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顾妈妈的嘴唇动了两下,“那啥,孩子,孩子是来送喜贴的……”

    是大康。

    下个月结婚。

    顾妈妈有些拘谨的看了眼顾爸爸,“老顾,咱,咱们到时侯一块去吧?”

    “我不去,你自己过去吧。”

    如果是以前。

    两口子结婚这么多年,顾爸爸肯定无论如何都会给自家媳妇这个面子的。

    可是现在……

    想想最近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自打年前媳妇那个娘家哥嫂去世,自家媳妇这就和魔怔了似的。

    一门心思都放到了两个侄子的身上。

    真的就是恨不得把整个顾家都搬到娘家去吧?

    更何况,他这个腰伤……

    当着儿子的面他终究是给顾妈妈留了几分的颜面。

    可这伤是怎么弄的,她心里头不清楚吗?

    自己怎么可能还会去?

    “老顾,小利他不是说了吗,那天真不是故意的,他就是一时太激动,这才不小心推了你一下,孩子不是后来和你道歉了吗?咱们是长辈……这孩子爸妈都没了,结婚这么大的事儿,总不能让人瞧了笑话吧?”

    这爸妈没了。

    两个村儿隔的这么的近。

    结婚这么大的事儿,亲姑父不去,像什么话?

    顾爸爸只是扫了她一眼,“你要去就自己去,还有,我已经和言言他们说了,以后不会再往家里头打钱。”顿了下,顾爸爸果断的加上一句,“你就是再和他们要,我也不准他们再给了。不然的话,我就不认他们。”

    “你,你怎么能这样说?”

    这下顾妈妈终于着急了起来。

    她过年和邻居拿的钱,还有之前才答应给大康买首饰的钱还没着落呢。

    说不得到最后她还是得给儿子要。

    要是老头子这样一打招呼……

    顾妈妈有点恼,“你怎么能这样,他们也是我的儿子儿媳妇,我又没做别的事情,和他们拿点钱怎么了?再说了,言言管着那么多的人,做着那么大的生意,一天不知道赚多少呢,我就让她拿钱帮下自家表哥没问题吧?”

    “他们是你的儿子儿媳妇,这话没错。”

    “可我是他们的爹,亲爹。”

    “是,借钱给亲戚,表弟没问题,可是那也得看是借还是白送吧?”

    “言言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吗?”

    “你就这样上下嘴一张,几千几千的就给你打过来,然后你一转眼给了你娘家侄子,那是两个什么玩意儿?那就是两个白眼狼!我早说过了的,你自己怎么帮我绝不会说二话,因为那是你侄子,可是,你别想用我儿子我儿媳妇的钱去帮衬他们两个,还有,你最好别再打什么主意,村子里头的人我也说了,以前的钱我会年底大轩他们回来的时侯还,但是以后谁要是再借给你钱,谁借给你的,到时侯就直接找你自己去要。”

    “这个家里头不会再有谁帮你还半分钱!”

    对于自家这个老伴钻了死牛角尖,顾爸爸也是很发愁。

    再让她这样闹腾下去。

    儿子媳妇怕是都要对她们老两口敬而远之了。

    这个家还怎么是一个家?

    关键的时侯,顾爸爸觉得自己是个男人,还得拿主意。

    “还有,如果你觉得你侄子没人管,那么大人了可怜的话,你要是想,你甚至可以过去他们那边住,刚好亲自照顾他们,帮着他们打理一切。”顺便看看那两个小混账会不会说你一声好!

    对于自家媳妇那两个娘家侄子。

    顾妈妈是身在局中,看不透。

    顾爸爸这个旁观者可是瞧的通通透透:

    那两个,那就是个白眼狼!

    彻底彻尾的不是东西啊。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老顾,你要赶我走?”

    顾妈妈的脸色很难看。

    眼里全都是不可置信的震惊,“老顾,你把话说清楚,你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她要是想,可以住过去照顾两个娘家侄子?

    他们那么大了要她照顾什么?

    这里才是她的家呀。

    要是顾爸爸知道这话肯定会觉得无语:

    感情你也知道他们那么大了啊,你知道还大把大把的撒钱过去?

