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09章 醉翁之意,要钱
    “300万,一分都不能少。”

    卫太太看着刘素来了个狮子大开口。

    对面,刘素的眼神好像落在她身上,又好像是没看她。

    声音也仍旧是清清爽爽的,“三百万啊,行,我会和上头说的。”为了表示自己说的是真的,真的会往上头说,汇报,她还特意的点了下头,然后再次对着卫太太笑了笑,“卫太太的话说完了吗,要是说完了的话那就换成我说了?”

    “啊,你说。”

    卫太太被刘素这么一说,有点怔:

    她要说啥?

    “卫太太是吧?这是您的女儿,没错吧?”

    “肯定是我女儿啦,我好好的孩子呀,喝了你们的奶粉就成了这样子,我可怜的女儿……”

    眼看着她又要再一轮的表演。

    刘素挑了下眉,声音平静的开口,“卫太太,您没忘记一件事情,那就是关于您女儿住院这事儿,我们已惯报了警吧?我来这里见您之前,和医生还有警察开过一个小会,不知道这会议的内容,卫太太有没有兴趣想要知道?”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卫太太瞪大了双眼,一脸的怒气,“你们这是想要不认账?这可不行,三百万你们要是少一分,我就去告你们,我去和外头的那些记者说,说你们是黑厂。”她越说越激动,嗓门也越来越大,“我要告你们草管人命!”

    “好啊,顺便,咱们再和警察说说你女儿这次的事情。”

    刘素笑的很是温和,“不是说要告吗,报警行吗,打妖妖零?”

    “有电话吗,没有的话我让赵西帮你打一下?”

    卫太太被刘素这一番话气的啊。

    脖子上的青筋都突突跳出来,她恶狠狠的瞪着刘素,眼神阴鸷。

    刘素自然是不怕的。

    从头到尾就那么挂着淡淡笑容瞧着她。

    直到,卫太太的眼神自己先维持不住,败下阵去。

    嘴唇蠕动了两下,她正想说什么,门外有护士的声音响起来,“你们家长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了让十一点去拿药的吗,这都过去多久了?”小护士一边说一边走了进来,手里头提着几个药瓶,眼神直接落在卫太太身上,“这是她下午要吃的药,怎么吃都在上头写着呢,医生应该也和你交待了,可千万让孩子吃啊。”

    “好的好的,谢谢您,护士小姐。”

    卫太太一脸感激的亲自送护士小姐走出去。

    同时,也避开了刚才刘素看似平和,实则却是咄咄逼人、让她避无可避的那个话题!

    报警?

    她要报警做什么呀,她要的是钱!

    当然了,要是真的到了迫不得已的时侯,报警什么的,肯定是要的。

    可是怎么报,往哪里报……

    绝对不会是现在就报啊。

    还有,好些事情她可都得好好的商量商量呀。

    病房里头。

    赵西虽然有些不理解刘素的思路,可却一脸的敬佩,“你太厉害了,我还头一回看到这个女人说不出话来。”之前她一个人在的时侯,可是天天对着她说好话,小心话不知道说了多少,就没得到过这个女人半句软话。

    这下好了。

    果然是恶人自有恶人磨?

    嗯,她们家刘素不是恶人,绝对不是。

    刘素过来,自然是要开会的。

    看着工厂的几个高管,刘素是没给半点脸色。

    包括赵西在内。

    “所以说,你们这一个个的根本就没有去调查,直接就是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她看着会议室的五六个人,眉头挑的高高的,“她说喝的是咱们家的奶粉就是咱们家奶粉吗,我还说你们一个个的都欠我一百万呢,你们就真的欠了吗,警察都没有调查出来什么,更没有得出结果呢,你们这一个个的就先自心虚了起来,你们是有多么的怕对方赖不到咱们身上?”

    把几个高层管理骂了一顿。

    刘素一挥手,“你们全都出去等着,都别走开,有什么事情我会随时叫你们的。”然后她看向赵西,“赵西留下。”等到几个人都走出去,刘素的脸色倒是缓了几分,“没生气吧?”

