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15章 陈大少 ,一见钟情
    顾薄轩并没有多想他妈这事儿。

    而且他的态度也很明确:

    帮人自然是可以的,那毕竟是他妈的亲侄子,他妈不放心啥的也是情有可原。

    可是,你帮人得有分寸吧?

    把他和言言孝敬的钱拿过去也就算了。

    反过头来不断的和言言要钱,然后,还嫌弃怪怨他媳妇不帮着她一块帮?

    顾薄轩觉得,自己可是个有原则的人。

    嗯,哪怕是亲妈也不行!

    回过头,他还是有些坐不住:

    他妈肯定因为这事儿给言言打过电话,小丫头没生气吧?

    用力的抓了把自己的头发,他在心里头叹口气。

    亲妈拖后腿,怎么办?

    在线等,很急的。

    帝都。

    陈墨言把心头的郁气朝着顾薄轩发泄了一番,第二天早上整个人神清气爽。

    用过早饭陪着几个娃玩了会,她开车去了工厂。

    舍不得和四小只离开,陈墨言只能把林同给弄到深市去。

    倒不是信不过赵西。

    有些事情赵西放不开手,陈墨言觉得还得让林同多带带。

    林同去了深市,工厂这边陈墨言自然就得多费心。

    办公室里头处理好文件,和几个主管经理开了个碰头会,定下了下个月的生产计划,等到他们都离开,陈墨言看了下时间,已经是中午十一点,想着刚才孙丽说中午一块去吃饭,陈墨言便打算去车间转一圈,顺便去叫一下方小满,只是两个车间转了下来,方小满没找到,竟然让她听了个壁角,听到了一个大八卦。

    而且,是关于她的。

    两个年轻的女孩子正一边在角落里头装货一边嘀咕,

    “哎,你听说了没有,咱们的顾经理,听说呀,可是有后台的。”

    “什么后台啊,听说他在这干了挺长时间的呢。”

    “他和咱们这的大老板关系暧昧,那次有人看到他还接大老板的钱了呢。”

    “啊,难道是被包养了?”

    “天呐,他可是男人啊,咱们老板是女的啊……”

    陈墨言,“……”

    她啥时侯包养男人了,还是顾薄安?

    呵呵,呵呵!

    陈墨言想了想,抬脚走了出去,“请问,你们刚才说的大老板,是指我吗?”

    “啊,你你……老板。”

    “老板好,我们,我们刚才,我们真的没说您。”

    有个明显年轻的,胆小,看着陈墨言都快要哭出声来了。

    陈墨言瞧着挺好笑的。

    摇摇头,“行了,我又不是老虎,怕什么啊,赶紧去做事吧。”

    陈墨言摆手让她们走。

    在车间找到方小满,两个人回了办公室就到了下班时间。

    午饭吃的西餐。

    是方小满选的。

    陈墨言倒是没所谓,叫了份秘制牛排和果汁,另外她又点了个水果沙拉,方小满和孙丽两个也点了牛排,不过一个点了份甜点,一个叫了份甜汤,三个人开吃了没一会,方小满就有些不耐烦了起来,手里头的叉子叮当响,“怎么那么麻烦呀,这刀叉啥的哪里有筷子方便?”

    “谁要来这里吃的?”

    孙丽白她一眼,然后把自己面前切好的牛排推给她。

    自己低头重新切。

    方小满嘿嘿笑,“丽啊,你对我真好,你说你怎么不是男的呢?”

    要是男的多好啊。

    她就可以直接嫁过去了。

    孙丽慢条斯理的吃了块牛排,抬头瞟她一眼,呵呵笑了两声。

    “我要是男的,顾薄安怎么办?他可是要娶别的女人了啊。”

    “他敢!”

    方小满一瞪眼,满脸的傲娇,“他要是敢娶别的女人,看我不打断他腿。”

    孙丽瞧着她又是呵呵两声。

    方小满被她这眼神瞧的有些不好意思,最后自己脸红了起来。

    饭罢。

    三个人回去上班的路上。

    方小满不和想到了什么,扑吃一笑,

    “言言,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你不知道现在车间里头的人说什么,我想想都想笑。”

    “说啥啊,你不会是指有人说我包养顾薄安的事儿吧?”

