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06章 只顾娘家
    她身子踉跄了下。

    还好刘素一把拽住她,“言言你没事吧?”

    她看着刘素,满脸的担忧和关心。

    作为打十几岁和陈墨言相识,陈墨言的底细她是清楚的。

    这些年来,陈墨言在帝都一直生活的很好。

    身边有亲人有朋友有爱人。

    如今又有了几个可爱的孩子。

    在外人眼里头,她无疑是人生的赢家。

    可是在刘素的眼里头,陈墨言内心里头,总是有那么一丝丝的脆弱和心结是属于过去的。

    而这个过去。

    提不得,说不得,却也,过不去!

    有些事情,不提不说不掂记。

    并不真的就是过去了,真的不在意了。

    听着再次突然冒出来的陈家人。

    她有些担心,“言言,你别多想,她们不算什么的……”

    “我没事,真的。”

    陈墨言已经把心情平复了下来。

    她抬眼看向刘素,想了想,抿了下唇解释道,“我刚才只是一下子想起了过去的事情,想起了陈爸爸那会的不少事情罢了,这会儿已经没事了。”似是生怕刘素不信,她笑了起来,“我这人或者这里哪里的不好,可却有一样还是可以的,那就是说话算数。”

    当初即然说了和陈家人彻底的拉开关系。

    桥归桥,路归路。

    那现在两家就是没有关系!

    就是两个陌生的家庭。

    刘素看了看她,似是在思量她话里头的真意。

    不过最后她也只是点了下头,“这样最好了。”

    两个人回家。

    陈墨言是真的若无其事。

    看着她这个样子,刘素就忍不住心里头有些犯嘀咕。

    是真的想开了?

    还是说,又把这些事情堆到了心里头?

    她想来想去的,最后不得其法,只能把这事儿和田老太太暗自说了几句。

    当然,她没说别的。

    只是说在外头商场遇到了陈家村的人,好像是认出了陈墨言。

    对方还说陈爸爸和陈敏也来了帝都什么的。

    田老太太心领会神,“行了,你不用担心言言,我会多瞧着她的,好丫头,以后有空多来家里头玩呀。”

    “谢谢奶奶夸我,我走了啊。”

    刘素这几年经常出入田家。

    虽然不能说完全把这里头当成自己的家。

    可也算是一半的田家人的感觉。

    这会儿抱着田老太太的手臂晃了两下,她笑嘻嘻的离去。

    倒是陈墨言,在家该吃吃该喝喝的。

    让田老太太心里头也忍不住的犯起了嘀咕。

    这丫头真的一点都不在意陈家人了吗?

    她却是不知道,陈墨言这会儿正忙活着大单子呢。

    哪里有心思去理会这些呀?

    有钱赚,烦恼都抛开!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腊月踏着稳准稳的步子准时出现在人们的眼前。

    成了寒冬的舞台。

    本来就不想出去的陈墨言,因为自家小女儿有些许的咳,她就直接给自己寻了个好理由呀。

    她要在家里头照顾女儿!

    看看这理由多高大上?

    外头那些事情直接就全部撒手,实在不行的,嗯,电话联系。

    或者,让林同等人过来家里头谈事情。

    坐在铺了地暖的书房中。

    林同等人往往觉得太过份了啊,这老板当的,简直就是让他们都眼红啊。

    可惜,他们也只能是敢怒不敢言!

    篡位?

    没那本事呀。

    十二月初八。

    陈墨言接到了顾妈妈的电话。

    本来,她以为顾妈妈是想几个孩子了,就把老大抱了过来,笑呵呵的逗着他喊奶奶。

    让几个孩子伊伊呀呀的和顾妈妈说了半天的话。

    等到齐阿姨把四小只都提出去,回头陈墨言再听顾妈妈电话时。

    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儿了。

    她婆婆这明显的是心不在焉呀。

    说话都颠三倒四的。

    可是眼看着这都磨噌了小半个小时的时间。

    顾妈妈又不说正事,又不挂电话的。

    最后,陈墨言忍不住率先开了口,“妈,你和我爸都还好吧,这眼看着就要过年了,家里头没事吧?”

    “啊啊,没,没事的,我和你爸都好,都还好……”

    说的是都还好。

    可就是一句话不说,更不挂电话。

    电话这头,陈墨言就忍不住有点头疼,她婆婆这是怎么了?