    “没有,你不说我自己都钻到死胡同里头去了。”

    那个卫太太拿着发票,还有购买的她们的奶粉哭哭啼啼的出现。

    再加上孩子的确是情况严重住了院。

    当时她和几个经理也是觉得事态紧急,自然是一心想着平息这事儿。

    再有,救治孩子重要呀。

    然后没想到,那个女人却直接把这事儿捅了出去。

    惹来这么多的记者和新闻工作者……

    她们之前一心想的是如何平息这件事情。

    是想的怎么才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可是经过刘素的一番话,赵西坐在椅子上反省了下自己。

    她不禁心头一跳,“素素,你之前那话的意思是,或许,这事儿,和咱们没关系?”

    可是,谁会拿自己的孩子开这个玩笑?

    都是当妈的呀。

    将心比心,不管是谁,不管是为了什么目的。

    如果有人想要拿她的小宝去做这事儿。

    她绝对会和对方翻脸成仇的呀。

    刘素看了她一眼,扯了下嘴角,笑的意味深长,“西西,人和人是不一样的。”

    所以,这天下当妈的也和当妈的心思想法不同!

    ……

    晚上九点半。

    陈墨言把四小只哄睡,和齐阿姨交待了一声,她自己则跑到了书房。

    虽然人没有赶过去。

    陈墨言却是一直提着整颗心呢。

    也不知道刘素过去后事情进展的怎么样?

    电话响起来。

    她几乎是第一时间接了进来。

    “喂,素素,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言,言言啊,是妈,是妈妈我……”

    电话里头传来的顾妈妈有些迟疑的声音,听的陈墨言微怔。

    回过神,她赶紧开了口,“妈,你怎么这个时侯打过来电话了,是家里头有事吗?”

    “大四他们几个睡了吗?”

    “他们都还好吧?”

    “你爷爷奶奶他们身体还中吧?”

    顾妈妈还在电话那头车轱辘般来回的磨,陈墨言却是听的没有了耐心,最后眼看着顾妈妈这都十几分钟过去了,就差没把她祖宗八代给问侯个全,她用力的压下心头的躁意,果断的开口,“妈,你要是没事的话能不能把电话先挂了啊,我这会儿正在等一个电话,很重要的电话。”

    “啊,行行,妈,妈这就挂啊……”

    陈墨言心里头叹口气,“妈,你先挂电话,我明天中午打回去,有什么事情咱们再说好吗?”

    “好好好,那妈不耽搁你啊。”

    几乎是才挂上电话,刘素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一接起来,刘素的抱怨声先传过来,“就知道是你,不过你刚才和谁说话呢,怎么聊那么久,你家老顾?”

    “不是,是他妈妈。”

    陈墨言轻描淡写的回了话,然后直奔主题,“怎么样?”

    “正如同你想的那样,这事儿,到处都是漏洞。”

    刘素在电话里头平静的声音响过来,“西西应该是有点着急了,一时只想着息事宁人,反倒是被对方钻了空子,这事儿吧,以着我的判断,肯定有黑手。”顿了下,陈墨言听到她的喝水声,然后,刘素的声音继续响起来,“只是出手的人是谁,是行业对手还是什么的,就得好好的查一查了。”

    “不过,我觉得那个卫太太应该是个挺好的突破口。”

    她的声音低笑了下,再开口,语气多了几分的挪愈,

    “你知道吗,她之前和我开口要多少钱?”

    “多少?几十万?”

    陈墨言也是一直关注着事态发展的。

    知道那个孩子虽然是住院,但的确是没有什么生病危险。

    也不会落下什么后遗症之类的病。

    在她想来,几十万应该就是顶天了吧?

    对面,刘素轻轻一笑,“人家和你要三百万。”

    扑。

    陈墨言一口茶水喷出来,“她怎么不去抢银行?”当真以为她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吗?

    就算她的钱真的是风刮来的。

    三百多万呀。

    她一张张的伸手弯腰的去捡。

    不用花力气吗?

    “所以,我直接拒绝了她。”

    刘素的声音恢复了往日的淡定,“我打算先晾晾她,然后,再好好盯一下警局这边。”

    有时侯,缓一缓,停一停的确是个好办法。

    陈墨言嗯了声,“要不,我明天找找姑父,看看他们同线内有没什么相熟的人手,打个招呼?”

    “也行,我就怕这边会有人暗中操作。”

    如果真有相熟的人手什么的。

    说不定就会能多得一点内情线索啥的?