    扑吃。

    孙丽把嘴里头的饮料给喷了出去。

    她扭头,一脸好笑又好气的看向陈墨言,“这是谁说的?”然后她扭头,就看到方小满一脸吃惊的样子,她哪里还不知道陈墨言说的是真的?摇摇头,“谁说的啊,这事儿,怎么就传起来了?”

    搞笑啊。

    陈墨言,包养顾薄安?

    这消息要是让顾薄轩听到,是先生一顿气还是先把顾薄安给腿打断?

    她表示自己有些好奇……

    “应该是上次我和给顾薄安钱的时侯被人看到了。”

    陈墨言好笑的摇摇头,不再多说这事儿:

    几句闲话罢了。

    周末。

    陈墨言在家里头陪四小只。

    一来她心疼想多陪陪四小只,二来吧,她这段时间一直忙,孩子多数跟着田老太太几个人。

    她也心疼。

    不过齐阿姨两个也都是闲不住的人。

    看着陈墨言陪孩子,齐阿姨去外头买菜,田老太太则带着小妞妞和小宝两个去后头的院子里头摘豆角,黄瓜,本来小妞妞还想叫着四小只一块去的,结果被田老太太果断的制止,上次她带着四小只去菜园子里,差点没把她的菜园子给拆了!

    瞧着什么都新鲜的四小只在里头撒着欢的蹦、拽。

    你把人给抱走?

    嗷嗷的,哭的震天响!

    吸取上次的教训,田老太太和齐阿姨两个是再也不敢带四个娃去菜园了。

    陈墨言自然是知道理由的,赶紧哄着四小只在屋子里头玩。

    吃过午饭,哄着四小只睡下。

    陈墨言才坐在书房里头,外头齐阿姨走了进来,“言言,门口有位陈公子找您。”

    “陈公子?”

    陈墨言想了下没想起来。

    不过,能找到家里头来的?

    她站起身,“我出去看看。”

    院门口。

    白色衬衫,黑色西裤,最上面一个扣子没扣,懒懒靠在门口,眉眼里似不耐,似无聊的瞧着天空,听到有脚步声转过来,男子抬头,眼底诸般情绪一闪,朝着陈墨言露出一抹笑,“陈小姐,来的唐突,还请陈小姐见谅。”

    “你是?”

    陈墨言离着一米多远的地方停下。

    眼神平静的打量着对方。

    “在下姓陈,陈方锐。”

    陈方锐?

    陈墨言顿了下,眼底闪过一抹恍然,“原来是陈大公子,不知道陈大公子来我这,所为何事?”

    “没事,就是来瞧瞧陈小姐。”

    这话,让她怎么接?

    陈墨言被噎了一下,看着眼前的陈方锐如同看疯子。

    心里头腹诽两句,她笑了笑,“陈公子上门是客,不妨进来说话?”

    “陈小姐,有茶吗,好茶。”

    陈方锐一边说一边站直了身子,竟是率先抬脚朝着院内走过去。

    好像他是这个院子的主人。

    而随在他身后的陈墨言则是来访的客人。

    他坐在葡萄架下的椅子,歪着个身子,“陈小姐也知道我们家里头破产了吧,所以,来陈小姐这里讨杯茶喝,不知道陈小姐可以吗?”

    可不可以的你这不是都来了吗?

    而且还坐下了。

    这会儿又问我……

    陈墨言直接对着他翻了个白眼,从屋子里头拿了茶,泡好。

    只喝了一口,陈方锐就叹了口气,“这茶是陈茶,难喝……”

    “陈公子要是嫌弃难喝,不妨出去换个地方?”

    对于这个人陈墨言可没什么好说的。

    陈家是倒台。

    也算是间接因她而起。

    可是种什么因得什么果,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

    还不是他们陈家人自己的原因?

    这次被噎的换成了陈方锐。

    握着手里头的茶杯,他是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

    最后,还是一仰头饮了下去。

    把手里头的杯子放下,他霍的起身,“其实,我就是来看看你的。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让我们陈家落得如此,没想到陈小姐也就这么个样,连杯好茶都舍不得……”

    “是啊,你现在看到了,看到我没有三头六臂,也是一个鼻子一个眼的,觉得失望了吧?”

