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13章 机遇,矛盾
    你就那么相信我?

    陈墨言听着这话后顿了下,想了想后才点点头,“我信您。”

    不管是尚老的威望,还是名声。

    以及,她从她爷爷嘴里头听出来的那些,想来想去的。

    她还是决定相信尚老。

    最重要的是,不相信也没别的更好人选啊。

    她这份心思尚老哪里看不出来啊。

    呵呵一笑,“行,你即然相信我,那我就管上这么一回。”

    事关民生和孩子的大事。

    他,是得出这个头!

    送走了尚老,陈墨言转身回到家,田老爷子和田子航都很是体贴的没有多问她什么。

    几个孩子更是被齐阿姨和田老太太哄到了儿童房去玩。

    陈墨言一个人坐在书房中。

    耳侧是尚老临行前和自己说的那几句话。

    好半响,她抿了下唇,轻轻的叹了口气:

    果然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已呐!

    尚老那边没什么消息,事情就这样僵持了下来。

    深市那边。

    卫太太的女儿已经没有了什么大碍。

    赵西亲自和医生沟通过几回,知道是真的没什么事情,肯定可以出院的。

    但是卫太太不肯。

    眼看着刘素来了几次就不见人。

    而且,应该是潜意识里头觉得刘素不好说话,便盯死了赵西。

    说来也是好笑。

    最初开始的时侯,赵西几个是一心想着息事宁人。

    满满的诚意和卫太太商谈这件事情。

    可是,卫太太不知道是听了谁的怂勇还是怎么的,狮子大开口,死不退让。

    三百万。

    这事儿就僵到了这。

    等到刘素一来,三言两语直接就把卫太太给瞥到了一边。

    到现在,事情已经不只是单纯的奶粉的事情。

    如今众人等的也就是一个结果。

    卫太太现在倒是想退几步,可惜,没人理她了。

    用赵西的话就是,“这事儿啊,不急,即然卫太太觉得您女儿还没好利落,那咱们就且住着吧,孩子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然后,她也不理卫太太,直接把人晾在医院就回了帝都。

    当然,医药费她还是交的很充足的。

    尚老插手这件事情的第七天。

    刘素等几个人都凑到了陈墨言的身边。

    “言言你说,这事儿不会是出什么差子了吧?”

    赵西是其中最为担忧的。

    最开始的时侯,在知道陈墨言让她两边跑,盯着那边的事情时。

    她是很有几分忐忑的。

    一个女人啊。

    还带着个不足周岁的孩子。

    哪怕有陈墨言处处为着她开绿灯,甚至她去深市的时侯把孩子就放在这边。

    哪怕齐阿姨等人都是她完全能放心信任的。

    可这是她的女儿啊。

    她身上掉下来的肉。

    怎么可能会不想,不担心不挂心?

    好在,她咬咬牙撑了下来。

    就在她松了口气,把那边的事情理出个头绪。

    并且日见收效时。

    竟然掉头出了这么一桩子的事情……

    赵西甚至想,自己不会就真的如同小时侯邻居那些人说的那样。

    她就个灾星啥的吧?

    陈墨言虽然不知道想什么,可却也了解她心思不安,只能尽量的安慰她,“所有的证据和道理都占在咱们这边,肯定不会有事的,至于现在,你就当是放大假好了。不过,我相信这个结果用不了多久了。”

    尚老那边没消息可不代表他没动静。

    虽然她在这帝都除了商场生意没和什么人来往过。

    可是,她爷爷有啊。

    她爸甚至她姑姑姑父都是有不少人脉的。

    别的事情上不敢说。

    但打听消息这些,绝对不会落后太多。

    她听到的那些消息,可没这么的平静!

    “我觉得,结果也就是这几天了,所以,别想那么多,好好的休息,陪孩子,等到过几天呀,到时侯忙的你想回家看孩子都没时间的。”

    “嗯,我听你的。”

    陈墨言即然是这样说,赵西也就直接放下了别的心思。

    专心陪起了赵小宝。

    看着她们母女两人很快玩闹在一起,陈墨言扭头看向旁边的刘素,“怎么回事,瞧着你这一大早过来就愁眉苦脸的,好像天塌了似的,来,给爷笑一个看看?”

