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10章 给你撑腰
    陈墨言听到这话忍不住就顿了下。

    倒不是说顾妈妈要的这个钱多。

    别说五千,就是五万五十万,陈墨言都能眼也不眨的拿出来。

    可是,正如她之前所说的那样,她的钱,不是大风刮来的!

    让她往外掏钱。

    总得掏个明白,掏的,嗯,不说价值了,总得有意义吧?

    “言,言言,你在吗?”

    对面,顾妈妈的声音里头带出几分小心冀冀。

    陈墨言的眉挑了下,笑起来,“好啊,我中午有空的时侯出去转钱,不过妈,爸伤的不是不重吗,妈你可别骗我们啊,工作再重要,您和爸肯定是更重要的,要不,还是我和顾薄安一块回去一趟吧?”

    “别别,你们千万别回来。”

    说一出口,顾妈妈就觉得自己说的太快,太急切。

    赶紧缓和了下语气,“言言,那啥,你爸的伤真的不严重,就是,就是扭了一下,真的,医生都说了,休息一段时间,贴几副膏药就能好的事儿,你们工作那么忙,真的就不用特意跑这一趟了,真的。”

    顾妈妈的话里话外都是为着陈墨言着想。

    可是,陈墨言却硬生生听出了另外的一种味道。

    电话这头,她忍不住就蹙了下眉头。

    不过,在电话里头她也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顾妈妈照顾好自己,注意休息,又叮嘱她有什么事情直接给自己打电话,挂电话的时侯,顾妈妈再三的确认陈墨言中午给她打钱,这才放心的挂了电话。

    坐在书房的椅子上。

    陈墨言却是在脑海里头快速的盘算了起来。

    家里,顾妈妈好像瞒了她什么事儿?

    吃过早饭,和四小只粘乎了一会,陈墨言在身后嗷嗷的哭声中离开了家。

    也不知道是哪个在哭?

    坐在车子上,陈墨言觉得自己一颗心好像被撕扯成了两瓣。

    一瓣留在家里头,一瓣随着她在外头做事……

    先去找了趟工厂。

    她和林同在处理事情,让方小满去叫的顾薄安。

    “嫂子,你找我什么事情吗?”

    顾薄安来的很快。

    气喘嘘嘘的。

    一看就是一路小跑。

    陈墨言把他叫到了小会议室,“妈有没有给你电话?”

    “没有啊,怎么了,家里头有事吗?”

    陈墨言也没打算瞒着顾薄安,“妈这几天连着打了三天的电话,你也知道我这几天忙,前两天都没接到,可是今天早上妈一大早就打了过来,然后我才知道,爸的腰扭伤了……”

    “啊,严不严重?嫂子,我得回家一趟……”

    顾薄安的心里头顾爸顾妈还是最重要的。

    钱什么的可以再赚。

    可是爸妈只有一个。

    “我也是想着让你回家一趟,不过,我让你回去不止是因为爸的伤……”

    她看着顾薄安一脸的不解,迟疑了下,“妈最近有点不对头……春节前你还记得我让你打的钱回去吧?”

    “记得啊,我还加了三千呢。”

    听他这么一说,陈墨言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对面,顾薄安看的有些担心,“嫂子,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家里头出什么事情了?”

    “妈和我说,让我中午再往家里头打五千块钱。”

    “怎么可能,家里头不缺钱呀。”

    而且还是这么多钱……

    难道家里头真的出什么事情了?

    还是说,他爸的伤势严重?

    想到这里,顾薄安哪里还稳的住,直接和陈墨言道,“嫂子,我一会就回去。”

    “行,那你现在就回去交待一下,把事情交接好,我和林同说一声,你直接回家。”

    “好。”

    顾薄安答应了一声转身就要走。

    却被陈墨言给拦住,“你等下,拿着这个。”

    顾薄安转身。

    就看到陈墨言递过来一张银行卡。

    他赶紧摇头,“嫂子,我有钱……”

    “你是你的,这是我和你哥的心意,你先拿着。”

    陈墨言直接塞他手里头,语气不容置疑,“这钱又不是让你乱花的,主要我也是担心家里头有事,要是真的用的到你就去取出来,密码是你哥的生日,花不花的到你自己看着办啊。”如果是以前,陈墨言肯定不会让顾薄安这样自己拿主意,可这些年来的相处,顾薄安越来越稳重,处事也极有分寸,原则。