    顾爸爸不知道,更懒得多想这些。

    只是看了眼顾妈妈,“你刚才不是说婚礼吗,我以为你不放心,过去帮着操办的。”

    “我是要过去呀,可是两个村离的那么近,早去晚回就好了。”

    顾妈妈说到这里声音顿了一下,“老顾,你,是不是不想我过去帮忙?”

    “去吧,你想去就去。”

    顾爸爸摆了摆手,转身走进了屋子里头。

    留在院子里头的顾妈妈无力的叹了口气,眼神里头多了抹茫然。

    她做错了吗?

    可那是她哥哥的孩子啊。

    嫂子为了求她,都死在了她的眼前……

    要是儿媳妇能帮着找份工作,把两个侄子安置了多好?

    可是言言却……

    想来想去的,顾妈妈心里头对陈墨言不知不觉的涌起几分的怪怨。

    当然了,她倒没想别的,就是觉得她那里那么多的人,怎么就放不下自家两个侄子?

    陈墨言倒是没想到顾妈妈因为这事儿起了心结。

    不过她就是知道,怕也不会吐口。

    她是拿钱请人做事,可不是拿钱去请两个祖宗供着的呀。

    一锅汤被个老鼠屎坏掉?

    她脑子抽了呢。

    顾妈妈这里情况不断,她自然能从顾薄安嘴里头多少听到那么几句。

    而且,陈墨言也不可能真的撩开手不管。

    期间还是和顾爸爸通过几回电话的。

    在知道了顾爸爸的意思之后,陈墨言回头就给顾薄轩打了个电话。

    把他家里头那点子事儿都说了一遍。

    最后,陈墨言坏心眼的把皮球踢到顾薄轩身上,

    “那可是你爸妈,现在你说说,这事儿该怎么办吧。”

    嘴上这么说,心里头却是暗自腹诽着,这丫的要是敢说让她继续拿钱给他妈,她就让他自己直接寄,以后他家里头的那些事儿她就一件一点也不管,全部让他自己搞定去!

    还好,顾薄轩想也不想的就开了口,

    “那咱就听爸的。”

    又好声的哄了陈墨言半天,直倒把自家小丫头给哄笑,然后小两口又说了些别的逗趣话,眼看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顾薄轩是抱着电话舍不得松手:看不到人,听听他家小丫头的声音解解馋也好啊。

    倒是陈墨言,把心里头的些许郁气发泄了一番。

    这会儿人简直是神清气爽的。

    和顾薄轩说了一会话就忍不住想挂,“你不是刚才还说困吗,赶紧去睡吧,我去看看孩子去啊。”

    然后,陈墨言就连声催着他挂了电话。

    单手举着电话,听着话筒里头传来的忙音,顾薄轩不禁苦笑了起来。

    他这地位呀,一落千丈!

    第二天顾薄轩正寻思着中午或是傍晚忙完就给家里头打个电话。

    没想到他这里电话还没打过去。

    顾妈妈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是来抱怨的。

    听到顾薄轩的声音,顾妈妈的声音里头全都是气愤,“儿子你说说,你爸他现在是不是心里头就没有这个家了,竟然说什么让我去你舅舅那边住,还说啥暂时不用回来也没事,他这是什么意思啊,是想把我给撵走,再找一个年轻的吗?我就是死也不会如他愿的。”

    最后这句话顾妈妈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一字一字的。

    似是从牙缝里头蹦出来。

    “妈你想到哪去了啊,真是的,你和我爸都多大的人了啊,加起来一百多了还有什么好闹的?”

    顾薄轩听着他妈的话不禁满脸的无语。

    想想他妈这话,估计他爸最近这段时间也是应该很头疼吧?

    摇摇头,他把电话离的耳边远一些,以避被顾妈妈的一惊一乍给刺到耳膜。

    听着顾妈妈的声音约摸下了下去。

    顾薄轩把电话拿回来,“妈,你消消气,我爸那脾气您还不知道吗,行了,您先消消火,听我说几句?”

    “说说,说什么说,你们全都是一个鼻孔出气的。”

    顾妈妈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对着顾薄轩这个大儿子就责怪了起来,“要不是你媳妇不肯帮这个忙,妈哪里用得着费这么多的心思?你说说你,我养你这么个儿子做什么?连个媳妇都管不住。”

    听到这,顾薄轩哈哈一笑,“妈,你可别这样说啊,我这还不是和我爸学的?”

