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07章 再也不见
    “拿啥钱?”

    顾妈妈被大康的话说的有点懵。

    整个人站在那里没反应过来。

    这也导至大康兄弟两个人都很是不高兴,兄弟两个互看了一眼。

    大康再次开口道,“姑,我手里头真的没啥钱了,你先借我五百,小丽在家里头等着我明天去她家呢。”

    “是啊姑,这大过年的到处用钱,我们家今年这钱呀,都用在给爸瞧病、我爸妈的后事上了,你可是我们的亲姑呀,姑,我们也不好意思和姑你张这个嘴,这不是实在没办法了吗,姑,你说咱们也不是外人,这钱你就算是借我们的,回头过了年我和哥就去找份工,到时侯我们拿了工资会还的。”

    “可是,我手里没钱了啊。”

    顾妈妈瞧着两个五大三粗,长的比自己还要高的侄子,张了张嘴,“大康,小利,真的不是姑不给你们,实在是这段时间姑把钱都给了你们两个,这过年的钱我还不知道怎么凑呢,要不……”

    “姑,你怎么可能会没钱?”

    说话的是当弟弟的小利。

    比起哥哥大康,小利眼里头有着更多的算计和戾气。

    此刻,他看着顾妈妈的眼里头闪过一抹怒意,可却被他飞快的压下去。

    “姑姑,你放心,我和哥哥不会白拿你和姑父钱的,等过了年我们找到工作就还你……”

    压下心头的不快。

    他扭头去看站在那里一脸踌躇紧张的大哥,努力挤出一个笑,“大哥你说是吧?”

    “对对。”

    “姑,等俺赚了钱,马上就还你……”

    如果说当弟弟的那是顺口一说,不过就是想着从顾妈妈这里多哄几个钱。

    开口说话的大康则是真的存了几分还钱的心。

    顾妈妈被两个侄子四双眼盯着。

    再听他们嘴里头说的这些话。

    正张老脸都红了。

    她嘴唇蠕动了两下,看着两兄弟,“那啥,大康,小利,姑现在手里头是真的没钱……”

    “姑姑真的没钱?”

    “那啥,之前的钱还是姑借的,前几天才给你们拿了钱走,姑真没钱了。”

    小利的眼里有了几分的不耐烦,“姑,那大哥怎么办?他媳妇还等着呢,不然的话人家可是要和他吹,咱们之前拿的钱可就都白拿了啊……”

    “那,那怎么办?”

    顾妈妈着急的站在那里直搓手。

    她时不时的拿眼却瞟一下里头的屋子:

    那里头坐着顾爸爸。

    自打这两兄弟过来,顾爸爸除了吃饭和最初的时侯,便根本就没露面儿。

    两兄弟不知道是没注意或是怎么的。

    也没多问一句。

    顾妈妈这会儿着急,她倒是想进屋去问问顾爸爸手里头还有没有钱。

    可是想到自己之前从这家里头拿出去的钱。

    哪里还张的开这个口?

    可让她就这样直接把两个侄子赶出去……

    最后,顾妈妈一狠心,只能出去邻居家又借了五百块钱周转。

    把钱递给大康,顾妈妈有些心疼的叮嘱着,“康啊,这钱可都是姑借来的,你可得好好的拿着,别乱花,还有,和你对像好好的商量下,看看啥时侯办喜事儿,你成了家,你爸妈在九泉之下也能松口气……”

    “姑你放心吧,我会和小丽好好商量的。”

    小利则盯着顾妈妈,“姑,那我们过年的时侯再来?”

    “啊,行,行,你们要是没地儿就大年三十过来,咱们一块吃个团圆饭也好。”

    顾妈妈直到两兄弟的身影消失不见。

    她才拖着沉重的脚步转回家。

    顾家村出去的小路上。

    小利伸手夺过自家大哥手里头的钱,留下一百块钱给他,“哥,怎么样,我就说这样能拿的到钱吧,你还非不听,这一百是你的啊……”

    “啊,你,你给我两百呗,我得花呢。”

    “行行,给你两百。”

    小利有些不耐烦的把手里头的钱又塞了一张给他哥,想了想又嘀咕道,“咱们大年三十再来,那天可是过年,拜年呢,总不能让咱们空着手回吧?”