    “天虽然没塌,可是言言,这段时间你知道咱们几个地方走了多少人吗?”

    想想这其中还有不少被同行给大手笔挖走的中级骨干。

    刘素就有些郁闷:

    言言可从来没有愧待过他她们半分呀。

    这外头不过是些许传言。

    那些人竟然就忘记了言言对她们的好,转而投到了别人的怀里……

    “笑,你还有心情笑的出来。”

    “到时侯真的缺人手,我看你怎么办。”

    刘素白了眼陈墨言,有些气馁,“你怎么就不当回事儿似的,真的就一点不担心?”

    “有啥好担心的?”

    陈墨言有些奇怪的看了眼刘素,然后她眨眨眼,一脸的轻松,

    “这不是有你们的嘛,我很相信你和林同朱兰几个的。”

    她对上刘素瞪过来的双眼,满脸笑意,“我可是四个娃的妈哦,你舍得让我多操心吗,还有,我现在是一孕傻三年,所以,为了不让我自己这生锈还没缓过来的脑子耽搁你们的事儿,我觉得我还是得放手的好。”

    刘素,“……”她就没见过这样的老板!

    又等了三天。

    陈墨言没有等到尚老的消息,却等来了全国奶粉业的大震动。

    严查,彻查。

    当然了,这是陈墨言等商界的人所了解到的。

    可是在一般人不知道的帝都。

    陈墨言却是通过田老爷子等人得知,这一次,被牵扯进去,直接或间接垮台的人可是不少。

    甚至还有两个是正部级人员!

    副部级更是好几个!

    田老爷子生怕陈墨言不知道这其中的区别,还特意给她上了一节课。

    最后,他看着陈墨言眼里头有欣慰、有欣赏。

    但更多的却是担心和忧心。

    “你说说,你这丫头啊,平时瞧着说话就带着个笑,谁见了谁不夸你是个好说话的,懂礼貌,可是你瞧瞧你做的这事儿。”要不是他亲自把这一切都瞧到了眼里,他都不可能会相信几个部级副部级的人就因为这小丫头而落了马!这事儿,换成他年轻那会,敢做吗?

    他是敢的。

    可是,一来他是个男人,二来他打小受的教育就是爱国保家啊。

    那些个蛀虫自然是要收拾了。

    可这丫头呢?

    陈墨言嘿嘿笑,“爷爷您喝茶。”

    “喝什么喝啊,我都快被你给吓死了。”

    说是吓死了。

    老爷子的眼底却是没有半分的惧意或是紧张什么的。

    那些人啊,就该收拾!

    他家孙女可没做错半点。

    不过,赞同却不代表他就放心,“以后再有这事儿啊,你还是别出头了。”

    早知道他就该让那个逆子去处理。

    省得事后他还得帮着这丫头提心吊胆的。

    与此同时。

    国家相继出台了一些相关的检验规定,并且附了国家检验安全放心奶粉品牌。

    墨言品牌,赫然在列。

    而卫太太之前给女儿一直喝的那个国内知名品牌却被检出严重不合格。

    甚至里头涉及到一些对孩子身体很是不好的因素。

    这让卫太太整个完全接受不了。

    毕竟说出来她把这事儿死赖到陈墨言的工厂。

    但是自家人知自家事。

    她女儿抱这个牌子的奶粉也不过就是大半个月的事儿。

    那一桶奶粉还没喝完呢。

    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

    后来更是听了某些人的教唆,一心一意赖着陈墨言。

    想要讹她们一大笔。

    她心里头打算的可是好好的,有了这么大笔钱。

    不管是她们做生意还是买个房子什么的。

    都不是难事了啊。

    可是,看着赵西递到她手边的报纸,看着那上面大大的红字标题。

    卫太太惊的唇都抖了起来,“怎,怎么会是这样?”

    “不是你们的,那那……”

    她们住院花用的这些钱怎么办?

    下意识的,卫太太脑海里头一个念头就是这些花费怎么办。

    她们可没钱还啊。

    赵西扫了她一眼,暗自摇摇头,“卫太太,我已经和医生商量过,您女儿已经康复,完全可以随时出院……如果您还坚持不出院的话,余下来的费用,我们不会再出。”

    “不,不再出钱?”

