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21章 被人算计了
    陈墨言的心瞬间提了起来。

    脸上神色不动,心底那根线却是直直的吊起来,“妈,你有什么事情就说,我能做的肯定马上就去做,哪怕做不好的我也一定想办法和顾薄轩帮着妈你办好。”

    “不,不用和大轩说,妈就是想见见你弟弟他对像……”

    经过了前段时间的事儿,顾妈妈又被顾薄轩的话吓到了几分,这会儿对着陈墨言也不禁带了几分的小心冀冀,“你也知道,你弟他这年龄差不多的都结婚了,他要是没有谈妈也不说啥,可这对像都认识那么久了,人家可是女孩子,妈想着咱们是男方,得主动一些……”

    陈墨言本以为顾妈妈又想找她说老家里头的事儿。

    没想到是顾薄安和方小满。

    想到顾薄轩临走时和自己说的把他妈的心思转到了顾薄安身上。

    没想到还是真的……

    不过对于顾妈妈这样的心思,她觉得得支持呀。

    立马就点了头,“妈你说的对,咱们是男方,是得要主动些,不过妈,你想见小满,怎么不和二安说呀,跑到我这里来说,安子知道了可不得怪我擅自作主?妈,要不我现在给你打个电话,让安子下班早点回家,咱们好好商量商量这事儿?”

    “好好,让他早点回来。”

    “这事儿可是大事,是得好好商量商量。”

    顾妈妈一听陈墨言的话,想也不想的就点了头。

    因为顾妈妈的到来,顾薄安就调了下班,这几天晚上选择了不加班。

    所以,他是傍晚六点到家的。

    然后就看到顾妈妈,陈墨言两个人四只眼都朝着他望过来。

    把他看的都有点发毛。

    “妈,嫂子,你们有事就直说啊,别这样看着我,我心里头渗的慌。”

    别不是他妈和嫂子吵架了吧?

    想到这个,顾薄安觉得自己是一个头两个大啊。

    他可没他哥那本事!

    顾妈妈白了他一眼,“你哪来那么多的话啊,行了,赶紧坐过来,我和你嫂子有话和你说。”

    看到他妈语气这么平和。

    再加上一旁陈墨言眉眼带笑的神色。

    顾薄安反倒是心头平静了下来,没吵架就好!

    “妈,嫂子,你们找我有事吗?”

    陈墨言本来想着自己做个袖手旁观的,让顾妈妈和她儿子自己说的。

    可是顾妈妈却是直接把皮球踢给了陈墨言,“你坐好了,听你嫂子说。”

    陈墨言,“……”

    她清了下嗓子,只能先开口,“妈和我商量了下,觉得你也老大不小了,不能老是和人家女孩子处对像不说结婚的事儿呀,所以,妈的意思是,你看看是不是和小满商量下,或者是你把小满带过来,咱们大家坐一块商量下,哪天两家人坐一块,把你们的婚事给定下来,嗯,就这样。”

    陈墨言三言两语把事情说完。

    顾薄安有点懵,怎么这突然一下子的就把话题转到他身上了?

    不应该是说他妈和他爸还有家里头那些事情吗?

    现在,不是谈他和小满事情的时机吧?

    他一连几个念头转过去。

    可被自家嫂子和亲妈四只眼盯着,他能说这话吗?

    特别是他嫂子。

    这可是和小满娘家人一样的存在。

    换句话说,在某些方面他嫂子的话可是要比小满娘家那些人说的话要重要多了啊。

    要是他的态度没摆正。

    让他嫂子以为他没用心,没想着和小满结婚啥的……

    顾薄安可不敢想那个后果!

    所以,清了下嗓子,他直接看向了陈墨言,“嫂子,小满最听你的话,这事儿我之前和她商量过,可是她一直没给我正面答复,要不,你看看我哪天把她叫过来,你帮着我好好劝劝她?”

    陈墨言,“……”这怎么一个个的都把皮球往她身上推?