    “弟啊,这老是这样不好吧?”

    相比起弟弟,大康这个当哥的多少还是有点良心。

    这会儿看着自己弟弟,一脸的忐忑,“咱们从姑那里拿了不少钱了,拿啥子去还啊?”

    “还?”

    小利眼底闪过一抹讥讽,然后,他呵呵怪笑了两声。

    还钱啊?

    让她慢慢等吧!

    ……

    帝都。

    陈墨言顾薄安等人并不知道顾家村老两口这边发生的事情。

    正在热热闹闹的一块过小年。

    饺子是小花赵西齐阿姨等人一块包的。

    女人们包饺子说话聊天。

    田子航田老爷子顾薄安等人则被直接安排了在外头照顾孩子的活计。

    四小只,小宝,小妞妞。

    六个孩子几乎把屋子给掀翻了天。

    要是放在年轻的时侯,敢这样的闹腾,哪怕是孩子呢。

    田老爷子估计也得直接黑脸或者是拂袖离去。

    可是现在?

    他看着眼前这几个娃,那真的就是越看越喜欢!

    用田素的话就是,她爸现在呀,估计几个孩子爬他头上都会乐呵呵的说爬的好高,爬的好!

    对于这事儿,田素那叫一个委屈呀。

    换成她或者是她哥。

    小时侯别说往老爷子身上爬了,就是稍微闹腾那么一点儿。

    老爷子保准翻脸,直接把人给骂个狗血淋头!

    对于这事儿,田老太太也是无话可说。

    老小老小,她能怎么样?

    “舅舅,舅舅,小四摔啦……”

    开口的是小妞妞。

    她正在一侧堆积木呢,一边跑过去抱没站稳摔在地下的小四,一边扯了嗓子喊。

    田子航被吓了一跳。

    正想起身,田老爷子却是比他的动作更快了一步。

    噌噌几步跑了过去,“丫头不哭啊,来,让曾外公看看摔到哪了,哎哟,我们的小四长的越来越好看,这哭起来也好看。”老爷子一边抱着小四不停的哄,一边绞费脑汁的说着好听话,听的旁边的顾薄安都有些好笑起来。

    “爷爷,小四她还小呢,听的懂您这些话吗?”

    “谁说我们小四听不懂呀,我们小四可聪明着呢,是吧小四?”

    或者真的就如同人们所说的那样老幼最吃香。

    也或者是因为是四小只中唯一的女孩子。

    不管是田老爷子还是田子航,明显最疼的都是小四这个妹妹。

    用田老爷子的话那就是三个男娃可是当哥的。

    男娃嘛,皮糙肉厚。

    粗着养才是应该。

    家里头人多,哪怕她爸和爷爷疼老小,余下的三个儿子还有田老太太和她呢。

    再说,田老爷子父子偏疼小四,可不代表不疼余下的几个娃。

    都是自己家的哇。

    心肝宝!

    怀里头的小四哭的一抽一抽的。

    看着小丫头额头上的一块青,田老爷子心疼的也一抽一抽的。

    直接去瞪田子航,“你怎么看孩子的啊,瞧瞧娃摔的,真是的,我就没见过你这样当外公的。”

    “你还曾外公呢。”

    “之前谁和我说不用我管,把我往外头赶来的?”

    田子航对着他爸不轻不痒的刺了两句,哼哼着起身去外头拿药酒给小四涂。

    疼的小四又哭了起来。

    最后,田老爷子气的胡子直翘,“你个笨蛋,不会轻点吗,瞧把小四疼的……”

    “要不您来?”

    田子航把药棉丢了,哼笑着看了两眼他爸。

    吃饭的时侯。

    小四被陈墨言抱在怀里头,小手搂着她的脖子不放手。

    巴掌大的瓜子脸上全是委屈和难过。

    “好了好了,我们小四是最坚强的哇,乖啊,是女汉子,不疼喽。”

    陈墨言低头在女儿小脸蛋上亲了下,笑嘻嘻的安慰她。

    旁边田老爷子忍不住白了她一眼,“什么女汉子,我们小四才不要做这个,我们小四是小公主,做个漂漂亮亮的公主,是吧小四?”