    陈墨言呵呵笑了两声,“陈大公子,你是个聪明人,不觉得自己刚才那话说的很是让人好笑吗,你们陈家有现在的结果,真的是因为我吗?”

    “陈小姐果然是聪明人。”

    陈方锐桃花眼一挑,眸子里头满满的全都是笑意,“你说的没错,陈家有现在这个结果,自然不全都是因为你,其实你也就是个导火索,谁让,我那个不长眼的弟弟为了个女人招惹了陈小姐?再加上背后有人怂恿,我陈家落到现在这地步一点都不亏,可是陈小姐,你这个导火索,就心里头一点愧疚都没有吗?”

    愧疚?

    陈墨言眨眨眼,“我为什么会愧疚?我做什么了吗?或者说,你有证据证明我对你们陈家出手了?”

    “我是没有查到你,可是,有军方的人出手。”

    “陈小姐的丈夫是军队上的吧?”

    “我听说,可是才调的职呢,陈小姐觉得,这里头,真的没他的事吗?”

    陈墨言的脸色在这个时侯收敛了笑意。

    只余漠然,冷意,“陈大公子这次过来,是兴师问罪的?”

    “不,我说过,我就是来看看你。”

    相较于陈墨言的清冷声音,陈方锐的声音多了抹笑意,“现在,人也看到了,陈小姐即然舍不得一杯好茶,那在下只好另找地方去喝一杯了。没办法,谁让,我这人不爱酒不爱美人,唯爱的只有这一杯茶呢?”

    他对着陈墨言摊了摊手,笑意盈盈的,“再见哦,陈小姐。”

    看着他懒洋洋一步三晃的走出去。

    陈墨言的眉头紧蹙,心里头涌起一股子怪异感。

    不过,她摇摇头就不再去想这些,眼看着陈方锐走了出去,她则继续坐下喝茶。

    “刚才那个,是陈家的老大?”

    田老爷子刚才隔着书房看了个清楚,这会儿踱着步子走过来。

    坐下。

    陈墨言帮着他倒了杯茶,“爷爷,他说,他只是过来看看我这个人的。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人挺古怪的。”

    “陈家的老大性子向来古怪,你觉得他古怪那就对了。”

    陈墨言以前不晓得这些世家豪门的年轻一代。

    可田老爷子清楚啊。

    他看着陈墨言,“他来做什么的,可有和你说什么?”

    “来看看我,说要喝杯好茶,不过,人家嫌弃咱们家的这茶,所以就走了。”

    陈墨言拿出来的茶虽然不是最好的。

    可也好几百块钱一斤呢。

    没想到陈大公子还嫌弃……

    “即然没说什么,你也就不用管了。”

    田老爷子看着自己的孙女,声音里头全是语重心长,“你啊,经过这两回也算是正式入了帝都某些人的眼,再加上你现在手头上的这些产业,有些人盯上你也是正常的,这以后的路呀,何去何从你可得自己想清楚。”

    “只是,不管如何,爷爷不希望你走错一步。”

    “爷爷你放心吧,我会的。”

    祖孙两人再没谈公事,难得的相对喝茶。

    直到,四小只睡醒。

    如同田老爷子所说和担心的那般,以往没被太多人注意的陈墨言因为陈家倒台,奶粉界的大清洗两件事情彻底的进入帝都一些人的视线之中,特别是当他们了解到后头的事情竟是尚老一手促成时。

    一个个对着陈墨言可就多了些许的打量。

    或者说是,审核。

    如果没有尚老,他们或者只会觉得,田家这个孙女呀,果然是个有运气的。

    哪怕打小没在田家长大。

    可看看人家,凭着自己的能力走出一条商道。

    这能力可不是一般的孩子能比的。

    可是有尚老帮她啊。

    再加上,陈墨言身后的顾薄轩军人身份……

    心思灵活的人自然是想到了不少。

    对于外头某些人的转变,陈墨言不是不知道,不过,和她没关系呀。

    正如她答应田老爷子的话。

    从商,她一直走的都是正规合法的那道路。

    碍着她的身份,顾薄轩的身份。

    擦边球她都从不去想的。

    她规规矩矩的做她的生意,挣她的钱,开她的工。

    别人对她什么看法。

    陈墨言还真的不在意!

