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的钱,我不想赚!

    你的钱,和你的人一样,我不想见。

    因为,我嫌脏!

    莫名的,看着留下一地尾汽不见的车子,吴良鑫莫名的就想到了这个字。

    脏。

    气的他一脚踹到了身边的墙壁上。

    这个女人……

    被人弄垮,破产了也是活该!

    陈墨言可不理他怎么想,就是真的知道他是这样想的。

    她也不过是呵呵一笑。

    前世她能自己闯出一份属于自己的事业。

    虽然那会的规模很小。

    可却是她赤手空拳闯出来的。

    这一世,她身边有这么多的人,她有那么多的资源给她做依靠。

    她哪怕是真的输了呢。

    也绝不会落到前世那般的惨境!

    所以,他吴良鑫这个时侯跳出来做什么?

    想要让自己感激他?

    想要告诉自己,看看他现在都能保护自己,她当初没有选择他,是多么的错误?

    还是哪边凉快去哪边吧。

    回到家的陈墨言直接把外头的事情抛到脑后。

    全心全意的陪起了四小只。

    几个孩子都很可爱,粉嫩嫩的,看的陈墨言这个当妈的心软成一踏糊涂。

    在外头那么辛苦疲惫的算什么啊。

    一切都是为了孩子!

    “你看看你妈我为了你们多辛苦啊,你们几个赶紧长大,长大了妈妈我就不用这么辛苦喽。”把老四抱在怀里头,捏捏自家女儿的小脸,陈墨言嘟囔着,“怎么还那么瘦呀,这脸上就没几两肉。”

    陈墨言的袖子被人往下拽。

    她低头,看到是自家大儿子。

    然后,她还以为老大也要抱,伸手把他抱到自己另一个腿上。

    谁知道老大挣扎着又滑了下去。

    然后,还把老小也给拽了下去。

    同时,在陈墨言满是诧异的眼神下,当哥哥的老大伸手抱住了自家妹妹的脸,还扭头看了眼陈墨言。

    那小脸上严肃的模样看的陈墨言微怔。

    儿子这是几个意思?

    想来想去的,陈墨言脑海里猛不丁的浮起一个念头。

    难道是……

    她想了想,又把手伸过去,要捏小四的脸。

    结果竟然被自家大儿子给拦下了。

    小家伙还很是不满的啊啊几声,看的陈墨言有点懵圈。

    “儿子,你不让妈妈捏妹妹脸?”

    然后,她这里一伸手……

    当哥哥的一转身,整个人压到了妹妹的身上。

    估计老大心里头还得意呢,这下妈妈就没办法捏妹妹脸了吧?

    陈墨言把儿子和女儿分开,很是无语。

    她不就是捏了下女儿脸?

    大儿子那小眼神,好像瞧着她是大灰狼……

    不是,他才多大啊。

    就这么的护着妹妹?

    想到这里,陈墨言又忍不住高兴了起来。

    伸手抱住自家大儿子,吧啦在他脸上啃了一口,“我们家老大不愧是当哥哥的,对,记着呀,以后就这么的保护妹妹和弟弟哦。”

    “这是怎么了,瞧你把大宝给抱的,是不是抱太紧了?”

    “赶紧松开松开,别弄疼了大宝。”

    田老太太瞧着自家曾外孙那小眉头皱着的样子,忍不住就心疼起来。

    对着自家孙女也没了好脸色。

    陈墨言却是不以为意,由着田老太太把自家儿子抱过去,她笑嘻嘻的起身,“奶奶有什么吃的呀,中午咱们吃什么,我饿了哦。”一边说一边去了厨房,齐阿姨正在煮饭呢,看到她进来,笑呵呵的递过一个大鸡腿,“言言饿了啊,来,先吃一个垫垫肚子,咱们一会就开饭。”

    “谢谢齐阿姨。”

    午饭吃到一半。

    门口来了几个不速之客。

    尚老带着警卫不请而至。

    田老爷子看到来人也没多大的惊讶,都是认识的人,以前也不是没打过交道,这会儿他是退了下来,就想着一心在家里头陪四小只,没心思去理会外头那些事情,可不代表他就真的什么都不晓得。

    更何况,还有个让他操不完心思,爱折闹的孙女?

    扒了口手里头的饭,他对着尚老招招手,“吃饭了没有,要不要一起吃?”

