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田二太太手一抖,才端起来的茶就那么洒了出来。

    幸好茶不烫。

    不然准得烫到她手。

    她把茶杯放在一侧的茶桌上,满脸惊骇的看向田建,“怎么回事?”

    “你别问了,按着我说的办就行。”

    “她是我女儿,我怎么可能不问?”

    田二太太很少对田建说的话进行质问或者是反驳什么的。

    她在田建面前的性子就是温婉知性,是善解人意。

    这么多年来,她都快要忘了自己真正的性格!

    就为了迎合田建,为了让自己在这个家里头的位子更稳。

    她只能这么做。

    可是这一刻,她看着田建,头一回觉得自己有点撑不住。

    “好好的把人给发配了,你总得给我这个当妈的一个理由吧?”

    “女儿可不光是你的。”

    田二太太也觉得自己有点失态。

    她深吸了口气,试图和田建讲道理,“老田,你知道我这个人,不是不讲道理的,如果真的是她的错,该打该罚的,你随便怎么做,可是现在,你这样一个字儿不说的直接把她给送走,并且还五年内不许她回来,老田,你不觉得对我这个当妈的是一种残忍和不尊重吗?”

    “她也是我的女儿啊。”

    “你……你还是去问问她自己做了什么蠢事吧。”

    对于自己这个小女儿,田建也有些后悔之前放纵的有点过。

    让她有些无法无天。

    到现在,连自己的话都是半听半不听的。

    阳奉阴违啊。

    现在好了,把自己彻底的给作了进去吧?

    揉着自己的眉心,田建看着自己的太太,“你相信我,我这是为她好。”

    “我知道,我也相信你。”

    “可是老田,我有理由知道你为什么这样做啊。”

    田二太太的声音放低,放柔,采取了柔情攻势。

    “她不听我的话,把大房那丫头彻底惹恼了,现在,人家直接把状告到了我这里,要不把她给送走,五年内不许回国,要么就留在国内等着身败名裂……”他看着田二太太瞪圆的双眼,摇摇头,“别用你看咱们家这几个孩子的心思去想那丫头,她手里头的事业能做的那么大,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而且,她说的话,绝对是算数的。”

    “那丫头即然说只要珍丫头留在国内就会对她出手,就肯定会出手。”

    “而且我寻思着,她手里头应该有些珍丫头的把柄什么的,不然,她也不会这样理直气壮了。”

    田二太太心里头气的很。

    可是脸上却是摆出副吃惊和不能接受的表情,“这是真的吗,珍珍到底做了些什么,她之前不是答应过咱们,不去和大房那丫头再起冲突么,这中间会不会有什么误会?”心里头却是恼的很,大房这个丫头真的就不该找回来,看看她回来以后,自己家这些事儿,一桩又一桩的,都和她有关!

    现在,又要因为她一句话,把自己的女儿给送走?

    她的眼底闪过一抹怨色。

    不过,因为她隐藏的好,一旁田建的心思也没在她这。

    所以也就没发现。

    气氛有些安静。

    田二太太深吸了口气,带几分商量的口气开了口,“要不,我去看看那个丫头,给她陪个礼什么的,再好好的说说,怎么着也是一家人啊,再说了,大房现在这情景,她在外头做生意,好多事情上咱们二房还是能帮她的嘛,一家人不就是互帮互助?要不,我明天去看看大哥大嫂去?”

    “你去一趟也好。”

    不过,田建是没抱什么希望的。

    在他的心里头,随着时间的推移,还有陈墨言做出来的那些事情。

    他早就没把她当成一个女孩子来看待。

    而是一个成功的商人。

    极有手段心思的人。

    再加上最近他得到的消息,如果顾薄轩真的能……

    他想,以后,他们二房和大房之间的关系,他还得再慎重些。

    对于大房的人,田二太太是打心底里头有点不想见的。

    无它,当初她嫁过来的时侯就觉得田老太太这个当大嫂的不喜欢她。

    这些年下来,她总是觉得田老太太对她不冷不热的。

    一点都不热乎。

    等到了后来二房的势彻底的起来。

    她也和田建生了几个孩子,这个时侯的田二太太更不想搭理大房了。

    可是现在,她却得为了自己的女儿去登这个门儿。

    陪礼道歉说好话?

