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24章 先毁一个
    距离宴会已经过去一天时间。

    中午,陈墨言站在酒楼前。

    挑了下眉,抬脚走进去。

    只是才走到一楼,就有前头小姐一脸带笑的迎过来,“陈小姐是吧,我们陈总吩咐,您这几天要是过来,请您直接去三楼。陈小姐这边请。”

    陈墨言的脚步顿了下,抬脚跟上去。

    三楼,某个房间。

    咨询小姐很是恭敬的敲了两下门,“陈总,陈小姐到了。”

    “请进来。”

    “陈小姐您请……”

    陈墨言扫了眼门牌,笑了笑,抬脚走进去。

    陈大公子整个人歪在沙发上。

    手里头端着杯红酒,看着门口的陈墨言,他扬扬眉,桃花眼似笑非笑,“陈小姐,是来报答我的救命恩人吗?空着手来,好像没什么诚意啊。”

    “你想要怎么谢你?”

    陈墨言走进来,坐在另一侧的沙发上。

    顿了下,她还是看着陈大公子道,“昨天的事情,谢谢你。”

    “不客气,你想着欠我一个人情就行。”

    陈墨言翻个白眼,这人,口口声声的提醒,生怕她忘了欠他人情。

    不过,这的确是欠。

    “陈大公子,我能看看你店里头那天上班的员工吗?”

    陈大公子眉一挑,手里头的红酒晃了两晃,“陪我喝一杯?”

    “陈大公子,我……”

    “我知道你是来找谁的。”

    陈大公子眼底有细碎的光,投射在陈墨言身上,“陪我喝一杯,然后,我不但帮着你找人,还告诉你一些你不知道,或者是查不到的东西,怎么样?”他抿了口红酒,对着陈墨言轻笑出声,“我们陈家虽然看着是倒了,大不如从前,可是陈小姐难道忘了句话,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更何况,这可是我的地盘。”

    “想要知道点什么,总比陈小姐这个外人要知道的多吧?”

    陈墨言拧了下眉头,“就一杯酒?”

    “对,就一杯。”

    “行,算是我谢陈大公子帮我。”

    陈大公子妖娆的一笑,“陈小姐觉得自己的名声就值这么一杯酒?”

    陈墨言,“……”丫的,整个一神经病吧?

    一杯酒饮尽。

    陈墨言抿了下唇,把空酒杯放下,咪着眼看向陈大公子,

    “现下,你可以说了吧?”

    陈大公子只是看她一眼,然后转头按了内线,“叫周全上来。”

    周全?

    陈墨言眸光闪了下,却是没有出声。

    没一会,门口走进来一个身材修长的年轻男孩子,穿着酒店工作人员的套装。

    “老板,您找我?”

    陈大公子只是扫他一眼,“告诉她,谁让你说的洗手间坏的。”

    “啊,老板,我……”

    “在我的地盘,陷害我的客人,你把你老板我当傻子吗?”

    “你觉得我没有证据会找到你?”

    周全,“……”

    “一是个女的,她,她给了我三百块钱,说,说就在那边拦着这位小姐……”

    周全也是忍不住心里头发苦。

    早知道这个女的和自家老板认识,再多的钱他也不干啊。

    好嘛,这下被抓包。

    “认得对方吗?”

    “不认识。”周全这次回答的很快,眼看着对面听到这话之后陈大公子的脸色沉下来,他赶紧加上一句,“但是让我下次看到了她肯定会认得的,真的,老板我再不敢了,我……”

    “行了,你先回去等消息吧。”

    等死还是等活?

    对方的脚步沉甸甸的离开。

    陈大公子看向坐在那里沉思的陈墨言,“你怎么想?这事儿啊,我觉得说不定就是你的对手或是啥的,要不,是你情敌?你家那个姓顾对吧,姓顾的,他可是常年不在家,说不定在外头招惹了什么不三不四的人……”

    陈大公子还想着再说什么。

    抬眼看到陈墨言撩了下眼皮,似笑非笑的瞥向他。

    忍不住脸皮有点烧。

    “怎么不说了,继续说啊,继续挑拨嘛。”

    陈墨言咪着眼看着对方呵呵笑,把陈大公子说的没脾气。

    最后,他只能主动开口,“那啥,要不,我把那天的监控给你看?”

