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11章 你的钱和你的人一样
    电话另一端,顾薄轩低沉平稳的声音带着奇异的安抚力。

    让听电话的陈墨言有些紧绷的心也完全踏实下来:

    外头那些事情虽然不惧。

    但总是有那么几分影响心情什么的。

    难得的,她抽了下鼻子,再开口,语气都带了几分的娇气,“顾薄轩,我有点想你了呢。”

    对面顾薄轩正一心想着事情,猛不丁的听到这话。

    手一抖。

    差点把电话给摔出去。

    老脸唰的一下通红。

    也幸好是勤务员不在身边,不然的话说不定还要让人瞧了觉得奇怪。

    紧紧的捏着话筒。

    他深吸了口气,犀利的眼神瞬间变的柔情万分。

    然后,他瞟了眼四周,确定没什么人,也不会有人能听到之后,便压低了嗓门,轻轻嗯了一下,飞快的自己压着嗓子说了句我也想你,然后也不等陈墨言多说什么,他啪的一下撩下了电话。

    电话的另一端。

    陈墨言听着那句说的又急又快的话,忍不住弯了下眉眼。

    只是还没等她回过味来呢。

    电话里头只余下了嘟嘟的忙音。

    她先前以为是信号不好,重拨后和顾薄轩说了两句话,猛不丁的反应过来。

    “顾薄轩,你刚才是害羞了,挂断的电话吧?”

    “不是,怎么可能。”

    顾薄轩的声音理直气壮,“是信号不好,你也知道我这边的,自己就挂了。”

    电话这头,陈墨言有些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敢不敢再说的理直气壮些?

    真是的,两人相识这么多年,结婚也好几年了。

    她还不了解他吗?

    要不是他说的那般的一本正经,说不定她还会信他些。

    两个人又说了些话,顾薄轩几乎都忘了这通电话的目的,直到快要挂,他才猛不丁的想起来,“言言先别挂,你还没和我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陈墨言嘿嘿笑,“再等几天你就知道了。”

    顿了下,她又加上一句,“如果我惹祸牵扯到你了,害得你被降职啥的,你不会怪我吧?”

    “不会。”

    顾薄轩想也不想的回答让陈墨言的嘴角都翘了起来。

    她重重的点头。

    随后意识到顾薄轩看不到,便嘻嘻一笑,“放心吧,这事儿呀,绝不会牵扯到你的。”如果真的如她想的那样,说不定还能给顾薄轩带点好名声啥的呢,不过,现在还是不说这些了。

    挂了电话。

    陈墨言一个人坐在书房里头写写画画。

    把自己之前所想的思路整理出来,再次完善了一番,最后,她停下笔沉思了起来。

    这里头,好像缺一个能主导这件事情的人啊。

    不求偏向她。

    陈墨言只要对方能够做到真正的公正,不被外界利益所阻。

    这个人选……

    脑海里头浮起一道身影,陈墨言想了下,又压了下去。

    现在先不考虑这个。

    第二天,她一大早和刘素两个人嘀咕了半天,然后,刘素凝着一张小脸离去。

    田老太太正在院子里头收拾东西。

    看到这一幕倒是没有担心两个姐妹绊嘴什么的。

    她就是担心陈墨言外头的事情。

    回头到了屋子里,忍不住对着田老爷子就嘀咕了起来,“你说,这次的事情是不是很严重呀?”

    田老爷子正看报纸呢。

    把眼上的老花镜摘下来,抬头看她一眼,“你这是又想到什么了?”顿了下,他似是想到了什么,呵呵笑了起来,“你啊,果然是妇人头发长见识短,别老是唠唠叨叨的瞎操心,我可告诉你啊,咱们家这个丫头啊,没你想的那么好欺负。”这丫头呀,贼精!

    “你还笑你还笑,你还有心思笑。”

    田老太太辟手把他手里的报纸抢过去,丢到了一边,眼底满满的都是忧色,“你说说你,哪里有半点当爷爷的样子啊,你是亲爷爷吗,啊,被人欺负的可是咱们亲孙女呀,你到是好,稳坐钓鱼台,还有心思在这里看报纸?”

