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23章 日行一善的陈大公子(1
    陈墨言站在门后。

    看到有人进来,她想也不想的抬脚对着来人就是一脚。

    趁着那人往前一个趔趄。

    她弯腰朝着外头跑。

    这个时侯可不能被人发现,要是真的被人看到或是传出去。

    她虽然不在意,可家里头那几个可都是上年纪的。

    可受不得刺激呀。

    把老太太老爷子再气出个好歹的来?

    只是她还没跑出两步呢,手臂猛的被人给拽住。

    男子低低带笑的声音响起来,“怎么着,这就是我帮你的谢礼?”

    这声音……有点耳熟?

    陈墨言被拽着手臂挣了两下走不动。

    索性站住脚,朝着对方看了过去,一眼,她就认出了来人。

    “是你?”

    “怎么着,我这也算是救了陈小姐吧,你就是这样对待你救命恩人的?”

    陈墨言拧眉看着对面的人,眼底多了抹警惕,“你为什么会在?”

    陈大公子。

    他转身,桃花眼挑起来,不语先笑,“你怀疑我?”

    “不然呢?”

    陈墨言可不是才刚毕业的大学生。

    经历了那么多的事儿,她虽然不至于练就一副金钢铁骨。

    但该有的警惕还是有的。

    她看着陈大公子,眼底神色不明,“我刚好被人关到了这里,外头二楼没什么人吧,宴会的人都在一楼,你为什么会在二楼,还是在这里头出现?”最重要的是,她和陈家还有恩怨在!

    对面,陈大公子摇摇头,“你想多了,我就是路过这里,听到声音好像是你的,所以找了人过来看看罢了。”他看了眼陈墨言,桃花眼一挑,“没想到果然是陈小姐,而且,看着这样子,怕是被困了一会了吧?”

    “好歹的我也算是救了陈小姐一回。”

    “不知道陈小姐对于我这个救命恩人怎么答谢?”

    陈墨言扫了他一眼,正想开口,压不住身上一阵阵的燥热。

    她忍不住一声轻哼。

    那声音发出来,让在场的两个人都忍不住有点震惊。

    陈墨言的脸腾的就红了。

    她死死的咬着唇,“今天的事情谢谢你,我先走了。”她刚才喝的那杯饮料肯定有问题,得赶紧回家才行。

    到是后头的陈大公子。

    猛不丁的反应过来,他伸手又要去拽陈墨言,却被陈墨言给抢先避开。

    “你别靠近我,还有,今天的事情我会谢谢你的,现在我得走了……”

    “不是,你现在,这样去一楼?”

    陈大公子的眼神来回闪,在陈墨言通红的脸上看来看去。

    最后他一指身侧的梳妆镜,“你自己看……”

    陈墨言怔了下,转了个头看到镜中的自己,她被吓了一跳。

    脸通红,双眼写满了迷离。

    再加上她双唇紧咬……

    整个人身上散发着一股子让人异样的情欲气息。

    想到对面的陈大公子,自己这个样子都落到了对方的眼里头?!

    她就一阵阵的羞恼。

    可是,这个样子离开,走过一楼人群肯定是不行的。

    但是待在这里?

    不是办法。

    她咬着唇看向陈大公子,“我能不能用下你的电话给我同伴打个电话?”

    “哦,没带。”

    陈墨言,“……”

    “别用那样的眼神瞧着我呀,我会以为你是看上了我。”

    “滚。”

    陈大公子朝着陈墨言看了两眼,低低的笑,“现在是有两个办法,你和我一块下去,或者,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帮你叫你同伴过来,不过,你确定你同伴过来你就有办法解决吗?”

    “我跟着你走就能避开楼下那些人吗?”