    站在大房的四合院门外,田二太太心里头轻轻叹了口气。

    半响,她使劲儿揉了下自己的眼,让它们愈发的通红,脸上摆出她多少年来早就练的熟练的难过伤心表情,抬脚走进了院子里头,齐阿姨正在院子里帮小四只的衣裳呢,抬头看到门口的人,她有些没认出来,“这位太太您是,请问您找谁?”

    “我大嫂在吗,我找她和言言。”

    大嫂?

    齐阿姨脑子里头转了个弯,认出了眼前的是田二太太。

    她记得还是好久前见过一面的。

    赶紧站起了身子,“在的,老太太在。”一边扭身朝着屋子里头走,“老太太,有人找您。”

    “谁找我啊?”

    走出来,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田二太太。

    田老太太脸上的笑就收敛了几分,换成了一副呵呵表情,“原来是你呀,有什么事情吗?”

    这些年来对于二房这两口子,田老太太可是瞧的清楚。

    无事不登三宝殿!

    脑子里头稍稍一转,田老太太就能晓得这次田二太太登门是为了什么。

    不过,她笑了笑,心里头看着田二太太摇摇头。

    这次怕是要白来这一趟喽。

    “嫂子,那啥,我这不是好久没见你,有点想你了嘛,这不刚好今天有空,我就带了点东西过来看看你和大哥,顺便咱们妯娌好好的说说话?嫂子你不会不欢迎我过来吧?”

    “怎么会呢,想来就来呗。”

    田老太太也没把人往屋子里头让,直接带着田二太太坐到了一侧的石凳上。

    “好了,你有话赶紧说吧,我们家现在孩子多,我这可不比你整天闲着没事,一会孩子醒了我还得忙呢。”

    她说这话真的就是陈述事实。

    可听在田二太太眼中,却是成了田老太太在开口撵她。

    心里头涌起一股子的怨气。

    可是,她却又不能直接起身就走。

    只能僵着脸干笑两声,“大嫂现在可是高兴了吧,要说咱们言言也真是厉害,这不管是事实还是生孩子的,都比常人不同。”嘴上夸着,心里头却是极尽的腹诽,真是的,一胎生四个,她当自己是猪啊。

    “那是,我们言言可是最厉害的。”

    对于任何人给陈墨言的夸奖,田老太太那都是照收无误!

    在她的眼里头,她家孙女呀,那就是最好的!

    心知肚明的妯娌两个人坐在一起说了半天的话,你来我往的机锋打了半天。

    最后,还是田二太太最先有些忍不住。

    没办法,谁让她是来求人的?

    抬头看着田老太太脸上刺眼的笑,田二太太的脸色又僵了一下。

    大房现在这是,真的不准备和她们二房保持表面上的你好我好大家好了吗?

    就是这会儿,她过来到现在。

    连一杯茶都没端过来?

    她什么时侯被人这样冷落过?

    眼底飞快的划过一抹凌厉,不过她嘴上却是带着几分尴尬的开了口,“嫂子,你也知道我生宝珍那丫头时九死一生的,差点就一尸两命,所以这些年来我和她爸也是娇宠了她一些,没想到这性子倒是有点过了,这不前几天可不就被人利用,一时冲动惹恼了咱们言言吗,她爸气的在家里头差点要动家法,还是被我给千拦万拦的劝下。”

    “嫂子,咱们可是一家人,这孩子嘛,谁对谁错的还不就是那么一回事儿?”

    “我这次过来啊,就是和您还有大哥和子航言言道歉,陪不是的。”

    “我们家那个逆女呀,老是被人给算计,针对咱们家言言,嫂子你就帮着我劝劝言言,再给她这次机会?”