    “好啊,那就一起。”

    因为不知道底细,齐阿姨一听这话立马就站起身子去拿碗筷。

    倒是田老太太有些担心。

    不过她嘴唇蠕动了两下,看了眼自家老头子,也低下了头。

    然后,陈墨言就看到她爷爷和尚老两个老头坐在一块吃饭。

    看着他们两个吃的津津有味。

    陈墨言觉得眼有些不够看:尚老不是和她爷爷不对付?

    怎么这两个人见面,这么平静?

    书房里头。

    陈墨言父女两人坐在尚老的对面。

    田老爷子则坐在另一侧,斜着眼看向尚老,“你来做什么?我可没请你过来……”

    “上门就是客,这就是你待客的方式?”

    “我看你这脑子是在家里头闲的,生锈了吧?”

    尚老的话丝毫不客气。

    听的陈墨言嘴角忍不住抽了两抽。

    嗯,难怪外头都传这两位是坐在一块就针尖对麦芒。

    就这样的方式,他们两个不吵才怪。

    要不,让他们继续吵?

    陈墨言想了想,有些好奇的在一侧把身子往后靠了靠。

    准备坐在一边先看会戏。

    尚老看到她这样子,心里头无语的笑了下,这丫头,果然有趣儿!

    他摇摇头,直接看向了陈墨言,“你爷爷就是个棒槌来的,言丫头,咱们不理他个老头子,来,咱们谈谈正事,你现在和我说说,你要怎么办?”尚老看着陈墨言,声音里头带了几分的笑意,“那些人现在可是来势汹汹,一个个的都嚷着说你是诬告呢,而且,可是有不少人把你告到了我的眼皮子底下。”

    “我还能怎么办,我可是给了你们报告的。”

    陈墨言的声音脆生生的。

    如同大珠小珠落玉盘般的好听。

    “那些数据还不能证明什么吗?”

    陈墨言歪了下头,笑盈盈的,“如果那样的结果你们都不重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

    话罢,她还摊了下手。

    做了个无可奈何,随你们的动作。

    看的尚老又笑了起来。

    顿了下,他收笑,摇摇头,语气里头有几分的惋惜,“还是年轻啊,你可知道,你这次交出去的样本结果已经经出来了?”这也就是他,提早知道了这个结果,想了又想的,他最终还是没能稳住,带着人走了这一趟。

    直到这会儿。

    看到陈墨言这个样子,他都有些不确定自己这一趟是来对了还是错。

    对面。

    陈墨言听到这话心里头就是咯噔一声。

    她猜想到的最坏的结果来了?

    眸光微敛,她的声音里头多了抹让人听的出来的凛冽,“尚老突然来这么一趟,又突然说了这话,想来,这结果应该和我递上去的不一样吧?而且,不但是不一样,还和我递上去的完全相违,是不是这样?”

    “你说的没错。”

    在他知道的这份结果里头,奶粉出问题的虽然也有几家。

    可都是不起眼的小厂。

    当然,陈墨言这丫头的奶粉厂,是问题最严重的。

    他看着陈墨言,语气不明,“你还年轻,有些风浪不是经不起……”

    “放屁,我们家言言说她的东西没问题那就是没问题,还有,那个测这个鬼东西的人是谁,你把他给我叫过来,我非好好的问问他是怎么测的,说话敢不敢负责。”

    说这话的是田老爷子。

    他一巴掌拍到了桌子上,满脸怒意。

    看的对面尚老摇摇头。

    然后,他慢条斯理的对着田老爷子开了口,“这人,不是你推荐的吗,不是你最信得过的人?”

    田老爷子瞬间卡壳。

    满脸的怒气,“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他绝对相信自家孙女的话。

    可是检测的人也是他相信的人……

    这中间绝对是出了差子的嘛。

    陈墨言却是笑了笑,“爷爷,这事儿尚老会给咱们查清的,您别生气了,气大伤身哦。”

    “对对,我说尚老头呀,这事儿可不是小事,你可不能坐视不理。”

    田老爷子哪怕再看尚老不顺眼。

    这会儿也不得不看向他,“这可是关系到孩子的事情,是咱们国家的希望啊,这事儿得严查。”

    “我也是这个心思。”

    不然的话,他也不会特意走这么一趟了。

    “那你打算怎么做,还在这里头坐着做什么,赶紧去让人查啊。”

    “还有我可告诉你啊老头,我孙女的话肯定是真的。”

    “她说她的东西没问题那就是没问题。”

    尚老笑了笑,突然看向了陈墨言,“丫头,送我一程如何?”