    陈墨言强行压着自己心头的躁热,撇着唇对着陈大公子冷笑。

    “哦,可以呀,因为我知道这家酒店的后门哦。”

    “是平时都没人开的后门,从二楼直接走下去的,别人肯定不知道……”

    陈墨言想出声,可是嘴唇才一掀,喉咙里头忍不住轻哼了一声。

    她立马把自己的嘴给死死闭住。

    对面,陈大公子心头一跳,可面色却是不变,声音含笑,“你是想说别人都不知道,为什么我知道吧,那是因为,我是这家酒店的老板啊,怎么样,要不要和我走,你自己考虑哦,对了,我只给我五秒钟时间……”

    “一,二三……”

    “我和你走。”

    陈墨言才一开口,就听到自己的声音都变了调。

    体内的躁热让她整个人都有点喘不过气来。

    再待下去……

    陈墨言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受得了。

    “披上。”

    陈大公子随手把自己的西装外套抛到陈墨言身上,扫她一眼,“你要是不想明天上头条的话,就把自己裹紧一点,万一被什么人看到陈小姐和我双双离去,共度一晚之类的佳话,我可是不在意……”

    陈墨言白了他一眼,却是拿了他的外套整个包住了自己。

    果然,二楼靠里的走廊处有一个暗门。

    陈墨言随着他通过暗门,从楼梯处走了下去。

    到了外头,是一个小花园般的存在。

    陈墨言忍着心头的不适,四处打量着周围,这是哪?

    也就没看到前头的陈大公子停住了脚。

    她就那么一下子撞到了他的后背上。

    鼻子有点酸。

    “怎么着,想要投怀送抱?”

    “陈大公子,我结婚了,四个孩子的妈了,您这胃口,都这么重的吗?”

    陈大公子转头定定看她一眼。

    不知想到了什么,呵呵几声低笑,“别的女人嘛肯定是嫌弃的,不过如果换成了你,我倒也是可以考虑……”

    “滚蛋。”

    “这是哪,麻烦陈大公子带我去停车场……”

    也不知道这会儿朱兰有没有发现不对劲儿的地方。

    有没有出来找她?

    不管了,她还是先开车离开这里再说。

    “行,那你跟好了。”

    陈大公子对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提醒陈墨言紧跟他。

    也不知道绕了几个圈。

    陈墨言觉得自己头昏脑涨,呼吸都越来越重。

    看着前头的陈大公子,眼中都有了重影。

    那杯子里头的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你的车子是哪个?”

    “啊,那个,那个,那个……”

    陈墨言的意识已经有些不清楚,她站在几辆车中间,抬手一一指过去。

    她的旁边几步远。

    陈大公子看着她这个样子,眼神落在她的脸上。

    眉眼里闪过一抹笑意。

    最后,他心头轻轻一叹,抬脚走过去,“走,我送你回去。”

    只是他的身子才一靠近陈墨言。

    陈墨言几乎本能的靠向了他,陈大公子心头一跳,脚步顿了下,用力的握住她的手腕,“陈墨言,你撑住,我现在送你去医院。”也不知道这丫头都得罪了些什么人,竟然想要她出这么大一个丑。

    也幸好是自己,不然……

    他把陈墨言直接拽住车子里,看着她嫣红嫣红的脸庞,眼眸深幽。

    深吸了口气,他正想去前头的驾驶位。

    陈墨言突然伸手拽住了他,“别走……”

    她的声音娇娇软软,带着几分平日里所不曾有过的娇憨,娇嗔。

    让陈大公子眼神一下子都变了。

    一回头,他看到陈墨言正眼神迷离的朝着他看过来。

    就那么一眼。

    他的脑海轰的一声,声音都沙哑了,“陈墨言,你这是在玩火!”

    用力的掰开陈墨言的手。

    陈大公子头也不回的离去。

    后头车子上,陈墨言难受的滚来滚去,直哼哼。

    前头陈大公子觉得自己这一路上的车呀,开的那叫一个惊心动魄!

    直到看着陈墨言被医生注射了安神针。

    安安静静的躺在病床上。

    他站在床侧,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的陈墨言,想着之前的那一幕。

    心头说不出来是什么样的滋味。

    站在病床外头,他点了一根烟,站在窗口突的一声轻笑。

    什么时侯他也当起了正人君子?