    “对,不出钱。”

    赵西看着卫太太难看的脸色,声音平静,“如果您不同意我们这个决定的话,您可以往上告。当然,我们也会对您起诉,起诉您敲诈勒索,故意诬陷诽谤我们工厂,意图要挟我们给您大笔的资金。同时,”她眸光微转,就看到卫太太眼神都开始发慌,发乱的样子,忍不住垂下了眸子,“我们会对您女儿之前住院的费用进行清算。”

    “你,你们怎么能这样?”

    清算什么啊。

    那些钱可都随时花出去了的。

    她哪里有钱还?

    “我们为什么不能这样?”

    赵西身上的气势一变,再也没有了之前面对卫太太时的和颜悦色。

    “您女儿为什么会是这样,到底是因为我们家的产品还是因为别的牌子,您女儿的情况您这个当妈的应该是最清楚的吧?还有,需要我们去废品站那边找找您女儿喝的奶粉盒子吗?”

    “你,你……我们下午就出院!”

    卫太太这会儿是真的被吓的腿软。

    二话不说答应赵西出院。

    又拉着她的手好说歹说的,一心想着要赵西别再去追究那些花出去的钱。

    对于这件事情,赵西只是告诉她,她会回去和老板好好说,再商量的。

    解决了卫太太的事情。

    赵西回头给陈墨言打了个电话,和她说了这事儿后就一心扑到了工厂的事情上头。

    这次重开可是陈墨言几个凑在一块想了好几天的事儿。

    籍着国家整顿的风声。

    大张旗鼓的开。

    陈墨言要的就是让那些人看看,看清楚,她,不是那么好打压的!

    别到时侯踩她不行。

    反把自己给葬送了进去!

    帝都。

    这天中午陈墨言才准备出去吃饭。

    就被一个有些眼熟的人给拦住,“顾太太,尚老请您过去一趟。”

    尚老……

    陈墨言被这个名字给惊了下,然后再看眼前的人顿时就想了起来。

    可不就是尚老身边的那个人吗?

    想着自己上次请尚老帮忙,虽然事后尚老没给自己消息。

    可她却是实打实的得到了不少好处的。

    自己是该亲自去道声谢。

    更何况,她心里头还有几个问题想要当面问尚老……

    陈墨言眉眼弯弯的笑,“不知道尚老在哪?”

    “在家,顾太太请。”

    因为对方是开着车子来的,陈墨言就没有自己开车。

    不过她上车后当着那个警卫员的面给林同打了个电话,让他和顾薄安说一声。

    回头把她车子开回家。

    林同倒是还想问她这是去哪,连车子都不开了,陈墨言却是只草草两句便挂了电话。

    前面的警卫员专心开车。

    陈墨言一个人坐在后头的车子上,索性闭目养神。

    半个小时后。

    车子甫一停下。

    陈墨言便唰的一下睁开了双眸。

    “到了,顾太太您请下车。”

    “谢谢你。”

    陈墨言弯腰下车,朝着那个警卫员道了声谢,然后跟着他走进了小院。

    虽然来过这里一回。

    但上次事情紧急,她又一门心思的担心着孩子。

    自然没什么心思去打量什么。

    这会儿大中午的过来。

    又是被警卫员亲自带过来的。

    陈墨言随着他神色自若的往里头走,一边极是坦然的打量着尚老的住处。

    和田家老宅的朴实有几分的相似。

    可比起老宅那边的古朴,这处却又多了几分的严谨。

    还有肃然。

    当然,这也是和尚老的性格以及还没有完全退下来的身份有关。

    陈墨言被带到尚老的书房。

    生活秘书轻轻的敲了下门,“尚老,顾太太到了。”

    “唔,让小陈进来吧。”

    小陈……

    陈墨言笑了笑,抬脚走进去,“尚老您好,不知道您找我是什么事情?”