    小丫头虽然不知道曾外公说的啥。

    可是她好喜欢这个曾外公呀。

    整天笑嘻嘻的,还抱着她,陪她玩……

    小丫头直接就跟着点头,还对着田老爷子咧嘴笑了笑,“曾……外公……”

    曾外公三个字她是分开顿着说的。

    三个字儿的称呼,她有点绕。

    “乖啊。”

    面对着外人的黑脸什么的,全都统统不见。

    取而代之的只有笑。

    笑容满面,笑容慈祥,笑容温和……

    看着这样子的笑,陈墨言觉得,嗯,难怪她那个姑姑吃醋!

    这换成是她……

    呵呵,她不吃醋,这是她女儿。

    亲生的亲生的亲生的!

    小年过后几天时间很快过去,几乎是眨眼功夫就到了大年三十。

    贴喜字,炸丸子,包饺子。

    赵西母女两人没处可去,依然是被陈墨言叫了过来:

    去年的时侯赵西把卖房的钱又凑了一大半,在陈墨言附近的一家院子往外卖时咬咬牙买了下来。

    当然,这和陈墨言田素两人的四合院不一样的。

    她买的这个只的就是单纯的院子。

    不过占地还挺大的。

    比起陈墨言和田素两人买的时侯价格却是直接翻了十好几倍。

    赵西买的时侯那叫一个肉疼啊。

    好多的钱!

    她都有些舍不得往外拿这个钱了。

    还是陈墨言劝她,说这房价肯定会越来越贵,而且现在这楼盘也就那个样。

    以后这种地方这种院子说不定是有价无市。

    最后,赵西一狠心还是咬牙掏钱买了下来:

    这里离的言言家近!

    虽然她现在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带女儿,习惯了母女两人的日子。

    可是,不可否认的,她们母女两人的确是有些事情上是不方便的。

    靠的近些才是最好的。

    就比如她现在,还是把孩子放到齐阿姨这里。

    等到她下班回来再把小宝带回家。

    甚至如果她回来晚了或是出差啥的,小宝都可以直接睡在这边。

    把孩子放在这里她能完全的放心。

    放在别处?

    她想都不敢想的事儿。

    闹腾了大半天,吃过团圆饭,看着春节联欢晚会。

    顾薄安招呼了几个人打麻将。

    方小满咋咋呼呼的声音把气氛带的更加的热络。

    赵西和陈墨言都不喜欢这些。

    两个人就坐在一块陪着孩子玩儿,隔着窗子看外头的烟火。

    九点半。

    几个孩子都睡下。

    赵西和陈墨言两个人互看了一眼,同时从彼此眼里看出松了口气的感觉。

    忍不住就哈哈笑了起来。

    靠在床头,陈墨言看着院外的灯火通明,轻轻嘘了口气,

    “新的一年,又长了一岁啊。”

    “可不是,眼瞅着孩子一年比一年大,咱们怎么能不老?”

    想想她家小宝才出生那会儿,多大一丁点儿呀。

    这会儿能跑能跳能抱着她的腿撒娇。

    她这当妈的能不老?

    或者是因为有着上一世的记忆。

    上一世……

    陈墨言忍不住猛的顿了一下,眼底闪过一抹异样。

    自打结婚后,她都很少想起上一辈子的事情了啊。

    生了孩子后更是想都没想过。

    这还是自打有了四小只后的头一回想起来呢。

    那些往事,就如同一个梦。

    不过就是印象深刻,记的清楚一些的梦……

    甚至,陈墨言这一刻都觉得自己有些忍不住的怀疑,以前的那些事情,真的是她所经历的吗?

    或者,它真的就是一场梦?

    想到这里的陈墨言忍不住就有些怅然。

    梦吗?

    “言言,言言你在想什么?”

    对面,正和陈墨言说话的赵西有些诧异的看了她一眼。

    怎么说着说着话的,不出声了?

    而且瞧着那样子,好像是满腔心事似的。

    她眼珠转了下,笑起来,“你不会是想顾先生了吧?”

    “是啊,这大过年的也不知道他在部队怎么样,还真的有点想。”

    陈墨言大大方方的应下来。

    倒是让赵西又轻轻笑了起来,笑罢,她看着陈墨言一脸的羡慕,

    “你和顾先生的感情真好。”

    “或者说,顾先生对你是真好。”

    能一心一意的等言言这么久,能不顾一切的等着她,把她娶回家。

    更是在顾爸爸顾妈妈面前维护着她。

    这样的男人,她怎么就没遇到?