    言外之意,我爸还不是没管的住您?

    顾妈妈反应过来之后对着顾薄轩又是一通说教。

    顾薄轩也不打断她,让她说。

    自己则把电话放的远一些。

    直到顾妈妈说了差不多有十几分钟,顾薄轩才把电话拿过来,“妈,你说完了吗,要是说完的话,我也说几句?”

    “你说吧,妈听着呢。”

    顾薄轩的声音平静,“妈,你还记不记得我和言言结婚时和你还有爸说过的话?她的就是她的,永远都是她的,这一辈子都不会改变什么,这些年儿子我在部队当兵,您觉得我有什么钱娶媳妇养家,养孩子?四个孩子到现在,每个月的花销妈你算过吗?你没有吧,你只看的到言言的钱多,只想着她帮家里头理所应当。”

    “可是妈,你怎么不想想你儿子我是个男人,我才是应该赚钱养家的那一个?”

    “我一没钱二没权,如今言言一个女人撑起这个家,这是没错吧?”

    “妈你再这么的闹腾下去,是想看你儿子我离婚吗?”

    “怎么可能会离婚?”

    她儿子那么优秀,那么好。

    怎么可能会被离婚?

    “儿子,妈真的没那样想过!”

    “可是妈,你现在现在那样做。”

    对于顾妈妈,顾薄轩同样没有留半点的情面,“我和爸的意思是一样的,妈你帮他们两个可以,你是当姑姑的,我舅舅舅妈再如何,他们人不在了,逝者为大,可是妈,你要把咱们这整个家给搭进去吗?”

    “为了那么两个人?”

    “你把我和言言给你们的钱转手掏了出去,我也好言言也好都绝不会有二话。”

    “那钱即然是给你们的,你和我爸怎么花都随你们的意。”

    “可是,妈,你把家里头的钱花光,还和邻居借了那么多钱,回头再和言言还有安子拿钱,然后去给那两个人,你有没有得他们的一声好?妈,在你眼里头,咱们这个家,这个家里头这么多的人,加在一块还不如你那两个侄子吗?要真是这样的话,妈,我觉得我很赞成我爸的话,你不如住过去,就近照顾,挺好的。”

    “你,你是想气死你妈我是吧?”

    顾妈妈是想着来找大儿子诉诉苦,顺便看看他能不能帮着自己劝劝顾爸爸的。

    可是没想到却得了顾薄轩这么一句话。

    她忍不住抱着电话就哭了起来。

    顾薄轩不心疼吗?

    心疼。

    可是他妈现在这个状态,绝对不能纵容啊。

    “妈,言言之前问过我来的,她甚至担心你和爸在家吵架,都想着抽空回家去看看,可是被我给拦下了,我觉得她没有回去的必要。”顾薄轩在电话里头听着顾妈妈的轻泣声,狠了狠心,“你自己的两个亲儿子都不如你那两个娘家侄子,你最疼的小儿子都挨了你一巴掌吧,言言这个儿媳妇回去有什么用?”

    “你一个气不顺,还不得直接把人朝着外头赶啊?”

    “我家媳妇妈你不疼我自己疼。”

    顾妈妈被这话气的,一口老血要喷出来。

    “我什么时侯撵她了,是她自己这个当儿媳妇的没做好,连这么点事儿都不帮……”

    听到顾妈妈还纠结这么一件事儿。

    顾薄轩的声音多了抹肃然,“妈你眼里头你那两个侄子是宝,是好的,可是在我们这些外人的眼里头,他们两个就什么都不是!要人品没人品要本事没本事,吃不得苦耐不得劳,你让他们过去言言那里做什么?妈,你不会是想着让言言给他们白开工资,他们做不做事的都随意吧?”

    “我,我哪里有这样想啊,他们两个现在都好了很多的……”

    “妈,言言就是碍于您的面子同意这事儿我也不会同意的。放他们两个人过去那就是两颗老鼠屎坏一锅汤,还是那句话,那是我媳妇,她辛辛苦苦挣出来的家业,你们不在意我媳妇的心血,我在意。”

    顾薄轩的话气的顾妈妈手都抖了起来。

    这个逆子。

    气死她了!

    ------题外话------

    的确是有些婆婆会把儿媳妇的东西当成自家的,自己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