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顾妈妈一身的狼狈。

    全身上下满满的都是汗渍,应该是一路从火车上挤着过来的吧?

    头发也不知道几天没打理梳洗,整个张飞般的造型。

    应该是一路上愤愤不平或者是提心吊胆。

    或者,两者俱有。

    这会儿看到陈墨言,猛不丁的放松了心情,手里头拎着的个小包袱扑通掉到了地下,她也跟着一屁股坐到地下,双手捂着脸呜呜哭了起来,看着眼前这一切,她心里头那叫一个无语:

    这都是什么事儿?

    可她还不能不管。

    好声好气的劝着,哄着,最后,她甚至把四宝都给搬了出来,“妈,您要是再哭,把您那四个孙子孙女的给哭醒,吓到了的话可怎么办,您不心疼啊,妈咱们有什么事情慢慢说,我现在先带您去洗个澡,收拾一下全身,吃点东西咱们再好好说话,您看这样行吗?”

    顾妈妈还没来得及出声呢。

    肚子里头咕噜噜好几声叫。

    老脸通红,几乎抬不起头来,“言,言言,有吃的吗,那啥,妈饿了……”

    她这一路上除了水几乎就没吃过东西!

    口袋里倒是带着几十块钱,可上车的时侯被人哄着骗去了十几,车上的东西贼贵啊,一来顾妈妈没舍得,二来她还得给陈墨言打电话啥的,手里头总得留点钱吧,出了火车站,她两眼一抹黑,看着外头车来人往的,顾妈妈自己整个人都是懵的,好在,她算是遇到了一个好心的司机,把兜里的三十多块钱掏尽,然后按着顾妈妈的描述,转了几圈才找到这个地方。

    陈墨言看着一边大口吃面,狼吞虎咽的顾妈妈,一边听着她的话。

    忍不住干笑两声,“妈你运气真好。”

    就这样的人,竟然还真的让她一路摸到了自己这?

    除了运气好。

    陈墨言真的不知道说啥了。

    饭后,陈墨言让顾妈妈去洗澡洗头,趁着她收拾自己的当,她则和齐阿姨还有一脸不快的田老太太说了句,去那边的院子帮顾妈妈拿衣服,毕竟这里是之前她们住过的,有些东西没拿走,陈墨言便给她们空了个房间让她们放,这会儿她翻出一套,给顾妈妈拿过来让她换上。

    整个收拾好。

    顾妈妈把头发吹了个半干。

    捧着一杯茶坐在椅子上,对着陈墨言想说什么。

    可一张嘴,眼泪唰的掉了下来。

    “言言,你爸他真的不过了,他要和我离婚……”

    陈墨言嘴角抽了下,“妈,爸说的应该只是气话,倒是你,你来这里,爸知道吗?”

    “我为什么要告诉他,他都要和我离婚了,我才不说。”

    陈墨言,“……”好吧,她婆婆这是离家出走。

    家里头不知道闹成了啥样儿呢。

    知道顾妈妈一路上累的不行,陈墨言劝她去歇着,“妈,你先睡一会,不然一会可没精神和孩子玩了呢,他们现在大一些了,比之前那会活泼好动的很,精力不好的都看不住他们呢。”

    “那行,我这就去睡会儿。”

    顾妈妈也是着实的累到,便随着陈墨言去了客房睡下。

    估计是觉得见到了陈墨言。

    顾妈妈几乎是头沾枕就沉沉睡下去。

    陈墨言帮着把门阂上,回过头,苦笑着揉了下眉心:

    瞧瞧,这都隔着几千里地,也不让人省心!

    田老太太一直在不远处瞅着呢。

    这会儿看到陈墨言一个人出来,忍不住问,“怎么回事儿?”瞧着刚才进家那会儿,她还以为是难民呢。

    “和我公公吵架了,没说一声就跑了来这里。”

    田老太太,“……”

    “奶奶你和齐阿姨看着他们几个,我去给我公公打个电话去。”

    “去吧去吧。”田老太太摆了摆手,不想多说自家孙女婆家这些事儿!

    书房里头。

    陈墨言先给林同打了个电话,让他转告顾薄安一声。

    他妈来了,他可是当人儿子的。

    下班得来啊,

    林同没听出陈墨言语气里头的无奈,倒是还有心情开玩笑,

    “怎么着,你这三天两头的找他,不怕人闲话了啊?”