    她又不是那些事事想沾便宜的人……

    又是一桩合同谈好。

    陈墨言走出会议室就看到林同。

    她长松了口气,“你可算是回来了,给你给你,赶紧的啊,这些都是你的。”

    陈墨言一股恼的把手里资料都丢给了林同。

    看着自己怀里头的一堆东西,林同苦笑,“学妹,你就不能让我喘口气吗?”

    “我这可是刚下车,家都没回呢。”

    陈墨言才不理他,摆着手笑,“你忍心四小只在家里头等我等的哭吗?你可是清楚,我要是晚回去一分钟,他们四个可就得多哭上一分钟哦,你可是当干爸的,你舍得吗?”

    林同,“……”

    认命的抱着东西回办公室。

    开碰头会,处理文件,给自家那无良的学妹老板善后。

    林同一口气忙到晚上八点多。

    回到家都十点半了。

    朱兰看着他脸上的倦意可心疼了,“之前回来的时侯不是说今天会早回来吗,怎么又回来那么晚?”

    “碰到学妹了,然后,她把一摊子事都丢给我,自己跑了。”

    林同喝了杯水对着朱兰发牢骚,“你说说,我就没见过向她像这样的老板,恨不得把什么都放手,她最好就在家里头等着收钱,她就不怕哪天咱们把她的厂子和钱卷跑了,看她再心大。”

    朱兰扑吃一笑。

    “你行了啊,真累的话就在家好好休息两天,别累坏了自己。”

    “不用了,就是今天做车做的累,最近正是忙呢,哪里有休息?”

    林同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躺在床上。

    舒服的由着朱兰帮自己揉着肩膀,然后,他一翻身把人压在了身下。

    “媳妇,我好几天没看到你了,可想了……”

    朱兰翻了个白眼,天天打电话,有什么好想的?

    不过,她这话没说出来。

    嘴被堵住了。

    因为林同回归。

    陈墨言本来以为她的忙碌能暂时告一段落。

    结果第二天就被刘素给抓了壮丁。

    农家庄园那边年庆活动。

    陈墨言这个老板自然是要出席的。

    没办法,陈墨言只能按着刘素的话,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过去站台,呃,不是,是出席亮相刷存在感。

    活动在傍晚六点半开始。

    陈墨言身为老板,讲了些官场话后,手一挥,“大家吃好喝好,开席。”

    热热闹闹的吃了一顿饭。

    八点半是抽奖活动。

    陈墨言作为大老板,自然是率先上台表示一番的。

    特等奖是台笔记本。

    一等奖两名,是两台台式电脑。

    二等奖三名,三台电视。

    四等奖五等奖皆是现金,八百八,六百六。

    陈墨言率先抽出了特等奖,是一个普通的员工。

    余下的则是刘素等人继续抽。

    等到活动整个结束,已经是一个半小时过后。

    刘素作为代表上台致结束词。

    陈墨言已经回到了车子上去等她。

    十五分钟过后。

    刘素走过来,上车后直接趴到了后座上。

    “累死我了啊,言言,我明天要请假。”

    陈墨言笑,“我早说给你放假了,是你自己不要的好不,出去外头玩几天吧。”

    刘素现在简直就是个工作狂。

    几年来,她除了一些必要的因素,几乎可以说是全年无休。

    以往陈墨言每次说让她休假她都摇头的。

    这次却是难得的迟疑一下便点了头,“好,我打算去云南或是国外看看,你有没有什么好建议?”

    “咦,我以为你这次还会拒绝的啊。”

    陈墨言的语气里头闪过一抹诧异,“怎么着,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言言,你信不信一见钟情?”

    陈墨言听着这话差点把手里头的方向盘打歪,“你恋爱了?和谁?”

    哪个臭男人把她家素素拐跑了?

    谁谁,给我站出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