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想到真的要和她再也没有一点关系。

    甚至是见也不见……

    吴良鑫觉得自己的脑子轰的一声响。

    好像心被人给剜去了一大块。

    疼的他喘不过气来。

    脸色发白,下意识的抬脚就要去追人。

    她是他的媳妇啊。

    她是他的!

    想到这里,他双眼通红带着迷茫之意,但却是果断的抬脚朝着前头追过去。

    可是人太多。

    他被人阻了两下,等到吴良鑫绕过人群再往前去找时。

    前头是几个的忿路口。

    哪里有那个人?

    身后,女孩子气喘嘘嘘的追过来。

    “良鑫,良鑫……”

    “你在找什么啊,到底怎么回事儿?”

    回过神的吴良鑫回过头瞪了她一眼,那眼神充斥着压抑和古怪。

    看的女孩子心头一跳,“良,良鑫……”

    “行了,没事,走吧,咱们回了。”

    “啊,这就回了吗,可是你说过要陪我逛一天的……”

    “回去吧,我突然记起件很重要的事情得回去处理。”

    吴良鑫看也没看女孩子,转身走人。

    身后女孩子看着他的背影,一脸的不甘心,跺了下脚跟上去。

    陈墨言带着一家人在外头玩了几天。

    转眼就是正月十五。

    顾薄安几个人都凑了过来,每人抱个娃,热闹了一个晚上。

    至此,这个年算是真正的结束。

    正月十六去上班。

    因为是头一天正式上班,她又有些担心家里头的四小只,下午四点一过就收拾东西翘班回家。

    回到家才发现,几小只还在睡。

    一问田老太太和齐阿姨,知道四小都没闹,不过是睡前老三哼唧了几声。

    陈墨言忍不住有些笑自己的心慌意乱。

    定了下心思,她换了身衣服去看了几眼睡着的四小,便直接去了书房。

    趁着娃还在睡着,多处理点事吧。

    晚上,陈墨言和四小在床上闹腾了一阵,先后把几个娃哄睡。

    她整个人累的瘫到床上不想动。

    哄孩子这活儿,果然不是人干的事啊。

    特别是,她一哄就是四个!

    看了下时间,才十点钟,陈墨言挣扎着爬起来去书房做事。

    把需要她看的文件都处理好。

    陈墨言正想着一些事情,外头响起敲门声,“言言,是爸。”

    “爸,进来。”

    陈墨言看着走进来,并且拉了椅子坐下来的田子航有些诧异,

    “爸,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呀?”

    她爸一般情况下不会在她在书房的时侯主动进来。

    就怕打扰她做事。

    今晚不但敲门进来,还直接坐下来,一副长谈的样子?

    “爸和你说件事情……”

    田子航直接对着自家女儿开了口,“你还记得上次田宝珍那件事情吧?”

    “记得啊,怎么,她又来家里头闹腾了?”

    杨文那件事情里头,她不知道田宝珍到底是扮演了个怎么样的角色。

    可是,她对自己不怀好意却是真的。

    虽然她逼的她过来道歉。

    可田宝珍心里头的恨和不情不愿,以及两人之间的过节。

    却是绝对没有消。

    只有更多的道理。

    难道说,她又不老实了?

    “不是,我就是和你说一声,她那事儿的背后,她家那个老头子的态度上,还牵扯到了顾薄轩……”

    田子航之前没想到和陈墨言说这些。

    他觉得自己女儿很有分寸。

    不会有出格的事情。

    可是据他最近在外头听到的消息,外头这情形怕是有些不妙。

    他得让自家女儿知道这些情形。

    不能吃暗亏。

    更何况这事儿还牵扯到顾薄轩……

    “我和你爷爷分折过,我们都觉得田家二房那个老狐狸的态度有点不对,后来经过你爷爷和人谈过几回,我们觉得,怕是有人瞧上了顾薄轩这个傻小子……而且,这人是谁应该田建也清楚……”

    “所以,爸您的意思是说,田建的态度应该是做给那人看的?”

    “八九不离十。”

    陈墨言默了下,抿了下唇,“那爸现在和我说这些,是要我做什么吗?”