    工厂里头的那些八卦他可是有所耳闻。

    不过这种东西嘛,在林同看来也就是一阵的事儿。

    过段时间,当事人不理。

    自然什么就没有了。

    再说顾薄安和陈墨言两人的关系摆在那。

    等到日后大家有所了解。

    谁还会多想呀。

    他这会儿说,不过就是想着打趣陈墨言罢了。

    “告诉他,他妈过来了,让他回来安慰他妈。”

    林同听了这话立马聪明的不再出声了。

    都是当儿子的。

    他妈虽然现在还好,和自家媳妇也算是相敬如宾的。

    可那段时间媳妇和他妈妈互掐。

    他这个当儿子的夹在中间当馅饼的滋味,可真真不好受啊。

    一瞬间,竟有些羡慕起远在部队的顾薄轩。

    家里头这些事儿,吹不到他耳边啊。

    真好!

    陈墨言把林同打发了,往顾家村拨了个电话。

    顾家没有装电话。

    陈墨言是往队部打的,没想到她这里才一说出找顾爸爸,人就到了。

    还没等陈墨言开口呢,顾爸爸的声音响起来,“是言言吧,你妈是不是在你那?”

    “爸,是在我这,刚到的。”

    陈墨言顿了下,“怕是一路上累坏了,到家吃了点东西就睡了。”

    “爸,你和妈,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没啥事,你别担心了,我回头就去把你妈接回来。”

    顾爸爸的声音倒没有过多的情绪,只是解释了几句,说是和顾妈妈吵嘴,她一时没想开什么的,然后又安陈墨言的心,“爸这就去把她接过来,你放心,不会让她在你那边闹你的。”

    陈墨言觉得这话,她没办法接呀。

    又听着顾爸爸说了一番话,陈墨言抬头看了下时间,试着给顾薄轩打电话。

    竟然一打就通了。

    耳侧,是顾薄轩低沉平稳的声音,“我是顾薄轩……”

    就这么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儿。

    一下子抚平陈墨言心头的些许怨念以及诸多烦意。

    她抿唇,轻轻一笑,“是我。”

    “言言,你怎么这个时侯打电话过来了?”

    “难道是想我了吗?”

    陈墨言暗自翻了个白眼,“你办公室没人了是吧?”

    不然的话,打死他也不可能说出这话。

    对面,顾薄轩嘿嘿笑,“那是肯定的呀,我这些话只说给你一个人听。”

    “得了,少贫啊,我和你说正事儿。”

    “行,媳妇儿你说。”

    虽然陈墨言看不到,可听着他这一本正经的声音,她还是脑海里头闪过他一本正经,身子挺的笔直端坐在椅子上,满脸肃然听她说话的样子,莫名的,陈墨言眼底就多了抹笑,摇摇头,抛开脑海里头自动脑补的那些念头,她直接开口道,“你妈下午过来了,嗯,离家出走。”

    扑。

    顾薄轩才喝了口水,就这么一下子喷了出来。

    “你说啥,妈她离家出走,还跑你这来了?”

    “是啊,我刚才给你爸打了个电话,你爸虽然语气没什么,也没说别的,可是我寻思着这事儿怕是没那么简单,而且,我估计还是和你舅家那两个有关系,你妈现在可是口口声声把你爸当成了陈世美,说你爸不要她了,要和她离婚的,这事儿我是管不了,我已经给顾薄安电话了,让他回来,你这里,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她就是个儿媳妇。

    管的好了是应该,管不好,那就是她的错!

    她虽然没准备当甩手掌柜的,更没想着顾爸爸和顾妈妈两人吵架,她能独善其身。

    可是,顾薄轩这个当儿子的凭什么啥也不管啊。

    哼,她不好过,她也不让他好过!

