怎么舍不得拿出来。

    这不她寻思了好几天。

    就直接把主意打到了顾薄轩和陈墨言身上。

    要是按着以往那样好好的说。

    肯定还不会同意呀。

    顾妈妈的娘家大嫂就和人一合计,就想着趁这个时侯把事情给定下来。

    “嫂子,你怎么能这样,这可是我哥的后事。”

    “咱们村子里头那么多人,亲戚都瞧着你呢,你以后不怕人戳脊梁骨啊。”

    “我怕啥,我这日子都过不下去了我还有啥好怕的?”

    顾妈妈的大嫂梗了下脖子。

    又猛不丁的站起身,竟然扑通一下对着顾妈妈就跪了下去,“小姑子呀,算是嫂子求求你了,你就当是看在你哥小时侯照顾你,你现在还他的情,你就帮帮我们家,让言言管管她那两个弟弟好不好?”

    “你忍心瞧着你哥在天上走的不安心吗?”

    “嫂子你这是做什么,你快起来。”

    顾妈妈觉得自己的血都要涌上来了。

    头嗡嗡的响。

    她伸手就去拽自家大嫂,“嫂子,咱们有事好好说……”

    “你快起来啊。”

    气的顾妈妈嘴唇都抖了起来。

    这算个怎么回事儿呀。

    要是被个外人瞧到了,人家指不定怎么想。

    说不定会觉得她这趁着亲哥一走,回头就欺负亲嫂子呢。

    “嫂子,咱们有什么事情都好商量,你站起来说。”

    “你要是不答应,我就不起来。”

    “小姑子,嫂子求你了,啊?”

    顾妈妈很想甩手走人。

    可是她现在走了,算怎么个回事儿?

    “妈,你让她跪,反正丢人的不是咱们。”

    顾薄安不知道什么走了进来。

    他看着跪在地下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亲舅妈,眼神冰冷,“你要是再这样的话,我们就直接回去,反正以后丢人丢的是你们,是你和你的两个儿子,还有,妈,咱们已经尽力了,我想舅舅的最后一程咱们就不参与了。”

    “妈,舅舅如果在天有灵,他不会怪你的。”

    顾薄安上前就要去拽人。

    最后还是顾妈妈觉得不好,好说歹说的把自家大嫂给劝的站起来。

    “安子呀,你别冲动,这事儿妈心里头有主意,不会让你嫂子为难的。啊?”

    她看着一脸气呼呼的顾薄安,白了他一眼,“行了,你赶紧出去送你舅一程,他小时侯可是最疼你的,等过了今个儿出了殡咱们就回去。”把顾薄安哄出去,顾妈妈看着坐在那里脸色死灰一样的娘家嫂子,心里头也是不得劲儿,“嫂子,你说你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你这是何苦来的?”

    “小姑子,谁不想挺直了腰板好好的活,可是你看看这个家,有什么?”

    顾妈妈的娘家大嫂六十出头。

    可却是一头的白发。

    身子都佝了。

    好像七八十的老婆婆。

    此刻她声音里头满满的都是绝望,麻木,“我自打嫁到你们家,嫁给你哥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他没本事,我也没本事,我们就这样凑合着过,我也不说啥,可是小姑子呀,现在你哥一死,一了百了,可是我们娘几个呢,他的两个儿子都还打着光棍呢,你嫂子我连彩礼都拿不出来啊。”

    “我不知道那样做丢人吗?”

    “你嫂子知道,我也有脸。可是小姑子,我是真的没办法了啊。”

    顾妈妈握着她的手,“嫂子你别着急,咱们先把我哥的后事办好,回头我和你一块想办法好不好?”

    自家两个侄子什么性格顾妈妈清楚的很。

    旦凡是可以,她早把两个侄子送到儿媳妇那边去了。

    可是她说了两回,都被拒绝了啊。

    陈墨言和她说的明白:

    要是人品好,能吃苦耐劳踏实肯干的,她不介意是亲戚什么的。

    她用外人也是用。

    可是那两个人分明就不是干活的料。

    她请人是来做事的,不是请两尊神供着的啊。

    顾妈妈对着把事情揉开掰碎和她说的这么通透的儿媳妇。

    她能说什么?

    “嫂子,你放心,哪怕言言那边不行,我也绝对不会不管他们两个的,好不好?”

    “小姑子啊,这可是你答应我的。”

    顾妈妈的娘家嫂子用着满是怪异的眼神看了眼顾妈妈。

    突然拽着她的手走到了院子里。

    远远的看着不远处的棺材,她呵呵两声极是古怪的笑,“老头子呀,你听到了没有,你妹妹总算是答应帮着照看你那两个不争气的儿子了,她说过会管的,她要是说话不算数那就是欺骗死人,会遭天打雷劈的。”

    顾妈妈站在她的身侧。

    听着她这语气,忍不住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嫂子你这是做什么?”

    她好好的说帮忙。

    怎么还成了她全管,成了她骗人了?