    两个人又说了会子话,陈墨言便挂了电话,坐在书房里头,她有些忍不住的焦躁。

    对方是想通过她,然后把事情牵扯到顾薄轩身上?

    还没等着陈墨言想出个好点的办法去求证这事儿。

    两天过后。

    顾薄轩直接打来了电话,问的就是她奶粉厂的事儿。

    这让陈墨言心头微跳,“我这才发生的事情,你怎么那么快知道了?”

    “刚好有个战友在那边,告诉我的。”

    顾薄轩的语气很是轻描淡写,“现在怎么样,事情解决了吗?”

    “还在查。”

    陈墨言本来是没打算和顾薄轩说的。

    不过现在他即然已经知道。

    自然也不会瞒着什么。

    简单的把事情说了,她想了想还是问了出来,“其实,我有点怀疑对方是想通过这事儿往你身上套……”

    顾薄轩,“……”他家媳妇真聪明。

    等到挂了电话。

    不管是陈墨言还是顾薄轩,两口子都没有一个是闲着的。

    各自开始忙碌起来。

    第二天。

    陈墨言一大早出去忙活直到吃过晚饭才回家。

    三只小中间闹腾了好几回。

    估计是想找陈墨言来的。

    等到了晚上更是,齐阿姨和田老太太田老爷子田子航四个人齐上阵。

    好不容易把四小只给弄睡。

    陈墨言回来顾不得去看她爸她爷爷她奶奶不满的脸色。

    先自换了身衣服跑到房间去看四小只。

    看到女儿胖呼呼的小脸上还带着泪珠儿,她的心猛不丁的一痛。

    等到出了屋子。

    田老太太等人瞧着她先自心软了下来。

    “吃东西了吗,你齐阿姨帮你留了菜的,我让她去端过来?”

    “奶奶,让齐阿姨帮我煮碗面条吧。”

    晚上是吃了一些。

    但那都是应酬式的,菜也不合胃口。

    直到一大碗香喷喷的鸡丝面条下肚,陈墨言才舒服的咂了下嘴巴,

    “这面条吃着就是香,还是齐阿姨的厨艺好。”

    端着空碗朝外头走的齐阿姨一脸的笑容,“言言喜欢吃的话回头我再给你煮。”

    “谢谢齐阿姨。”

    等到齐阿姨走后,屋子里头只余下一家四口。

    田老太太是个女人。

    最先忍不住开了口,“怎么样,事情解决了吗?”

    “估计还得再等几天。”

    陈墨言看着几个人,这是世上最关心她的几个人!

    看着她们眼底的忧色和呵护,怜惜。

    陈墨言心头暖暖的。

    出去一天的倦怠如同被水冲散,消失的干干净净。

    “爷爷,爸,事情怕是和你们想的差不多……”

    如果对方不想把这事儿往顾薄轩身上扯。

    就不会故意把风声往他那边带了。

    而且,她看着田子航几个人,“我之前特意找顾薄轩身边的人问了,传到那边的风声就是我是个无良商人,仗着顾薄轩的势,不顾孩子的安危和生命,卖黑奶粉赚这个黑心钱……”

    “这些人简直是太可恶。”

    田老太太气的脸都黑了,“这世上怎么还有这样可恶的人?”

    她家言言怎么就不顾孩子安危了?

    她们家几个孩子喝的都是一样的奶粉,活蹦乱跳的好着呢。

    还有,她家言言赚钱做事凭的都是自己的能力。

    仗谁的势了?

    顾薄轩?

    他有狗屁的势啊。

    想想都生气。

    倒是田老爷子父子两个,应该说,终究还是男人在这些事情上稳的住吧。

    父子两人对看了一眼。

    田老爷子慢腾腾的声音响了起来,“这有什么好气的呀,我寻思着呀,怕这才只是一个开头。”

    只是个开头?

    田老太太有点没转过弯来,“什么意思?”

    难道这样诬陷言言一回还不行。

    后头还有?

    这还有完没完了?