    顾妈妈一觉醒过来已经是傍晚。

    这一觉睡的。

    但是整个人神清气爽,一路上的疲惫全都消散。

    她走到外头,齐阿姨正在院子里头忙活,看到她出来笑了笑,“顾太太醒了呀,言言和老太太在儿童房里头玩呢……”

    “那我去找她们。”

    想到自己的几个孙子,顾妈妈那是眼都亮了起来。

    儿童房。

    陈墨言隔着窗子看到顾妈妈,赶紧让她进来,“妈你睡醒了,饿了吧,咱们一会就吃饭。”

    几个孩子正在地下爬呢。

    老大最好动,滚啊翻的,各种的闹腾。

    老小是个女娃儿,不知道是因为女孩子的缘故还是因为打小身体不好。

    总是秀秀气气文文静静的坐在那。

    这会儿她就窝在田老太太怀里头,安静的眨着黑葡萄般的大眼看着三个哥哥。

    用田老太太的话那就是,她这双眼啊,就那么安静的瞅着你,瞅的你自己先就心软了。

    恨不得把这世上所有的好东西都捧到这小丫头的跟前儿!

    陈墨言把顾妈妈迎进来,“妈,这里头没椅子,你看就坐垫子上行吗?”

    “行行,我和我孙子们玩儿,怎么着都行。”

    顾妈妈只是草草的和田老太太打了个招呼,那双眼就粘在几个孩子身上挪不开。

    “这是老大吧,来,我是奶奶啊,让奶奶抱抱。”

    顾妈妈瞧准爬的最快的那一个,弯腰伸手抱了起来。

    一边抱一边乐呵呵的,“我们老大可是当哥哥的,这长的真壮实,呵呵,老大啊,还记得吗,我是奶奶,奶奶……”她这里还没说完呢,在地垫上爬的正欢实,却被顾妈妈硬生生给抱起来打断的老大不乐意了啊,在她怀里头的眼了两下没扭开,小脸儿一垮,伸了小手对着顾妈妈脸上就是一下。

    虽然他人小,可是力气却是着实的不小。

    这没什么意识的小手拍过去。

    那声音脆生生的。

    整个婴儿房里头就听着这啪的声响了。

    陈墨言自己都怔了下,没想到自己大儿子会这样呀。

    一言不合就动手?

    “妈你没事吧,你快把这臭小子放下。”陈墨言赶紧接过自家大儿子,想也不想的照着他屁股上拍了两巴掌,“下次还敢不敢这样打人了?再这样妈妈可是真的要生气了啊。”当然,她是没舍得动手的。

    可是这个样子和姿态。

    她这当儿媳妇的得摆出来啊。

    顾妈妈倒是先不乐意了起来,“你打他做什么,还是个孩子呢,来来,咱们不怕呀,奶奶不疼的,我们宝宝高兴就好,宝宝真乖啊。”一边抢过去陈墨言手边的孩子哄着,一边扭头看了眼陈墨言,“他还小呢,才多大点儿呀,知道什么,别老是动不动就打啊,孩子不疼啊。”

    陈墨言,“……”

    好在,这只是一个小插曲。

    六点半。

    顾薄安一头是汗的赶了过来。

    看到顾妈妈,他紧张的不得了,“妈你怎么一个人过来了啊,路上没出什么事儿吧?”

    哪怕明知道顾妈妈都站到了自己跟前。

    知道哪怕是路上有点什么事儿呢,这人也到了,肯定就是解决掉或是不重要的。

    可顾薄安还是担心呀。

    陈墨言在不远处哄着四小只,心里头淡淡的笑:

    看,这就是亲生儿子的好处了吧?

    不是亲生的。

    谁管你路上出什么事儿,谁担心你会不会被人拐了去啥的?

    “妈能出啥事呀,你看妈这不是好好的吗?”

    顾妈妈有些得意的看着自家小儿子,“妈也没想到一个人真的能来了,呵呵,妈以前一直都不敢的……”

    顾薄安,“……”经过这一回,他妈会不会以后动不动往帝都跑?

    吃晚饭的时侯。

    小花也听到消息赶了过来。

    拉着顾妈妈自然又是一番的话说。

    饭罢。陈墨言安顿好几个娃,她和小花还在顾薄安陪着顾妈妈去另一边的小院住。

    房间什么的都没收拾。

    不过床单被子啥的都是晒好,洗干净的。

    拿出来换上就行。

    家里头有四个孩子,陈墨言自然是不可能多待的,陪着顾妈妈说了会子话,她就站起了身子,“妈,晚上让小花和顾薄安在这边陪着你,我得回去看看那几个孩子,有什么事情咱们明天再说,您看这样行吗?”

