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327章 改变态度
    直到田宝珍上飞机。

    田二太太都哭的和个泪人儿似的。

    甚至还为了这事儿和田建破天慌的闹了一回。

    可是,田建虽然一直让着她,哄着她,但对于田宝珍这事儿却是绝不松口。

    到最后,田二太太眼看着事已成定局。

    再闹下去对自己更是百害而无一利。

    逐也渐渐收敛了心神。

    继续稳稳的当起自己的田二太太。

    只是,心头却是给陈墨言直接记了一笔,寻找一切时机给陈墨言不自在。

    当这些都是后话且不提。

    毕竟,前几天田建对她说的话还犹在耳边:

    大房那边的情况有点特殊,你也好,他们几个也好都给我敬着点。

    实在不用的,远离!

    这样的话,再加上被田建丝毫不心软送走的女儿。

    田二太太哪里还不晓得这中间肯定是有别的事儿?

    和几个儿子也直接说了田建的话,同时更再三的叮嘱,让他们暂时别惹大房的人。

    田建的几个儿子都是官场上的人。

    他们妹妹不懂的,他们未必不晓得,或者说猜不出来什么。

    不过,几个人也是有些不懂:

    大房都这个样子了,他们的爸爸忌惮什么?

    寻了个时机,几个人凑到了田建的书房。

    听到几个儿子的问话,田建只是意味深长的笑,“如果以后你们也有个女儿,寻了个好女婿,你们也会懂得这中间的事情了。当然,这事儿也不是绝对,不过或者是大房的一个转机,所以我让你们且先等等看。”

    如果那位成了。

    顾薄轩也真的入了那位的眼……

    田建想想这事儿的影响,他都忍不住有些许的眼红呀。

    那可是军权啊。

    军队,实权!

    不过也只是想想,在这些事情上田建虽然眼热,但还是分的清自己位置的。

    他呀,就不是那个料儿。

    正如自己的几个儿子一样,当初他何尝没有动过把他们往部队送的心思?

    可是没一个能成的啊。

    都不争气。

    他这个当爹的能怎么样?

    田建的大儿子忍不住皱了下眉头,“爸,你的意思是说,那丫头她,那个姓顾的说不定会再往上一层?”

    这都副师了呀。

    再往上,岂不是……

    不愧是官场上的,脑子转的就是快,一下子想到了关键上,

    “爸,难道是上头有人瞧上了他?”

    “这也只是我的一个猜想,你们也别太在意,当然了,也说不定是咱们多心了。”

    不过这种事情嘛。

    宁可信其无的。

    这个时侯小心些,谨慎些,日后好相见嘛。

    田建的几个儿子却是有些不这样想,“爸,你怕他做什么呀,咱们出手给他搅黄了不就是了?”

    “是啊爸,他们这些人可是最重生活作风和品德的,随便弄出点什么来……”

    到时侯不管是基于哪种的考量。

    那个姓顾的往上走的路肯定会再窄上几分的。

    “爸,我觉得这个主意挺好的。”

    田建的大儿子眉眼温和,全身上下似是散发着一股子儒雅气。

    可说出来的话却是和他的气质半点都不搭。

    快狠准,“爸,他想踩在咱们的肩膀上就想着让他踩吗,凭什么?”

    现在他们还有这个能力决定他的上下。

    为什么不提前给扼杀?

    “这事儿你们先别动手,让我再好好想想。”

    田建对于几个儿子最欣赏的无疑是大儿子,这会儿看他也说了这话,心头略一迟疑,却还是摇了头,“这次的事情没那么简单,他搭的是尚老的线,我怀疑是那位……”他顺手比了个二的手势,让对面的几个人都变了下脸色,其中田建的大儿子眼中闪过一抹的不甘心和嫉妒,语气却是带了几分的阴冷,

    “爸,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更不能让他上去了。”

    要是对方听他们二房的话。

    把他们二房尊着敬着那也罢了。

    那个姓顾的分明就是没把他们二房放在心里,心里头只有大房那个丫头。

    到时侯那丫头吹下枕边风。

    以后那人掌握了实权,还有他们二房这些人的事儿吗?

    最重要的是,他一直想搭上这条线,可使出全身的解数却是不得。

    到最后还是不得其门。

    顾薄轩却是就这样简简单单的走了进去,且,还得到了那人的看重?

    凭什么?!

    “我知道你的心思,不过,这事儿还是得再等等。”

    知子莫若父。

    田建看了眼自家大儿子,摇摇头,“别太急切,会被人握住把柄的。”

    “而且……”他看了眼自家大儿子,笑的意味深长,“你只一味的想着这其中对咱们二房的坏处,为什么不往好处想想?利用他和咱们二房之间的关系,这其中的门道大有可为吧?”

    “可是爸,他们大房不会同意的。”

    不同意?

    田建笑着摇摇头,看着自家儿子语重心长的开口道,“你们呀,还是年轻,想的不周全。”

    田家三房一脉同枝。

    大房和二房的关系哪怕是再水火不相容。

    可在一定的程度上那就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

    而且这种关系,是大房那几个人不承认就没人的吗?