    陈墨言笑着白她一眼,“这话说的,难道我对他不好吗?”

    “好好好,我们的言言对顾先生也好,嗯,是最好的。”

    赵西看着陈墨言笑,然后,就把话题转开了去。

    因为要守夜。

    顾薄安等人都是将近三四点才睡。

    田老太太老两口是过了凌点就睡下的,睡的早,起的也早。

    早上六点就醒了过来。

    齐阿姨也早早就起床,正在厨房里头忙活着烧水煮饺子呢。

    看到田老太太也起那么早,就笑起来,“老太太怎么不多睡会呀,我这里忙的过来的……”

    “这人上了年纪觉就越来越少,这不稍稍有点动静就睡不着了?”

    “我帮你一块煮。”

    陈墨言等人于睡醒起来,齐阿姨自然是又重新煮了一锅。

    等她们一众人吃好,都十点半了。

    田老爷子父子正和几个孩子玩呢,粉雕玉砌般的四小只,穿着同样的大红袄,头上是同色的小帽,被田老爷子抱在怀里的小四,围着田子航闹腾的三只小,还有正在一侧嚷着要吃糖的小妞妞和小宝,一屋子的和乐温馨。

    眼看着大家都到齐。

    田老爷子大手一挥,发红包!

    大小都有。

    人手一份。

    当然了,钱也不多,每人八十八。

    这是大人的数儿。

    就是图个乐呵和吉利的兆头。

    至于几个孩子的红包可就比大人的要厚多了。

    不过,不管是赵西还是谁,都没有当场拆开来看的。

    几个孩子更是乐呵的满屋子直闹腾。

    吃过午饭。

    林同朱兰带着自家儿子过来拜年。

    又加一个小霸王的同时,气氛更加的热闹。

    就这样,过年的气氛直接维持到了初五。

    破五过后。

    顾薄安小花等人都陆续开工。

    陈墨言则带着田老爷子等人继续在帝都附近的景点转悠。

    她是老板她怕谁?

    更何况,她这一年下来也就过年这段时间能轻松些。

    这会儿不多玩会,多陪陪家人孩子。

    等到真的工作起来,怕是更没时间。

    大初初八。

    陈墨言等人中午吃的海鲜。

    田老爷子喜欢吃鱼,陈墨言就带着他来吃鱼。

    吃完饭,一行人商量了下,准备去趟附近的几条商业街去逛逛。

    只是没想到,这两条街逛下来。

    她竟然遇到了吴良鑫。

    他的身边站着一个眉眼清秀的女孩子。

    挽着他的手臂,两个人的动作很是亲密,一看就不是一般关系。

    陈墨言看到的时侯吴良鑫正被那女孩子拽着在买什么东西。

    一眼扫过去。

    陈墨言微怔过后便极是自然的转开了眼神。

    前世种种,如梦。

    现在的她已经是梦醒,她要活的是当下!

    心头好像闪过一道亮光。

    她嘴角噙笑,亲了下怀里头的老二,扭头和被田子航抱在怀里的老四说话。

    午后的暖阳照射下。

    陈墨言眉眼柔和。

    全身自带一种母性的光辉。

    不远处,吴良鑫似是心有所动,猛不丁的抬头。

    就看到一张刻入骨髓的脸。

    眉眼弯弯。

    浅笑嫣嫣。

    看的他心头猛的狂跳了几下,心口一阵阵的抽疼。

    是她是她就是她!

    可是,是她什么?

    吴良鑫看着那张熟悉到化成灰都认出来的脸庞。

    脑海里头却是一片的空洞,茫然。

    他的身侧,女孩子叫了他两回都没得到回应,她不禁有些不悦。

    伸手拽了下吴良鑫,“良鑫你在想什么,我和你说话呢。”

    “啊,没什么……”

    吴良鑫回过神,眼神却是下意识的追着陈墨言的身影而去。

    可是,很快的就融入人群。

    彻底的消失不见。

    如同,她和他很早说的话:

    再见,再也,不见!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