    还没等她多想呢。

    顾妈妈早眼巴巴的瞧了过来,“言言,你可不能不管你弟啊。”

    “行,妈,我回头好好问问她,看看她的态度。”

    “对对,咱们好好和人家女孩子说,你弟你也是了解的,他不是那种花花肠子靠不住的人。”

    陈墨言看着顾妈妈,听着她这一番话,忍不住心里头腹诽了两句。

    瞧着现在这样,她这个婆婆脑子思路清晰的很啊。

    怎么轮到她娘家那两个侄子的事情上。

    那脑子里头就都成了一团浆糊?

    看来,这人啊,果然是人人都有短板和自己最在意的事儿。

    即然答应了顾妈妈帮着办这事儿。

    陈墨言也没拖,两天后找了个理由把方小满叫了过来。

    这天是周末。

    方小满大包小包带了不少的吃的。

    看着陈墨言一个熊抱,“言言,我可想你了,抱抱呗?”

    陈墨言伸手推开她,“行了啊,你到底是想我还是想齐阿姨的厨艺,你自己心里头有数呀。”

    方小满哈哈笑。

    抱起坐在地下胡乱爬的老二,她吧唧在人家小脸上亲了一口,“这是老几啊,来,叫阿姨抱抱。”

    “你抱的那是老二。”

    每次都分不清老几的方小满脸上丝毫没有半点的内疚:

    反正和她一样分不清的大有人在!

    所以,她分不清也是正常的。

    抱着老二玩了半天,方小满才想起正事来,“顾薄安说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就是想问问你,这对像都处那么久了,打算啥时侯结婚?”

    陈墨言看着方小满,挑挑眉,“还是说,你这纯粹就是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耍流氓?”

    “什么耍流氓,我是那样的人吗?”

    “不是,我是个女的啊,我怎么会是流氓,你可别胡乱用词呀。”

    方小满很是不满的瞪了眼陈墨言,继尔想了下看向陈墨言,“谁让你问的,顾薄安那混蛋?”

    “不是,是顾薄安那混蛋的妈妈。”

    方小满,“……”

    小脸垮下来,她看着陈墨言,“我还没想好。”

    “那你到底在想什么,害怕结婚吗?”陈墨言想了想,看向方小满,“其实,虽然有可能会遇到不好的人,比如赵西遇到的齐炳超,比如其他的那些男人,可是小满,你不觉得也还是有好的吗,像顾薄轩,不是很好吗?”

    “可是……”

    “可是你觉得,顾薄安不是顾薄轩,而且他以前的性子那么跳脱,你不放心?”

    “嗯。还有,我妈那边念叨的我头疼……”

    当初的时侯她和她妈说了顾薄安的事儿。

    她妈一听这话就忍不住黑了脸。

    然后就是坚决的不同意,固执的让她和顾薄安分开。

    这几年她为什么老是不想着回家,哪怕是过年不得不回,也是在家待个初一几天的就赶紧跑回来?

    她妈到处带着她去相亲呢。

    这事儿她都不敢和顾薄安说啊。

    陈墨言听到这里也不禁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想了想,她对着方小满建议道,“要不,你把这事儿和顾薄安说一声,然后,看看他怎么说?”她看着方小满有些迟疑的神色,有些轻声的开口道,“小满,我就是觉得吧,如果你相信身边的那个人,有什么事情呢,两个人就商量着去解决,不能解决的,就一块努力,想办法。”

    “你这样一个人扛着,什么也不和他说。”

    “他怎么知道是因为你妈妈的原因,你左右为难?说不定他是觉得你心里头根本没想和他结婚呢?”

    “怎么可能呢,我……”

    方小满本来是想说我要是不想嫁他,我和他处的什么对像呀,抬头看到陈墨言似笑非笑的眸子,她忍不住脸庞有些红,嗔怪的瞪了眼陈墨言,“你又诈我话。”

    陈墨言哈哈笑,“好啦,我不闹你了,我刚才说的话是真的,你好好想想?”

    “嗯,行,我会的。”

    方小满点了下头,随即又有些不满的嘟囔起来,“现在你都站到他那边了啊,我才是你朋友,最好的朋友好不好?我可告诉你呀,以后他要是欺负我,你可不能觉得他是你亲小叔就不管我,站在他那边。”

    “行行行,我不管什么时侯都站在你这边。”

    “我帮亲不帮理,你就是我的亲,这下总行了吧?”