    “没什么,就是觉得上次的事情应该和你说说,不过我这几天有点感冒,他们不让我出去,就只好把你给嘂过来了,怎么样,即然来了,要是不嫌弃我老头子,不怕我把感冒传染给你的话,就陪我这个老头子去吃顿饭?”

    陈墨言,“……”

    不过肚子里正闹空城计呢。

    她也没矫情,只是眉眼弯弯的笑,“我怕您嫌我吃的多,把我赶出去。”

    尚老哈哈大笑。

    一顿饭,警卫员守在了门外的厅里头。

    然后,他就听到里头尚老的笑声就没断过。

    心里头不禁对陈墨言就暗自嘀咕了起来:

    不知道这个顾太太哪里让尚老这般的看重,竟然还请她吃饭?

    不过对于陈墨言竟能逗的尚老哈哈笑。

    还多吃了小半碗的饭。

    警卫员还是很高兴的。

    客厅里。

    陈墨言陪着尚老说了小半个小时的话。

    直到门口警卫员的身影闪过了两回。

    陈墨言才笑着起身,“尚老,我可是得回去了啊,不然我家里头那四只可是要大闹天宫了。”

    “呵呵,要不是你说,我都忘了你是四个孩子的妈妈。”

    说到这事儿尚老也是有些好奇。

    这丫头,连生个孩子都得和别人无众不同的。

    人家是双胎,三胎。

    她倒是好,一次性的来四个!

    想到那一晚她求到自己这里时的惊惶失措,六神无主。

    再看看眼前这个坦然自若,不管自己说什么,她都能笑语嫣然给化解的女孩子。

    尚老不禁愈发觉得好奇起来。

    这丫头,还能给她多少的惊喜?

    “行,我让人送你回去。”

    陈墨言道了谢,转身的当,她最终咬了下唇,又停住了脚。

    “尚老,我能问您一个问题吗?”

    尚老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和顾薄轩有关?”

    “是。”

    即然被人看穿了,陈墨言自然也不会再扭扭捏捏的否认什么的。

    在这样的人面前遮掩解释。

    那才是蠢。

    “你可以问,不过,能不能问答……”

    陈墨言一脸的真诚,“我就是想知道,他这次的调动,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如果你要说的生命危险,那应该是没有。”

    但是相较于以前动不动出去任务,稍一不慎就危及生命。

    这会子的顾薄轩应该更紧张的是他的职位。

    以及,前途吧?

    不过这些,尚老不打算和陈墨言说出来。

    她要是能领会,那就是懂。

    不然,就当无知是福吧。

    直到回到家。

    陈墨言还没有从尚老那一句话以及他看自己时那意味深长的眼神中回过神。

    忆及到她爷爷说的那些话。

    陈墨言哪里还会不清楚尚老回自己那句话的意思?

    以前,顾薄轩需要担心的是他的生命。

    可是现在,自己需要担心的是他的前程!

    稍一不慎,一步错,步步错!

    同时,这所谓的一步错也包括自己这里吧?

    她揉揉眉心。

    苦笑,这世上,果然没有什么免费的午餐啊。

    你想要什么。

    就得去付出,去拼,去争取。

    余下的,就看运气,看天意!

    好在,陈墨言对于运气和天意这些并没有特别的在意。

    就是有,她也觉得,老天爷明显还是比较偏爱她的嘛。

    运气呀,她和顾薄轩肯定会有的!

    ……

    顾家村。

    顾爸爸的腰伤还没有好利落。

    不过当时就是轻微扭伤,在床上休息了几天,这会儿已经能正常下地。

    就是得走的慢些。

    在床上躺了半天,他觉得有些闷。

    就想着下地去走走。

    走出门,就看到院门口顾妈妈正和一个人拉拉扯扯的。

    看到顾爸爸从屋子里头走出来。

    顾妈妈脸色一变,把身边的人推了一把,“你赶紧走,姑回头再找你。”

    小利看了眼手里头的几张钱,眉头拧的死死的。

    就这么丁点?

    不过他还是转身离去。

    顾爸爸看着走回来的顾妈妈,脸色铁青,“又是来要钱的?”

    ------题外话------

    第二更十点前…我滚鸟…。过年我要存稿存稿存稿,大家都保佑我过年不断更哇。哈哈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