    罢了,就当是日行一善罢。

    朱兰是接到酒店侍应生的通知,才知道陈墨言出事的。

    她飞车直奔医院。

    一头闯进病房,陈墨言还在沉睡。

    问过医生,知道只是昏睡,等醒了就会好,她才松了口气。

    坐在病床边,她才想起问医生,“我朋友是怎么回事,她身体之前挺好的呀,怎么好好的会晕迷?”

    “你还问我们,你应该去问问你朋友吧?”

    护士是个年轻的女孩子。

    精致的脸庞上写满了不乐意,“她自己喝了那些乱七八遭的东西,这会儿出了问题来医院,也好意思。”

    “不是,等等,你是说,她喝了乱七八遭的东西?”

    “能说清楚一点吗?”

    “还有,我们是病人,是来医院求医的,麻烦你那眼神收敛点。”

    朱兰对着那个小丫头几句话震的她多少不敢再随便说,有些不情愿的道,“医生说,她应该是喝了些助性之类的东西,没想到自己喝蒙了,这下知道后果了吧?真是的,身为女孩子,怎么就那么的不自爱呢。”

    本来朱兰对这小护士还是一腔不满的。

    可是这会儿听了她的话后心里头余下的都是后怕,“你是说,她喝的是那些助兴的东西?剂量重吗,现在还有事情吗?”难怪她在宴会上怎么都找不到言言,可是她怎么会去了二楼?

    还有,这中间有没有出事?

    想到某种可能……

    朱兰都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大耳刮子!

    好好的她非叫言言去参加什么宴会啊,瞧瞧这事儿闹的……

    “对了,你说是一位男士送她过来的,请问那位男士有没有留下姓名?”

    “不知道,把人送到,交了钱又让我们看着点,对方就离开了。”

    小护士看着朱兰,忍不住多嘴问道,“怎么,那男的不是你们的朋友吗?”

    朱兰扫了她一眼没出声。

    眼神紧紧盯着陈墨言,似是想从她脸上看出点什么来。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晚上八点多快九点,她才想起得给家里头打电话。

    她那边好说。

    可是轮到陈墨言这边,她怎么说啊。

    最后,硬着头皮上。

    电话接通,是田子航接的。

    “田叔叔,言言和我出来参加一个活动,不小心多喝了几杯,这会儿她头疼的紧,我带她在酒店里头醒醒酒,才睡下,要是她一会醒的早我就给您送过去,不然的话怕是得明早回去了啊。”

    田子航听到这话头一个念头就是,“你们没出什么事情吧?”

    朱兰能说什么?

    只能是再三的保证,告诉他陈墨言只是头疼的睡过去,真没事。

    挂了电话。

    朱兰觉得自己是一身的冷汗呐。

    陈墨言直到半夜三点多才醒过来。

    一身的汗。

    她撑着身子坐起来,声响惊醒了坐在一侧歪着头打瞌睡的朱兰。

    看到她醒过来,朱兰是一脸的惊喜。

    “言言你总算是醒了……”

    “这是哪?”

    “这是医院,我也不知道是谁送你过来的,言言你,没事吧?”

    朱兰这么一问,陈墨言这才发觉自己体内那股子躁动不安的气息好像消散了不少。

    虽然还有那么一些不适。

    但是,在她的承受之内。

    心头松了口气,她对着朱兰点点头,“你来的时侯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啊,没有啊,我就是听酒店的侍应生说你突然昏倒,吓的我就直接开车过来了……”

    朱兰看着陈墨言,有些迟疑,“言言,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没事吧?”

    “我喝的饮料里头被人放了东西。”

    陈墨言眼底闪过一抹厉色,“然后有人把我骗到了二楼,好在遇到了陈大公子,没想到他是这家酒店的老板,把我从后门送了出来……”到最后的时侯她几乎都是意识不清的了,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出丑?

    不过想想,能平安到这里已经是庆幸。

    自己倒是真的欠了那家伙的人情!