    还笑。

    真是气死她了。

    “好了好了,言言这不是好好的么,行了,别想那么多了啊。”

    田老爷子看着她摇摇头,“外头的事情没你想的那么严重,你也不用太紧张,再等等,过几天说不定就会有结果了,到时侯啊,你再担心也不迟。”他说完这话不再理田老太太,站起身背负着双手朝着屋子外头走,“有那个瞎操心的功夫还不如想想一会中午吃啥好。”

    “吃吃吃,就知道吃。”

    “吃不撑你。”

    看着田老爷子走出去的背影,田老太太气呼呼的嘟囔着。

    可下一刻却还是站起了身子朝着厨房走过去。

    她可不是为了自家老头子,她是担心饿到她家几个宝,还有自家孙女!

    三天后。

    陈墨言看着自己面前站着的几个人,脸色也难得的凝重起来。

    “怎么样,结果出来了吗?”

    “出来了,你自己看看吧。”

    刘素从外头推开门走了进来,她的手里头拿着一叠的检验报告单。

    上面密密麻麻的数据,参数。

    看的陈墨言眼花撩乱。

    不过,每页的最后却是有着非专业的批语,说是批语,不如说是总结上头的那些数据,然后给出答案。

    “和你之前想的差不多,一号是咱们的奶粉,从奶源到奶质,到各种的数据都是优,这几款,是国内的某某,E系列是国外的十种奶粉,这其中的结果和差别,你可以仔细的看一看。”刘素看着其中几款打着大大的鲜丽红色叉叉的纸,那上头的结果无疑都是不符合,甚至是对人身体有害的。

    至于孩子更别提了。

    完全就是毒素!

    或者最开始一点不打紧。

    可这些奶粉却都是孩子常年喝的呀。

    有些人甚至会喝到四五岁,五六岁……

    这样的情况下,后果可想而知!

    别说陈墨言,就是刘素和看到这些资料的几个人也都是脸色难看。

    其中一个应该是想到了什么,气的一巴掌拍到了桌子上,“简直是,杀人于无形啊。”

    “太可恶!”

    “匪夷所思啊。”

    几个人的声音里头都满满的带着愤怒。

    陈墨言充分理解:

    谁家没有孩子?

    瞧着这几个约摸都是二十几,三十出头的样子。

    家里头都有孩子吧?

    她这边拿到手的可都是国内一流大牌的奶粉。

    而且性价比颇高……

    可是没想到结果却是……

    之前的时侯她虽然也想到了这个结果,可没想到这几款都牵涉到其中。

    这可是最近几年来卖的比较火,受众源比较多的啊。

    得有多少孩子喝?

    后果……

    她有点不敢想。

    “言言,接下来咱们要怎么做?”

    刘素虽然是最早知道陈墨言这个主意,而且还整个全程参与其中的。

    可是!

    直到这一刻,看着这个结果她也不禁心头发寒。

    更是有一股子怒气在心底狂窜。

    这些人,可恶!

    “这还用问吗,当然是把事儿捅出去。”

    “告他们!”

    “对,把这事儿捅出去,弄死他们。”

    几个男人的火气都有些大,拍桌子怒斥。

    陈墨言摆了摆手,“不用那么大的火气,这事儿呀,肯定没完。”

    即然有人把主意打到了她身上。

    不想她开这个奶粉厂……

    陈墨言呵呵笑了两声,那大家就一块闹腾呗。

    等到几个人走后。

    刘素明显有些担忧,“这事儿会不会闹的有点大?”她不是担心那些人,而是怕牵扯到陈墨言身上。

    要知道现在这些开厂的哪个没点后台?

