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16章 挪用公款
    陈墨言没想到顾妈妈还没有死心。

    隔着电话,她有些无语,不知道说什么好。

    是之前自己说的不明显吗?

    还是她在这件事情上的态度含糊不清,让顾妈妈心存幻想?

    再说了,她到现在真的有点不知道顾妈妈到底在想什么:

    是,娘家侄子是亲。

    可是再亲,有自己儿子丈夫近吗?

    你把全家搅和的都不开心,家里头乱哄哄的,所有人都反对她。

    顾妈妈就高兴了?

    好好的日子不过,非得闹腾的家里头乌烟瘴气。

    怎么就有这样的人?

    眉头拧成了十字,对面,顾妈妈还在等她的回复,眼看着陈墨言半响没回声,她一直提着的心猛不丁的就纠了起来,隔着电话,顾妈妈再开口传过来的声音就多了几分的忐忑和小心冀冀,“言言,你信妈的,他真的改了,等过去后他一定会好好做事,不会拖你后腿的……”

    “那啥,要是他还不听话,不好好做事的话,你就把他给开了,把他给撵回来,好不好?”

    “到时侯要真是这样,妈就再也不管他了,行吗?”

    陈墨言听着这话里头的讨好觉得有些许的心酸。

    为了那么两个不争气的侄子……

    她略一沉吟,觉得老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心里头想起一个主意,“妈,如果他过来的话,只能下苦力,搬运工可以吗,就是那种装车卸货的活,扛东西,而且要住宿舍,八个人一间的那种,工资也只有一千多,如果他乐意,真的能吃苦的话,那就让他过来吧。”

    “可是,装车卸货啊,言言,会不会累了点?”

    听到这话,陈墨言直接就呵呵笑了起来,“妈,那你想让他做什么,做办公室,或者,要不我把我这个老板的位子让给他?我之前说不让他来,不就是因为他们没这个能力,又吃不了苦做不了事吗,现在装车卸货还没干呢妈你就说累,也行,那就不用过来了吧。”省得人过来后她还得跟着心烦。

    本来是想着要是真的能老老实实的做事。

    她这里多一个人也不多的。

    也能让顾妈妈安心过日子,别把整个家里头的人都折腾的头疼。

    可是现在看来,是不是她退一步,顾妈妈就进一步?

    陈墨言也懒得再听顾妈妈的话,直接就挂了手机。

    当天晚上,她把这事儿直接捅到了顾薄轩那里,最后,陈墨言哼哼着警告顾薄轩,“我告诉你啊,你妈现在这性子,要是她再想不通的话,以后你可别想我和你妈好好待一起,还有,你问问你妈是不是不想顾薄安娶媳妇了啊,她把家里头的钱都作出去了,顾薄安结婚她这个当婆婆的不出一分钱吗?”

    “还是说,你妈就一心觉得我这里有钱,什么事情都有我?”

    “把我当成她的提款机?”

    “顾薄轩,我不是舍不得花钱,可是现在这个情况,你觉得我是傻了吗?”

    她拿钱出去不但得不了好。

    还滋生他妈妈的心里头某些的心思,让她一心觉得只要缺钱,自己这里头就有?

    她傻了吧她?!

    “媳妇媳妇,别生气,乖啊,咱们不气,一生气就不漂亮了。”

    对面,陈墨言哼哼着冷笑,“那我现在就是生气了,照你说的,我就是不漂亮了,变丑了?你嫌弃我,就可以再去找个漂亮的了,是不是?”