    这是有话要和自己单独说?

    陈墨言立马站起身,“好啊,我送您。”

    直到走出自己家。

    不远处一辆极是不打眼的车子上走下两个人。

    “尚老……”

    “行了,你们都在外头等着,我和这丫头说几句话。”

    “是,尚老。”

    车子里头只余下陈墨言和尚老两人。

    陈墨言看着尚老,想了想,最终她还是选择了主动先开口,

    “尚老您为什么相信我?”

    正如同刚才尚老自己想的那样,要是他不相信陈墨言的话。

    就不会坐在这里了。

    陈墨言也是这样想的。

    她有些好奇,“您就那么相信我说的话是真的?”

    “呵呵,我也不确定。”

    “不过,我老头子想了想,觉得还是想相信一下你。”

    陈墨言有点方,这话,嗯,够任性。

    对面,看着她脸上无语的样子,尚老呵呵笑了起来,“好了,现在这里也没外人,和我说说你是怎么想的吧?”

    “啊,我哪里有怎么想啊,是那些人想把我的厂子搞垮,我这人呢,自然是不想着倒闭嘛,开个厂子不容易呀,想来想去的,她们说我的东西不对,那就一块都验一下呗,没想到就出来这么个结果呀。”

    陈墨言两手一摊。

    满脸的笑,“尚老,真的,我真的就是这么想的啊。”

    没别的想法!

    尚老也懒得去理会她说这话的真假,深邃的眸子望定她。

    看的陈墨言不由的心头有些发虚。

    同时,她又在心里头暗道,这上位者不愧是上位者。

    看着这么个老爷子。

    光那眼神看的,她都有些忍不住心里头发毛……

    好在,她撑了下来。

    这点倒是让尚老有些诧异,这丫头,竟然敢和他对视?

    不过想到她上次就那么鲁莽的闯到自己跟前。

    让自已帮她调用直升机的事儿。

    他不禁又在心里头笑了几声。

    这丫头,分明就是不怕自己的呀。

    也好。

    有这么个丫头瞧着挺有趣的,也不错。

    他看向陈墨言,“好了,咱们也别再绕圈子,说说,你后续是怎么安排的?”不等陈墨言开口,尚老直接加上一句,“可别和我说什么都不知道的鬼话啊,你要是真那样,有什么事情可别找我,我可不帮你。”

    陈墨言,“……”这是欺负她没后台!

    最后,她只能叹气,“尚老您果然是明察秋毫,什么事情都瞒不过您啊。”

    “别给我戴高帽子,戴也没用。”

    “说正事。”

    陈墨言心里头翻个白眼,声音平静,“那个人是我爷爷推荐过来的,我虽然相信我爷爷,也相信他推荐过来的人,可您却别忘了我是个商人,不过就是谨慎了些,做了些别的二手准备罢了。”没想到还真的就用到了。

    直到这夫儿她都有些好奇。

    她爷爷推荐的那个人肯定不是一般人能说的通的。

    一个人品什么都信得过的人。

    会为了什么事情而违背良心,做假?

    对方就不怕事败?

    尚老看着她,默了默,好半响才开口道,“你一点也不像你爷爷。反倒是像田健。”

    田健那个老狐狸?

    然后,这老头是在变相的说自己是小狐狸?

    她抽了下嘴角,呵呵笑两声,“老爷子,我可不是狐狸,不过就是谨慎罢了。”

    不然的话,她这次不就得栽个大跟头?

    “有问题的厂家已经得了消息,你就不怕他们会把那些奶粉收回去?”

    陈墨言有些好笑的扬扬眉,“收的完吗?”哪怕是把市面上的都收了,她手里头还有呢。

    尚老看着她一脸狡黠小狐狸般的模样,忍不住有些好笑。

    这丫头。

    他摇摇头,顿了下,难得的主动开口,“那些资料,给我?”

    陈墨言想也不想的点头,“给您给您,都给您。”

    这下换成尚老笑了。

    “你就那么相信我?”完全是把陈墨言刚才的那句话整个的还给了她。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