    而能把厂子做大,做出知名度的。

    更是不一般。

    她们这一下子的动作,可是几乎把国内整个奶粉业给圈进去。

    到时侯这个后果和影响力……

    “有些事情啊,闹的越大越好。”

    陈墨言笑着看向刘素,平静的声音里头却有一股莫名的冷然。

    半响后,她看了眼刘素,“你以为,这些人真的就是无辜的吗,咱们这事儿背后肯定有这些人的推波助澜。”

    即然是这样。

    她就把因果还到他们身上。

    有什么不可?

    回到家。

    陈墨言就被田老爷子和田子航叫到了书房。

    “事情进展的怎么样?”

    别看田老爷子在田老太太跟前一脸的随意,可在陈墨言面前他却是显的担心多了。

    虽然知道陈墨言的详细经过。

    可他还是担心啊。

    “爷爷放心吧,不会出差子的。”

    陈墨言的眼底一片的狡黠,“当然,如果爷爷推荐我的人靠的住的话。”

    她这话换来田老爷子的吹胡子瞪眼。

    “什么话,那可是你爷爷我最信任的人……”

    “错,是您最信任人的儿子好不好?”

    听到陈墨言这样拆他台,老爷子忍不住眼又瞪大了些,“我是打小看着他长大的!”

    “那又怎么样?”

    当初,陈敏不也是她看着长大的?

    甚至她还一把屎一把尿的把她给拉扯大,养着她。

    到最后,她还不是眼睁睁看着自己去死,一脸平静的接受了自己的一切?

    似是感觉到自家孙女身上那一股子不对劲儿。

    田老爷子和田子航都朝着她看了过来。

    田子航更是眉头拧了起来,“是不是累了,这事儿你交给我……”

    “爸,对方的目的可是你女儿我呢。”

    人家欺负的是她呀。

    怎么能一招不过就直接让老爸出面呢。

    不过是一个念头间。

    她把自己身上的诸般情绪收敛。

    再次恢复成眉眼弯弯的笑,“人家不都是说打了小的出来老的吗,我这小的还没被打着呢,您可不能出现那么早呀,不然的话等到以后我真的受了欺负可怎么是好?”

    “有什么是好的,大不了他们来一回我打一回。”

    田子航轻哼了一声。

    语气里头全都是怒气。

    “好了,知道爸爸你心疼我,可是这是我工厂的事情嘛,我先出面,顶不住了您再上?”

    她语气里头带着的俏皮听的田子航好笑又好气。

    扫了她一眼,“你自己心里头有数就好,要是被人欺负的狠了可别回头偷着哭。”

    “怎么可能。”

    要哭那也绝对是别人啊。

    陈墨言觉得,她肯定不会是哭的那一个!

    事情进展的很快。

    几乎是陈墨言等人把这些资料递到相关部门的瞬间。

    帝都城所有够得上资格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情。

    尚老更是看着手里头的文件,忍不住抽了下嘴角,这丫头,还真的是半点气不受!

    “尚老,您看这事儿,顾太太能赢吗?”

    他身边的勤务员也是他的贴身警卫,看着尚老把资料放下,他才忍不住开了口。

    “你觉得呢?”

    对于这个人,尚老是把他当成自家子侄般对待的。

    此刻被他打断自己的思路也不以为意。

    只是反着问了过去,“你觉得,这事儿会怎么个收场?”

    “我就是觉得这事儿顾太太实在是有点太大胆了,她这样直接捅出来,这得引起多大的震动啊。”

    警卫员知道尚老对顾薄轩夫妻两人有些印象。

    但这个印象是好还是坏,还是怎么的,他多少有些摸不准。

    此刻说话也就留了三分的那种。

    尚老却是呵呵一笑,只是熟悉他的警卫员却是莫名的心头一跳。

    “尚老?”

    “你亲自去一趟,把这件事情从头到尾给我查清楚。”

    顿了下,尚老的声音平静,“孩子是咱们祖国的未来,是祖国的希望啊,如果这事儿是真的……”

    他的声音在这里噶然而止。

    虽然没有继续再说。

    但身旁的警卫却是心里头有了数儿:

    这事儿即然是尚老有所关注。

    并且是说了这么一句话。

    那除非顾太太给出的那些数据是假的,是伪造的。

    不然的话,这事儿的后果和影响。

    怕是大了去!

