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陈墨言的话吓的小蔡脸色发白,“陈,陈小姐,我真的会还你的,我,我没想着赖账……”

    “我相信你说的话。”

    因为这么多钱,赖也赖不掉。

    小蔡应该是真的只是心存侥幸,想着暂时挪用一下。

    等到她爱人那边赚了钱,再把这笔钱给填补过来。

    只是,“小蔡,我不相信你爱人。”

    “陈小姐,不是的,他不是那样的人,他很能干的……”

    小蔡急着给自己的爱人说好话。

    陈墨言摆摆手,“我给你两天时间,两天,你要是能把这钱补上,我就当没这回事儿,当然,你的工作以后肯定会调动,如果你还想在这里头做的话。”顿了下,陈墨言看着小蔡有些发白的脸,笑笑,“当然,你可以选择离开我这,或者,以你现在的心思和资历,自立门户也是很容易的吧?”

    小蔡的脸更白了。

    “陈小姐,您是想要开除我?”

    “不是开除,只是觉得你现在的工作岗位和你有点不符,而如果你觉得自己受了委屈,或者觉得我对你的态度是不公平的,那么,你大可以自己离去。”如果这些话被外人听到,肯定会觉得陈墨言应该是不想落一个辞退老员工的坏名声,所以这是变相的逼着人家自己离职呢。

    可事实上,陈墨言真的没那个心思。

    她就是觉得通过这件事情,让她觉得自己不能再由着小蔡那种思想滋生长。

    要么,换工作岗位。

    你要是做的好,有着以前的情份,我以后自然会给你机会。

    东山再起也是说不定的。

    可是你要是想着三天打渔两天晒网的。

    更甚至破罐子破摔……

    陈墨言觉得,还不如就现在自己早点离职。

    多少还能保全几分情面。

    小蔡的脸色惨白,“陈小姐,我没想过离开您,真的……”她在这里头待了那么些年,一心一意的做事情,就没有想过离开或者是背叛陈墨言,中间不是没有人来挖她,那会儿开的薪水还不低,可她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这会儿,她竟然要被开除?

    看着陈墨言,小蔡死死的咬着嘴唇,“我能不能知道您把我调到什么地方?”

    “哦,销售组长。”

    小蔡一听这话,心都凉了。

    她现在好歹是总监啊。

    那么多的店面里头的人都认识她,哪个看到不称呼她一声蔡总或者蔡小姐?

    现在,她要去重新当销售?

    小蔡心里头拔凉拔凉的,“陈小姐,这是您最后的决定吗?”

    “不会有改,如果你想继续待在这里头的话。”

    陈墨言看着她,想了想,终究是有些不忍心,“其实,如果我现在是你,我最先想的不是这些,而是那些钱到底去了哪,你把钱给你爱人了是吧,你就那么确定他一定是用到了工作或者是正事上?”

    “你就那么的放心他?”

    陈墨言的话听的小蔡微怔,接着她似是想到了什么,猛摇头,

    “不会的,我爱人他不会骗我的。”

    “陈小姐您不用说了,我相信他。”

    看着这个样子的小蔡,陈墨言挑了下眉,摇摇头不再多说什么。

    人家相信啊。

    她还说啥?

    “行了,你还是回头去和你爱人把钱要回来吧,两天,我只给你两天时间。”

    小蔡似是还想再求情。

    刘素直接站了起来,“行了,你还是给自己留点尊严吧,你如期在这里头哭哭啼啼的求言言,还不如赶紧回去看看你那些钱到底在哪,花了没有,让你男人赶紧把这笔钱还回来后再商量别的也不迟。”

    知道自己再说什么也都是没用的。

    小蔡几乎是哭着跑走。

    陈墨言看着她的背影,摇摇头,真是不知道怎么说她好。

    “你还同情她,她偷的可是你的钱。”

    陈墨言白了她一眼没出声,想了想,她看向刘素,“这证明咱们的工作还有失误和漏洞,回头你和林同还有财务总监商量下,看看怎么把这些东西完善下。争取不再有下一个小蔡。”

    “行,这事儿交给我,你放心吧。”

    刘素歪在桌子上,手里头拿着个苹果啃,“对了,你上次可是说给我放假的啊,什么时侯放?”

