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陈墨言被吻的差点喘不过气来。

    好在,顾薄轩发现她的异样,大手环在她的腰身上,依依不舍的,放过她。

    “言言,我好想你。”

    灼热的气息在她的耳侧响起来。

    陈墨言觉得自己脸庞火辣辣的,烧起来似的。

    整个人似是处在一个大火炉上。

    热的她有点发闷。

    她腿有点软,走不动路的感觉。

    身侧,顾薄轩自然是感觉到她的异样,低低的笑,“我抱你。”

    “谁要你抱。”

    陈墨言有些羞恼,狠狠的剜了他一眼,“还不都是你,还笑,不准笑。”

    “好好好,不笑,我不笑。”

    知道她怕羞,家里头又的确有田老太太等人在。

    自己这么一抱着她进去。

    再让老人误会,以为出了什么事情惊到啥的。

    顾薄轩伸手搂着她的腰,让她全身的力量都靠在自己身上。

    两个人一边走一边朝着院子里头走去。

    直到快走到房门口。

    陈墨言才觉得自己的情绪平复了下,她推了下顾薄轩,让他离自己远点。

    伸手用力的在自己脸上搓两下。

    看的身侧的顾薄轩低笑不已。

    陈墨言丢给他一个白眼,不过她这会儿冷静下来,倒又想起了刚才忽略的一件事儿,

    “你怎么过来那么快?”

    这有点不合理啊。

    之前自己打电话那会,这人还在军区办公室呢。

    要不是接电话的就是他本人的声音。

    这电话又有区号,是作不得假的。

    她都要怀疑这人是不是真的在他和自己说的那个地方。

    上千里的地呀。

    怎么可能一下午说到就到了?

    顾薄轩笑着瞥她一眼,还以为她想不到这个问题呢,没想到这么快就反应了过来。

    握着她的手朝屋子里头走。

    他一边侧了头回答她的话,“刚好有一批物资要用直升机往这边调,我就跟着过来了……”本来这事儿是用不到他亲自过来的,而且军区那边的事儿他也离不开,可是中午陈墨言打的那通电话让他有点坐卧不安的。

    一来是不放心他爸妈。

    二来,他也是真的担心自家媳妇。

    他的媳妇,他得疼啊。

    屋子里头田老太太听到动静走到了门口,“言言回来了?你婆婆她……”声音在这里噶然而止。

    很明显的,老太太也是看到了顾薄轩。

    一脸的惊奇,“小顾回来了,你这是,怎么回来的?”

    “奶奶,我和军区的人一块过来的,奶奶辛苦了。”

    对于家里头的这几个老人。

    顾薄轩是真心的敬重。

    不为别的,要不是这几个长辈,能有他现在心无旁务的扑在部队吗?

    “好好,路上累了吧,肯定又没吃东西,我让你齐姨帮你煮碗面去。”

    “谢谢奶奶,齐阿姨煮的面条好吃,您记得让齐阿姨多煮些啊。”

    “行,给你多煮两碗。”

    陈墨言站在一边瞅着他,看着他三言两语把自家奶奶哄的眉开眼笑的,生怕他饿到似的连声去找齐阿姨,挑高了眉,似笑非笑的看他一眼,“长本事了呀,知道忽悠我奶奶了。”

    “怎么说话的啊,怎么是忽悠,我说的可都是真话。”

    “再说了,你是我媳妇,你奶奶就是我奶奶,咱们一块的奶奶。”

    “是是是,你有理儿。”

    陈墨言一边笑着抬脚一边扭头看他一眼,“以后呀,你就叫常有理儿。”

    “好啊,你这丫头,打趣我是吧。”

    “看我怎么饶你。”

    屋子里头,四小只才睡下。

    一拉溜的四个娃并排躺在大床上。

    四个娃出生之后,田子航几个人一商量,陈墨言母子几个还没从医院回来呢,家里头就直接把床给换了,一间屋子,光大床就足足占了一半儿,几个孩子在上头打滚都没问题!

    事实上自打几个娃会爬后。

    陈墨言真心觉得,这大床,换的好!