    顾薄轩,“……”

    他家媳妇今天脾气太爆,火有点大,他得小心熄火。

    好不容易把自家媳妇给哄笑,两口子又隔着电话说了些家长里短,多是几个孩子的趣事儿,到最后,眼看着时间不短,顾薄轩只能是依依不舍的挂了电话,坐在办公桌前,顾薄轩想着家里头的事情,眉头几乎拧成了个死结,最后,他拿起手机往村子里头拿了过去。

    是打给顾爸爸的。

    父子两个人说了半天,最后,顾薄轩挂了电话坐在椅子上半天没动。

    第二天,陈墨言满以为顾妈妈会再次打过来电话。

    毕竟这事儿在陈墨言看来,好像就成了顾妈妈的心魔似的。

    可是一连着几天,顾妈妈也没再打电话过来说这事儿。

    隔了一星期,陈墨言终究是有些不放心。

    别看顾薄轩现在偏着她,嘴里头说着他妈不对什么的。

    万一老太太真的有点啥事。

    到时侯绝对心疼呀。

    后院起火可不也得牵连上她么?

    趁着个中午,她把电话打了回去,不过,是顾爸爸接的。

    声音里头带着笑,“言言呀,你就别操心家里头了,我这啥事也没有,你妈?哦,你妈她好着呢,真的挺好的……行行,那你自己照顾自己和几个孩子,对,帮我和你爷爷奶奶你爸问好,啥,有空去帝都?行,爸有空了就和你妈一块过去。”顾爸爸笑呵呵的和陈墨言唠了几句,着重强调家里头一切都好,让她务必别再担心。

    回到家里头。

    顾爸爸还没来得及喝上一口水,顾妈妈一脸疲惫的进了家门。

    看到顾爸爸,她张了张嘴,叹了口气,“你放心吧,以后我不会再管他们了,小利也在镇上找到了事情做,你们不管就不管吧。”最后这话她的语气里头多少带了几分的怨气,“你们这些人一个鼻孔出气,这个家里头就我一个恶人,你们都是姓顾的,就我是个外人……”

    “这日子还怎么过下去。”

    “你真不想过了?那你想怎么样,是离婚呢还是住到你娘家那两个侄子那里去?”

    顾爸爸的话听的顾妈妈整个人都怔住。

    她反应过来后第一个念头就是自己听差了。

    “老顾,你刚才说啥,你说啥,你要和我离婚?”顾妈妈瞪大了眼,满脸的不敢置信,“你不要我了?你要和我离婚?好啊,你个老东西,你说,你是不是在外头有了别的女人?你个老不羞的,我和你没完。”

    “你给我闭嘴。”

    顾爸爸狠狠的瞪她一眼,“刚才不是你自己说过不下去吗,这么多年了我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要不是你作,现在这个家多好,你看看你现在,把儿子儿媳妇都得罪了个光吧,日子可不是过不下去了?”

    “我,我也没想着这样啊。”

    “那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反正家里头没钱了,你以后也没什么可拿的了。”

    顾爸爸负着手走到了院子里头。

    身后,顾妈妈坐在板凳上一张脸阴晴不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陈墨言以为这事儿就这样过去了。

    不过她还是多嘴的叮嘱了句顾薄安,让他这段时间多往家里头打电话。

    她这个儿媳妇有些话说不得。

    顾薄轩远水解不了近渴,部队事情又多。

    顾薄安这个小儿子则被陈墨言直接派上了用场。

    她自己则恢复起了平日的早九晚五,尽量周末在家陪孩子的生活。

    赵西的重心全在奶粉厂那边。

    朱兰是形象印象兼工作室。

    林同负责总览一切,陈墨言这个老板则就有点多余似的。

    不过她却是乐呵的很。

    能多和孩子待着,她自然是高兴的。

    这天是周末。

    吃过午饭,陈墨言把四小只哄睡,站在院子里头揉了揉后背。

    不过是陪着他们大半个上午。

    腰酸背痛啊。

    想想之前四个娃的闹腾。

    陈墨言有点不敢想像以后孩子再大大,四个娃满院子乱跑的场景。

    不敢想,不敢想呐。

    “言言。”

    刘素从外头走了进来。

    她的身后跟着一个女孩子,脸上的神色有些说不出来的怪异。

    看到站在那的陈墨言,嘴唇掀了两下,把头垂了下去。

    陈墨言看着,在心里头忍不住叹了口气,“你怎么把小蔡给带过来了?来,坐下来说话。”她一边招呼着两个人落坐,一边笑,“是想喝饮料还是喝茶?”