    如果没有陈墨言之前和她说的那些话。

    如果不是她事先知道田宝珍对自家孙女做了什么事情。

    田老太太听到这些话,虽然不会答应田二太太什么,但她却不会生气。

    可是这一刻。

    看着坐在自己跟前的田老太太,看着她这样一脸理所应当的说着让自己劝劝言言,什么大家都是一家人,不过就是孩子胡闹的话,她忍不住当场就黑了脸,“田二太太,你脸皮怎么就那么的厚呢,你这样直接跑到别人家里头给你自己的女儿求情,你就事先没问问你那个宝贝女儿,她自己都做了什么事情吗?”

    “田二太太,你觉得,对于一个想毁了我孙女名声,给她在饮料里头下药的人,想让她当着那么多人面出丑的人,对于一个时刻想着算计针对我孙女的人,我为什么会放过她,我为什么放饶过她?”

    “一家人?”

    “她听别人几句话一激,蠢的站出来算计言言时,怎么不想想大家都姓田,不想想是一家人?”

    “田二太太如果你过来只是说这事的话,那我劝你还是赶紧回去吧。”

    “毕竟,这样子的一家人,我们家可不敢要。”

    田二太太的脸难看到了极点。

    她站起了身子,脸上勉强挂着笑,“嫂子,你我都是长辈,咱们还能活几年呀,那些小辈们的事儿,肯定得在中间圆着点,怎么能说这样的气话呢,言言虽然能干,可老话说的好,独木难支啊,嫂子你说是不是?”

    “独木是难支。”

    “可是让我们家言言指望你们二房的那几个人?”

    田老太太呵的一声笑,当着田二太太的面直接就撇了嘴,“指望你们那几个做什么,吃她的肉,喝她的血?”

    就二房那一大家子的人啊。

    谁敢去指望?

    “嫂子,我也不说什么了,就这一次,你帮我和言言说说,下次珍丫头她一定不敢了。”

    “嫂子,要不我让她去外地,不在帝都待着了,好不好?”

    国外说着是好听。

    可离着家那么远,谁知道是什么地方啊。

    而且五年内不能回来。

    知女莫若母。

    五年啊,那丫头在外头不知道得沾染上多少的恶习!

    到时侯再回国……

    会长成个什么样儿她都不敢想。

    “这事儿我帮不了,我也绝不会帮你的。而且,”田老太太看着田二太太,语气果断,“别说我不会帮你,就是言言被你说通了,我也绝不会同意她这样做的。她要是三番四次的饶过这样针对她的人,她就不是我孙女。”

    “嫂子你……”

    “行了,咱们是话不投机半句话,你赶紧走吧。”

    田老太太直接开口撵人。

    气的一佛出升,二佛升天的田二太太终究是不甘心,想来想去的,她索性一连打了几个电话出去。

    可惜随着最后一个电话挂断。

    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气呼呼的回到家,田宝珍脸上满是希望的走过来,“妈,她们怎么说?”

    “你现在知道怕了啊,早做什么去了?”

    对于自己这个女儿,田二太太恨不得掰开她脑子看看里头都装了些什么。

    真是都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你说你好好的日子不过,非得逮着个陈墨言不放做什么?

    人家可是没吃你的喝你的。

    更没和她有什么利益上的纠葛。

    怎么就那么的咬着不放呢?

    她揉着自己的眉心,有些恨铁不成钢,“妈为了你这张老脸算是丢尽了,行了,你也不用抱什么希望了,妈是去了,好话说尽,人也找了,可是妈却是被人家给撵出来的。”也幸好是没外人,不然的话传出去,她这个田二太太真的就不用再去外头见人了。

    “妈,难道真的只能出国?”

    “妈,我不要出去。”

    虽然她身边这一阶层的人有不少出国的。

    甚至现在还有不少人一心想着朝外头跑。

    可是田宝珍却是从没想过。

    国外哪里有国内好啊,她现在的生活多自在?

    有她爸在。

    这整个帝都城虽然不至于说是让她横着走。

    但走到哪也都是给她几分面子的。

    出国了,到了外头,谁认识她田宝珍?

    “妈,你再去找陈墨言,好好和她说说……”

    “行了,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已经让人帮你准备好证件,后天就把你给送走。”

    门口,一脸肃然的田建出现,对着田宝珍直接就发了话。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