    站在床边,看着睡的香香的几个孩子,顾薄轩伸手把陈墨言抱住。

    眼底温润之余全是歉意,“是我对不起你们母子几个。”

    “说什么傻话呢,这个家有你才是一个完整的家。”

    两个人并没有说几句话。

    外头齐阿姨的面煮好。

    陈墨言帮着四小只把被角掖好,床外头放上档板,小两口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

    “谢谢齐阿姨。”

    “谢啥子,赶紧趁热吃啊。”

    对于顾薄轩的谢意,齐阿姨憨厚一笑。

    满满两碗面吃罢。

    顾薄轩抬头就看到陈墨言瞅着自己乌黑的眼眸。

    他心头一跳,下意识的舔了下嘴唇。

    “那啥,媳妇我……”

    “行了,你这次回来待多久?我好帮你准备东西,还有,你是准备现在去看妈吗,也不知道她睡了没有……”

    “我明天早上五点点走。”

    直升机不等人。

    军区的训练现在正是关键时刻。

    他不能自己掉链子。

    “那你现在过去吧,我帮你准备点东西。”

    知道他这么急急的赶过来,主要是不放心他妈吧。

    心里头有些酸。

    可是,陈墨言却也是想的通透,顾薄轩是担心他妈,可也担心自己。

    这样也就够了。

    顾妈妈正在和顾薄安诉苦呢。

    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唰唰唰的。

    顾薄安是怎么哄都哄不好。

    急的他都要跟着哭了,“妈,妈你别哭了好不好,咱们有什么事情就说啊,您可别哭了……”

    这个时侯顾薄安都有点后悔让小花避开了。

    之前他是担心他妈觉得丢面子。

    当着小花的面儿不好多说什么,所以就寻了个理由让她去帮着收拾下房间。

    可是这会儿他有点后悔起来:

    要是小花还在,最起码她能和自己一块想办法劝劝他妈呀。

    “我怎么能不哭啊,妈也不,不想哭的,可是你爸他,他不要我了,要和我离婚……”

    顾妈妈想起这事儿来就忍不住的伤心难过。

    两口子那么多年都挺了过来。

    两个孩子还小那会儿,家里头日子难过的很。

    他们夫妻两人都没有吵过架,红过脸。

    现在这老了老了的。

    老头子竟然要和她离婚?

    说出去,她哪里还有脸见人啊。

    “妈你就是再哭下去也没用啊,我爸他又不在这里,他也看不到的。”

    再说了,他爸这脾气都被气的说要离婚。

    这事儿怪谁啊。

    还不是他妈自己作的?

    当然,这话顾薄安怕真的把他妈给气出个好歹来的没敢说出来。

    就是刚才那话顾妈妈也被噎了一下。

    瞪了眼顾薄安,“有你这么和妈说话的吗?我都快气死了,你还气我。”

    “行了妈,你好好睡一觉,回头咱们把这事儿好好捉摸捉摸,解决了,好不好?”

    “那,我不管,你一定得站到我这边啊。”

    顾妈妈拽着顾薄安的手,声音里头带着怒气,“要是你爸执意要和妈离婚,你和你哥可都得站在我这边,咱们让那个老头子自己一个人过去。”她就带着孙子和儿子过!

    说这话的时侯顾妈妈全然都忘了一个事实:

    顾薄轩两个是她的儿子不假。

    可是,人家姓顾,也是顾爸爸的亲生儿子!

    顾薄安一心想着让他妈别哭,再哭他头都要大了,也顾不得想顾妈妈说什么了。

    一个劲儿的点头。

    反正,家里头的事儿他哥做主呢。

    就是他哥不在还有他嫂子。

    长嫂如母嘛。

    他说的话呀,不算数,绝对不算!

    正想着呢,外头传来什么动静,顾薄安一开始没放在心上。

    以为是小花什么的。

    然后,下一刻他就听到小花的大嗓门,“大轩哥,大轩哥你怎么回来了?”

    哥?

    大哥回来了?

    大哥回来了!

    顾薄安瞬间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活了过来。

    全身轻松啊。

    噌的一下跳到房门口,“哥,哥,妈在这里呢。”一边说一边冲着两步迈过来的顾薄轩使了个眼色,低声道,“还哭着呢,我都头疼了。”顾薄轩浓眉一挑,凛凛的眼神瞥他一眼,扬扬眉,唇角轻掀,吐出两个字儿,

    “没用。”

    顾薄安脸垮了一下,可随即就坦然了起来。

    他打小就被自家哥打大,骂大的。

    这会儿说他句没用怎么了?

    没用他也是他亲弟。

    没用他也得管着他,带着他!

    这么一想,顾薄安简直就再不能理直气壮了啊。

    跟在顾薄轩的后头,兄弟两个还有小花一块走了进来。

    “儿子,你怎么回来了?”