    她摇摇头不再去想这些,“给家里头打电话了吗,谁接的?”

    “田叔叔,我和他说你喝醉了头疼,在酒店醒酒睡着了……”

    “你把电话给我。”

    朱兰有些迟疑的递过去,“言言,这都三四点了,田叔叔该睡了吧?”

    “他睡不着的。”

    陈墨言一边说一边直接按下了家里头的电话。

    几乎是电话响起的瞬间。

    田子航的声音就传了过来,“言言?”

    “爸,我没事,就是酒喝多了几杯,头疼的厉害,在医院醒了下酒……”

    “怎么到医院去了,现在没事了吧,你等着爸这就过去。”

    陈墨言赶紧拦下他,“爸你可千万别来,我这就好了,明天一大早就开车回家,你这一来,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怎么了,再把我爷爷奶奶给吓到,爸,你让齐阿姨给我煮点粥,我明天早上回家去喝啊。”

    “好好,你真的没事吧?”

    “没事,朱兰在这里头陪着我呢。”

    提到朱兰,田子航在对面忍不住念叨了两句,“那丫头一说你在酒店睡着了,爸这颗心就一直提着,生怕你出什么事儿……”果不其然的,这不是人都去了医院?

    朱兰看着陈墨言把电话挂上。

    有些担心,“田叔叔不会生我的气吧?”可是她把言言带过去的。

    而且之前她又说了假话……

    “放心吧,我爸会理解的。”

    陈墨言呵呵笑了两声,突然看向陈墨言,“昨晚上的酒宴,你想想身边都有什么人。”

    如果那些人想要针对她。

    应该是会先把朱兰给缠住吧,不然有朱兰在,对方也不好下手呐。

    “我身边围着的倒是有几个人,可是都是几个合作伙伴啊。”

    朱兰拧着眉头想了又想。

    到最后也没想起什么人来。

    倒是陈墨言猛不丁的想起一个人,“有一个和我说一楼洗生间坏掉的侍应生……”

    “什么卫生间坏掉了,没有坏啊。”

    “你确定?”

    “是啊,我来之前还去补过妆的……”

    听到这里,陈墨言哪里还不知道对方肯定就是针对自己的?

    忍不住呵呵笑了两声。

    “那些人简直是太可恶了,竟然用这样子的手段……”

    要是这事儿真的被捅破。

    以后言言这里会有什么样子的后果?

    还有她和顾薄轩夫妻两个人的感情肯定也会受影响的啊。

    真是恶毒!

    陈墨言眼底闪过一抹厉色,“不用生气,这个人啊,即然出手了,肯定就会留下什么线索的,我就不信查不出来。”

    “对,查出来弄死丫的。”

    朱兰的爆脾气上来,一巴掌拍到了床边上。

    虽然说是肯定能查出来。

    可是对于怎么查,当晚那么多赴宴的人啊,难道你要一个个的去问?

    再说了,人家就是真的做了,也绝不会承认的啊。

    朱兰的眼底闪过一抹忧色。

    次日早上天刚刚亮,生怕家里头人担心的陈墨言就让朱兰开车送自己回家。

    才进家门口。

    田子航的身影就出现在两人的眼前,“言言,你没事吧?”

    “爸,我这不是好好的吗,真的是多喝几杯的原因,医生说好像是胃不好……”

    “是吧,爸就说让你好好休息你不听,以后得让齐阿姨多给你做些好吃的,这胃不好可不行。”

    田子航吧啦吧啦的念叨着。

    一心都盯在了自家宝贝闺女身上。

    连朱兰和他出声告辞都没发现。

    早饭是小米粥。

    熬的很粘的那种。

    陈墨言是真的饿到了,连着喝了两碗。

    “爸,我去休息一会啊,等我醒了再和您说话。”

    “去吧去吧。”

    陈墨言回到房间,几个孩子都被齐阿姨和田老太太几个带出去玩了,她一头躺到了床上。

    好好补一觉。

    吃饱睡醒,才有力气找人算账嘛。

    某些人啊,等着!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