    在金钱这方面上。

    她还是很信得过他的。

    “行,那我先拿着,要是用不到的话回头我再还给嫂子你。”

    顾薄安知道自己说不过陈墨言,便点头收下了卡。

    等到他转身走后。

    陈墨言轻轻的揉了下眉心,希望,家里头那边一切都好……

    回到办公室。

    陈墨言和林同说了一声,便直接把心思都放到了公事上头。

    她却是不知道。

    在她和顾薄安两个人都走后。

    在不远处的拐角处。

    两个女孩子一路小跑的回到了车间,对着人就八卦了起来,

    “你们说,我们刚才看到了谁?”

    “咱们的老板啊,女老板。”

    “她竟然和顾薄安认识,还给了顾薄安一张卡……”

    “是啊,两个人嘀嘀咕咕的凑的可近了……”

    “你们说,她们是什么关系啊?”

    “天呐,不会是那种关系吧?”

    “别乱说啊,顾科不是那样的人……”

    “不是那样的人还接人家的卡?我觉得他肯定是傍大款了……”

    在陈墨言和顾薄安不知道的角落里。

    她和顾薄安两人关于包养和被包养的话题被人八卦。

    一传十。十传百。

    以着风一般的速度。

    最终在几个车间悄然又迅速的流传。

    五天后。

    刘素那边终于传来了些对陈墨言等人有利的线索:

    卫太太一家之前还买过别的牌子奶粉。

    而且还吃了好久。

    据医生对卫太太女儿的病情推论,她体内的某些病情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引起来的。

    而是常年累月。

    当然,这是警方和医院方的一些推论。

    卫太太自然是死不松口的。

    她甚至对着医生破口大骂,说对方是收了刘素等人的钱。

    可不管她怎么闹腾,医生的话却是事实。

    而且,警方也的确在她们家查出了另一个国内大牌的奶粉。

    也就是说,卫太太女儿是喝过两个牌子,甚至是更多牌子奶粉的。

    可到底是哪一个牌子的奶粉导至孩子出现这种病症反应?

    不管是警察,还是医生,都不敢肯定。

    这样的情况下,对于陈墨言刘素她们无疑是很有力的。

    哪怕是上法院呢。

    也能确保立于不输的地步。

    刘素从深市飞了回来,坐在陈墨言的跟前,她的语气也有些无奈,

    “言言,这事儿有点棘手啊,后续有点不好查……”

    “你先回去歇着,这事儿让我再好好想想。”

    陈墨言看着刘素的黑眼圈,忍不住有些心疼,“这几天一准没好好休息吧,赶紧回家去睡个好觉,回头来我这边吃饭,让齐阿姨帮你好好的补补。”

    “行,那你帮我先谢谢齐阿姨啊,我晚上过来。”

    一个人吃饭的确没什么味道。

    还是这边热闹些。

    刘素坐了没半个小时便离开。

    陈墨言看了下外头的天色,中午十二点半。

    把这些事情收拢了下,陈墨言想到了回老家的顾薄安。

    打了个电话回去。

    因为是队部的电话,还得派人去找。

    所以,顾薄安是五分钟过后又打回来的。

    “嫂子,家里头什么事儿都没有,爸真的就是扭了下腰,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顾薄安听到陈墨言的话就知道她是担心。

    赶紧把他前天说过的话又说了一遍,再三的让陈墨言放心。

    “爸没事,妈也没事?”

    “没有。”

    “对了嫂子,妈上次和你说转钱的事,是她把钱给放错地方了,她以为找不到了,又怕爸伤的厉害,这会儿钱找到了,什么事情都没有了,真的,你别担心家里头……”

    虽然陈墨言心里头还是觉得不对劲儿。

    不过顾薄安即然这么说了。

    她也就姑且信着,罢。

    知道他再过两天就回来,陈墨言叮嘱他不急,把家里头的事情都处理好再回来。

    挂了电话。

    顾薄安和队部的人道了谢,一走出大队部的院子。

    他的脸就唰的一下沉了下来。

    回到家。

    顾薄安的脸更是黑的和锅底有一拼。

    “安,安子啊,谁打过来的电话,是言言吗,是不是来催你回去工作的?”顾妈妈小心冀冀的看着自己的小儿子,语气里头多了几分的试探,“妈早说了你爸没事,我一个人都能行的,你非不听。”

    “还有你嫂子也真是的,我都和她说了你爸没事没事。”

    “她倒好,转头就把你给叫回家了……”

    “这不是欺负你官儿没她大吗?”