    “不,你什么都不要做,就这样就行。”

    “稳着,你这里越稳,对顾小子越好。”

    她这里要是出点什么事情。

    轻则能让顾薄轩分心。

    重则,说不定就能牵扯到顾薄轩,甚至,让他之前所有的辛苦和心血都白废。

    虽然说顾薄轩哪怕只是当个普通的小兵也没啥。

    可是,都是男人,田子轩多少能理解自家女婿的心思。

    更何况,女儿毕竟都嫁了过去。

    孩子都好几个了。

    女婿好,女儿和外孙外孙女自然是只有更好的。

    顾薄轩要是被牵扯点什么……

    他家这傻女儿肯定会很难过。

    “行,爸你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了。”

    送走了田子航,想着刚才父女两人的谈话,她忍不住右手五指屈起。

    在桌面上轻轻敲了几下。

    最后,陈墨言扬了扬眉,笑了下:

    要稳啊。

    看来,有些计划得暂时改一下了啊。

    只是老天爷好像故意和陈墨言做对似的,就在她把一些有争议和比较急进的计划稍改或是暂时搁置,想着这一年就只求一个稳字时,陈墨言接到了奶粉厂那边的电话:出事了。

    电话是赵西让奶粉厂的厂长打过来的。

    说是有孩子喝了从他们这里买的奶粉,食物中毒,进医院了。

    而且,这事儿好像瞬间发酵似的。

    不过是短短大半天工夫,竟然在当地被迅速的传开。

    不少的记者峰拥而至。

    甚至连当地的一些相关部门都出动……

    这让那个厂长有点站不稳脚。

    陈墨言把电话挂断,揉了下眉头,心里头有一种直觉。

    这事儿,怕是有点不妙!

    女人的第六感让她觉得,这事儿,应该是内幕……

    一个小时后。

    她接到了赵西亲自打过来的电话。

    电话的声音有点嘈杂。

    应该是医院。

    时不时的传来女人的哭骂声,尖叫声……

    赵西苦笑着,“言言,这次的事情,怕是有些不妙……”

    “没事,你别担心,也先别自己乱起来,咱们的奶粉都是经过重重检验的,肯定不会有事。”

    对于这一点,陈墨言是真的很放心。

    不可能会有事的呀。

    家里头几个孩子喝的可都是她们自家产的奶粉!

    小宝和四小只这都喝多久了呀。

    怎么可能会有问题?

    不过,为了稳妥起见,她还是叮嘱赵西,“先安抚家属,尽全力救治孩子,实在不行就转院,还有,找信得过的人重新全面检查库存奶粉,所有的都要查,一件件的查,你亲自带队……”

    “行,我知道了。”

    赵西早不是当初才出社会的赵西。

    她心里头也有自己的猜测,“言言,这次的事情,我觉得有点不对劲儿呀。”

    “怎么了,说说你的想法。”

    “那些记者,还有当地的有关部门,来的太及时了……”

    陈墨言听到这些话忍不住哼笑了两声。

    “是啊,这些人原本不该出现这么快的吧,没关系,你先按着咱们刚才商量的办,看看对方要做什么,我让刘素明天一早就过去,还有,记得我的话,别慌张,也别接受记者的采访。”

    那些人为了流量什么的可是啥都敢写的。

    她可不想用这样的方式火一把。

    “放心吧,我会的。”

    挂了电话,陈墨言坐在书房里头用力的揉了下眉心。

    才说着自己要求稳。

    就来了这么一桩……

    而且还是来势汹汹。

    来者,不善呐。

    陈墨言笑了笑,却是缓缓的自椅子上站了起来。

    她有什么好怕的呀。

    来,就来!

    第二天刘素是上午十点多赶到的。

    到了之后只来得及给陈墨言发了个信息就投入了工作当中。

    相较于赵西,刘素还是更加果断和有魄力的。

    三言两语的把相关人员给打发了。

    最后,她避开几个记者,出现在哭哭啼啼的孩子妈妈面前。

    是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孩子。

    长的很好看。

    正在病房里头看着孩子呢。

    抬头看到门口的赵西,忍不住脸色一变,“你来做什么,你这个杀人凶手……”

    “卫太太您先别发火,咱们有话慢慢说……”

    面对着发怒的孩子妈妈,赵西可以说是一直按着火气的。

    自打这孩子住院开始,赵西就一直的说好话。

    可惜对方家属却是半个字听不进去。

    一直的闹腾。

    看着赵西那眼神更是恨不得要吃人……

    赵西可不是泥捏的。

    自然有火。

    但是看到床上还晕睡着的,脸色苍白的小孩子,她忍不住心里头轻叹一声。

    都是当妈的。

    自家孩子要是这样出了事儿。

    她怕是吃了对方的心都有吧?