    不用他们去说什么。

    只要他们是田家的人,到时侯大房起势,他们二房,自然会跟着水涨船高的。

    语重心长的教导了几个儿子一番,田建挥手让他们出去。

    却把自家大儿子留了下来。

    “爸,你想和我说什么?”

    “老大啊,爸知道你是个有野心的,不甘于你自己现在的情况,可是老大啊,爸告诉你,有些事情不是你急就可以的,而且,你现在不觉得你自己的心情和脚步都有些急迫了吗?”田建看着站在面前最为优秀,也最像他的大儿子,语气如同一个慈父,“你要知道,在官场上往上走,你需要的不止是人脉,还得有资历,或者是几件拿的出去的政绩。可是你现在,好像一门心思的放到了人脉上?”

    “你这样说不定会适得其返的。”

    “可是爸,我都在那个位子上待了四五年了……”

    “不急,你先安下心,稳下来,再待一段时间,争取做出点什么政绩来,爸给你想办法。”

    田建的大儿子一听这话眼都亮了,“谢谢爸。”

    “和爸还客气什么?”

    田建看着他,笑了笑,随即又一脸认真的警告他,“你即然存了这个心思,爸就再和你多说一句,有些事情上一定得把握住,不要以为别人不知道就能为所欲为,这个世上呀,你永远不知道你身边有多少的人在盯着你,你更不知道你身边有几个人时刻想着抓住你的把柄掌控你。”

    “爸你放心吧,儿子不会做蠢事的。”

    “嗯,爸相信你。”

    父子两人的谈话结束,田建自己在书房坐了半响才出来。

    田二太太迎上来,“好了,难得儿子们都回来,你瞧瞧你,还把他们都拘在书房训半天。”

    “这可是咱们自己的家,不是你的办公室。”

    “他们是你的儿子,又不是你的下属。”

    田建笑了笑,却是突然开口道,“我记得,明天是大嫂的生日是不是?”

    “啊,可能是吧,好好的你怎么问起这个来了?”

    田老太太的生日最早的时侯田二太太是去参加的。

    可是也不知道什么时侯,二房的两口子都不去了,只让小辈提前送份礼物过去。

    这两年两房的关系不怎么好。

    田二太太索性连礼物都没有备:她觉得浪费。

    这会儿被田建一问,她绞尽脑汁的想了半天,最后还是没想出田老太太什么时侯生辰。

    倒是不远处的田家老三点了下头,“爸,是后天的,不过我听说好像是明天的寿宴。”

    “行,你即然知道那你就去查一下这事儿,看看是在哪个地方办,明天我和你们也一块过去。”

    “好的,爸。”

    倒是田二太太皱了下眉,不过想到之前的事情,她也没说什么,只是有些为难的看向田建,“那我可得准备礼物了,老田,你觉得这礼物,我准备个什么的好?”

    “你看着办吧,不过记得准备四份小孩子的礼物。”

    之前陈墨言生孩子。

    一胎四个。

    二房这边自然也是有所耳闻的。

    田二太太还有些不怀好意的想,猪一样的生下来那么多,难道就真的能养的活吗?

    没想到竟然几个孩子还真的就活蹦乱跳的到了现在。

    这会儿,她一听田建的话,眉头就是一跳。

    把她的女儿逼的都出了国。

    自己竟然回头还得给她的孩子备礼物,去谢她把自己的女儿逼的在国内待不住吗?

    不过,她不会当着儿子的面反驳田建的话。

    只是温婉的一笑,“行,那我一会就出去,打造四套银锁什么的,你觉得怎么样?”

    “挺好的,不过记得精致些。”

    “好了,我做事你还不放心吗?”

    田二太太有些嗔恼的瞪了眼田建,看的他忍不住哈哈笑起来,“你做事我自然是放心的,我这不是白叮嘱你几句嘛,行了行了,不说了,吃饭。”

    饭罢,一家几口人散开,各忙各的。

    田二太太则打电话打自己的太太团闺蜜去买东西。

    二房这里为着大房心不甘情不愿的忙起来。

    陈墨言等人却是丝毫不知。

    她和齐阿姨田素小花等人都忙活着明天的寿宴呢。

    本来,是准备去酒店的。

    可是田老太太和田老爷子两个人坚决反对。

    用田老太太的话那就是,去什么酒店呀,这一辈子都是在家里头过的生日。

    这眼看着人就要两只脚迈进黄土了。

    她才不去那地方过生日。

    吃不好喝不好的。

    乱哄哄的多没意思?