    看到自己的大儿子,顾妈妈如同找到了主心骨。

    眼泪再一次的落了下来。

    顾薄轩拧了下眉,抬头看向小花和顾薄安两个人,“行了,你们两个明天还要上班,都去睡,我在这里说会话。”他的时间可不多,就这么一个晚上,还想着赶紧把他妈这里的事情解决,回去陪自家媳妇孩子呢。

    要是他说啊。

    他妈就是自己闹腾的。

    离婚?

    估计他妈这还打着以后离了他爸常住这边的心思?

    眼看着顾薄安和小花走了出去。

    同时,小花还极是体贴的帮他把房门关上。

    房间里头。

    顾薄轩挑高眉,“妈,你是怎么打算的?你要是想离,回头我就和我爸说一声,把证去给办了。”

    顾妈妈本来准备了一肚子的话要说。

    和儿子诉苦来的。

    可是听到大儿子直接上来就是这么一句话。

    顿时她就瞪大了眼,“你希望我和你爸离婚吗?”

    “妈你不用管我的想法,我现在是在问你的想法。”

    顾薄轩直接道,“还有,我半夜就得回部队,所以妈,我没时间在这里头陪你哭。”

    顾妈妈,“……”这个逆子。

    这真是她亲生的吗?

    可是好不容易看到大儿子,要是就这样让他走了……

    顾妈妈觉得自己心里头真的没主意。

    忍不住深深的叹了口气,“我怎么可能想和你爸离婚,可是你爸他现在一门心思的就想着和我离,不想和我过了,儿子,你爸他是认真的。”这才是让顾妈妈惶恐紧张的离家出走,甚至不惜千里跑到陈墨言这里找人的原因。

    她不想离婚!

    同时,她也看出了顾爸爸的坚决。

    害怕的顾妈妈只想着让儿子媳妇啥的劝顾爸爸,改变心思。

    想到大儿子要是走了。

    怕是没人能劝的住自家老伴儿……

    她就不敢再多想,坐在那里抹了下眼泪,“儿子,妈没想和你爸离婚……”

    “那你之前都是怎么做的?”

    “我还以为妈你是觉得我爸老了,嫌弃他,一门心思的想着把钱都捞回你娘家,然后和我爸分开另过呢。”

    对于顾妈妈。

    顾薄轩真心觉得没必要再委婉婉转什么的。

    没这个必要!

    他妈呀,现在就得重锤!

    “你乱说什么呢,你爸都和你说了些啥话,妈怎么可能是这样的人?”

    对于顾妈妈有些生气的话,顾薄轩直接当没看到。

    “妈,你自己摸着心口问问,你这段时间来的做法,咱们村子里头,不,就是算上你到帝都来的这大城市,天子脚下吧,还有那电视电影的,哪个男人能受的住自家媳妇这样做?妈,这也就是你是我亲妈,不然的话我都懒得说你好不?”

    “顾薄轩。”

    顾妈妈被气的胸口都直喘粗气。

    “妈,你觉得言言应该帮他们,可是他们和言言有什么关系?”

    “他们是言言的谁?”

    “言言是我媳妇,可是不代表言言就一定得认他们这门亲戚。”

    要是能帮的,值得帮的也就罢了。

    可那两个是什么人?

    “妈你自己眼没看清,被人给糊弄住了,回头还逼着自己的儿子媳妇一块被人家耍着玩儿?”

    “妈,我是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他们两个不是这样的,小利现在已经改好不少……”

    顾薄轩到了现在哪里还不清楚他妈这是没听进去?

    索性站起了身子,“妈,你现在只有两条路,一就是好好和我爸过日子,但是,以后家里头的钱财全都交给我爸,至于你,还是别拿钱了。”当然,顾薄轩敢这样说,那肯定就是相信他爸绝对不会愧待了他妈,手里头零花钱肯定是会给的,不理自家亲妈黑着的脸庞,顾薄轩平静的说出第二条,“要么,我让爸带着离婚证过来,然后,你回你娘家,和你那两个侄子过,我爸则由我们兄弟两个养。”

    “当然了,妈你以后的生活费,我们每个月会给够你。”

    “至于你怎么花,是用在那两兄弟身上还是怎么的,我们绝不多说一个字儿。”

    顾薄轩看着他妈难看到极点的脸,眼神平静,“如果你什么都不选,觉得这样拖下去或是闹下去,总会让我爸改变主意,那么,妈,我不介意亲自回去一趟,找找我那两个表弟好好的谈一谈,问侯他们一番的。”

    “还有,他们这段时间借走咱们家不少的钱吧?”

    “如果我说是他们擅自拿走的,你说,警察那边会怎么处置他们?”

    顾妈妈气的话都说不出来了,“你,你……不孝子!”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