    “这一来一回的,得多花多少钱,耽搁多少工啊。”

    “真是的,不是她的钱。”

    顾妈妈自己坐在那里小声的念叨着。

    偏顾薄安的耳力好,把他妈这几句话听了个一清二楚。

    心头的怒火噌噌的往上窜。

    “妈,我嫂子为什么要和我说,还不是担心你和我爸吗?”

    “怎么着,我回家来看你们还来错了,我就不该回来是不是?”

    “怎么回来错了啊,你能回家妈可高兴了。”

    顾妈妈说这话的时侯语气有点僵。

    一张脸上的神色可不自然了。

    瞧的顾薄安火气更大。

    眼前这个要不是他亲妈,他……

    “我还以为妈一心只想着要钱,只要钱到手,儿子什么的都可以不要不见了呢。”压了下火,他扭过头,看了眼屋子里头还在睡的顾爸爸,再回头,神色里再多了抹怒意,“妈,我爸真的是自己扭到的?”

    “怎么不是自己扭到的啊,不然还能怎么伤的?”

    “我说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儿呀,连你妈我的话都不信了吧?”

    顾薄安眼神深深的看了眼他妈,“我倒是想相信,就怕妈你和爸一块联起来骗我。”

    “我们骗你做啥子,你个混小子,我什么时侯骗过你?”

    她正说着话呢,门口传来大嗓门,“姑,姑,钱到了吗,咱们可以去取了吗?”

    顾薄安听到这话唰的站起了身子。

    看着门外站着的两个人,他的眼神里头全都是厉色。

    “你们两个混蛋还敢来我家!”

    他对着两个人咬牙切齿的,看的顾妈妈胆颤心惊。

    赶紧跟在他后头,“二子,二安,你可别乱来啊,他们可是你表哥来的,啊,二安你做什么,你给我放手。”

    顾薄安走出去,站到大康两兄弟跟前。

    二话不说一人一脚踹了过去。

    然后不等两个人反应过来,他抽起旁边的棍子对着两人就动了手。

    把顾妈妈给吓的,“安子,安子你给我住手,住手啊……”

    三个人扭打成一团。

    当然,顾薄安以一敌二,稳占上风!

    最后还是顾妈妈哭着把三个人给拽开,她看着两个侄子脸上的血,想也不想的一巴掌打到了顾薄安脸上。

    “你个逆子,你是想气死我是吧?”

    顾薄安只是冷冷看她一眼,转身朝着屋子里头走去。

    顾妈妈被看的双腿发软。

    这个儿子……

    ……

    帝都。

    陈墨言想了想,她觉得还是先打个电话问下顾薄轩,不过就在她转身的时侯。

    电话响了起来。

    接起来,听到声音陈墨言忍不住就笑了,“我正想给你电话呢。”

    “嗯,我就知道你准备给我电话,所以我这不是立马就打过来了?”

    “咱们这就叫心有灵犀一点通。”

    “默契。”

    陈墨言听的直翻白眼,呵呵两声笑,“顾先生,你脸皮可真厚。”

    顾薄轩哈哈大笑。

    两个人在电话里头腻歪了会,陈墨言最终把话题转到了正事上,“你那边怎么样,没什么影响吧?”

    虽然是问。

    但是陈墨言也没有太大的担心。

    如果顾薄轩连这点风声都压不住,或者是扛不过去。

    那还不如直接回家帮她看孩子呢。

    果然,顾薄轩丝毫不在意的一笑,“我就直接没理会,倒是你那边,事情进行的怎么样了?”

    因为担心陈墨言。

    顾薄轩这几天几乎是有空了就打个电话过来问问。

    这会儿他一听陈墨言的话,脑中立马就浮起一个念头,“言言,我有一个主意……”

    “你先别说,听我说,我也有一个想法……”

    顾薄轩哈哈笑,“那你先说。”

    “顾薄轩,你怕事吗?”

    陈墨言没有回他的话,反倒是问了这么一句。

    顾薄轩听到她这话后笑声更大,“媳妇,只要是你,哪怕把天给捅破了呢,还有你男人我帮你撑着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