    最后,大家伙一商量,得,就在家里头煮吧。

    算了下大概的客人,也不过就是和田子航一家走的近的这几家。

    大家伙各自分工,买菜的买东西的,收拾东西负责洗菜煮饭的……

    从早上忙活到下午三点多。

    中午饭都是草草吃了几口,然后,转眼就到了傍晚。

    田素一家三口,朱兰一家,赵西母女两个。

    小花刘素方小满这些人……

    另外陈墨言还请了和她走的比较近的几个朋友。

    再就是田老太太请的两家人。

    大家分了三桌。

    热热闹闹高高兴兴的,气氛热络极了。

    直到。

    田建夫妻两人带着几个儿子一脸笑意的走进来。

    知道田老太太不待见自己。

    田建聪明的把眼神放到了自家大哥身上,“哥,我们来晚了,实在是不好意思,嫂子,生日快乐啊,这是阿芬亲自给你挑选的礼物,希望嫂子你别嫌弃。”他这话一开口,田二太太已经满脸带笑的把礼物递了过去,“嫂子你可别嫌弃呀,还有言言,这是我给几个孩子的见面礼,呵呵,之前我和你二爷爷一直忙,也就没顾得上这几个孩子,想想可都是我们当长辈的错,这次就一块补齐了,言言你不会生我和你二爷爷的气吧?”

    “您言重了,这礼物呀,重的就是情意,您有心可是比什么都好的。”

    陈墨言笑了笑,只是把眼神看向了她身边的田老太太。

    那意思就是,这礼物收还不是不收的,您老作主呗。

    不过她心里头对于田二太太却是多了抹警惕:

    自己之前才把她女儿给逼走。

    回过头她竟然能像没事人一样笑呵呵的出现,还给自己的孩子送礼?

    就这份忍让的心思。

    非一般人呐。

    田老太太倒是没多说什么,是田老爷子发的话,“行了,来了就好,还拿什么礼物啊,言言,给你二爷爷二奶奶添副碗筷。”几乎是他的话一落地,齐阿姨就拿着碗筷出现,“田二先生,田二太太……”

    田建看着这样心里头暗自松了口气。

    他来之前还怕他这个嫂子一言不合就撵人呢。

    真的这样闹起来,多没面子?

    还好还好!

    田老太太扭头模了眼田老爷子,不过却是哼了一声没出声:

    她孙女说了,今天可是她的好日子。

    所以,她才不和这些外人生气呢。

    气坏了自己,把言言这些人也弄的心情不好。

    得不偿失呀。

    这么想着的田老太太便懒得去看田建等人,自己只是一味的低头吃东西。

    该吃的吃,该喝的喝。

    她当他们不存在!

    田建自然是发现了这点,可是他能怎么办?

    只能有话没话的和身边的田老爷子找话说,好在他这个哥哥是个心软的。

    田建又是特意选的以前的一些话题。

    说着说着田老爷子自己也感慨了起来,看着田建眼底就多了抹怅然。

    当初,他是答应爹娘,会好好的照顾弟弟。

    可是现在,弟弟明显不用自己照顾了吧?

    他笑了笑,收回心头的诸般心思,和身侧的小妞妞说起话来。

    一顿饭的气氛在有些怪异的感觉下结束。

    田建一家人自知是不受欢迎的。

    眼看着饭罢,立马就寻了个理由离开。

    “可走了啊,看着他们我都吃不下东西了,齐阿姨,再帮我添碗粥。”

    陈墨言加众人,“……”您刚才都喝了两碗粥,吃了无数的菜了,还有长寿面。

    这也叫吃不下东西?

    院子外头。

    田二太太陪着田建上车。

    声音温婉,“大嫂可真是幸福,孙女那么孝顺,儿子女儿也都待到了身边孝敬着……”

    “这有什么,妈你还有我们呢,我们会对您更好的。”

    “对对,妈你放心吧,等你过生日的时侯呀,咱们去天一阁摆它个十几桌。”

    天一阁是帝都城最为出名的酒楼。

    很多时侯都是有钱都难进。

    田建小儿子的话听的田二太太忍不住眉眼带了笑意。

    不过她抬头看了眼自家丈夫,发现他没有出声,然后便嗔怪的看了眼自家小儿子,“天一阁那是什么地方,岂是咱们能去的,还有,你才多少钱一个月啊,你那一年的工资说不定都不够去天一阁摆上一桌,还十桌,到时侯你没钱,我可是要把你压在那里给人家老板洗盘子。”

    “啊,妈你别啊,我没有你和爸不是有吗?”

    “我和你爸可没这些钱。”

    田二太太给小儿子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别再出声,她则带几分小心的看向身侧的人,

    “老田在想什么呢,我看你出了大哥家的院子就这样一副心事重重的?”

    “啊,没什么,你刚才说什么,谁要去天一阁?”

    “没什么,是别人。”

    田二太太聪明的转开了话题,语气再次转到了陈墨言身上,“老田,你说大房这个丫头可也真是神了啊,在那么个乡下村子里头长大,竟然能自己熬出来,还有这么一身的本事和能力,创下那么大的家业,这要是真的说起来呀,大房可是真的捡到了宝。”虽然说自家孩子永远是好的,可是瞧着大房那丫头弄的那一番的事业,田二太太也不得不在心里头承认,自己的女儿,的确是不如那丫头!

    当然了,儿子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在田二太太眼里头,她几个儿子那可都是要走官场,当大官有大出息的。

    怎么可能和个丫头片子相比较?

    放在一块说都是掉身价呀。

    “行了,再好也是大房的人,倒是你,回头好好和那丫头亲近下,说不定以后呀,咱们有些事情还得靠那丫头的。”这话田建说的意味深长,田二太太却是立马乖巧的应下,“行,我都听你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