    “行行,妈这里啥都不用你管,你赶紧的回去吧,我大孙子重要。”

    顾薄安站起身子,“嫂子我去送你。”

    陈墨言本想拒绝的,不过想了想,点了下头,“行。”

    正好她有话交待顾薄安。

    “嫂子,我妈她给你添麻烦了。”

    院子里头,顾薄安脸上有些不好意思,“我来之前也给爸打了个电话,他说这几天就会过来把妈接走的。”

    “然后呢?”

    然后?

    什么然后?

    顾薄安没反应过来,疑惑的眼神看向陈墨言,“嫂子?”

    “我是说把人接走以后呢,问题不解决,会不会有第二回的吵架,第二回,第三回?”

    顾薄安听到这话紧紧的抿了下唇,眉头拧成个十字。

    很明显的,他没想到这些。

    “我让你上次回去是发现问题,解决事情的,你到是好,回来和我说家里事事都好,什么都不用操心,嗯,这就是你所谓的不用操心。”陈墨言的语气平静,却是瞪了眼顾薄安,“把我当成外人,觉得这是家丑,不可外扬,不想和我说,不想让我知道,是吧?”

    “没没,嫂子,我真没这样想啊。”

    “我发誓,我真的是觉得没什么大事,以为家里头有爸在,不会闹大的……”

    他也没想到,他妈在她娘家侄子这件事儿上,竟然真的钻了牛角尖儿。

    还是不可自拔的那种。

    在顾薄安想来,他妈手里头能有几个钱呀。

    就是全拿出去能花几个?

    再说了,他妈心里头娘家侄子再亲,也没亲生儿子和自己丈夫亲吧?

    可惜顾薄安却是疏忽了一件事儿:

    顾妈妈心里头的确是儿子亲,自家老伴近。

    可是!

    现在顾妈妈心里头,她两个儿子有出息了啊。

    那么大的本事。

    用不着她!

    男人也用不到自己照顾,事事色色都有儿子媳妇呢。

    她娘家侄子却不同。

    没人管呀。

    再加上娘家哥嫂的突然离世……

    人啊,都是同情弱者,潜意识里头希望自己是被需要的。

    顾妈妈也不例外。

    顾薄安拧着眉头,“嫂子,我妈那里你真的不用管,有我和我爸呢。”

    “行了,我嫁给了你哥,你哥的家人自然就是我的家人,怎么做我心里头有数。”

    这可是自己的婆婆。

    她怎么可能会一点都不管?

    不过怎么做,怎么管的,陈墨言自然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

    当然,这些话没必要和顾薄安说就是。

    眼看着前头就是自己家,她对着顾薄安摆手,“你赶紧回去看看吧,好好安慰下妈,看看她心里头到底是怎么想的,还有,你那脾气压着点,别和她对着来啊。”她说这话的时侯自己也觉得有些好笑,估计顾妈妈这会儿就和叛逆期的孩子一样,你越是不准我这样不准我那样的,我就越和你对着来!

    交待好顾薄安,陈墨言便抬脚朝不远处的四合院走过去。

    眼看着到院门了。

    她这里抬手去推门时,听着身后的动静就想转身。

    身后,有人伸手揽住她的腰,“言言……”

    她心头一跳。

    猛不丁的扭身,抬头。

    籍着微弱昏黄的路灯光线,陈墨言看着眼前的人,眼底惊喜还没来得及完全绽开。

    一个吻带着些清凉,温柔缠绵又霸道的落在她的唇上!

    浅浅,细细,密密。

    ------题外话------

    推荐自己的新文:重生八零:军妻有点甜

    前世,女儿生死未卜,夫妻相敬如冰,婆婆,算了,不说也罢。

    重生后。

    正赶上生孩子的顾海琼只想护住女儿,母女现世安好。

    八零初。

    她只想离婚,远离前世那个让她伤心失望到麻木的男人。

    不再忍让的顾海琼斗婆婆,撕小叔,忿极品,做生意,买房子,养女儿,脚踏实地奔小康。

    平凡就是福。

    ……

    某月黑风亮杀人,呃,辛苦运动夫妻和谐沟通夜——

    浓眉大眼,面色肃然的男人挑眉:媳妇,抱着我的娃,冠着我的姓,想跑?

    来来,咱们床上好生商量商量!

    第二天顾海琼两辈子加起来六十多年的老腰直不起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