    “喝茶吧,降火。”

    刘素的声音虽然平静,可话里头却带出了两分的火气。

    小蔡则是头低着,“我,我什么都行的,老板……”

    陈墨言轻轻点了下头,“那就喝茶吧,我去泡……”只是她还没来得及起身呢,刘素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我去找齐阿姨泡茶去,你自己问问她,看看她都做了什么好事,真是气死我了。”然后刘素气呼呼的抬脚走人。

    这是在给自己和小蔡说话的机会吧?

    陈墨言笑了笑,看向低着头,眼圈微红的小蔡,“这是怎么了,哎,你可别哭啊,有为什么为难事儿说出来咱们一块商量就是,哭可解决不了问题,我和你们说过的,咱们都是一个大家庭,有什么事情只管说出来,一个人解决不了的两个人,两个人不行三个人,再不行还有我呢,你说是不是?”

    “老,老板,对不起,我对不起您……”

    把身子往后斜斜倚了下,陈墨言的声音平静,“好了,先别急着道歉,说说这是怎么了啊,我可是被你们两个这突然的一出闷在葫芦里头呢。”她看着小蔡,心头猜测着是不是这丫头做错了什么事情,让刘素动了怒?

    可是,要只是单纯的错事。

    刘素也不至于把人往她这里头带吧。

    她摇摇头,看着小蔡低着头在那里无声的轻泣,眼底多了抹凝重,“你要是不说的话我可是一会就问刘素了啊,你应该知道,她这会儿主动离开,就是想着让你和我说清楚的。”顿了下,陈墨言轻柔的声音继续响起来,“不管出了什么错,做错了什么,只要知道错了,有心改,总是不晚的。”

    似乎是她这话鼓励到了小蔡。

    她抽了两下鼻子,带着浓重鼻腔的闷声低低响起来,“我,我家里有事儿,把,把一批货款给挪了……”

    小蔡说到最后,声音几不可闻。

    可是陈墨言就坐在她后头。自然是听清楚了的。

    忍不住眉头就是一跳。

    不过,心头的恼怒和责问被她强行压下去。

    她看着低垂着头,偶尔用眼角余光瞟自己两眼的小蔡,想了想,轻声问她,“家里头出什么事情了,能和我说说吗?”她甚至都在心里头想好了,要是真的是很重要,甚至是涉及到人命什么的事情,比如说谁生病啥的,她就把这事儿给抹了,当然,小蔡的职位肯定是要变动的。

    有一,她不可能再让她坐在这个位子上想着第二回。

    陈墨言温柔的声音让小蔡心头更慌。

    好半响,她才咬了下牙开口道,“是,是我爱人做生意,他,他说没钱了……”他那会一个劲儿的在她耳边念叨,本意应该是想着让她出面和谁借一些钱过来吧,可是,她却是觉得自己最近这几年和陈墨言等人的关系越来越远,到了现在除了上下级几乎就没有别的关系。

    更别说像赵西那样在陈墨言家里头一住大半年什么的。

    亲如一家人。

    到现在,更是成了一家厂长的负责人!

    可是自己呢?

    她比赵西还要早跟着陈墨言啊。

    她呢,现在还是个店面的总监,说是总监,其实也就是打杂跑腿之类。

    人比人,是怕容易让人心生嫉恨的。

    小蔡现在就是这样。

    这人啊,心一歪,自然行为想法也就跟着有所移位。

    再加上小蔡丈夫在她耳侧的嘀咕。

    这不,一时没忍不住,竟然胆大包天的挪用了一笔货款。

    不到四万块。

    小蔡也没那个胆子不还或是据为已有什么的。

    她就是单纯的想着吧,这货款是可以多拖两个月的,她丈夫和她说的是一个月就能见收益和回本的,到时侯她就赶紧把这笔钱给填上就行了,可是她没想到,她这里钱才挪出去几天,刚好赶上刘素盘点资金!