    方小满抱着陈墨言的手臂晃了两下,撒娇般的重重点头,“嗯,就是这样的。”

    陈墨言有些受不了她的翻个白眼,“方小满,你几岁了?这撕娇的熟练程度比小妞妞还要熟纸自然。”

    方小满听了这话得意的挑下眉。

    陈墨言能说啥?

    回过头,陈墨言也没和顾妈妈母子两个人说什么,就说方小满会好好考虑下再作决定。

    至于她和方小满两人之间的那些谈话。

    她是一个字儿没提。

    陈墨言觉得,那些事儿应该方小满自己和顾薄安说。

    不过,估计方小满是真的和顾薄安说了,因为没过两天,顾薄安就直接和林同请了一周的假。

    同时请假的还有方小满。

    而顾薄安和顾妈妈这里说的话是送方小满回家。

    陈墨言听到这个消息后,忍不住微微一笑。

    希望,顾薄安这趟一切顺利吧。

    如果事情能顺利解决。

    说不定今年就能喝到两个人的喜酒呢。

    她把心思转过来,然后,还没想好做点什么呢,顾爸爸风尘仆仆的从老家赶了过来。

    和顾妈妈不同的是。

    他甫一到来,对着田家的几个人是一脸的歉意。

    陪尽了好话。

    这让田老太太几个可不好意思了。

    对着顾爸爸那是比面对顾妈妈时态度可是好了不少。

    又是招呼吃的又是怎么的。

    陈墨言亲自送顾爸爸去后头的院子。

    顾妈妈还有些别扭,坐在屋子里头没出来,看到顾爸爸,她抬头张了张嘴,“老顾……”

    后头的话却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知道老两口肯定是有话要说,陈墨言便果断的用孩子为借口离开。

    一边走一边想着,两个老的别再一言不合吵起来吧?

    还好,等到吃晚饭的时侯。

    顾爸爸和顾妈妈两个人虽然不是往常那般的一脸带笑。

    但两人之间的气氛,还不算太生硬。

    偶尔也会搭一句话什么的。

    这让陈墨言松了口气。

    余下的事情,就是老两口自己去缓和了,陈墨言也用不上力气。

    老两口稀罕孙子。

    陈墨言便直接让她们和田老太太齐阿姨在家看孩子。

    她自己则再次忙活了起来。

    之前的事情让她手里头不少的事业重新往前进了一步。

    虽然多赚了不少的钱。

    可是陈墨言也觉得累了不少。

    和林同几个把事情重新捋了一遍,召开了几次的主题会议。

    陈墨言便直接把手一挥,自己闪身离去。

    接下来执行什么的,那都是林同等人自己的事情呀。

    她可不管。

    这天傍晚,陈墨言被朱兰拽着去参加一个宴会。

    是一家企业的周年庆。

    陈墨言本来是不想来的,可是朱兰硬把她给拖了过来。

    朱兰一个人不想来。

    可是这家企业是她和刘素两个人谈了不少时间才拿下来的合作对像。

    如今才开始合作。

    得给面子呀。

    陈墨言很想说,你们要给面子你们自己来呀。

    拽着她做啥?

    只是最后拗不过朱兰,只能换了身礼服,陪着她一块出席。

    没想到门口遇到了一个熟人。

    陈二公子。

    远远的看到陈墨言,好像遇到了杀父仇人。

    “陈墨言,你还敢出来,我告诉你,我……”

    “哟,这不是陈二公子吗,怎么着,以陈家现在的身份,都需要你这个二公子亲自出面来交际了?”

    朱兰对于这位陈二公子可没什么好印象。

    谁让他当初主动招惹她家言言?

    还害得她差点砸了招牌。

    这会儿竟然还敢对着她们一副苦大仇深,他是受害者的模样?

    我呸!

    “陈二公子这是怎么的,看到我们家言言这么激动可不好,我们家言言可和你身边那些个看到男人就想扑过去的女人不一样,她可是结婚了的哦,而且,还是军婚哦,怎么着,陈二公子这是想再给你们陈家添上一桩仗势欺人,破坏军婚的罪名?”