    明明自己都要跑路了。

    这女人却一个电话把自己给招了回来!

    害得她现在又跟个陀螺一样的忙。

    陈墨言看着她脸上的幽怨,忍不住咯咯笑,“等你忙完这一阵的呀,听话,你忍心四小只看不到我吗?”

    “你就知道把四个娃搬出来。”

    陈墨言哈哈笑,“你管我搬什么呢,有用就好啊。话说有本事你也去生四个?”

    “你滚。”

    生四个?

    让她生两个都觉得不可能的事儿。

    真是的,以为谁都和她一样,一胎四个吗?

    距离小蔡出事的第二天。

    陈墨言有些不放心,吃过早饭,哄了会四小只,陈墨言驱车去了小蔡所在的店铺。

    她只是让员工自己忙,自己则上了一旁的小会议室。

    没过一会,垂头丧气的小蔡就出现在会议室门口,

    “陈小姐。”

    “进来做。”

    小蔡手里头拿着一个纸包,里头是一叠叠的现金,“这是我所有的积蓄,但是还差一万二,您再给我几天时间,等我缓缓的,我到时侯一定把钱给您还上,陈小姐,我求求您,别报警……”要是真的报警,她就完了。

    “你工资不少啊,怎么才这么点积蓄?”

    陈墨言看着小蔡忍不住皱了下眉,“你工资不低,这些年来就存到这么些钱?”

    不会是不想拿出来给她吧?

    “是真的,我,我真的没有了……”

    小蔡生怕陈墨言不相信她的话,低着头,红着眼圈解释,“这几年我们家的钱都,都被我爱人拿去做生意,投资了……”可是拿出去一笔又一笔,从没见他往家里头拿过,一路走下来全都是亏本,输。

    陈墨言听着这话更觉得奇怪,“你明知道他就不是做生意的料,这次更是百分之九十多可能会输,会把钱给赔进去,你竟然还敢拿店里头的钱去让他做生意?小蔡,你是根本不没打算还这笔钱吧?”

    小蔡被陈墨言的一番话说的脸红脖子粗的,“陈小姐您真说错了,我没这样想……”

    “行了,不管你怎么样,你现在这个状态是真的不合适再在这个岗位待下去,你是怎么想的,和我说说看。”陈墨言看着小蔡,声音平静,“其实,你要是出去单干我也不会怪你,真的。”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嘛。

    再说了,小蔡做出这样子的事情来。

    以后她真的有点不敢轻易相信她……

    或者,就此分开才是最好的。

    小蔡的脸色有些白,“我,我不知道,我还没想……陈小姐,您再给我多几天时间,真的……”

    “不用了。”

    陈墨言看着小蔡,语气淡淡,“你工资一个月也有一万了,回头就给你扣掉。如果你离职,我会按着劳动法给你该得的补偿,所以,这些钱直接扣出来就好。不过,何去何从你自己却是要好好想想了。”

    小蔡站在那里。

    死死的咬着牙,半响没出声。

    最后,还是陈墨言轻轻一叹,“小蔡,我是真不希望咱们把最后一丝的情份都给磨光。”

    “你理解我的心思吗?”

    小蔡不知道想到了啥,头一低,眼圈都红了,“行,我自己辞职,不过,陈小姐,你能给我补偿多少钱?”

    “如果你拿定了主意,我让财务给你结算。”

    陈墨言看着小蔡站在那里双眼通红,明知道她心里头对自己颇有怨愤。

    可陈墨言还是忍不住开口叮嘱她,“这次的钱,你自己好好拿手心里头,可千万别让你爱人给拿走啊。”

    就她家那个男人这么多年来一心想着巴她钱的小心思。

    小蔡就是再有多少钱也存不了!

    “陈小姐,您自己的婚姻幸福,为什么就看不得别人好呢?”