    这不,被逮了正着。

    陈墨言听着她的话,看着她一脸的惶恐不安,忍不住心里头叹了口气,“小蔡啊,我这些年来对你如何,对你们这些老员工如何?”她是真的自谕尽了自己最大的力,不管是哪一个,要是真的有困难,她出钱出力,只是希望大家聚在一起,能开开心心轻轻松松的工作。

    对小蔡这些年来更是不曾愧待半分吧?

    可是她却……

    “你需要钱为什么不直接和我说,哪怕你和朱兰她们张口,也不会不借给你吧?”

    “可是你却选择了一条最差的路去走。”

    这个时侯刘素也提着水壶走了过来,听到她这话忍不住呵了两声,“我估计她心里头一直想着,觉得自己的待遇不公平呢,觉得你对她不公平,没给她机会呢。”她把茶壶放到桌子上,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一口饮尽。

    陈墨言没看刘素,径自把眼神落在小蔡身上,

    “小蔡,今天这里没外人,你和我说说你心里头的话,你真是那样想的吗?”

    “你觉得我对你不公平,没给你机会?”

    顿了下,陈墨言心里头猛不丁的想起一件事情来:

    上次她和赵西几个人出差去国外。

    负责接机的出了点问题,虽然事后小蔡也解释了。

    可是,陈墨言当时就觉得这里头有问题。

    再有很早的那次唆使赵西找自己的事情……

    陈墨言看着小蔡的眼神里头闪过一抹怅然,这人啊,怎么就没有满足的时侯呢?

    “小蔡,你别担心,你心里头是怎么想的就和我说说。”

    “咱们就当是闲聊罢。”

    小蔡不知想到了什么,猛不丁的抬起了头,“陈小姐,你是个有能耐的,只要谁入了你的眼,有你的帮衬,有你给她们的机会和大力支持,自然是能越来越风光,可是我呢,我明明才是最早跟着你的人,你给过我什么机会了吗,你口口声声说看重我,可是你看重我的什么?”

    这些话是一直憋在小蔡心里头多年的。

    之前她是不敢说。

    这会儿看着陈墨言平静的眸子,不知道怎么的就说了出来。

    话一出口,虽然也有瞬间的后悔。

    可即然说了,小蔡定了下神,选择不吐不快,说个痛快,“林先生和朱兰姐我就不说了,方小满和孙丽人家是大学生,还是清华毕业的,我也不说了,可是她赵西凭什么啊,我哪点不如她了,难道在陈小姐您的眼里头,谁的生活过的更惨,谁就能更得您的眼,更入您的眼吗?”

    “陈小姐,您这里是工厂,不是收容所。”

    “我明明比她更有能力,更善于沟通,我凭什么职位还不如她?”

    凭什么?

    陈墨言听着她这话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

    “看来,你果然是一腔的怨气。”

    “也怪我。”

    怪她,这几年明明觉得小蔡的情绪不对劲儿。

    明明觉得她的工作能力一直有些不及。

    可她却总是念着那么几分的旧情,故意的忽略了这事儿。

    才造成现在这个后果……

    顿了下,她看向刘素,“她挪用了多少钱?”

    “三万九千七。”

    陈墨言握着茶杯的手紧了一下,抬头看向脸色煞白的小蔡,“你是自己主动还出来,还是我来解决?”

    “我,我现在没钱……”

    小蔡终于低下了头,咬着唇,声音闷闷的,“我爱人的铺子还没有赚回来,可是陈小姐,你放心,这笔钱我不会不还的,真的,你再给我一段时间……”如果她没有说之前那些话,没有那一腔的怨气,好言好语的对着陈墨言承认错误,说些好话,再许下期限,陈墨言自然是没二话好说。

    可是现在?

    她抬眸扫了下小蔡,笑笑,“我给你两天时间,如果你还不出来,那么,”陈墨言扭头看向刘素,声音平静,“报警,走法律程序吧。”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