    “朱兰,耍嘴皮子有什么好的,你,还有你,你们给我等着。”

    “好啊,那我可就恭候陈二公子的招待了哦。”

    “哼,早晚让你们好看。”

    朱兰还想再说什么,陈墨言却是拽着她朝着宴会厅内走了进去。

    因为陈墨言等人是在门外发生的争执。

    而且不过是争锋相对,互相说了几句狠话便罢。

    所以也没什么人来说和或是劝阻。

    陈墨言两人进来时,宴会上已经到了不少的人。

    吃吃喝喝的。

    衣香鬓影,纸醉金迷。

    陈墨言举着手里头的红酒,看着这一切忍不住摇摇头。

    有些许的意兴阑珊。

    她和正在与人说话的朱兰说了几句话,便自己找了个角落坐了下去。

    吃了几块蛋糕。

    陈墨言看着手里头的饮料空了,便准备起身去另一侧取一杯。

    拿了杯芒果汁。

    才喝了两口,一个侍应生不知怎么的就撞到了她身上。

    一杯红酒洒在她的裙摆上。

    陈墨言忍不住蹙了下眉,低头看着自己衣摆的酒渍,这裙子,头回穿呢。

    “抱歉,小姐很对不起,我帮您擦擦……”

    陈墨言看着侍应生一脸惶恐的样子,回过神朝着他笑了笑,

    “没事,你也不是故意的,我自己去擦下就好。”

    她对着侍应生点了下头,拿了自己的包朝着另一侧的洗手间走过去。

    “抱歉,这位小姐,这边的洗手间坏了,您可以从那边拐个弯,去二楼……”

    陈墨言顿了下,眼角余光看到不远处竖着正在维修,停用的牌子。

    她只能转个身朝着二楼走。

    二楼没什么人。

    穿过走廊,就看到显眼的洗手间标志。

    站在镜子前,看着衣裙下摆处:

    红色的酒渍浸的蓝色裙摆一个拳头大小的暗渍。

    只是看了两眼,陈墨言便觉得这是擦不掉的。

    她随便弄了两下,补了个妆,转身出去时发现洗手间的门在里头打不开了!

    好像,是被人在外头锁了?!

    她有点无语:这是什么运气?

    不过下一刻她就猜了出来,怕是,有人在故意针对自己呢。

    会是谁?

    陈二公子?

    陈墨言也没太着急,想翻出电话给朱兰打电话的,只是拿出手包她就叹了口气。

    忘了,她之前把手机放到朱兰那边了。

    这下怎么办?

    只有等了吧。

    陈墨言靠在一侧的墙壁上,哪怕是这个时侯呢也没有太着急:

    这可是女洗手间。

    虽然是二楼,可今天来的客人不少,洗手间也不会一直没人来的。

    到时侯她自然能出去了。

    只是,她等了足足有十分钟,外头一直没动静?

    眉头微微蹙起来,怎么一个人没有?

    脑中几个念头转过去。

    陈墨言猛不丁想到了一件事儿:

    如果对方是针对她,那么,一楼的洗手间真的坏了吗?

    要是那牌子只是故意竖在那里给她看的。

    这会儿二楼洗手间肯定没几个人来……

    那她要怎么办?

    想到这里,陈墨言这才开始真的着急起来。

    用力的拍了两下门,“有没人,有人吗,谁在外头……”只是她拍了两下没什么反应,反而让她觉得自己好像越来越好热了?身上好像窜起了一股子火,口干舌燥,一颗心扑通扑通的狂跳,她不时的舔着自己的唇,好热,好渴,渴……陈墨言脑海里不知想到了什么,心头一凛,难道那杯饮料,有问题?

    全身几乎闷热的喘不过气来。

    她用力的咬着自己的唇,让自己冷静,平静。

    就在这个时侯,就听到咔嚓一声响。

    洗手间的门,被人自外头打开。

    啪嗒一声,锃光瓦亮的皮鞋率先出现在意识有些模糊的陈墨言眼前……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