    “你这里装了?”

    “那是自然,我是谁呀,我……”吧啦吧啦的一通自吹。

    陈墨言果断的打断他的话,“行了,我知道你是陈大公子,再说下去的话这房间怕是就装不下你了,你不是说给我看监控的吗,在哪?”

    “哦,你等下,我给你开。”

    陈墨言的视线随着他的走动,落在不远处的一台电脑上。

    陈大公子打开,随手在键盘上按了几下。

    几副画面连着调转。

    最后,定格在一处画面上。

    那是周全正和一个女人在说话,虽然画面有些模糊,但还是能看的清好像周全收了对方什么东西。

    “你认识这个女人吗?”

    陈墨言没有回陈大公子的话,她径自盯着画面上那个身影有些模糊的女人。

    最后,她还真的认了出来。

    田宝珍!

    竟然是田宝珍!

    她忍不住皱了下眉头,这田宝珍怎么还就抓着自己不放了?

    如果说上次她帮着杨文算计自己。

    陈墨言能让田建骂她一顿就此放过此事,那是一来看在田家大房二房还没完全翻脸,二来,也是田宝珍不过就是动了几句嘴,没什么真格的行动,没想到这次,直接升级了?

    而且,还学会玩心计了啊。

    拿钱收买别人,陷害自己?

    她呵呵两声冷笑,抬头看向一脸玩味的陈大公子,“陈大公子别说你没认出那上头的女人来啊。”

    虽然田宝珍的身影有点模糊。

    可是!

    陈大公子可是和田宝珍早就认识的。

    可以说是十几岁就打交道的人。

    认不出来?

    骗鬼去吧。

    陈大公子被陈墨言暗讽了几句,也不以为意,只是有些懒散的笑笑,

    “这么说来,陈大小姐已经认定了是她?”

    “不知道,还得再问问。”

    知道了嫌疑人。

    陈墨言也懒得和陈大公子再多说话,只是看向他,“刚才那个员工在哪,我去找他问点事。”

    “你是想让他确定田宝珍?”

    “怎么,不行吗?”

    “可以啊,走吧,我给你带路。”

    他朝着外头走了几步,扭头发现陈墨言站在那里没动。

    扬扬眉,“怎么了,陈小姐不去了?还是说,怕真的是田宝珍,觉得都是你们田家一家人,事情查个水落石出也没什么用,左右反正你也没事,还不如就这样含糊着,想要学个难得糊涂?”

    “你不用故意挤兑我。”

    “该怎么做我心里头有数,不会因为你那一两句话就改变主意。”

    陈墨言看着陈大公子,眼神从他的眼神落在他同样平静的脸庞上,最后,她直接问出声来,

    “你弟弟和你们陈家人把我恨之入骨吧?”

    “你为什么一再的帮我?”

    特别是前天晚上那样的事情。

    别说陈大公子再落井下石,推波助澜一下。

    他就是站在一侧冷眼旁观。

    估计自己最后的结果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当然,说不定她不用靠着别人帮忙,自己最终也能脱险。

    不过这些事情,谁能说的清?

    最后的结果就是陈大公子帮了自己,避免了一场大麻烦。

    她看着陈大公子,直视他,“为什么?我以为,你们陈家人会把我当成仇人的呀。”

    “我从来没说过你是我们陈家的仇人啊。”

    陈大公子不知想到了什么,淡淡一笑,语气多了抹疏离,“陈家树大招风,这几年的情况早就一年不如一年,如今这个样子也是自作自作罢了。你也不用想什么活该,这帝都城的这几家,包括你们田家在内,还不都是一年不如一年?我们陈家的今日,何尝不是你们田家的明天?”

    陈墨言上下左右的看他两眼。

    最后,她确定他说的是真的,“没想到,你倒是看的通透……”

    “通透又怎样,看不透,又如何?”

    反正,陈家是倒了。

    而他也……

    摇摇头,他从某种情绪中走出来,扫了眼陈墨言,“你去不去,不去的话我可是有事要走了。”

    “去,为什么不去?”

    她现在就是想从周全那边问问,到底是不是田宝珍授意的。

    十五分钟后。

    陈墨言走出陈大公子的酒楼。

    一个人坐在车子里头,看着车窗外头的景色神色莫名。

    果然是田宝珍!