    “妈,你有什么事的话还是直接说,是缺钱了吗?还是说你们想要来这边过年,要是的话我回头安排人去买票,都行的……”这眼看着就是年关,家里头两个儿子都没在家,顾妈妈这当妈当奶奶的想儿子想孙子孙女的也是情有可原,陈墨言真心觉得只要不是原则和底线上的事情。

    旦凡是能用钱解决的。

    尽管说。

    对面,顾妈妈的脸觉得有些火辣辣的。

    可是想到自己之前和几个邻居说的那些话,她只能咬了下牙,“那啥,言言呀,你能不能先把过年的钱给我打过来?妈,妈想去买点东西去……”

    “妈你不说我这两天也想着抽空去打呢,这有什么呀,家里头缺钱你就直说好了。”

    陈墨言有些好笑,“妈,我打五千够了吗?”

    “够,够了的……”

    顾妈妈心里头算了下账,嘴上说够,心里头却是有些发苦:

    五千啊,

    还还几个村人的账。

    她和老头子手里余不下一个钱呀。

    可是儿媳妇打的钱不少了。

    她还能说不够,你再多打几千?

    顾妈妈觉得自己脸皮没那么厚,说不出来这话。

    挂了电话,陈墨言看了看外头的天气,大北风,而且天儿还特别的冷。

    她还是不想出去。

    最后,果断的给顾薄安打了个电话,让他先去林同那里拿五千块钱寄回家。

    知道是陈墨言往家里头寄钱。

    顾薄安再不想去也得动呀。

    再说,他嫂子那怕冷的劲儿,整个厂子里头的工人都知道!

    顾薄安又给加了三千。

    一共是八千块。

    顾妈妈收到钱的时侯心里头才算是松了口气。

    很是痛快的把几个村里头人的钱还了,她回过头,有些不敢和顾爸爸说话。

    生怕他和自己生气。

    看着她那个样子,顾爸爸也懒得多说什么了。

    先过完这个年再说吧。

    可惜,顾爸爸想的倒是好,他想过个安稳年。

    但是架不住人家有人不乐意让他们老两口好过呀。

    腊月十二。

    顾妈妈手里头余下的那两千块钱还没暖热呢。

    顾爸爸一个转头的工夫。

    再回来,想拿钱去镇上买点年货呢。

    可是钱没了!

    一开头顾爸爸还以为顾妈妈放错了位子。

    找了半天没翻到。

    顾爸爸只能问顾妈妈,“你把钱放哪了,这明个儿可就是年会最后一天了,我过去瞧瞧,看看有啥要买的咱们也买点,要是有稀罕玩意儿的话也买一些,回头带给几个孩子玩也好。”

    他们可是当爷爷奶奶的人。

    平时尽不了力,不能时刻照顾几个孩子。

    可总得尽尽心啊。

    顾妈妈连连的点头,“对对,是得去瞧瞧,啊,那啥,钱,钱放哪了,你那个啥的,让我好好想想,想想……”顾妈妈翻翻那里摸摸这边的,最后看的顾爸爸直接就皱了眉头,“钱呢,你拿到哪去了?”

    “啊,钱,钱在……”

    顾妈妈直觉的觉得不能说真话。

    可这么多年来的相处下来,她就真的没说过什么瞎话骗眼前这个男人。

    直到这会儿,她想说假话都说不出口。

    站在那里一脸的迟疑。

    “你又给他们两个了是不是?这次是什么理由?”

    顾爸爸看着顾妈妈,觉得上次小儿子说的那话何止是对啊,简直就是太对了!

    那会儿他还觉得顾薄安小题大作。

    老伴就是想帮侄子,她还能出多大的力啊。

    可是现在看来,呵呵,老伴能出的力能帮的可着实不少!

    深吸了口气,他看向顾妈妈,“给了多少,家里头还有吗,都拿走了?”

    “一,人一千块。”

    她手里头本来就只余下了二千块钱。

    本来想着过个好年的。

    可是,昨个儿两侄子一块过来她这里哭诉。

    那么大的人了啊。

    比她小儿子还要大。

    一人一边拉着她的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

    更何况对方口口声声把他们的爸,顾妈妈的亲哥搬出来。

    顾妈妈哪里受得了这个场面?