    很明显的,小蔡没把陈墨言的话放在心上。

    同时,她也觉得不舒服了起来。

    估计也是觉得自己已经做出了决定,反正就不是这里的员工。

    自然不用再受陈墨言的约束。

    抬眼,她看着陈墨言呵呵一笑,“陈小姐不会是觉得天底下只有顾先生一个好男人吧,要真是这样的话,那我可告诉陈小姐您一句,您啊,想差了。我爱人虽然没有您这么大的能力,也没有顾先生在部队的本事,可是,陈小姐,我爱人他对我却是极好极好的,而且,他一心想的都是我们这个小家,对我更是从来就没有过二心。”

    陈墨言默了一下,点点头,“即然这样,那就当我刚才的话没说。”

    果然啊,这人一移了性子。

    自己这些外人说的再多,劝的再多,在人家的眼里头那都是碍眼的存在。

    因为是挪用货款。

    再加上小蔡心里头堵着一口气,她办起离职的手续很快。

    前后不过半个月左右时间就把所有手续都办完。

    陈墨言让财务把自己的钱扣掉,余下的几万发到小蔡的帐号。

    看着她头也不回的离去。

    陈墨言的心头涌起浓浓的怅然和复杂。

    人心,易变!

    陈墨言并没有刻意去打听小蔡之后的路。

    不过,偶尔会从赵西或是刘素嘴里头听到那么一两句:

    不外乎就是什么小蔡真的自己开店了,什么小蔡的生意不好之类的。

    往往这个时侯陈墨言就一笑而过。

    没有了交集的两个人啊。

    没必要再多说什么。

    至于那些背后的是非,更没必要了。

    小蔡是自己开了店,可她开的店也不过就是维持了短短几年工夫。

    赚的钱还不够她爱人挥霍的。

    直到最后,她发现自己家里头的存款和店面上的钱都被男人给卷走。

    给她余下的除了一屁股的欠款就是一个空着的店铺。

    直到这个时侯,小蔡才彻底的后悔。

    后悔当初没听陈墨言的话。

    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

    这是后话且不提。

    处理了小蔡的事情,陈墨言又和林同几个开了几回会,把这事儿通报几个店铺还有工厂等处。

    以儆效尤!

    其间,陈墨言还被尚老叫过去了两趟。

    头回去的时侯她以为尚老是有什么事情找她。

    结果到了才知道,是叫她过去陪吃饭的!

    陈墨言虽然有些无语,不过倒也很是平静的就接受。

    然后,隔三差五的,陈墨言就会被尚老叫过去吃饭,可是她毕竟是几个孩子的妈。

    身上还背着那么多的事情。

    自然不可能随叫随到。

    也不知道尚老是怎么想的,在陈墨言不知道的时侯。

    竟然直接就带着警卫员跑到了四合院。

    有空就过来蹭饭吃!

    偶尔的时侯和田老爷子绊绊嘴,把田老爷子气的胡子都翘起来。

    或者,心情好了就拉着田子航下棋。

    每每这个时侯,田老爷子就忍不住的看着田子航惋惜:

    这孩子,要是打小就培养,从政。

    又是国家一个好干部啊。

    可惜了。

    越觉得惋惜,尚老对田老爷子这个当爹的就没了好脸色。

    好几回陈墨言傍晚回到家。

    看到的就是两个老头一副针锋相对、剑拔弩张的模样。

    这让她觉得无语极了。

    实在是,尚老这形象,毁了啊。

    她有时侯就悄悄的问警卫员,“尚老怎么就赖到了我们家?”

    要说她们家的饭菜好吃。

    是好吃。

    可是以着尚老的身份地位,比她们家饭菜好吃的大有地方啊。

    只要他说一句话。

    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请他吃一顿饭而不得呢。

    警卫员也是觉得好奇啊。

    不过,他也不知道。

    倒是尚老,自己直接就回答了陈墨言的话,“你们家呀,气氛好,吃的高兴。”

    陈墨言听着这话忍不住抽了下嘴角。

    她觉得,其实,尚老是觉得把她爷爷气的胡子直吹的模样更好,更让他高兴?

    不过这话也就是心里头想想。

    可不敢说啊。

    把这事儿抛开,没办法,她就是想管都管不了啊。

    而且,要是放到外头去,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说陈墨言矫情。

    尚老是谁啊。

    想去你家吃饭那是瞧得起你。

    你还有想法,你还不乐意?

    矫情!

    陈墨言笑笑,平静的接受这一事实。

    只是这安静的日子没几天,顾妈妈一路哭着出现在四合院。

    看到陈墨言更是好像看到了亲人,“言言啊,你爸,你爸他外头有人了,他要和我离婚。”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