    “奶奶,爷爷说的没错,如果我猜的没错,接下来,怕是就会要针对我本人了。”

    她看着田老太太脸上的震惊,语气轻松而随意,“没什么好担心的,我现在所拥有的东西都是我一步步脚踏实地挣出来的,钱是我赚的,该交的税我一分没少,该给国家的我更是只有多给的份,合同都是走的最正规的,要是这样对方还能查出什么大问题的话,那么,我认栽就是。”

    “可不是,要这样还被人找碴查出什么事情来,咱们就和他们没完。”

    田老太太可不是顾妈妈等乡下的妇女。

    七十多的人。

    又是跟着田老爷子风里来雨里去的大半辈子。

    什么事情没见过?

    不出声,没动作可不代表她就没那个能力和本事!

    “言言你放心吧,咱们田家的人可不会让人白白的欺负了去。”

    陈墨言眉眼弯弯的笑,“奶奶,相信我,您的孙女呀,也绝不会让人随意欺负了去的。”

    “对呀,这才是我的好孙女。”

    又商量了会事情,田老太太便直接赶人,“走了,赶紧让言言早点去歇着。”

    “对了,言言呀,中午你婆婆打来了个电话,问她也没啥事,应该是想孩子了吧。”

    中午又打过来了?

    难道家里头出什么事情了吗。

    不过陈墨言想了想就把这个念头给否了。

    如果真的出事,她婆婆找不到自己,肯定要直接找顾薄安的。

    不过,明天还是打个电话回去看看吧。

    这么想着的时侯陈墨言便已经躺到了床上,她的身边,四小只并排躺着。

    一拉溜的四个娃。

    那情景让没看习惯的人乍一看,嗯,可壮观了。

    不过现在看习惯的陈墨言已经是很淡定。

    嗯,没办法,谁让这都是自己亲生的?

    陈墨言是第二天早上七点半起来的。

    早饭还没吃完呢。

    书房里头电话响了起来。

    陈墨言咬着半根油条站起来,“我去看看。”

    身后老三老二一看陈墨言要走,一个个都跟着不老实的哼唧起来。

    齐阿姨和田子航赶紧把人给哄住。

    书房里头。

    陈墨言听着电话里头传来的顾妈妈的声音,终于觉得不对劲儿了起来。

    肯定是有事儿呀。

    不然怎么可能连着三次打过来电话?

    “妈昨天中午等你半天电话,言言你最近很忙吗?”

    陈墨言笑了笑没回顾妈妈的话,“妈,是不是家里头出事了呀,咱们是一家人,有什么事情你可不敢瞒着我们啊,还有,爸呢,他还好吧?”不会是顾爸爸出什么事情了吧?

    “那啥,那个,你爸他就是干活不小心摔了下……”

    “不过你别担心,医生说没伤到骨头,真的……”

    虽然顾妈妈这样说。

    但陈墨言还是被吓了一跳,“怎么摔的呀,最近田里头事情很多吗,妈,我们上次不是和你们说了,有什么活多找几个人帮着做,咱们给他们点钱就行了,可犯不着伤了身体啊,爸伤到哪了,去市医生瞧了吗?”

    “妈,实在不行我让顾薄安回去一趟吧?”

    顾薄轩和她都不可能回去的。

    这个时侯能抽身的也只有顾薄安这个小叔子了。

    好在现在的顾薄安也能让她放心。

    “没,没啥,就是扭到了腰,去的咱们镇上医院都说没啥事了,可不能让他来呀。”

    “来回耽搁工作哩。”

    顾妈妈一听这话有些急,的转开了话题,“那啥,言言呀,你能不能再帮我打五千块钱来?”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新书《凤吟九霄之惊世狂妃太嚣张》阡陌子然着,PK中,奖励多多,欢迎入坑!

    她,21世纪的绝顶杀手,隐世家族的少主,一朝被人陷害穿越重生,变成了神幻大陆郁孤家的超级废物——郁孤凌然。

    从此废材逆袭,凤吟九霄。

    都说百里家的少主高冷神秘,那她面前这个嬉皮笑脸,一脸谄媚,摸爬滚打求包养的是谁?

    “登徒子,滚远点,我们不熟!”某然拍走那只咸猪手。

    某彻一脸委屈,嘟着嘴巴,“你昨天才亲过人家的,难道打算始乱终弃?”

    “靠,那只是个意外,意外懂不?”

    “我不管,人家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你就收了我吧,小然然!”

    某然一脸生无可恋…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