    晕晕呼呼的就把钱拿了出来,然后给了两个侄子……

    事后她也有点后悔。

    更是不知道怎么和顾爸爸说。

    正急的上火呢,得,被顾爸爸给发现了。

    顾妈妈嘴里头有点苦,“老顾呀,我我……他们两个也是挺难为的,家里头我哥嫂都没了,你看他们两个现在又没工作,就那么几亩地够做啥的呀,这眼看着就要过年,老大得去他媳妇家送点礼吧,老二才谈了个对像,听说处的还行,这手里头也是一分钱没有……”

    “所以,你就打算以后当他们的银行,提款机吗?”

    “我没有,这不是孩子一时为难嘛,我是他们的亲姑姑……”

    “他们什么时侯都为难,都着急,都没钱的。”

    顾爸爸双眼死死盯着顾妈妈,语气里头带着浓浓的失望,“你自己那两个儿侄子什么人品德性你不知道吗,你之前说给老大出聘礼,行,我依了你,你和村子里头的人借钱,你打电话催言言给你转钱,我说你什么来了吗,我一句话没说吧,因为我知道不让你拿这钱你心里头会怄死自己的。”

    “咱们都这么大把年纪了,要是一味的钻死牛角尖,身体很容易就垮下去的。”

    “我心疼你!”

    “可是现在看来,你眼里心里只有你娘家,只有你那两个娘家侄子,没有这个家,没有我了是吧?”

    “不是,不是的,我没有这样想过……”

    顾妈妈的语气有些慌张。

    她看着顾爸爸的脸,赶紧的,一迭声的解释着。

    可惜她解释的越多,越是错!

    到最后,她看着顾爸爸索性哭了起来,“那你让我怎么办啊,我大哥病死了,我嫂子都死在我眼前了啊,她和我说的,求我的最后一件事情就是让我照看着这两个侄子,他们是我哥的儿子啊,我要是不管,我以后怎么去见我爹娘,怎么有脸去和我哥说话?”

    “我没有说不让你帮人,可是你现在这是帮吗?”

    “你这简直就是把咱们家的东西直接递到他们两个人的手里头!”

    顾爸爸看着坐在对面一直哭的老伴,知道自己现在是说什么她都不听的,索性也懒得再说什么了,看了她一眼,摇摇头起身,顾爸爸转身朝着屋子里头走了进去,身后顾妈妈倒是被他这样子给唬了一跳,“老顾,老顾你这是去做啥?”

    “我还能做啥,没钱哪里也不用去了,我睡觉总行了吧?”

    他躺在床上不理顾妈妈,没一会就呼呼睡了过去。

    顾妈妈自己坐在屋子一角,想一会哭一会的。

    直到天晚。

    这一晚,老两口直到睡下谁也没和谁说一句话。

    第二天早上。

    顾妈妈实在是心里头难受,“老顾,老顾你别这样,我是真的瞧着两个孩子可怜……”

    “他们哪里可怜,他们都二十多,要三十了吧,有手有脚的,自己不会挣钱吗?”

    “行了,我不和你说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顾爸爸懒得理她。

    搬个小马扎出去村口晒太阳。

    就这样,直到小年。

    顾妈妈剁了颗白菜,老两口包了两碗饺子应景。

    只是饺子还没包好呢。

    大康兄弟两个人一脸带笑的走了进来,“哎,姑姑包饺子呢,姑父也在呀,呵呵,姑姑,有我们吃的吧?”

    “有有,你们两个在院子里等等,姑这就包好了啊。”

    没办法,顾妈妈只能又重新和面擀皮儿,包了满满一盖帘的饺子。

    煮好。

    两兄弟好像半辈子没吃过饭似的。

    那真的就是敞开了肚皮吃。

    最后,一大盖帘的饺子顾爸爸老两口没吃一个,全都进了顾妈妈两个娘家侄子的嘴里头。

    用手背擦了擦嘴。

    大康打了个饱嗝,拍了下肚子,“姑姑包的饺子就是好吃,不过要是再多弄点肉就更好了,姑啊,过年的时侯你可得多弄点肉啊,不然这样吃的话一点都不香。”

    “对对,姑姑你多弄点肥肉,那样嚼起来可香了。”

    顾妈妈和顾爸爸,“……”

    眼看着下午三点。

    大康终于挪了下屁股起身,“姑啊,你再给我们一人一千块钱呗,就当是新年红包好了,我们过年的时侯就不和你要了,姑你怔着做啥呀,赶紧的去拿钱,小丽还等着我回去呢。”小丽是他未过门的媳妇名字。

    ------题外话------

    今天没三更了。我给忘了。明天,明天一定的呀。哈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