    有人欢喜有人愁。

    与那些人各异的心情不同,陈墨言把资料往上一递,便直接回了家。

    甚至她全那几个工厂的负责人放了几天假。

    让她们只要待在帝都就好。

    别到时侯找不到人。

    余下的想去哪就去哪。

    接下来,她自己和刘素躲在屋子里头嘀咕了半天。

    然后她对着刘素很是潇洒的摆了下手。

    竟然是回家陪四小只去了?

    这把刘素给气的。

    火是你点的吧?

    事情是你惹出来的?

    这火才开始烧,还没怎么样呢,她这个当事人竟然一溜烟的跑了?

    对此,陈墨言的理由很是理直气壮:

    四小只想妈了啊。

    要不,你也去结婚生个娃?

    到时侯我也给你优待!

    刘素,“……”

    陈墨言看着她哈哈大笑,一脸小得意的开车回家。

    车子开到家门口。

    她看到不远处停着的一辆车子。

    车子不熟悉。

    可站在那车子前头的人,她有点眼熟……

    呃,不,是认识。

    陈墨言本来不打算下车理人的。

    可是那车子和人就堵在她回家的路中间。

    想绕都绕不过去。

    没办法。

    她只好把车子停下,车窗才降到一半,吴良鑫拧着个眉头走了过来。

    他一身优闲服,双手插在裤子的口袋里。

    很明显的他是想努力让自己摆出副随意的姿态。

    可惜,他紧抿的唇却是出卖了他。

    陈墨言看他现在自己跟前半响不出声,有点不乐意的挑高了眉,

    “要是没事就让让啊。”她赶着回去看娃呢。

    有孩子的女人伤不起啊。

    心里头苦笑了下,吴良鑫扯了下嘴角,想让自己的笑容尽量看起来正常些,

    “听说你……那啥,最近还好吧?”

    “啊,挺好的,能吃能喝,你还有事吗?”

    “我是和你说正事,言……陈墨言,你那个奶粉厂卖掉吧。”顿了下,他试图让自己的脸上浮现出一种在商言商的感觉,可惜配着他幽幽的眼神,说不出来的怪异,“卖给我,我给你双倍,不,三倍的钱,怎么样?”

    “不卖。”

    陈墨言想也不想的拒绝掉。

    “你要是只是来谈这件事情的话,那么麻烦你让下路,我得回家了。”

    虽然不知道吴良鑫发的什么疯。

    莫名其妙跑过来买她的厂子?

    可是她又不缺钱。

    卖什么厂啊。

    再说了,就是卖也绝不会卖给他啊。

    “陈墨言,你,你怎么那么的倔呢,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

    看到她油盐不进的样子,吴良鑫忍不住也恼了起来。

    他的眉头紧紧的拧着,“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你要动的不止是那几个人,还有他们背后的人,这就是一条链,这中间牵扯了多少人多少事情,你算过吗,最后你又得了什么好?”

    “你要是有什么差子,你想过你孩子没有?”

    “咦,你吃错药了吗?发烧脑子烧糊涂了?”

    陈墨言有些不解的语气听到吴良鑫耳中更是让他火冒三丈。

    这个女人!

    他用力的捏了下自己的手,很想掉头走人。

    他是吃饱撑的才来这里和她说这些!

    可是,脚好像粘到了地下。

    拔不开。

    看着陈墨言一脸的莫名其妙,他试图和她讲道理,“陈墨言,你是个商人,在商言商,赔本的买卖不能做是不是,我现在给你三倍的钱,你再去弄别的不是很好?你和那些人闹腾起来,你这可都是实业,随便给你寻个理由或是借口的,一个不慎就能把你厂子给封了,到时侯你能怎么办?”

    “你想想你身后那些人。”

    陈墨言看着他,笑的更加的云淡风轻。

    然后,她歪了下头,红唇微微一掀,“抱歉,吴先生,你的钱和你的人一样,我都不想见!”嫌脏!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