    谁知道顾妈妈的娘家大嫂并没有多看她一眼,只是自顾的又对着棺材遥遥的念叨了几句。

    然后才放开顾妈妈的手。

    之后,这一路的起灵出殡什么的极是顺畅。

    等到哭灵回家。

    一行人才走到村口,远远的有人脸色难看的跑了过来,

    “大康,姑姑,婶子,婶子走了……”

    “谁走了?”顾妈妈看着这个一脸惶恐的本家侄子,心头猛不丁的就是一跳。

    “婶子,五婶子走了,大康,你娘,你娘上吊了……”

    几分钟后。

    顾妈妈看到挂在房梁上,犹自轻晃的娘家嫂子。

    眼前一黑。

    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还好,身后顾薄安听到这事儿跑的快,总算是及时的抱住了他妈。

    不然这一摔估计在就得把顾妈妈给摔毁。

    一场白事变成了两场。

    这一闹腾转眼又是五天。

    五天后。

    顾妈妈整个人彻底的病倒,起不了床。

    双眼发呆。

    嘴里头念念有词。

    她脑海里头总是想着自家娘家大嫂临去前拽着她说的那些话。

    想来,那个时侯她就打定了主意要走吧?

    活生生的一个人呀。

    她哥那是生病,这几年一直都是有影可寻的。

    没也就没了。

    可是才还和她吵架,和她争执的人。

    活生生的人呀。

    说死,就死了?

    顾妈妈总得不敢相信。

    甚至,心底隐隐有着几分的内疚:

    娘家嫂子好像是因为她的拒绝才走的这条绝路!

    要是当时她说几句软话,或者是哄哄她,说会帮她想办法,让她两个儿子去言言那边。

    嫂子会不会就不走这条路了?

    可是人生没有如果。

    顾妈妈觉得心痛的不得了,她想,外头那些人一定都在想自己逼死了自己的娘家嫂子吧?

    在她亲哥的灵堂上!

    她这个样子,顾薄安哪里能放心的离开?

    只能在旁边守着。

    请了几个医生来看,可喂下药要不就给吐出来,要么就没效果。

    最后,气的顾薄安想骂人。

    直到再一次听到顾妈妈嘴里头念叨什么对不起之类的话时。

    顾薄安猛不丁的爆发,“妈你这是想要做什么,想要跟着她们一块去,想要用自己的命去抵那一条和你没有半点关系的命是不是?我舅妈是不想活了,她是生无可恋,你呢,你就这样把我们都丢下,把你自己的四个孙子都丢下,一心一意的追着你娘家哥嫂离开是不是,你连这个家都不要了是吧?”

    “行,那你走吧,你现在就走。”

    “我也不去给你找什么医生,吃什么药了,咱们不看了。”

    “等妈你什么时侯真的撑不住,熬不过了,我就给哥和嫂子打电话。”

    “到时侯让他们带着四个娃来给你送最后一程。”

    顾薄安也是真的被气极了。

    不然的话怎么能连这样的狠话都说了出来?

    床上的顾妈妈只是扫了他一眼,又把头低了下去,“安子,她是我亲嫂子……”

    自己家的日子明明是过了出来的。

    她怎么就不能帮一下娘家人?

    再说了,她也没说把家里头什么贵重东西啥的给娘家拿啊。

    就是帮着两个侄子找份工作……

    可是儿子和儿媳妇都不同意。

    顾妈妈心里头发苦,“安子,你不知道我们小时侯的日子过的有多苦,多难,为什么咱们现在日子好过了,可连帮下别人都不行?”连她最疼的小儿子都不同意她帮自家两个侄子。

    “妈,你觉得咱们家的日子好过了,觉得咱们家比起周围,比起所有亲戚都好过的多。”

    “觉得咱们有余力,应该可以去帮别人的,是不是?”

    顾薄安看到他妈终于肯开口和他说话。

    心里头有些高兴。

    可是,听着顾妈妈的话,顾薄安却不准备惯着她什么。

    他盯着顾妈妈,一针见血,“妈,你这几年帮我舅家的还少吗?她们家现在那房子都是您出钱给建的吧,您不用否认,这事儿我和我哥嫂子都知道,可是我爸也好,我们也好,我们谁说您半句了,谁在您面前提过半个字儿?没有吧,可是妈,您这帮了我舅家几年,您看他们家过的是什么日子?”

    仍旧是朝不保夕。

    仍旧是家里头一穷二白。

    那个家,就没有几个踏实过日子的人!

    他舅舅是能干活。

    可是他舅一个人能做多少事情?

    驾不住他那两个表哥吃喝赌,整天吊儿郎当的不做事情啊。

    土疙瘩里头刨食。

    能挣几个钱?

    再加上家里头几张钱等着吃,伸着手要花的。

    能余下钱?

    他早就说过他妈,别给钱,可以送点东西吃食什么的。

    可是他妈不听。

    后来他和他哥也商量过,就觉得吧,反正他妈也不会给大钱。

    就随她吧。

    没想到这一随,竟然让顾妈妈心里头有了想法……

    顾薄安摇了摇头,正色道,“妈,是,咱们家日子是过好了,可是妈,你怎么不想想咱们家日子是怎么过好的,靠的是您和我爸,还是靠的我和我哥?都不是。咱们家靠的是我嫂子。”

    “这家里头的一切都是我嫂子挣来的。”

    “妈,我嫂子不说是因为她觉得咱们是一家人,她敬您是长辈,可是妈,换句话说,您用着我嫂子的,享受着我嫂子对您的孝敬,回过头您再拿着她挣来的这一切去补贴帮衬娘家人,妈,你有什么资格?”

    真是的,这会儿还要死要活的埋怨。

    依着他看,他妈这完全就是这几年闲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