    可是赵西却是忘了一件事儿:

    你有时侯主动的退让,并不会得到你预期中想要得到的海阔天空。

    或者,对方看到你的退让,她只会觉得你是心虚,只会更加的得寸而进尺。

    此刻这个妈妈就是这样。

    对上赵西,她的气焰那叫一个嚣张,“你要是不能做主就找个作主的来,你们这家就是黑店啊,我们好好的孩子,瞧瞧喝了你们家的奶粉成了什么样儿?害人不浅呐,黑心肝的啊……”吧啦吧啦的一通骂。

    赵西的脸憋的通红。

    刘素却是呵呵两声笑,直接就向前两步,“这位太太,请问您贵姓?”

    “我姓卫,你是谁?”

    她虽然说着话,可却看向了赵西,“这是你们的老板?”

    这么年轻的丫头当老板吗?

    “她是我们的总经理,你可以称呼她为刘总……”

    “原来是刘总啊,刘总,你也看到我家娃是这样的情况了,我就是想问问,你们是想要怎么个处理?”

    卫太太看着赵西眼里头全都是怒意。

    赵西正想出声,刘素却是笑了笑,“卫太太,不如你先来说说,想要怎么样?”

    “还有,卫太太,我刚才来的时侯可是问过这孩子的主治医生,医生说的是没什么大碍,也不会有后续的什么病症留下来……”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瞧着你是个年轻的女孩子,一身气质也好,以为是个讲道理的,现在看来,怎么着,你是觉得我们家的娃这样就是活该,因为她没死,这个样子就是我们自找的吗?这位刘总,你也是个女孩子,怎么那么狠的心?”

    “卫太太,这话可都是你说的哦,我可没说。”

    刘素摇摇头,语气平静,“多说没什么用,卫太太还是说说你的条件吧,如果在合理之内,我会代替我们公司答应你。”当然了,要是这个女人狮子大开口什么的,她也不会纵着她。

    不过,她瞧了眼对面眼珠直转悠的卫太太,心头有几分的了然。

    怕是这女人存了心想要敲一笔啊。

    果不其然,就在刘素的声音落下时,卫太太一脸不相信的看向赵西,

    “她真的能做主?”

    “可以的,这是我们的刘总,卫太太您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说。”

    卫太太听到这里眼珠转了两下,先是看了眼病床上的女儿,接着一抹泪,哭哭啼啼的,“我们家的娃呀,好可怜的,好好的遭了这么一场,本来那小脸圆嘟嘟的,可是你瞧瞧现在,瘦成了什么样儿呀,我可怜的女儿啊,你说说你这是什么命?”

    赵西想要出声。

    却被刘素一个眼神给拦了下来:

    别理她!

    赵西的嘴唇掀了两下,知趣的收声。

    哭了一会,卫太太原本以为赵西和刘素两个人肯定会劝着她的呀。

    可结果她这里卖力的演了半天。

    没有一个人理她。

    这可就有点尴尬了呀,她狠狠的抹了下眼泪。

    把两个眼都搓的有点疼了。

    双眼通红。

    最后,她在心里头发了狠,“我女儿还这么小就遭了这么个罪,谁知道以后会不会有什么毛病呀,那些医生说的话我可不一个字儿不信的,我家丫头可是因为你们的奶粉引起的中毒,医生可是说过的,这事儿你们不能否认啊,所以,不管怎么样你们一定得补偿我们家丫头,还有,看病的钱你们也得出啊,全出。”

    “看病的钱肯定是我们出的。”

    “只是,你刚才说的补偿,不知道卫太太是想怎么个补偿法?”

    卫太太一听刘素的温声软语,想到她应该是被自己那几句话给吓到,忍不住眼底露出一抹的得意。

    清了下嗓子,她果断的开口道,“我们家也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你们就赔我们三百万吧。”

    “三百万,这事儿咱们就两清。”

    卫太太看着刘素,双眼发光。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