    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田宝珍的身边竟然还多了个杨文……

    这两个人是联手对付她了?

    其实到现在陈墨言都有点想不通,田宝珍这样的针对自己,对她有什么好处?

    还有杨文。

    就因为部队上的那些事情,她就死咬着自己不放?

    女人的心思啊,嗯,果然是特别的可怕!

    她把车子开起来,先在外头转了一圈,发泄了下自己郁闷的情绪才回家。

    坚决不把坏情绪带回家!

    时间转眼过去两天。

    陈墨言一直想着怎么处理这事儿呢,到最后,她还是觉得先解决杨文。

    打闷棍?

    把人装到麻袋里头打一顿,然后丢到城外护城河?

    陈墨言脑海里头飞快的浮起好几个的念头。

    不过都被她自己给否了。

    她可是良民呀。

    安份守法的好老百姓。

    怎么可能会动不动就要人命呢。

    而且,有些人呀,你让她死了那才是痛快。

    生不如死,有时侯才能让人更深刻的体会到那种绝望!

    几个电话打了出去。

    陈墨言交待了些事情,务必让对方办好之后。

    她便把心思都放到了几个孩子和工作身上。

    直到又是五天过后。

    陈墨言接了个电话之后坐在书房里头待了半天才出来。

    抬头看了眼日渐西移的太阳。

    她笑了笑,眼底闪过一抹笑意,今天,可真是个好日子啊。

    ……

    对于杨文来言,今天的确是个好日子。

    她的生日!

    经过上次的照片事件,她在同事当中的影响力已经降到了最低点。

    还好她有杨家人的身份罩着。

    再加上她手里头多少还有些资源……

    时间一长,杨文又籍故换了家工作单位。

    如今她算是已经完全把之前的心里阴影给放下,一心只想着不久后的升职了。

    生日的当天。

    早早就操持好一切的杨文自然是要大办的。

    一身火红的小礼服。

    头上戴着个皇冠,她如同一个女王般自二楼楼梯处走下来。

    赢得一群人的掌声。

    杨文很享受这一切,她轻盈的周旋在在场每一个人的身侧。

    然后,直到,主持人放起杨文的一些影片。

    原本安排好的如梦如幻的情景一个不见。

    出现在大家面前的是一男一女的妖精打架,男女都很清楚。

    赤身裸体。

    女的一脸娇媚的笑,缠着对方……

    两个人的战况很激烈。

    在场的所有人都忍不住屏住了呼吸,看着上头光着身子的人,再把眼神看向如同个女王般出场的杨文时,一个个的眼神都变了个样,不屑,嘲疯,鄙夷……就是连杨文自己都彻底的懵了,她啊的一声朝着不远处的舞台扑过去,“关掉关掉,关掉。”

    场景很快就放过去。

    不过几分钟。

    最后的一行字,杨小姐,身体还承受的住吗,记得多补补,运动作多了不好。

    字里行间对杨文的鄙夷和讽刺把她气的都要疯掉了。

    不用她去关,场景唰的一闪,直接就黑了屏。

    “杨,杨小姐,这不关我的事儿呀,我,我都是按着您的吩咐做的,我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放碟子的小伙子都要被这事儿给吓哭了。

    他的饭碗不保了啊。

    杨文啪的一掌甩在他的脸上,“你给我等着。”

    周围的人已经彻底议论了起来。

    虽然没有大声,可一个个的看着杨文的眼神,让她觉得自己好像没穿衣服。

    最后,她忍不住大吼了起来,“你们不能相信那些,上头那事儿是污蔑。”

    “那不是真的,那是假的。”

    “什么假的啊,难道那上头的不是你?”

    “我们的眼可没瞎哦。”

    “哎,我可是听说呀,这女人以前在那边的时侯就不怎么好,名声臭的呀,没想到来了咱们这里还是这样。”

    “真没想到她是这样的人啊。”

    “好了好了,走了走了,不然还等着吃东西啊。”

    人群都散尽。

    杨文无力的跌坐在地下,放声大哭。

    不远处,一个身影缓缓走进来。

    低头看着她轻笑,“杨小姐,名声尽毁的滋味如何?很好受吧?”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